第45章 四十五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45章 四十五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死亡万花筒盛世医香七零年代美滋滋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为什么我会有一种‘果然会这样’的感觉呢?”颜君陶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地乱七八糟、五颜六色的鸡毛, 对容兮遂问道。

    “其实我也有。”容兮遂用灵力拨动着地上的鸡毛,仔细地翻找线索。就在他们如此轻易地找到了梦口时夜,没有经过一丝一毫的波澜时, 容兮遂就想过的,找鸡这么容易, 不会难关应在了后面吧?幸好他当时没说出口,要不然就要坐实乌鸦嘴的身份了。

    容兮遂也不知道为什么,颜君陶自从闭关出来之后,就一门心思地认定了他是个乌鸦嘴。

    颜君陶:……因为你是个能凭借一己之力就预言了大荒会崩塌的大佬啊!

    容兮遂终于研究完了那一地的鸡毛,拍了拍其实连一点都没有挨到的手, 非要等用了去尘术之后,这才能够满意, 也不知道这臭毛病是不是被医师临传染的。他对颜君陶道:“好消息是, 这些鸡毛里没有一根是梦口时夜的,也没有外来的鸡。”

    基本还都是那些被梦口时夜打败的小母鸡的。

    “坏消息是……”

    没有外来者,那就很大概率上还是梦口时夜自己走丢的, 又一次。

    一众跪在外面请罪的黑甲战修却并没有因此松了一口气,毕竟不管是外人掠走, 还是梦口时夜自己走丢, 鸡都是在他们眼前丢的。他们没有完成颜君陶的任务, 必须被责罚。

    “先说说当时的情况吧。”比起追责, 颜君陶更想知道鸡是怎么没的。

    由一名黑甲战修里的队长站出来, 一点细节也没放过的, 对颜君陶说明了他们一行人走后, 发生在龚府的故事。

    一开始是风平浪静,梦口时夜守在门口,坚持要等心心回来。一众黑甲战修就陪它等在门口,它不动,他们就不动。一群人活像是在玩一二三木头人的游戏。中间桃都鬼宫的少宫主来了一趟,因为他听说龚宝宝从加吉秘境回来了,结果没等到原主,挑衅作罢。

    后来,差不多是在颜君陶那边的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杀出了一伙人,蒙着面,穿着夜行衣,武器没有标识,灵力功法上看不出门派传承,一看就是干专业杀人越货的。

    但对方不杀人,也不夺宝,只想抓走一只鸡。

    画风这么清奇,脑回路这么有病的黑衣人,黑甲战修们也是头一回碰到。但大家战斗方面的专业素养还是有的,什么话也不用说,直接就是干。在一部分黑甲战修和这些歹人缠斗的同时,另外一部分黑甲战修则以保护梦口时夜为主,先带着它退回了颜君陶走之前特意设好防御阵法的房间。哪怕那伙夺鸡人里有渡劫期的大能都不用怕。

    最终……

    “你们输了?”龚宝宝插话问了一句。

    “不,我们赢了。”黑甲战修要是这么轻易地输了,那还算什么医师临最得意的作品之一?

    他们当即就想联系颜君陶,可是龚府这一块直接被灵力封锁了,根本传不出去消息。他们只能改换人力,去通知颜君陶,这事情太古怪了,可惜并没有联系上,负责送消息的人也失联了。

    然后,一拨又一拨如潮水的攻击就没停过,很显然对方也是知道颜君陶和容兮遂这两个最重要的战斗力不在,他们必须赶在颜君陶和容兮遂回来之前搞定这事。那伙人也很聪明,知道打不过就会及时撤退,实在是躲不过被抓了,会直接自爆,连尸体都不留下,不让黑甲战修留下线索。

    但黑甲战修们还是顽强撑到了颜君陶回来。

    可是当他们带着颜君陶去防御阵法里找梦口时夜的时候,它却不翼而飞,负责照顾它的两个黑甲战修都失去了意识,至今没醒。用了一些手段提前探查这些晕过去的战修记忆,也什么都没有得到,那一段直接是空白的。

    大家都以为梦口时夜还是被那伙儿人抓走了,但如今看来更像是梦口时夜自己趁乱走脱了。

    “这不能怪你们。”颜君陶不是客气,而是真话。

    梦口时夜对于如何当一个失踪鸡口经验丰富,在有十几万修士的天衍宗依旧该丢还是会丢,散仙大佬都拦不住的那种。更不用说一半的黑甲战修基本都在战斗的情况下。

    已逝多年的赵掌门表示,这事他得负全责。

    由于赵掌门太过在乎梦口时夜,一开始是因为这只鸡能吐出金子,后来是因为这是身怀异宝的家人,被害妄想症严重的赵掌门,可以说是想尽了各种办法来保护梦口时夜,什么天材地宝、高阶宝具,只要有用的,眼睛也不眨一下地就全都给梦口时夜用上了。

    真正做到了“武装到牙齿”的可怕效果。

    百毒不侵、钢筋铁骨那都是小意思,最重要的是也不知道赵掌门瞎捣鼓出了怎么样的组合效果,调整了梦口时夜身上的灵力气场,让它变成了不再会被任何法术或者异宝追踪到的“不可察”状态。具体表现为,任何追踪类的灵力,都并不能在梦口时夜身上附着很久,一会儿就自动失效了。

    这项技术还是不可复制的,因为赵掌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成功的,除了梦口时夜以外,他再没让别人达到过这种效果。

    不知道原理,自然也就很难找到应对方法。不仅心怀歹意的人无法找到梦口时夜,自己人也找不到了。

    但这个结果对于当年的赵掌门来说,并不会带来什么烦恼。甚至他还十分高兴,再也不用担心梦口时夜的鸡身安全了,又不用一直拘束着梦口时夜不让它出去呼吸自由空气。

    当时真的有太多人,想要深度挖掘天衍宗一夜暴富背后的秘密。而人心总是贪婪的,哪怕赵掌门已经一再控制知道梦口时夜秘密的人数,但秘密只要不是一个人知道,那就早晚会成为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梦口时夜的特殊最终还是被天衍宗当时的死对头,那个恨不能天衍宗不复存在的敌对门派克己门知道了。

    “克己门?”年幼无知的颜君陶歪头问掌门,“这也是九星门派吗?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它?”

    “因为它反而不复存在了。”掌门这样道。

    □□就是克己门知道了梦口时夜的存在,并无所不用其极地想要得到这只鸡。据说不只是因为梦口时夜能够吐出少阴金这么简单,但具体是因为什么,连天衍宗的掌门都不知道。很多记载都已经失传了,赵掌门为了保护梦口时夜,成功做到了毁掉所有的资料,连自己也不给留个提示。

    真的没有任何提示,什么壁画啊,卷轴啊,藏着宝藏的藏头诗啊,都是不存在的。赵掌门觉得做事就要做得绝一点,这才是保护梦口时夜最好的办法。

    而导致赵掌门走向这个极端的,就是克己门覆灭的原因。

    他们绑架了一直被梦口时夜挂在嘴边的心心。

    心心在天衍宗历史上并不出名,在奇长无比的门派志上,只有寥寥数语的记载。后人一直在猜测他到底是赵掌门的儿子还是赵掌门的徒弟,直至赵掌门飞升了的徒弟传下话来,才解了这个千古谜题。

    心心是……赵掌门捡回来的小师叔。

    咳,赵掌门这个人是神奇的,说他倒霉吧,那是真的倒了血霉,拜师拜了最穷的九星门派,虽然当上了掌门,却是个光杆司令,连宗门的山头都差点卖了;但要是说他欧皇呢,那也是真的幸运到了家,他平生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出门捡东西,一捡就准能捡到改变命运的转折点。

    梦口时夜就是赵掌门捡回来的,这只鸡帮助天衍宗一跃成为了和光界最富有的门派;

    赵掌门其他资质好到逆天、在修真界留下无数传说、后来基本都飞升了继续去仙界创造神话的师弟,据说也大多都是他捡回来的孤儿,一个比一个能干,一个比一个大佬,他实在是不好意思当他们的师父,就替他已经去世的师父,收了这么一门师弟;

    心心也是赵掌门捡到的,正是因为捡到了心心,赵掌门得以继承了一穷二白的天衍宗。

    心心是上一任掌门的遗腹子,掌门惨死前,把印信交给了还怀着孕、却身受重伤的妻子,夫妻俩一起发了心魔誓,谁能替即将不久于人世的他们照顾好还没有出生的心心,谁就是天衍宗的下一任掌门。

    彼时,天衍宗一夕剧变,树倒猢散。本来只是外门弟子的赵掌门,就因为一时动了恻隐之心捡了个孕妇和孕妇肚子里的孩子,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天衍宗的新任掌门,还得到了天衍宗密不外传的天衍术,并开启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启的天衍福地。

    管心心叫师叔,这是赵掌门苦思冥想了一夜才想到的主意。

    “掌门的师叔”,一听就不好惹。

    但其实心心小朋友就是风一吹就倒的资质,天生的体弱多病,他母亲怀他的时候受了那么重的伤,他能艰难出生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不能要求更多。为了保住心心,赵掌门这才典当了他当时全身上下最值钱的掌门印信。

    但最终赵掌门舍下全部的脸皮请来的医师,也只是救下了心心。前任掌门夫人还是撒手人寰,她一直看着自己拼尽全力才生下的孩子,死不瞑目。

    赵掌门在前任掌门夫人床前跪了一整夜,对她指天发誓一定会努力修炼,照顾师叔,并重振天衍宗,让克己门付出代价,这才勉强合上了前任掌门夫人的眼。至于前任掌门夫人到底听没听到赵掌门的誓言,这就看个人怎么理解了。反正对于赵掌门来说,前任掌门夫人是听到了的,这是他对她的誓言,至死不变!

    然后就有了后面一系列的故事。

    赵掌门捡到了各式各样的“师弟”,替他未曾谋面的师父收了一群未曾谋面的徒弟;然后他就遇到了梦口时夜,在自己食不果腹的时候,还喂了别的鸡。

    结果,就演绎了一出从没落到崛起的逆袭戏,就像是一场话本里都不敢写的童话故事。

    在这中间,心心小师叔因为发育迟缓,智商上一直都存在问题,简单来说就是个傻子。倒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痴傻,而是不管外表长到几岁,心智都停留在孩子阶段的傻。为了保护好不谙世事的心心小师叔,赵掌门可以说是操碎了心。

    最后,赵掌门好不容易才让心心的外表年龄,永远保持在了符合他智商的年纪,这样至少别人不会第一反应就是嘲笑他一个大人了还表现得像个孩子。

    只要不知道心心的真实年纪,在大家眼中,他就一直只会是个可爱的孩子。

    据梦口时夜说,心心小师叔的胆子其实很小的,饭量也小,晚上不抱着赵掌门或者梦口时夜都不敢睡觉,是个特别娇气的小宝宝。但心心的教养一直很好,从不爱哭闹,懂事得让人心疼。心心唯一一次大哭,还是全派上下勒紧裤腰带,本着“别人有的,我们心心小师叔也要有”的精神,给心心买的糖葫芦,心心哭闹着大家不吃他就也不吃。

    但就是这样谁也不忍心伤害的小宝宝,却被抓走了。

    克己门那边威胁他,想以他为诱饵钓来一直很爱护心心的梦口时夜。

    但他至死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因为他不想让这些坏人用他来威胁阿宝和梦口时夜。

    心心真的很脆弱的,不要说是担惊受怕的环境了,他连在天衍宗被小心翼翼地呵护都有可能随时死去,于是,这场绑架就这样莫名其妙以撕票作为了结局。

    彼时梦口时夜都已经做好去救心心的准备了,却还是晚了一步。

    心心小师叔死了之后,赵掌门就疯了,不顾所有人劝阻,修炼了天衍术里一种速成但并不建议后人修炼的法门——大许愿术。这功法很邪门,也很厉害,它帮助赵掌门像魔修一样、甚至是以比魔修还要快的速度提升了自己的修为,也让赵掌门注定了无法飞升。

    可赵掌门还是觉得很值,至少他有了力量可以为心心小师叔报仇,可以护住梦口时夜,也可以为师弟们的成长争取更多的时间。

    而克己门……

    就像是颜君陶问的那一句“为什么我从没有听说过他们”,这就是他们的下场,连历史都不会记得这一群臭虫。

    赵掌门是个很有想法并善于付诸行动的人。他在死前安排好了所有人的出路,送师弟们飞升,给梦口时夜养老,他唯一没有料到的大概就是梦口时夜这么能活,并在老了之后还得了老年痴呆。

    赵掌门当年对梦口时夜的种种爱护,成为了天衍宗上下继续照顾梦口时夜最大的障碍。

    他们没有办法随时定位梦口时夜,而梦口时夜一犯病就控制不住自己得爱满世界乱窜,这成为了一个始终没有办法调和的矛盾。

    “说不定梦口时夜终于想起来它来巨鲸界要做什么,只是去办事了。”容兮遂道。

    等办完事,梦口时夜就会自己想办法溜达回天衍宗了。

    真的,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天衍宗的弟子领命去找鸡,找到了鸡,鸡又自己跑了,然后最终他们在天衍宗重新发现了对方的身影。

    “我也是这么想的。”

    颜君陶对于这种意料之中的事情,总体来说还算淡定,他不怕梦口时夜跑,跑的是它受到伤害,没有办法安享晚年。

    但对于龚宝宝来说,他却是要吓死了。

    毕竟把梦口时夜偷渡到巨鲸界的是他,梦口时夜又是在他的府里丢的,不说伊耆药宗那一半的黑甲战修,只说他安排在府上的人……这么多人看不住一只鸡?!他都快要内疚死了。

    虽然颜君陶已经说了,这事他会处理,但龚宝宝还是觉得自己难辞其咎。

    龚宝宝为此想了一整夜,梦口时夜为什么会丢。虽然颜君陶觉得梦口时夜是自己跑的,但龚宝宝却觉得不应该排除桃都鬼宫的少宫主下黑手的可能性。

    毕竟那么一批批的黑衣人,不可能是随随便便来的。而桃都鬼宫的少宫主是他们之前唯一显得有点突兀的存在。

    桃都鬼宫的少宫主和龚宝宝的恩怨,可以追溯到他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一个是伊耆药宗宗主的老来子,一个是桃都鬼宫唯一的嫡系少宫主,两人的爹都把他们宠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在某次宴会上,两个小霸王相遇了。

    这种纨绔相遇的结果,要么是他们自此好得穿一条裤子,要么就斗得难舍难分。

    少宫主和龚宝宝是两个结果的结合体,他们曾经好过,后来友情崩了,手撕彼此的时候也就特别地不留情面,闹得很是难看。

    再后来,伊耆药宗的老宗主就死了。但是龚宝宝却并没有迎来了谷底生活,因为他有一个同样溺爱他没有底线的宗主师兄,明明岁数也不小了,至少是颜君陶的十倍,但心智却还没有颜君陶成熟。

    桃都鬼宫的少宫主也是一样的。

    他们都是那种不需要努力,只需要胡天胡地的类型,两人也是一点都没客气,用种种行动表达了他们不会浪费了资本的心。

    自桃都鬼宫少宫主的赤毛鸡啄死了龚宝宝的黑将军,龚宝宝就觉得对方为了赢,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在听说龚宝宝得到了一只强有力的外援后,少宫主岂能善罢甘休?

    最重要的体现是,就在第二天,桃都鬼宫的少宫主就迫不及待地,再次上门来挑衅了。衣轻乘肥,华服美玉,话里话外却都是一个意思:听说你的黄将军丢了?那你可要快点找找啊,赶不上斗鸡比赛该多倒霉啊。你要不要求求我?我可以勉强借一只鸡给你。虽然比不上我的“凤凰”,但也不差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黄将军丢了?”这个消息应该还没有传出去。

    骄矜的少宫主脸色不变:“这种事情,我当然是想知道就知道了。”

    虽然这么说着,但少宫主还是明显有一点做贼心虚的感觉,再不挑衅,草草说了几句就离开了。哪怕他没有真的带走梦口时夜,也是知情人。

    当然了,龚宝宝这完全是带着个人情绪在想问题的。他没办法百分百确定少宫主要为此事负责,所以他并没有把这个猜想告诉颜君陶,而是选择了自己去查。

    这种自由行动的结果,往往是要出事的。

    龚宝宝也知道,他对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的,自保能力一流,他不会冒险到底独自深入虎穴。于是,他请来了强有力的外援——对颜君陶一直十分热情的鸢元仙子,以及仙子身后两个附带产品,方舫和王异。

    “让我们帮你去找鸡?”鸢元仙子在乍然听到这个消息时,差点没直接抬手,摸摸龚宝宝的额头是不是发烧了。

    这么一说,确实有点奇怪,鸢元仙子也不可能因为一只鸡就去得罪桃都鬼宫。

    “好吧,不是鸡,是……”龚宝宝在逼他们都对天道发誓后,才神神秘秘地公布了真正的答案,“是梦口时夜。”

    结果,根本没人信他。

    “谁不知道这鸡是你的黄将军?”鸢元仙子很不优雅地翻了白眼,“要找理由也找个好点的好吗?天衍宗的梦口时夜怎么可能是一只鸡?那可是颜尊者所在的天衍宗!”颜尊者做什么都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谢谢。

    “梦口是地名,时夜是鸡的古称,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不知道的?”龚宝宝开始胡说八道,他其实也不知道什么梦口,什么时夜的,他就是信口胡诌的。

    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他这回还真的给蒙对了。

    被鄙视了知识储备的鸢元仙子表示这根本不能忍的好吗?她强撑道:“我、我当然是知道的,只是一时没有联想到。不亏是颜尊者啊,连他所在门派养的灵兽都如此特别,不分贵贱!”

    龚宝宝:“……”这怎么比我还会拍马屁。姐妹,有前途!

    在确定了这真的是在帮颜君陶寻找梦口时夜后,鸢元仙子终于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

    方舫不得不站出来阻止自家道侣过热的脑子:“桃都鬼宫不是我们能够想进去就进去的。”哪怕只是在其他界的别苑。

    这要是被抓住了,解释都解释不清楚,说不定还会引发界战。

    巨鲸界对于和长夏界的合作,一直是持有两种完全相左的意见的,主战和主和,吵得难舍难分。

    作为相邻的两界,巨鲸界不可能和长夏界没有矛盾,历史恩怨多到一本书都写不完。最简单的例子,地处三不管地带的大雩城,长夏界和巨鲸界曾经都因为加吉秘境,而想要争夺大雩城的归属权,当然,最终它们谁也没得到,反而被姜水界捡了漏子。

    也好比当年巨鲸界遭逢大难时,长夏界的趁火打劫。这种趁你病要你命的态度,让巨鲸界的一部分人一直觉得他们和长夏界不共戴天。

    当然,也有觉得那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当年要是情况反过来,巨鲸界不也肯定会去占长夏界的便宜吗?现在已经不流行大动干戈了,要共建和平,佛系修真。

    林盟主最终选择了主和派。而林盟主唯一的弟子鸢元仙子又和方尊者的内侄是道侣,基本等于了方尊者的立场。两个渡劫期大能都选择了主和,这才促成了巨鲸界和长夏界的合作。但主战派却并没有放弃,一直在处心积虑地搞事。

    鸢元仙子要是偷偷潜入桃都鬼宫的别苑,哪怕最终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些主战派也肯定会想办法让它发生点什么的。

    鸢元仙子给了道侣一个眼神:“在你心中我就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

    “你当然不是,你是天下第一的小仙女!”方舫立刻开始疯狂吹捧自己的老婆。其实他和鸢元仙子之前也没有那么黏糊的,直至加吉秘境一战,才让方舫意识到了鸢元仙子对于他来说到底有多重要。她就像是他的灵力,是不可或缺、赖以生存的珍贵存在。

    以前方舫虽然也爱鸢元仙子,但一直不太好意思说出口。

    如今却是没那方面的顾虑了。生死无常,谁知道未来的哪天他们又会遇到什么事情?他不想未来的自己再次后悔,没有让鸢元仙子知道他有多爱她。

    鸢元仙子这才满意地抬起纤纤玉手,奖励似的拍了拍道侣的狗头:“乖~”

    莫名其妙的,面对这么一对情侣,坐在一边插不进去话的龚宝宝和王异,都生出了一丝想要疯狂吃点什么的冲动。

    “我不觉得咱们溜进去就一定能够发现什么,那少宫主又不是个傻子。”

    “不不不,他就是个傻子,纯的!”龚宝宝指天发誓地作证,“我觉得我就已经够人傻钱多速来了,他比我还傻。”就是个快乐的小傻逼。

    “……”鸢元仙子无语地看着黑起人来连自己都不放过的龚宝宝,好一会儿之后才整理了思路,重新道,“总之,我的意思是,不如我们偷溜进我师父的宫殿,用窥天池先看看这位少宫主在做什么。拿到罪证了,再下手不迟。”

    窥天池,顾名思义,一个可以窥探天机的池子。好吧,其实也没有能看到天机那么神,但监视个个把的桃都鬼宫的少宫主还是没有问题的。

    “那为什么我们不借,非要偷溜进去呢?”龚宝宝举手提问,他在伊耆药宗一向是要什么有什么的,并不需要偷。

    “当然是因为我师父不让我用啊。”鸢元仙子沮丧着一张脸道。

    “自从你用那个来监视你喜欢的一位写话本的作者什么时候完稿之后,师父就不可能同意你再用了。”方舫无奈解释,不是不给鸢元仙子用,只是不想她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对于林盟主来说,监视少宫主,也肯定会属于没事找事。

    于是,一群人最终还是选择了偷溜进林盟主的宫殿。林盟主的飞宫如今正停在一头巨鲸头上,巨鲸宝宝绕着巨鲸来回自娱自乐,看到他们还发出了愉快的声音。

    这么大的动静,依旧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我师父最近根本就不在。”鸢元仙子看着真的像做贼一样探头探脑的龚宝宝,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对方了,“你大方一点,反而不容易让人觉得你有问题,好吗?”

    林盟主最近事情一直挺多的,毕竟鬼神节在即,这是两界的破冰之交,不容有失。

    作为林盟主唯一的亲传弟子,鸢元仙子自由出入师父的飞宫,并不会让人怀疑。当然,能不发现最好还是别被发现,毕竟他们还带着一个外人龚宝宝。

    窥天池就在飞宫的里面,被金碧辉煌、雕廊画栋的建筑包围其中,特别的……土豪风。

    “林盟主私下里原来是这样一个人吗?”龚宝宝算是开了眼界的,明明外表挺低调的啊,怎么林盟主的口味跟他特别喜欢赚钱的师兄似的?

    鸢元仙子多少有点尴尬,只能苍白解释:“我师父以前不这样的。”

    后来……

    谁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呢?好像在大家认知里,潜移默化的,林盟主就变成了这样一个表里不一的人。但林盟主一直对散修联盟尽职尽责,记忆也没有出现问题,大家只能当他参悟天地的时候,参悟到了奇怪的点上。

    窥天池的池水清晰可见池底,不仔细看的话,甚至会以为这池子里什么都没有。拨开云烟氤氲,就是干净到不可思议的池水了。

    这窥天池需要特定的功法和口诀才能够发动,鸢元仙子是少数知道的人。

    龚宝宝无意窥探别人的宝具,特意避了开来,等他回来的时候,窥天池已经变了另外一副模样,清澈的水面上正放映着少宫主的一举一动。

    “太神了!”龚宝宝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

    鸢元仙子颇为自得,这可是他们散修联盟秘宝之一,每个能够在九星门派夹缝中生存的势力,都不可能特别简单。

    可惜,监督了差不多快一个时辰,并没有看到少宫主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确实是个快乐的小傻逼,整日里傻乐傻乐的,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他的赤毛鸡不知道为什么没了,如今换上了一只翅膀有整整七个颜色的杀马特鸡。他兴致勃勃地训练着自己的爱鸡,想要和对方培养感情。还有意把头发也变成七彩的,好和他的鸡交相呼应,最终被身边的人拦了下来。

    ***

    与此同时,颜君陶也暗中和容兮遂在巨鲸界寻找起了梦口时夜。

    本来颜君陶还计划着等找到鸡,就直接去察看撼天仙剑阵的,如今也只能先搁下,容后再议。

    颜君陶的调查方向是……从巨鲸界的书阁里,找一找巨鲸界和天衍宗或者是赵掌门有没有什么渊源。

    梦口时夜去的地方十有**和赵掌门有关,好比赵掌门的家乡,他们曾经去过的地方,或者是他们约定里要去的地方。总之梦口时夜的离家出走是很有目的性的,它要去找阿宝和心心,一般来说也就是那么几个固定的地方到处乱跑。

    这还是梦口时夜第一次跑到巨鲸界这么远的地方,而且是依靠自己的力量。也不知道赵掌门当年到底是怎么培养梦口时夜的,异种战士吗?还是跨界间谍?

    巨鲸界的书阁是对外免费开放的,很多基础修真常识都可以从书阁里找到对应的书本,并不是什么秘密。

    颜君陶一边寻找着巨鲸界和赵掌门的交集,一边还不忘觉得免费的书阁确实是一个好主意,可以考虑连同那些奇怪的生活设施,一同引进和光界。

    颜君陶和容兮遂是换了一副面容来的,十分低调。

    但这只是颜君陶的想法,容兮遂却十分珍惜颜君陶难得的成年人外表,不管那张幻化出来的脸有多么平平无奇,他都各种……占着便宜。

    在即将被颜君陶发现的边缘来回试探。

    一看就是憋得狠了。

    而颜君陶同学的直男人设也是屹立不崩,一直在专心致志地畅游于知识的海洋,也不觉得自己幻化出来的肌肉壮硕男有什么吸引力。别问颜君陶为什么要幻化成这么一个模样,小个头总有大梦想。

    颜君陶和容兮遂并没觉得他们这样有什么问题,但在其他来书阁的人眼中……问题就很大了好吗?!

    简直辣眼睛,求放过。_(:3)∠)_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