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四十三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43章 四十三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死亡万花筒盛世医香七零年代美滋滋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颜君陶用沉默作为对容兮遂问题的回答。

    不是他不想说, 而是他说不出来。

    很老套的情节不是吗?

    但这就是早在颜君陶从天衍宗出关后, 发现的问题。他没有办法对任何人透露任何与他的重生有关的事。都不能用一句“天机不可泄露”来简单概括,而且颜君陶想尽了所有他能够想到的办法,不管是明示暗示,神识书写, 连擦边球都打不了。

    如果颜君陶可以说, 容兮遂一定会成为第一个知道这一切的人,然后就是天衍宗的掌门, 颜夫人和颜老爷。颜君陶甚至会想办法告诉所有人,能不飞升还是不要飞升了, 他不是在危言耸听,大荒会崩塌的, 连整个大荒现有的全部圣人都拿大荒没辙的那种崩塌。

    可惜,他剧透不了。

    颜君陶这才只能选择放弃。他安慰自己,不说也许也没有什么,毕竟未来六百年内只有他合道成圣,知不知道这件事,对于别人来说都不算特别重要, 不会有人面临大荒崩塌的危险。至于在大荒的圣人们……

    他们下不来,颜君陶也上不去, 颜君陶心有余而力不足。

    最重要的, 上辈子的圣人们其实早就知道大荒要塌了, 并且已经想过了种种解决办法, 不出意外的, 都没见效。

    颜君陶当年甫一飞升大荒,就被告知了这一噩耗。

    所有圣人看他的眼神都带着“你怎么这么努力,只要稍微不那么努力一点,就不用面临英年早逝的命运”的怜悯。

    但大家也都知道,颜君陶注定是要在这最后一刻飞升的,圣人也阻止不了。

    颜君陶只是心念一转,就明白了来龙去脉,并看到了一年后大荒倾颓的既定现实。大荒留给颜君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圣人们劝颜君陶该吃点啥就吃点啥,多吃点好的;想玩点啥也尽情玩,不要客气;好像这已经成为了颜君陶唯一且必然的选择。

    但当时的颜君陶就是爱脑回路清奇,他选择了在这最后一年内继续提升自己的修为。

    哪怕是圣人,也有修为高低之分。当时的颜君陶还天真地抱有一种也许这一年内能够出现什么奇迹的想法。仿佛只要他够勤奋努力,修为就能够超越大荒崩塌的速度。

    事实证明,一年对于圣人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之间。而对于颜君陶已经庞大如星海,仿佛自成一个全新宇宙的修为境界,这一年的修炼不过是杯水车薪。他还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做呢,就在六百零一岁的寿辰,看到了世界末日。

    黑暗从万籁俱静起,昏惑与明亮交映,在一片庄严肃穆、一片山呼海啸中,不管能不能接受这一切的圣人,都还是迎来了命中注定的这一天。

    没有人能救得了大荒,没有人能改变与天地同寿的圣人的命运,一如圣人们多年前就已经看到的。

    有做最后奋力一搏的,也有感慨“果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根本不可能一直存在下去”的,也有像颜君陶这样,选择微笑的。

    他独坐在洞府中,坐到了最后,回顾了一下自己短暂又漫长的一生,有父母有兄弟,有声嘶力竭地在他面前怒吼而他不为所动的对峙,一张张面孔从颜君陶眼前闪现又消失。最后留下的,却神奇的是一个他以为他早已经忘记的人,容兮遂。

    他广袖宽袍,立于细木之下,唇角带笑,眼神哀伤。

    他好像在说,可不可以不要走。

    再一睁眼,奇迹却在颜君陶已经不奢望的时候,突兀地出现了。颜君陶真的回到了五百多年前,他还在下界修真,没有去仙界,更没有去大荒。好像一切都没有变。

    不对,是有改变的,那朵别在衣襟上的迷榖花,洋洋洒洒地凋谢在了颜君陶的眼前,五彩的光华不再,一片片地脱落,于空中打着旋儿,在即将落地的刹那彻底消失不见,仿佛完成了什么艰难的任务。

    容兮遂看着陷入沉思的颜君陶,聪明地再问:“不想说,还是不能说?”

    颜君陶还是没有办法回答,他甚至连这样曲折的问题,都无法回答,那不知名的约束之力,真的是很严格。

    容兮遂点点头:“我知道了。”

    这个话题本该就此告一段落,仿佛它从未存在。

    颜君陶却不知怎么的,忽然心生了一股冲动,并真的按照冲动所想的那样去做了。他拉住了容兮遂冰凉单薄的手,一字一顿地认真道:“我们一起飞升。”

    他总感觉一旦他们一起去了上界仙国,这事会有不同的结果。

    容兮遂败退在颜君陶执着的眼神面前,第一次正面给出了颜君陶答案:“如果可以,我一定会陪着你。”

    天涯海角,九霄云外。

    ***

    翌日。

    在大雩城彻底进入深秋之前,颜君陶收完了所有灵石与天材地宝,并且快速完成了坚决不让这些东西在自己手上过夜的策略,当天就按照他做好的打算,把到手的资源都给分配了出去,仿佛多留一秒都会扎手。

    容兮遂看着自己莫名其妙又多出的一笔财富,哭笑不得,他要这些只能算是不断在上涨的数字有什么意义呢?留作纪念吗?

    当然是要留作纪念啊。

    至少医师临就是这么想的,在收到颜君陶送给伊耆药宗的这一份资源后,医师临当机立断就决定把这些东西都收藏起来,轻易不给外人看到。这可是颜君陶在知道他们是兄弟后,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

    腓腓:“……”那老子算什么?

    姜宗主:“……”师伯,这是师叔送给伊耆药宗的啊啊啊。

    但他们也就是敢在心里想想,并没有谁有那个出息去和医师临正面怼。

    随“手信礼物”一起送到的,还有颜君陶的信,和他哥交代了一下他和容兮遂对有螺身份的猜测,以及他们未来的去向。

    【若再早点知道有螺的身份,我一定不会让她走。】

    可惜,晚了一步。

    颜君陶只能希望有螺能够藏好自己,不被幕后之人知道了。

    周鱼赤等妹子被容兮遂骗着去替他们找有螺了,本来周鱼赤就有点怀疑当年那个孩子没有死,容兮遂稍微一启发,周鱼赤就恨不能去把有螺“族长”带回家了。

    当然,颜君陶和离开的周鱼赤已经签下了契约,若有螺不同意,是不能强逼她由女变男的。

    “你不知道海兔一族其实是雌雄同体?”周鱼赤辞行前,还给颜君陶科普了一发。

    “……我以为他们化为人形就有了分别。”

    周鱼赤摇摇头:“其实没有。”只是喜欢穿男装就变成男的,喜欢穿女装就变成女的而已。有螺所谓的爹啊,娘啊,只是海兔一族内部自己喜欢的设定而已。

    所以,有螺可以定义为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也可以定义为……女装大佬。

    颜君陶回想了一下他目前知道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突然对他的生父有一种“失敬失敬、社会社会”的感觉。他一定造了很大的孽,才会导致他们这群兄弟如此特别。

    医师临的回信赶在颜君陶启程前往巨鲸界之前,又送了过来。信中事无巨细地写了很多回话,好比医师临早就猜到颜君陶和容兮遂一定会去“别的地方”,信里就使用的“别的地方”这个说法,看来医师临对容兮遂的意见还是那么大。

    医师临殷切嘱咐了颜君陶很多路上需要注意的事项,春夏秋冬,雨雪晴风,都不放过。

    龚宝宝在看到那一厚沓信的时候,差点以为这是别人假冒的。那么可怕的医师临,绝对不可能是这样的话唠!

    但医师临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信里信外两幅面孔的神奇人类。

    写信的时候还会画萌萌的表情符号呢。

    医师临就像一个全天下再没有的好哥哥一样,他甚至爱屋及乌地提起了让颜君陶记得早点把公子阳送回伊耆药宗,公子阳的灵根已经落于人后,不努力可不行。

    公子阳面对医师临送的种种经书,虽然知道医师临有可能是好意,但还是莫名觉得对方是在变着花样地折腾他。

    可是这样的医师临,却绝口没提有螺的事,好像这个有可能是他们同父异母的姐妹(兄弟?)不存在一般,一如医师临曾经和颜君陶说的:“别和我提那个男人,我恶心。”

    作为一个洁癖,医师临成功做到了无视一切“脏东西”,包括脏东西所产生的东西。

    颜君陶除外。

    颜君陶捐赠出去的资源,也尽快落实了下去。修真界就这点好,有种种契约约束,只要颜君陶想,任何人都贪墨不了颜君陶的东西去。

    龚宝宝再一次搬出了他水至清则无鱼的说法。

    但颜君陶这一次却没有再赞同,因为:“我是去帮助人的,不是帮助蛀虫的。该他们的工作薪酬,我一分钱不会少,甚至可以给奖金。但我是绝对不会助长这种所谓的合理贪墨的风气的。”

    大概是颜君陶太理想化,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种对手下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意义在哪里。若一开始就没有这种风气,哪里来的理所当然?

    说到底,不过是怕“小鬼难缠”作祟,但错的就是错的,并不会因为做得人多了,就变成对的。

    至少在帮助人的善款面前,颜君陶绝不会妥协。

    ***

    当一切准备妥当之后,颜君陶就带队前往了大雩城的港口,与正准备起航回巨鲸界的巨鲸界修士汇了合。这是天衍宗掌门和巨鲸界散修联盟的盟主互相通气的结果,盟主表示相逢即是有缘,很欢迎颜君陶和散修联盟的人一起去巨鲸界,路上还能有个照应。

    但其实巨鲸界在大雩城的负责人,并不是很想被颜君陶照应。

    因为对方就是方舫的叔父,整个巨鲸界散修联盟的三位渡劫期大能之一的方尊者。也就是那个面容有些阴柔如蛇的男人。

    方尊者已经在这个修真界活了太多年,活到了家人基本全部轮回,只剩下了方舫这么一个亲侄子的地步。除了方舫以外,他不在意任何人,所以他当初和颜君陶提的条件是让颜君陶欠他一个因果。当然,后来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变成了方尊者欠颜君陶一个因果。

    方尊者占上风的时候,说过很期待与颜君陶再次合作。

    但在他着了颜君陶这样一个岁数还不如他零头大的小孩的道后,他就恨不能绕着颜君陶走了。

    是的,不是记恨也不是恼羞成怒,而是他觉得颜君陶这个人很邪性,必须和颜君陶保持距离。任何和颜君陶沾上边的事情,颜君陶肯定会毫发无损,但旁人就不见得了。冲上去作对简直是作死。方尊者活了这么久,走过的桥比别人吃过的灵米还要多,他确实是见过那种专门克别人、总能损人利己的奇怪体制的,不信都不行。

    方尊者本以为自己惹不起,至少可以躲得起。

    哪里想到,这还没过去几天呢,他和颜君陶就再一次遇上了,还是不得不分坐两船,结伴同行。_(:3)∠)_还可以更孽缘一点吗?

    当然可以啊。

    在最一开始的时候,方尊者还要代表巨鲸界散修联盟,去出面亲自接待颜君陶。毕竟全场只有他是和颜君陶一样的渡劫期。他倒是想耍耍大牌,怠慢一下颜君陶,不去接待。但想一想这种不给面子的行为,很有可能会在最后作为孽力回馈到自己身上,他还是只能笑着出去迎接。

    方尊者略显阴柔的脸都要被这操蛋的命运给整得扭曲了。

    他什么都不求了,只求颜君陶这种气运逆天之人,别招呼也不打一声地就突然顿悟飞升了。引来雷劫,颜君陶有恃无恐,他却不见得能活下来啊!

    颜君陶来的时候,队伍可以说是浩浩荡荡,因为……又增加了成员。

    天衍宗的青年才俊,医师临的黑甲战修,以及伊耆药宗一批据说正好请颜君陶关照一下,一起去巨鲸界“实习”,当无界医师、药师、丹师的弟子。更不用说还有来送别的以青要门女弟子为代表的其他人。

    少年钟灵,少女毓秀,还有如绝世名器、整齐划一的战修,颜君陶这样的出场,看上去就很张扬、很高调。说是飞扬跋扈都不为过了。

    哪怕是性格唯我独尊的方尊者,也没有过这样的排面。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真的又要‘合作’了。”颜君陶这话说得全无嘲讽,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但这话从他口中进入别人的耳朵,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方尊者这边的人,除了最近晋升为颜君陶脑残粉的鸢元仙子,以及被动洗脑洗得很成功的方舫和五志刀客王异等一小撮人,其他人都对颜君陶是敢怒不敢言。

    渡劫期大能了不起噢?我们方尊者也是渡劫期好吗?还是不知道已经进入渡劫期多少年的长辈!

    方尊者都快给手下这群傻逼跪下了,求求你们了,擦亮眼睛看看,针对颜君陶的人有几个有结果的?你们这是恨不能我死是吗?

    在方尊者的三令五申下,下面的散修多少收敛了一些,只是暗搓搓地想要灭一灭颜君陶的威风。

    至少要让他们方尊者不落于人后。

    在如今的此情此景下,方尊者最拿得出手的就是他的座驾,乘风破浪号了。这是一艘有整整十五层高的楼船,可远攻可近战,遮天蔽日,巍峨壮观。在界与界之间穿梭时,这样的庞然大物甚至都不需要做什么,就能轻易碾碎其他小船小舟。被风水属性紧紧包裹,在站在很远的地方就能感受到那磅礴的灵气。

    当然,乘风破浪号最出名的,还要属船头的女神雕像,那是由一整块的帝夋涕竹雕刻而成。

    帝夋涕竹,据记载是“高数百丈,竹围三丈六,厚七八寸*”的神物,传说中属于上古天皇帝俊。

    帝夋就是帝俊。

    而这里的“帝俊”,并不是指最近流行的洪荒体系话本里那个与兄弟一起维护妖族秩序,建立妖族天庭的“帝俊”;而是《山海经》里那个住在不庭之山,娶过羲和、常羲、娥皇等,生了太阳雨月亮等无数后代的“帝俊”。

    与帝俊有关的传说还有很多,谁也说不准自己说的是不是正统,而别人说的又是不是胡说八道。

    这种神话故事,属于只能全认又全不认的状态。不管帝夋涕竹,到底和帝俊有没有关系,它作为船只最好最坚固的材料,还是被广为认可的。可惜,帝夋涕竹已经很多年不曾有过产出了。要不是偶尔还有人能拿得出来一小块证明它真的存在过,说不定它早已经和帝俊一起成为不知道真假的传说。

    换言之,有帝夋涕竹作为船头雕像的乘风破浪号,确实要比天衍宗给颜君陶的七宝仙船更高级些。

    巨鲸界这边的优越感也随之而生,我们有帝夋涕竹的女神雕像,你们有吗?

    哪怕天衍宗和伊耆药宗的弟子再生气,他们也必须得承认,帝夋涕竹这种特殊材料,他们没有。

    直至,容兮遂微微一笑,拿出了一整个船体龙骨都是用帝夋涕竹所制的无名之船。代替了天衍宗的七宝仙船:“抱歉,忘记早点拿出来停泊在港口了。”

    七宝仙船是给弟子坐的,谢谢,这才是给颜君陶的。

    哪怕天衍宗和伊耆药宗的弟子之前并不知道此事,此时此刻也要假装他们早就知道了,挺着骄傲的小胸脯叫板。有块雕塑算什么?我们这一整个船都是帝夋涕竹!看看这通体如玉的绿!

    方尊者:“……”我就知道要被打脸。

    【……你哪里来的这么多的涕竹?】颜君陶密音容兮遂。

    【活得够久,就什么都有。】至少在容兮遂所在的那个时代,涕竹还没有像现在这么有价无市地值钱。不要说用来造船了,哪怕是暴殄天物地建个与水毫无关系的竹屋竹筷呢,容兮遂都有的是原材料,也干得出来。

    未免继续被打脸,方尊者没再和颜君陶寒暄,直接招呼弟子们各自上船,免得耽误了行程。

    在颜君陶提出来一起乘坐新船的时候,方尊者以“怕两人一起遭雷劈”,要以防万一的为理由,给义正词严地拒绝了。但是又怕颜君陶误会他这是故意针对,方尊者就把自己家侄子和侄媳一股脑地扔给了颜君陶,让他们作为代表,一路上给颜君陶尽孝讲解了。

    岁数不够对方三分之一大的颜君陶,默默看着即将给他“尽孝”的方舫,大家都有点尴尬。

    方舫倒是早已经习惯了自家叔父不按照常理出牌的性格,虽然他一开始也有点不适应看上去就是个小孩子的颜君陶,辈分比他大一级,但他最终还是适应了。并主动先给颜君陶道了个歉,那日在加吉秘境,他不该迁怒颜君陶的。

    颜君陶摇摇头,并不介意,因为……“别客气,收过钱了。”

    那些灵石资源就是歉意,颜君陶收下了,这事就过去了。

    鸢元仙子在心里表示,我就知道,颜尊者就是这样心口不一的傲娇,特别可爱!巨鲸界作为收到了颜君陶捐款的世界之一,别人不知道,但鸢元仙子作为慈幼局的负责人,肯定是知道颜君陶的贡献的。

    巨鲸界比邻姜水界和大雩城,也是曾经争夺过大雩城管辖权的大界之一,当然啦,因为巨鲸界没有宗门、只有散修联盟的特性,他们最早退出了大雩城的争夺。

    只需要几个时辰,巨鲸界就到了。

    这么一点时间,也够鸢元仙子给颜君陶讲了不少巨鲸界的种种特色。其中最大的事件,就是巨鲸界正要举办的……

    “斗鸡大赛?”颜君陶鬼使神差地就接了这么一句。

    “……是鬼神节,和隔壁长夏界一起举办。”

    鬼神节是长夏界的特色,不过也蔓延到了周围的几界,今年干脆就直接搬到了巨鲸界举办。长夏界既是王异的家乡,也是龚宝宝的死敌桃都鬼宫少宫主所在的世界,这两个不知道跨了多少个界的纨绔,是怎么掐得这么如火如荼的,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方舫和鸢元仙子对鬼神节比较了解,有很多话题聊,但颜君陶问的却是斗鸡大赛,明显更感兴趣的也是这个,这对道侣就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给颜君陶介绍了。

    好在王异同学神奇地对斗鸡活动有所了解,别问他怎么知道的,他不想说。

    修真界的斗鸡和凡人的斗鸡既相同,又不同,总能衍生种种周边活动。斗的不再只是战斗力,还有外表、血统以及神通。而修士也不只是有斗鸡可以看,关键是可以下场赌那么一两把,发一笔小财,或者是输个倾家荡产。

    颜君陶几乎秒懂王异到底是怎么知道斗鸡的了,作为高阶修士,他和他前道侣成年挣扎在贫困线上,总是有原因的。不只是散修这么一个理由能够诠释。

    不等王异进一步介绍,巨鲸界就到了。

    嗯,就是这么近。

    到了巨鲸界,穿过云海里,就看到了与众不同的景色。一半是山崖,一半是与山崖外表形状一样的树立着的海,清澈蔚蓝的海水里,有一群几乎占据了整个空间的巨鲸在徜徉游曳。看见界壁震动,出现了一艘又一艘飞船,这些巨大的鲸鱼还会好奇地凑过来,逼近海水壁垒的分界线,在近到不能更近的地方,做出各种……又萌又奇怪的动作。

    这就是巨鲸界名字的由来,这里真的有一群巨鲸。

    “他们在做什么?”颜君陶对鸢元仙子问道。他已经看出来了,在方尊者的这对晚辈里,只有鸢元仙子靠谱一点。方舫能活这么大,真的只是因为他叔父是渡劫期尊者。

    鸢元仙子指了指隔壁的七宝仙船上,一群正对着巨鲸又是招手、又是欢呼的小辈弟子,道:“尊者觉得他们在做什么?”

    “参观巨鲸。”准确地说是应该是在逗弄巨鲸。这群大家伙虽然大,却完全没有办法给人以一种海中霸主的感觉,反而圆圆滚滚、黑白分明,特别地憨态可掬。

    “巨鲸也是这么想的。”鸢元仙子如是回答。

    王异:“???”

    简单来说就是,这群巨鲸也在参(逗)观(弄)人类,又是挥鳍,又是转圈,就和人类修士这边又是挥手,又是飞吻一样。这两伙家伙看彼此的感觉都差不多,倍儿新奇,还觉得对方特别可爱。

    “哇,那个人类好小啊!”

    “她会对我挥手啊,好可爱!”

    “妈妈我能不能喂那个人类一点吃的?”

    ——巨鲸的内心戏,大概就是类似这样的。

    颜君陶:“……”还是那句话,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以为你在参观人家,殊不知人家也在参观你。

    王异也有点好奇,他是知道巨鲸界的这个知名景观的,却并没有真正见过。如今得见,才发现果然不虚此行,真的是蔚然壮观。陡峭的悬崖与流动的海水,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他也好奇地问了句:“这些巨鲸离得这么近,不怕从海水里出来吗?”

    王异本以为这些巨鲸有什么神通,或者是立起来冲天而上的温柔海水有什么不同之处。

    结果……

    海就是普通的海,这与它到底是海平面还是海立面没什么关系。巨鲸要是过分接近边缘,也有搁浅的风险。

    并且是:“经常搁浅。”

    巨鲸界的散修联盟为此不得不成立了巡逻小队,时时刻刻关注巨鲸群的动向,做好随时把巨鲸——特别是好奇心重的巨鲸宝宝——推回海里的准备。

    “那他们为什么还凑得这么近?”龚宝宝可以发誓,他刚刚看到一只巨鲸的半个头都从海里穿了过来。虽然斗鸡大赛在巨鲸界举办,但龚宝宝对这些巨鲸界的巨鲸其实也没有多深的了解。

    “修士为什么明知道秘境有危险,还要前仆后继呢?”方舫反问。

    当然是因为喜欢啊,那危险之处有他们想要的。巨鲸也是一样的,它们是真的很喜欢人类,就好像人类是它们养的小猫小狗。哪怕偶尔被小动物抓一两爪子,只要一对上小可爱无辜的眼,还能怎么样呢,当然是选择原谅啊。

    这些巨鲸还曾在巨鲸界面临差一点就要陨落的危险面前,帮助巨鲸界度过了劫难。

    巨鲸界的修士就没有不感谢这群傻乎乎的大家伙的,它们觉得他们是小可爱那就是小可爱吧,大家相安无事地在一界共同生活得都挺开心的。

    龚宝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这巨鲸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鲲鹏吧?鲲之大,一个锅炖不下的那个。”

    方舫:“……”

    鸢元仙子:“……”

    “并不是。”颜君陶都不需要谁来告诉他,就可以直接戳破龚宝宝的脑洞。

    因为很显然的,这些巨鲸是和熊猫一样只有黑白两色的虎鲸,顶级猎杀者,智商在海洋物种中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那种。有高级社会性,会围猎,有交流,还爱跨族群唠嗑。在大海里就没有它们不敢吃的,谁见了都得绕道。

    至于为什么它们不怎么吃人类,这谁知道呢?就像是问为什么大部分人类不吃猫一样莫名其妙。

    船队在巨鲸立海上绕了好几圈,不知情的天衍宗等弟子还以为这是为了让他们参观个够,殊不知其实是为了让巨鲸把他们参观个够。

    最终,人类和巨鲸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宾主尽欢。

    这中间也不是没有出现意外,好比一个本来乖乖跟着妈妈和妹妹的巨鲸宝宝,因为太想要近距离地观察人类,直接就从海水里冲了出来,它妹拦都拦不住。

    恰逢散修联盟这边训练有素的巡逻队就在附近,及时接住了这头本身已经是仙船好几倍大的“宝宝”,没让它饱受在空中不断坠落之苦。

    巨鲸界比较特别,这一半的立海其实是特别高的,高得仿佛可以一直下落,没有尽头。

    这大概也是个熊鲸宝宝,自己都暴露在空气里了,还要仗着自己的储氧量大,近距离吸人,死活不肯被推回海里。又或者是在它的意识里,是这些人类小可爱在和它玩,玩得可开心了,尾巴一甩就能砸烂好几座山的那种惊天动地的玩法,当然不愿意这么快回去。

    巡逻队的人可以说是心很累了。

    因为这不是个例,但凡冲出来一个虎鲸,都这副心大的模样。巡逻队生怕这群傻大个在空气里无法呼吸给自己憋死了,这群虎鲸却一点都不担心。

    回去还会炫耀,我和人类近距离接触了!

    别问巡逻队是怎么知道虎鲸在炫耀的,他们在这片工作这么多年,哪怕因为发声系统不同,不能学会虎鲸说话,但他们多少还是能够理解虎鲸群一些简单的信息与情绪的。好比开心啊,伤心啊,愤怒啊,以及捕猎和……炫耀。

    好不容易才被巨鲸们含泪挥别,鸢元仙子还特别老江湖地扩音,对船队里所有站在船头的人喊了一声:“小心头顶。”

    这一句就像是个什么信号,话音未落,紧接着各式各样的深海鱼就铺天盖地而来了,哪怕修士有灵体护体,也偶尔会出现被砸伤的惨状。

    嗯,不用怀疑,这就是巨鲸们送给小可爱的临别赠礼了。

    巨鲸界最幸福的职业大概就是出海捕鱼的渔民了,根本不用自己动手,开着船到海边等着就行,总有热心鲸来“投喂”。

    颜君陶所在的船得到的尤为多。

    鸢元仙子已经早让人做好准备,都给收起来了,没有让鱼腥味闹得满船都是。她也不敢对颜君陶解释为什么他们这里特别地多。

    但龚宝宝敢:“啧,我之前就听说这些鲸就爱看脸!看谁可爱,就给谁的特别多。”

    颜君陶用灵力,捏住了龚宝宝的脸,像是面团一样,毫不客气地捏成了各式各样的形状:“宝宝你说谁可爱啊?”

    “我可爱,我可爱!我可爱死了!”

    所有人:“……”既然结局肯定是这样,你为什么要嘴贱?!

    巨鲸界就在悬崖峭壁的后面,一望无际的平原之上,土地松软。软到什么程度呢?给人的感觉就像一脚踩在了不会碎的布丁上,忽悠忽悠的。所有的房子都神奇地建立在这样的土地上,有时还会随着土地的晃悠而摇摆,特别有节奏感。

    生活在这里的修士自然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与众不同,反而还会嫌去其他界的时候土地太硬,走路搁脚。

    街头巷尾追逐打闹的总角小童,经常跑着跑着就跳了起来,特别开心的样子。

    巨鲸界散修联盟的盟主已经设好了宴席等待颜君陶。

    不过,在宴会之前,盟主还是特别贴心地为颜君陶一行人准备出了充足的休息时间,一路舟车劳顿,总要洗漱一番,才好精神饱满地去看歌舞表演。

    散修联盟本来已经为颜君陶准备好住处了,但颜君陶并没有去,因为龚宝宝在巨鲸界也有房子。这房子比大雩城的五谷园大了三倍不止,种满了龚宝宝也许一辈子不会多看一眼、但各个都十分昂贵的珍稀植物。

    一进去,就是一片生机盎然的绿意。

    颜君陶:怪不得姜师侄那么能赚钱,不努力,根本够不上龚宝宝的败家速度。

    他们在大雩城的时候还在深秋,进入巨鲸界已经是炎热的夏季了,知了声不停,划破了夏季一碧如洗的长空。而这样充满了自然环境的院子,却被龚宝宝用来养了鸡。成群结队的鸡群,在院子里横行无忌,飞檐走壁。

    众人:“……”

    颜君陶也终于找到了梦口时夜。中间并没有任何他以为会有的波折,梦口时夜被伺候得很好,“咯咯哒”地占领了一整个院子,领导着一整个鸡群,可以说是相当地日理万机了。

    颜君陶去见梦口时夜的时候,正看到一群母鸡在和梦口时夜求爱。

    而梦口时夜则忙着和龚宝宝给他准备的种种凶兽斗得难舍难分,能斗得过鸡算什么呢?梦口时夜是能以一鸡之力斗遍凶兽界的狠角色。当然,梦口时夜就是一只鸡,也不是一定就能够赢过各式各样的凶兽。但它还是要作死地爱去斗,颜君陶曾一度怀疑全天下只剩下这么一只会吐金子的梦口时夜,大概就是因为他们这个种族凭自己的本事给自己整成了濒危。

    当然,凭自己本事濒危还不算什么,凭自己的本事单身才厉害呢。

    被一群母鸡围观的时候,梦口时夜不为所动,等它收拾了那条不知道产自哪里的黄金蟒蛇之后,转头就啄起了一群冲它展示着漂亮的羽毛、等着和它发展点什么不可描述的小母鸡。速度之迅猛,角度之刁钻,气势之可怕,真的让人不由想感慨一句……

    “它不单身谁单身?”

    能把求偶看作是挑衅,也就梦口时夜同学了。

    龚宝宝还在一边说呢:“唉,也不知道黄将军怎么想的,什么样的小母鸡它都看不上,看不上就看不上呗,还要以武力羞辱人家。”

    颜君陶:“……”不,你误会了,它真没有羞辱,就是以为对方是在邀请他切磋而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