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四十二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42章 四十二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丹宫之主山村名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七零年代美滋滋盛世医香死亡万花筒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确认龚宝宝的黄将军就是天衍宗的梦口时夜的那一霎那, 颜君陶莫名有一种果然如此的心酸。早在龚宝宝第二次提起斗鸡一事却被打断的时候, 他就有一种“不会这么巧吧”的像是看话本的预感了。

    结果怎么着?就是这么巧。

    怪不得明明大雩城遍布梦口时夜的痕迹,但颜君陶和容兮遂却死活找不到鸡呢。这也算是他们的视线死角了, 总觉得有医师临和伊耆药宗的余威在, 大雩城的城主哪敢搞鬼?说封锁的连个鸡毛都别想跑出去, 就以为是真的了。

    但多少历史教训都告诉了我们, 正经事往往都是毁在自己人手上的。

    什么人才能让大雩城城主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偷渡?自然只可能是伊耆药宗宗主捧在手心, 要星星不给月亮的亲师弟。而也就是龚宝宝这种记吃不记打还不长脑子的纨绔, 可以一边怕医师临怕的要死, 一边又忍不住在作死的边缘试探。

    “我能问一下吗?是谁给你的勇气吗?”颜君陶情不自禁的问。他总觉得低阶修士大多会比较识时务,毕竟他们弱小, 不靠脑子真的很难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活下去。

    但这一次下山, 却给了颜君陶截然不同的反馈。

    渡劫期的大能为人处世反倒是比较慎重,懂得什么叫做事留三分,日后好相见。真正的低阶修士……没在怕的,缺少基本的对强者的尊重。

    你说他们其实不怕大能吧, 那是不可能的。可要说他们怕的要死吧,又解释不了这些人始终在作死搞事的风格。

    当初去邹屠的那些小城之人挑衅颜君陶,可以理解为是他们夜郎自大, 又不知道颜君陶已经是渡劫期大能;加吉秘境里的修士, 可以理解为是仗着人多势众, 又背靠同样的渡劫期大能才敢有恃无恐;但如今那些在五谷园外面耍赖的呢?是不知道渡劫期的神识范围, 还是真以为颜君陶不会再次出面?

    都到这个程度了, 还有人妄图讨价还价……

    颜君陶是真的已经有点看不明白这个世界了。

    如今又出了龚宝宝这么一个胆子大的可以随时搭梯子上天, 撩拨医师临“胡须”的,颜君陶终于再也忍不住,想要深入的和龚宝宝就修真界当下的生态环境做出一番严肃讨论了。

    是他在山上待了五十几年,待傻了,还是外面世界变化太快?

    龚宝宝本来还没觉得什么的,所以才敢和颜君陶说实话,甚至带着点嘚瑟的味道,嘚瑟他和大雩城城主有多铁,也就他了,别人大雩城城主肯定不卖这个面子。但如今看颜君陶的态度,他才终于意识到,他也许、说不定、可能又瘠薄给他师兄闯祸了。qaq

    当时是这么一个情况,斗鸡大赛的决赛开赛在即,龚宝宝之前养的黑将军,却被桃都鬼宫的少宫主养的一只赤毛鸡给啄死了。

    “就我这小暴脾气,我能忍吗?肯定不能啊!我伊耆药宗怎么能轻易给他桃都鬼宫认输?这不是给师兄和师伯丢脸嘛。”

    龚宝宝秉承着不争馒头争口气的劲头,选遍天下之鸡,才好不容易在也是斗鸡成风的大雩城,找到了他的意中鸡,也就是大雩城城主发现的这只。这鸡厉害不说,还长的就比桃都鬼宫少宫主的那只赤毛鸡更闪瞎人眼,哪怕打不过,闪的过就值了!

    哪成想,龚宝宝刚定下来“黄将军”,医师临就下令封了整个大雩城。

    龚宝宝本来也不是非“黄将军”不可的,但是吧,他这人从小就这么贱嗖嗖的臭毛病,越不让他得到的他就越想要,因为得不到他就会浑身刺挠似的不舒坦,一直到得到了才能罢休。

    简称“惯的,打一顿就好了”。

    “也算是强迫症的一种吧。”龚宝宝吸了一口水烟,感慨道,他也算是饱受病魔多年的折磨了。

    颜君陶:……神特么强迫症,可别糟践好词了。

    大雩城城主一直想巴结上龚宝宝,用以保持大雩城的半自立,毕竟他送千万宝物给伊耆药宗的姜宗主,都不见得龚宝宝一句话顶用。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真的在医师临眼皮子底下做出了这样的“惊天大案”。

    “他就是单纯的脑子有问题,没别的深意。”容兮遂总结。

    龚宝宝:“……”他连反驳都不敢。

    好一会儿之后,龚宝宝才决定为自己的智商挽一下尊,又强行解释了一波:“我不是不怕,也不是没脑子。我当时不寻思,师伯封锁大雩城是为了加吉秘境嘛,再怎么着,加吉秘境的钥匙也不会在一只鸡身上啊。”

    事实证明,加吉秘境的钥匙确实不在一只鸡身上,但事实也证明了医师临的封锁原因并不在加吉秘境身上。

    这就有点尴尬了。

    其实,要不是医师临当时心心念念的盼着颜君陶,还要忙着和容兮遂斗法,龚宝宝现在估计早被发现,肯定打的连姜宗主都救不了。

    一啄一饮,皆是天定。

    命运就是这么有意思,特别是从容兮遂的角度来看,也算的上无心插柳柳成荫了。他针对医师临这个大舅子的时候,可没想过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

    “君陶,你别怪哥哥无能,他整日那么忙,偶有疏忽,力有不逮,也是正常的。”容兮遂见缝插针,疯狂挑事。

    龚宝宝听的一愣一愣的,没想到容前辈是这样的前辈,这种以退为进,明着是为对方解围,其实根本就是把对方往深渊里推还要踩几脚的玩法,他身边一堆的“红颜知己”都玩的特别溜啊。没想到大能们之间也爱这么上眼药啊,刺激!

    不过,这么明显的说法了,颜师叔不可能不……

    颜君陶还真就没听出来:“我当然不会怪我哥啊。”

    容兮遂:“……”没整事成功,好气。

    龚宝宝:“……”某种意义上讲,颜师叔是真的强啊。

    “所以,师伯封锁一座城,只为一只鸡?”龚宝宝不是很理解医师临的脑回路,当然,这回他再大胆也不敢想医师临这是拓展了斗鸡的新爱好。

    颜君陶莫名的有点不想承认其实是他想要这只鸡。

    “咳,所以,为什么他们不怕我了呢?”颜君陶这个话题转的都不能说是僵硬,而是相当僵硬。

    龚宝宝却很配合:“不是不怕,是以为这点小事您肯定不会过问。当然,我也就是这么一猜。”

    高阶修士有高阶修士的活法,低阶修士有低阶修士的渠道,要是人人都只因为害怕大能就什么都不做了,那也就不是有七情六欲的人了。总有那么一些利益风险值得他们铤而走险。也因为很多时候大能为了表现自己的风度,或者是真的不在意,又或者是别的种种考量,也算是默许了这种水至清则无鱼的生态模式。

    哪怕是医师临所在的伊耆药宗呢,不也出了龚宝宝这么一个头生反骨的嘛。

    “侥幸心理。”容兮遂一针见血,比龚宝宝叨逼叨半天还云山雾罩的,不知道强到了哪里去。

    “所以,你觉得我也该不和他们计较?”颜君陶是真的在天衍宗待傻了,很多人情世故都不懂。如今又重生一遭,走起“行止由心”那一套,很多东西就更不懂,需要虚心求教了。

    “那你想和他们计较吗?”龚宝宝低头问还没有自己一半高的师叔。

    “说实话,不知道我该和他们计较什么。”颜君陶在秘境里生气的那个劲儿已经过去了,他没那么大的气性,有仇当场报,报完就爽了。而且看那些人苦苦挣扎却仍是机关算尽毫无卵用的样子,莫名比让他出去彻底让他们不要蹦跶更有趣。

    龚宝宝耸耸肩:“这不就得了?你想计较就计较,觉得逗他们好玩就逗着玩,哪里来的那么多规矩?”

    规定也是人定的,最初定下这个规矩的人在想什么呢?无法不过是“我乐意”三个字罢了。

    “我就喜欢他们明明恨我恨的咬牙切齿,又不敢真的骂,还要恭恭敬敬叫我公子的样子。”龚宝宝这个人看上去纨绔,其实很有一套自己为人处世的心得。他不知道别人背地里骂他只会靠爹靠师兄吗?他当然知道啊,只是那些人能把他怎么样呢?还不是得扒着他曲意逢迎?多好玩啊。

    容兮遂终于看不下去了,不想让龚宝宝把颜君陶教坏了,直接化灵力为手掌的模样,隔空拎着龚宝宝的领子,就把他给扔了出去。

    门“啪”的一声在龚宝宝身后关上了,容兮遂是真的一点没客气,直接把龚宝宝摔了个七荤八素,差点少俩门牙。

    他一边干脆就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趴着的于原地给自己揉胳膊腿,一边还不忘唉声叹气,利用精神胜利法来宽慰自己,他和容兮遂的相处不就是个好例子吗?他打不过容兮遂,所以不管容兮遂怎么对他,他还不都是得像爸爸一样把容兮遂原谅?

    一阵银铃似的娇笑,此起彼伏的从不远处传来。

    龚宝宝一抬头,正看到一群红鲷鱼成精的妹子,依旧衣着清凉、胸肌发达,以周鱼赤为首,倚在不远处二楼的栏杆前,风情在细长的凤眼中流转。连笑话他,都笑话的特别好看。

    龚宝宝天生的风流种子,男女通吃,被美女笑了不仅不会生气,反而会颠颠的凑上去继续找笑。

    “几位仙子姐姐在这里做什么啊?”

    “看情郎啊。”娇小天美的周鱼赤的画风总是这么大胆奔放,容兮遂不让她们靠近颜君陶所在的小院,她们就去了隔壁院子的观星台上眺望,“可恨我那情郎是个榆木脑袋,不愿意与奴家春风一度。可奴家几人的家已经坏在了那容姓恶人的手中,无处可去,只能厚着脸继续来跟着情郎了。”

    说的直白点就是,周鱼赤还是没有放弃让颜君陶当她们“族长”的执着。又因为身为她们老家加吉秘境被容兮遂毁了,就彻底赖了上来,打死不走了。

    颜君陶……也拿这一群“小妈”没辙,只能任由她们跟着。当然,这里的没辙不是打不过的那种没辙,而是他想从她们身上打听事情,又不想问的太直白而打草惊蛇的没辙。

    “唉,我师叔太小,根本不懂男欢女爱的妙处,我就不一样了。”龚宝宝哪怕明知道和这些美女做不成什么,但也拦不住他那颗想和别人口头花花的心,“不过,我也是为了各位仙子好,还是早点放弃吧,你们肯定没我师叔执着。”

    龚宝宝关键时刻还是能够想着颜君陶的,想要帮颜君陶摆脱烦恼。

    “再看吧。”要不是目前非颜君陶不可,周鱼赤也不会如此执着,六岁的孩子实在是没什么看头,反正她是理解不了恋童癖的乐趣,“若我们找到另外一个有缘人,肯定也不会烦陶陶了,毕竟我们也算是他的‘小妈’,虽然说这样的禁忌之恋更刺激,可他不配合,奴家也不爱霸王硬上弓。”

    龚宝宝是真的没一丁点的兴趣去打听颜君陶狗血的身世,知道的太多都活不长久。

    但周鱼赤大概是真的寂寞太久了,反而兴致勃勃的拉着龚宝宝聊了起来:“唉,我当年最失策的就是不愿意那么早要个孩子。”

    “……”仙子姐姐你这个感慨有点容易让人想歪啊。

    “你没想错。”是的,周鱼赤就是这么没有节操,毕竟红鲷鱼本身就是这么一个没有节操的种族。周鱼赤反倒是奇怪的看了眼龚宝宝,“你们人类就是麻烦。”

    对于别人来说,周鱼赤有可能已经是积年的老妖怪了,但在她自己心中,她还是个宝宝呢。当年并不是很想要孩子,和颜君陶他爹缠绵那么久也没个一儿半女。族里当时大部分的姑娘也都是这般,只想着自己快活,一点都不明白可持续发展的道理。

    颜君陶他爹突然一走,可不就抓瞎了嘛。

    真是儿到用时方恨少。

    “就一个孩子都没有?”龚宝宝也算是思路清奇了,知道劝阻不了周鱼赤不要逆了人伦,索性就跟着一起掉节操,“你们那么多人呢。”

    “其实是有过一个的。”周鱼赤单指点着下巴,努力在记忆里回想了一下,突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就笑了起来,“你们人类可真有意思,怎么都喜欢问人家有没有孩子?我是没有的,不过我记得族里有人有过,可惜,那孩子大概是没保下。”

    “为、为什么啊?”龚宝宝还在期待着什么宫斗戏呢。

    “因为被陶陶他爹杀了啊。”周鱼赤微微一笑,给了一个瞬间让宫斗戏变成家庭伦理剧的答案,“还怀着孕呢,就死了。”

    “……”龚宝宝突然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总感觉说什么都不对。

    “瞧把你吓得,多大点事儿啊,”周鱼赤倒是反而比龚宝宝显得对这件事更云淡风轻,“若有朝一日我能飞升,我就替族内姐妹报仇。飞升不了,就只能算了。总不能因为陶陶他爹是个渣,我打不过渣滓,就来欺软怕硬的要杀了陶陶吧?这是什么道理?”

    最主要的是,颜君陶也不软,周鱼赤根本打不过颜君陶,她们一族一拥而上倒是有渡劫期的威能,可就颜君陶那一指弄昏一个真.渡劫期大能的能力,她们在颜君陶面前大概都不够一盘菜的。而且,她还想着让颜君陶当她们的“族长”呢。

    “心可真大啊。”龚宝宝感慨。

    远在房间里,伺候着颜君陶吃鱼的容兮遂,却在心里又给这群神经病鱼又计了一笔,等颜君陶得到他想要的,容兮遂一定会让周鱼赤明白什么叫他想打她就打了,不挑日子!

    不同的大能有不同的性格,好比颜君陶不爱计较,容兮遂却很爱计较。

    一桌香气扑鼻、做法不一的全鱼宴,如今已经被颜君陶吃了个底掉,一想起上辈子他有可能错过的酸菜鱼、麻辣鱼、水煮鱼……颜君陶就恨不能化悲痛为食量,再吃他个痛快。

    容兮遂全程笑眯眯的惯着,只要颜君陶喜欢他吃,他就喜欢做。

    等颜君陶终于克制了之后,容兮遂这次让人把一桌子杯盘狼藉给撤了下去。他带着颜君陶去了轩窗下的小榻上,一边给躺在他腿上的颜君陶揉肚子消食,一边和颜君陶商量着接下来的安排:“未免夜长梦多,我们接下来直接去巨鲸界吧?”

    “好。”颜君陶眼皮子越来越低,几近合上,浑身懒洋洋的,一点都不想动。

    这是颜君陶最近养成的一个“养生”新习惯,吃饱了就眯眼休息一会儿。曾经何时他还是个不知道该怎么正确睡觉的新手,如今已经学会饭后小憩了。

    “巨鲸界有司幽古域和三身遗迹,我们可以顺道把你接到的维护撼天仙剑阵的任务也一起做了。”

    颜君陶从天衍宗下来的时候,接了很多任务,几乎是打算一口气把他这些年没做过的任务都给清了。

    其中最重要的是寻找梦口时夜,这个算是天衍宗弟子任务里的日常了,而另外一个差不多同样重要的就是巡视和维护撼天仙剑阵。

    撼天仙剑阵是修真界一个只存在于九星门派大佬口中的上古封印剑阵,封印的谁,设立者又是谁,为的是什么,说法模棱两可,传说不胜枚数。大家唯一统一的认知是,一旦放松了对撼天仙剑阵的监控,会有极其不好的事情发生。

    这撼天仙剑阵十分之大,以不同界的古域为基石,轴心纵贯南北,横贯东西,几乎把整个修真界都囊括了进去。

    各界不同的九星门派分管着剑阵的不同部分。

    和光界的邹屠域拥有北部的一部分,巨鲸界的司幽古域拥有另外一部分。至于为什么隶属于和光界天衍宗的颜君陶,会接到去巨鲸界护持剑阵的任务,当然是因为九星门派并不爱带散修联盟玩啊。很多核心机密都还是掌握在九星门派手上,他们秉承着宁可把传承烂在自己手上也不外传的糟粕思想,就是不爱和别人互通有无。

    于是,这些散落在没有九星门派掌控地区的剑阵,就会轮流轮由不同的九星门派人去护持。

    这一次,就巨鲸界的这个剑阵就交给了天衍宗。

    天衍宗已经提前和巨鲸界打过招呼了,颜君陶可以拿着路引随便进出。哪怕是渡劫期大能,也不是想去哪个界就去哪个界的,甚至反而因为是渡劫期大能,太过危险,限制更多。随意进出某界,都容易被当做是宣战前的挑衅。

    这个护持剑阵的任务,并没有被天衍宗发布到弟子堂,本来是想随便找个渡劫期的长老去完成的。正巧遇到颜君陶要下山,他就一并给接了过来。

    “恩,那就顺便看一下剑阵。”颜君陶昏昏欲睡,根本没啥逻辑,容兮遂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们去邹屠的时候,颜君陶还路过顺便检查了一下邹屠的撼天仙剑阵,没有问题,依旧稳固。但颜君陶不知道是,他前脚检查完,后脚容兮遂就去取了点东西出来。

    容兮遂勾唇,抬手轻轻为颜君陶捋过碎发:“那你先睡吧,等你起来咱们慢慢说。”

    颜君陶这会儿却不同意了,总感觉自己这样越来越像是不早朝的昏君,再怎么样也不能耽误了正事:“没事,你说,我听。”

    “好。”容兮遂什么事都会依着颜君陶,眼睛里有着颜君陶所看不到的温柔,“我私下问过景铄和一杀了,他们会跟踪周鱼赤等人,是因为追踪南吉祥寺的叛僧追踪到了人造灵体的一处秘密基地,亲眼看到周鱼赤等人被请了进去。只不过等周鱼赤等人出来,那据点就被废弃了,景铄和一杀什么有用的都没得到。”

    叛僧也消失不见。

    这对好基于就追着周鱼赤等人到了大雩城。

    “我怀疑幕后之人也许只是想要通过接触周鱼赤,从她们身上得到什么。而不是周鱼赤真的和幕后之人有什么联系。那女人脑子里只有那点黄色废料,干不成大事。”

    颜君陶对于容兮遂的分析还是很赞同的:“嗯。”

    景铄书生和一杀大师已经结伴离开了,毕竟周鱼等人俨然是赖上颜君陶了,根本不用担心她们跑掉。景铄书生和一杀大师就不继续跟这条线了,衙门还想试着去追查一下南吉祥寺的叛僧。

    “但我觉得,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再让周鱼赤跟着我们,只要我们得到周鱼赤的秘密就行。”

    “你有办法?”

    “当然。”

    “不杀人?”虽然颜君陶被周鱼赤追的挺烦的,他甚至不得不搬出“小妈”的邪路来压着对方蠢蠢欲动的心,但他也必须得承认,周鱼赤算是以他那个渣爹为主角的故事里的受害者,他不能像炖了加吉秘境一样炖了他的小妈……们。

    “不杀人。”容兮遂颇为遗憾的对颜君陶保证。

    “那行。”颜君陶痛快的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走之前搞定?”

    “当然!”容兮遂是绝对不会让那群女人跟着来碍事的!

    然后,颜君陶就安安心心的睡了一觉。在梦里他什么都不需要想,也不需要去在意,只需要想朵云彩一样,飘乎乎的徜徉在天空之上,旁边还有一朵容兮遂云,她们一起上上下下,起起伏伏,看遍世界之最。

    等一觉起来,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深秋的夜晚,木叶萧瑟,弯月清辉。整个大雩城还是那么热闹,灯火煌煌。但颜君陶说实在的五谷园,却仿佛处在一个加了什么寂静咒的特殊领域,根本没人敢来惊扰。走在附近的时候,连稍微说话大一点声都不敢。与白日里撒泼打滚的想赖账形成了鲜明对比。

    外面的灵石已经收的差不多了,容兮遂也轻松得到了周鱼赤的记忆,当颜君陶醒来的时候,容兮遂已经看了颜君陶有一会儿了。

    “你这样很吓人,你知道吗?”颜君陶还躺在床上,睁大眼睛,仰头看着容兮遂,嗓音里带着睡醒后特有的沙哑与慵懒。

    “但你却没有被吓到,因为你很清楚,我永远不会伤害你。”容兮遂笑着这样回答,他极致的美貌,搭配磁性的声音,让颜君陶不由想起了小时候跟着阿娘学会的那句话,太阳强烈,水波轻柔,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颜君陶终于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喜欢和容兮遂在一起待着了,因为容兮遂总能带给他一种鲜活感,一种又矛盾又快乐的感觉。

    他想一直和他待在一起。

    两人在一片黑暗中相望,不需要光亮,也可以看清楚对方的模样,因为那已经是不知道他们在自己心里描绘了多久的样子。

    容兮遂最终打破了沉默:“我还是喜欢你长大的样子。”

    颜君陶笑了,再一次发出邀请:“那就和我一起飞升啊。”

    容兮遂还是那副模样,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他只是道:“我已经拿到周鱼赤的记忆了,确实有不少你需要知道的东西。”

    到底使了什么手段,容兮遂不说,颜君陶也没问。

    容兮遂只是直接说了他知道的。那幕后之人真的很小心,哪怕是在周鱼赤的记忆里,它也是模模糊糊、断断续续的,好像早就料到周鱼赤并不是一个多么会保密的人。但容兮遂还是推断出了很多有用的情报。

    “你猜幕后之人找周鱼赤做什么?”容兮遂故意卖关子。

    “反正不是为了加吉秘境。”如果是加吉秘境,那颜君陶等人不会如此容易就了解了加吉秘境。

    “它问周鱼赤有没有孩子。”

    颜君陶本来还有点迷糊的,听到这个问题,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清醒了。

    因为他觉得对方与其说说是在问周鱼赤有没有孩子,不如说是在问他爹有没有留下血脉。不怪颜君陶敏感,实在是他上辈子就遇到过类似的糟心事。那人的目标很可能是冲着他渣爹的血脉去的,虽然他爹是真的渣,但为这个渣男疯狂的人不少,而且他爹的血脉也是真的挺稀有,又霸道又强悍。

    “这事和那个男人有关?”颜君陶不到黄河不死心的又和容兮遂确认了一遍。

    “大概率可能是这样。”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容兮遂一定早已经第一时间替颜君陶手撕了那个渣爹。

    如今已经不是颜君陶要不要给他爹收拾烂摊子的问题,而是这些破事就和周鱼赤一样,非要自己主动找上门来,纠缠不休。颜君陶想不解决都不行。

    颜君陶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突然开始头疼了。

    但容兮遂报的猛料却还没有结束:“从周鱼赤的记忆里来看,她们族内曾经有个妹子是有一个还没有成型的孩子的。可惜孩子还没有生,这妹子就成了杀妹证道下的牺牲品。但周鱼赤从未对外说的是,她在察觉到事情不对后,第一时间赶了过去,那妹子已经被开膛破肚了……”

    颜君陶的生父再渣也不至于杀了自己的情人还要让对方遗体不完整,他甚至也许都不知道那妹子怀了他的孩子。

    “从现场来看,我和周鱼赤得出了一样的结论,那肚子是妹子亲手刨开的。”

    “为了救活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颜君陶只能想到这么一个答案,有时候母爱就是这么让人难以理解的强大与疯狂。

    “应该是。”容兮遂点点头,他没有直接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但按照常理推断应该是这样没错,“最有趣的一点来了,那妹子有二分之一海兔的血脉。”

    周鱼赤一整个族群都挺乱的,看上去是一个家族,只有一条公鱼,实则血脉未必就真的那么紧密。

    这个妹子就是她娘和仆从乱搞生下来的,海兔一族对周鱼赤一族都很忠诚,但对这个妹子却是无人能够出其右的。

    “结合有螺之前说的,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在大雩城时代守护秘境钥匙的有螺家,正是海兔一族,他们不仅守护着钥匙,也在等待着“族长”王者归来。他们很有可能就是当年接走妹子肚子里孩子的人,甚至一直在帮她养育着她唯一的孩子。至于为什么没有告诉周鱼赤,这就是妹子之间奇怪的塑料情了。

    “我唯一想不通的是,如果那妹子是被杀的,她为什么还要让海兔一族‘等待’族长。”

    颜君陶却不觉得这是一个问题:“有蟜毒女又为什么在被抛弃后,还念念不忘,甚至想研究着怎么把我变成她的孩子?”

    喜欢他生父那些情人很多都有点疯,她们干出什么,颜君陶都不会觉得奇怪,他上辈子已经见识的够多的了。这种自己被杀了,却不仅不怪他生父,还让下仆带着孩子,等待他生父回来的事情,确实像这些人会干得出来的事情。她们甚至会不断的给他生父找各种理由来开脱。事实上,这一堆神经病后宫里,能出周鱼赤这么一个想得开的才比较奇怪。

    容兮遂挑眉,尝试着带入了他和颜君陶,他发现他竟然差不多也会选择这样。不管颜君陶怎么对他,他对他的感情都会一如往昔。有时候,爱真的很难放手。

    只不过,若颜君陶又是乱搞又是出轨还要杀了他证道,他大概会选择先下手为强,把颜君陶关在一个只有他能够看得见的地方,为颜君陶扣上稀金锁链,打造纯玉的高床,以及巨大的鸟笼,整日不着寸缕的等着他的疼爱。

    他会彻底让颜君陶只能看见他、听见他、感受到他,让颜君陶的生命里只有他!

    当然,颜君陶不是他生父那个渣男,不要说脚踏几条船这种高难度的出轨了,他连如何玩弄别人感情都不会。虽然在感情方面有点迟钝,可一旦发现就会拒绝的一干二净。

    这也是容兮遂如今一直小心翼翼不让颜君陶发现他真正所想的原因,他不想被拒绝。

    也因此,容兮遂那些个小阴暗、小黑屋什么的,也就是想想,并没有任何实战的用武之地。他连颜君陶飞升上界都愿意成全。

    “有螺会不会是我的……”颜君陶能够看破很多妖精的真身,却一直没有看破有螺的。

    有螺自己也说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从未掌握过变回原形的方法。她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全家都是人,直至她有一日不小心看到了下仆把他爹月抛型的丁丁收起来。

    那一刻的尴尬有螺毕生难忘。

    如果有螺就是那个孩子,那就说得通了,她身上不仅有四分之一海兔的血脉,还有红鲷鱼一族的,以及颜君陶生父那霸道到可以压抑一切的血脉。

    颜君陶的这一趟下山之旅,都快成为小蝌蚪找哥哥(姐姐)了。

    容兮遂爱恋的摸了摸颜君陶的头,虽然心疼,但有些问题他还是要说,好比有螺已经消失,他们必须尽快把她找回来。也好比……

    “你的愿望是产生心魔?为什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