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四十一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41章 四十一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丹宫之主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盛世医香死亡万花筒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我记得最后活下来的不足百余人?”颜君陶看着那长长的单子, 满脸不解地问容兮遂道。

    这百人里还有不少是坚决不要等价自己已逝亲人的。对于这些最后阶段只是受到加吉秘境蛊惑的修士, 颜君陶自然不会收他们和他们“死去”亲友的灵石。而当时在加吉秘境里“死去”的修士, 很多也带不走从加吉秘境得到的天材地宝, 所以, 按照最初的约定, 每个人都只缴了一块上品灵石作为手续费。

    对于低阶修士来说, 一块上品灵石会有点吃力,但当时因为黑袍人的宣传, 大部分低阶修士最终都没有选择进入。而对于高阶修士来说,一块上品灵石就很轻松了。与其说是手续费,不如说是参观费。

    他们在以为自己真的要死的刹那、和后来得知只是一枕黄粱、劫后余生时,所体验到的生死间大起大落的感悟,远超一块上品灵石能够带来的价值。

    要是早知道有这样神奇的宝具存在, 他们甚至愿意花十倍、百倍的灵石去感悟。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知道了自己其实并不会死, 对危险有恃无恐, 再逼真的险象环生也没有办法帮助他们了。

    换言之, 容兮遂这个灵器, 对于大部分修者来说,其实都是挺鸡肋的。

    难得颜君陶还能给它想到这样一个用处。

    总之, 颜君陶一直以为他能收到的钱, 也就几千块上品灵石而已。和光界和姜水界死去的修士, 颜君陶甚至连那一块上品灵石都给免了。

    “那些死去的修士, 他们的天材地宝去了哪里,你有想过吗?”容兮遂问。

    颜君陶一愣,然后在脑内模拟了一下。高阶修士基本都有自己的空间类宝具,宝具连着神魂,只能用修士自己的神识打开。这些在加吉秘境中“死去”的修士,其实只是灭了一缕神魂,一缕神魂所能够掌控的神识其实是很少的。因此,不受“死去”修士控制,掉落下的遗物基本就是他们近期在加吉秘境所得到的天材地宝。

    这些天材地宝会像天女散花一样,在修士“死后”铺撒一地,杀死他们的人自然会捡走这些宝物。

    而这些杀人的人,也有可能很快成为其他仇家的“猎物”。

    修士一再减少,但从加吉秘境得到的资源却在不断叠加。循环往复下去,到最后,别看活下来的只有不足百人,还都十分狼狈,但其实他们每个人当时都已掌握了不可估量的财富。

    “虽然只有这百人真正付了四到六成的手续费,百人中的几十人为‘死者买命’,但……”

    大部分加吉秘境的资源都被集中在他们手上,交给颜君陶的自然也就更多。

    “那也没有一整个加吉秘境……”

    “哦,我烤熟了加吉秘境的时候,顺便就接管了加吉秘境剩下的资源。”容兮遂说得云淡风轻,好像这真的只是一两块灵石的小事,“按照约定,我也该给你四成。我知道你不收自己人的手续费,但你我之间还要在意这点小事吗?”

    这才是颜君陶得到了大半个加吉秘境的真正始末,容兮遂才是占了大头的爸爸。

    熟透了的加吉秘境有很多脏话想讲,可惜讲不出来了。

    颜君陶倒也没有推拒容兮遂的好意,只是一脸认真地和容兮遂“分赃”:“那按照我一开始的想法,我给你一半的利润吧,作为借用宝具的报酬。我知道你不会想和我算这些,但你我之间还要在意这点小事吗?”

    容兮遂就这样被颜君陶用自己的话堵了回来,又无奈又暖心。几次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平时的心眼都长在这上面了是吗?”本想哄颜君陶开心,到最后反而是自己得到的最多。

    “那你不喜欢吗?”颜君陶问的是,你不喜欢我送你的资源吗?

    “喜欢,怎么可能不喜欢。”容兮遂回答的是什么,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在给了容兮遂一半利润后,颜君陶很快就分配好了另外一半的出路。他将这一半一分为四,天衍宗一份,伊耆药宗一份,颜家一份,还剩下的一份,再一次一分为二。一半用于邹屠域的修真常识基础教育,一半以“为家人亲友祈福”的名义,被颜君陶捐赠给了各界的善堂、义庄以及慈幼局。

    简单来说,折腾了这么一场,颜君陶自己其实基本什么都没留下,甚至还搀了不少自己的东西,一并捐赠了出去。

    因为颜君陶要这些灵石宝物真心没什么用。他是注定控制不住自己的飞升的,飞到仙界这些就是废纸。留一部分有纪念意义的当个念想也就罢了,剩下的颜君陶早已打定主意要全部留给身边的人,以及捐赠给有可能需要的人。

    要不是怕天降功德,颜君陶早就动手了,也不至于如今费这么大的劲儿,绕老大一个圈子,只为找理由“夹带私货”。

    颜君陶盘腿坐在一堆软垫子里算这些的时候,并没有刻意避开容兮遂,他不想和容兮遂生了嫌隙。也因此,容兮遂在看着一笔笔流水开支就这样千金散去后,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问颜君陶:“所以,你‘坑’了这么多资源,只为捐出去?”

    “也不只是为了捐出去啊,最开始是因为真的很生气。”颜君陶实事求是道,“我想给他们一个教训。”

    颜君陶在进入秘境之前,就想过如果加吉秘境真的实现了自己所求的心魔,会是怎么样一个局面。逼颜君陶产生心魔的方式也就那么几种,其中最坏的结果就是连累了其他人。颜君陶不介意加吉秘境使用种种办法来折磨他,让他得到心魔,但他介意加吉秘境通过折磨别人,来让他得到心魔。所以,颜君陶就留了一个后手。

    没想到后手还真的留对了。

    结果,不等颜君陶对别人解释清楚,那些人就已经不分青红皂白地上来,先扭曲了他开放秘境的原因,又隐隐有逼迫他认栽的意思。谁让你颜君陶是大能呢?我们弱,我们就有理啊。

    但是对不起,不惯着,谢谢。

    颜君陶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冤枉他,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摁着他的头,打死他,他也不会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情,甚至还会激起他的逆反心理。

    颜君陶决定让这些人也尝尝被人多势众逼迫的滋味。

    不过,报复完,这事在颜君陶这里也就过去了,他要的是这些人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不是那些灵石,他不缺也不稀罕。所以,颜君陶就心生了不如拿那些灵石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的想法,顺便还可以处理一部分他自己手上的灵石存货。

    颜君陶还没剖析完自己的心路历程,就对上了容兮遂很难形容的眼神。

    他立刻呲牙威胁:“你别误会啊,我没那么善良的,也没那么圣父,就是觉得用不上了,不如拿来废物利用。”

    容兮遂笑着点点头:“嗯,我没误会。”

    因为你就是这么傻。

    从始至终,你都是那个我们在最初相遇时,会蹲在天衍宗主峰的山下,认真给一只始终蹦不上台阶的小灵兽加油打气,在鼓励对方的同时,却也不会自以为是地贸然出手破坏了对方成长的颜君陶。

    那时颜君陶刚满十八,已是金丹期巅峰的真人,从未离开过天衍宗,却始终能让自己的生活充满乐趣。

    一张如玉的青年面容,黑白分明的眼睛,眉宇间已初露仲夏早荷的无瑕绰约。

    在颜君陶的眼中所有人、所有物都是一样的,需要尊重,值得期待。他可以花一整天的时间,去等待一朵花开,去欣喜幼兽的努力,也可以在容兮遂询问时,大大方方、不见丝毫尴尬地表示,万物有灵,这也是一种修行。

    “那你觉得它努力又有什么结果呢?”容兮遂记得当时他是这么问的。

    容兮遂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脑抽地和这个小辈搭话。哪怕颜君陶是如今整个修真界天资最好的,他也并不值得容兮遂多看一眼。

    “结果就是它依靠自己的力量,登上了这个台阶啊。”颜君陶不解地看着容兮遂。

    “但它注定只会是三品的灵兽,再怎么努力,也不过是女修、孩子手里的玩物,超不过四品,没有未来。”容兮遂本以为自己问一句已经顶天了,没想到他竟然会控制不住自己地继续和颜君陶聊下去。

    从这灵兽诞生的那一刻,它的一生就已经注定了,被限定在了一个框架里,努力和不努力,并没有任何区别。

    颜君陶却并没有和容兮遂争辩,因为从容兮遂开口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他和容兮遂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他们的三观都已成型。他说服不了容兮遂,容兮遂也改变不了他。他只是平心静气地和容兮遂说:“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你觉得努力没有意义,而我觉得有。”

    大道有三千,道理有三万,颜君陶并不觉得非要对方认同自己的道有多重要,还不如求同存异,互相尊重呢。

    按理来说,颜君陶和容兮遂之间这样,就不该再有什么后续了,但是偏偏容兮遂就像是上了瘾一样,总是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新问题来问颜君陶。他们常常各执一词,却神奇得从未想过要说服彼此。讨论就只是讨论,给了彼此不同的思路,看到了不同的意见,但也就仅此而已了,没有对错,没有强求。

    容兮遂事后想过了,其实不管那一日颜君陶对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哪怕颜君陶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只在颜君陶出现的那一刻,他们之间的很多事情就已经注定了。

    他会被他吸引,无论他努力与否。

    “说起来,红鲷鱼已经买回来了,我们吃全鱼宴好不好?”容兮遂苦练多日的厨艺,在加吉秘境小试牛刀之后,终于再一次找到了用武之地。

    “好!!!”

    ***

    觉得颜君陶就是个打死不愿意承认自己就是好心的小可爱的,不只滤镜很重的容兮遂,还有很多被颜君陶救了的人。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在秘境里就是真的死了,而颜君陶对他们有救命之恩。

    可这个救命恩人却偏偏划清立场,好像在说:谁救你了?你交钱,我办事,好吗?

    真的是特别可爱!

    敢这么想的,就好比巨鲸界散修联盟渡劫期大能,方尊者的侄子……的道侣。

    这道侣唤鸢元仙子,方尊者的侄子叫方舫,一个“方方”,一个“圆圆”,两人的道侣关系简直是打从名字起的缘分。鸢元仙子与方舫已经结契多年,是整个巨鲸界都出了名的恩爱道侣,感情甚笃,羡煞旁人。

    这方舫就是质问过颜君陶的那个人,也是最早从不对劲儿的状态里走出来的人。

    方舫同时也是打死不肯估价自己道侣的修士之一。

    不是颜君陶提出来的交换条件不够心动,而是再心动也抵不上鸢元仙子去后带给他的心如死灰。他甚至没有办法为鸢元仙子报仇,因为鸢元仙子是为了救他,选择了自爆,和他的仇敌同归于尽。那一刻有多震撼,后来就有多痛彻心扉。

    与其说方舫当时的质问,是在怨恨颜君陶,不如说他在怨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为一时的意气之争,非要央求叔父带自己和道侣进入加吉秘境;恨自己识人不明,结交到了心怀歹意的朋友;最恨自己逞一时之凶,明知道打不过对方,却还不肯忍到叔父过来为他撑腰,非要当下就揭穿对方的真面目,导致那人起了灭口之心,连累爱侣惨死。

    也因此,当方舫从加吉秘境出来后,面对失而复得的爱人,当场就哭得泣不成声,像是个孩子。

    方舫一直到现在都拉着自己鸢元仙子的手,死活不肯分开,做什么都要在一起,每隔一会儿就要看一眼鸢元仙子,方能放心。连一向宠爱侄子如亲子的方尊者都有点受不了方舫的腻歪与黏糊,决定不再去看这个没出息的家伙。

    但像是他们这样因为经历了一场劫难,而感情变得更好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还是选择了死道侣。

    鸢元仙子的小师妹就是其中之一。

    说“死道侣”其实都不够严谨,小师妹和那个渣男顶多算互有好感,还没有到结婚合籍的地步。这渣男是最早对颜君陶提出来的以灵石换命的说法心动的那批人,用一株千年的寒冰草,就换了小师妹的身家性命。

    当时鸢元仙子已经“死了”,方舫沉浸在痛苦里没有注意到别人做了什么手脚,就被这个渣男给钻了空子。

    渣男以“失去道侣”为名,朝颜君陶勒索了一株价值一万块上品灵石的千年寒冰草,有价无市的那种。

    渣男自己不是冰灵根,用不到寒冰草,但他有个青梅竹马的表妹是。

    鸢元仙子和方舫二次回到五谷园前,替别人缴纳手续费用的时候,就看到这渣男还在和伊耆药宗的弟子强词夺理。

    “你们这是在抢钱!根本没有道理!”渣男羽扇纶巾,穿得像个人样,可惜尽做的不是人事儿。

    伊耆药宗的弟子坐在一边的桌案后面,面容冷漠:“哦。”

    根本不打算和对方废话,他们只认灵石,谢谢。

    鸢元仙子的小师妹在知道渣男用她换了千年寒冰草后,就气得和渣男大打出手,打完就分手了。当时在场上的时候,小师妹一滴眼泪都没掉,显得自己特别坚强。但回去之后哭得不能自已的,也是她。

    鸢元仙子一向好打抱不平,有点想替小师妹再教训一下这个渣男,好教他明白做人的道理。

    没想到冤家路窄,现在就让她给遇到了,她冷笑道:“你这话可真有意思,谁抢你的钱了?”

    “颜君……颜尊者说的是,那些灵石是用来买我爱人的命的,”渣男已经被逼得失去了理智,不顾鸢元仙子背后站着的方舫以及方舫身为方尊者内侄的身份,直接和鸢元仙子吵了起来,“现在我爱人没有死,那为什么又要我出钱?这是何种道理?”

    不应该是两者相抵吗?

    鸢元仙子环胸,厉声道:“首先,你与我师妹已没有任何关系,别一口一个‘爱人’的,毁了我师妹的清名。其次,你来给我读读,这契约上说得是什么!”

    鸢元仙子手上也有一份契约单,是巨鲸界散修联盟里一个同道留下的,对方没脸来交钱,就请了鸢元仙子帮忙。鸢元仙子愿意帮这个忙,是因为对方当时真的也是不得而为之,他和儿子进入加吉秘境,本就是为寻找治疗女儿的办法,结果儿子“死”了,他不能再失去女儿。

    对于这种以命换命的,伊耆药宗这边也有办法能够估值。

    “今痛失所爱,愿以一株千年寒冰草换之。”渣男高声地读了出来,“这不是就说明颜君陶愿意以一株千年寒冰草换我爱,不是,换你师妹的命吗?”

    “这话的意思是,你失去了爱人,你愿意用一株千年寒冰草换回她。”方舫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对方。

    文字的博大精深就体现在这里了,不同的语境下,自然会有不同的解读。

    “这根本就是文字游戏!是陷阱!我不服!”渣男还是很气愤,他之前能干得出来闹事逼迫颜君陶,如今自然还想故伎重施,给颜君陶施压好不给钱,“他凭什么这么逼我?!”

    “凭你这么逼他了!”鸢元仙子不在现场,但已经看过颜君陶的回放,“进入秘境本就有风险,生死由命。你们聚众闹事,自以为人多就有理,强逼颜君陶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会有今天呢?别看我道侣,他确实也做了,但他已经道过歉并及时醒悟了。而你就是活该!”

    颜君陶根本就没遮掩他这是在玩文字游戏,就像伊耆药宗的那些弟子说的,这就是威胁啊,赤-裸-裸的威胁。

    凭什么?凭他们拳头硬!

    不讲逻辑,一报还一报,如是而已。

    渣男被怼得一愣一愣的,还、还有这样操作的?直接说我就是玩文字游戏,我就是在坑你,我就是在报复?

    颜君陶这样的尊者简直闻所未闻!他不要面子的吗?

    颜君陶:我要面子干什么?你现在花钱买的是我忘记此事,日后不报复你,谢谢。

    渣男还是意难平,这样的霸王条款,别人怎么能忍?!

    渣男环顾四周,发现……大部分人还真的忍了,不仅忍了,还都挺开心的。毕竟交一块上品灵石的有近万人,而交大量灵石的却只有几十人,放在一万个人里,他们渺小到几乎看不到了。

    鸢元仙子没再和渣男废话,继续排队,等着交灵石。五谷园前还是那么热闹,和当初排队报名一样,交钱排起了长龙。好似全靠自觉,实则……你要是不交钱,你脖子上的花纹就卸不掉。如今曾经好看的“君陶”二字,已经换成了猩红的“欠债”,被人看到实在是有些不妥。

    这基本都是始终赖在这里,不愿意交钱的人才会有的待遇。

    像鸢元仙子等一早就结清楚的,脖子上的字还没有来得及变换就已经消除了,花牌根牌两清,当着面给销毁干净,让对方确信颜君陶不会拿着他们的这些东西做什么恶事。

    队伍很长很多,但速度却很快,因为几乎所有的伊耆药宗和天衍宗的弟子都上来帮忙了。

    很快就要到鸢元仙子和方舫了,他们前面只剩下了一对道侣。这对道侣是两个男人,曾经的浓情蜜意,如今只剩下了貌合神离。队伍也卡在了他们这里。

    鸢元仙子:……为什么偏偏卡在我前面!

    那对同性道侣中,个高的一方,竟然想和伊耆药宗讨价还价。

    他不介意给钱,但他希望能少给点。

    抠成这样的,也算是清新脱俗了。

    但等鸢元仙子仔细一听,又发现对方的抠门还带有针对性的,他四到六成的手续费给得很是痛快,只是爱人的“买命钱”却始终在斤斤计较,总觉得自己亏了似的:“他还活着,怎么也该少一点吧?再说他也没有多高的修为,命不值钱的。”

    鸢元仙子皱眉,她知道这事与她无关,她不该插嘴,但她就是很不爽。

    只听那个高个子又继续说:“不信你问问他自己啊,他自己都不觉得自己值这么多灵石的,我们来加吉秘境之前两人加起来都没有这数字的零头多。这年头,人命值多少钱呢?你们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再给减点呗?你站这儿干什么呢?怎么不说话?说话啊!”

    一向不关注这些的方舫,反而赶在鸢元仙子之前站了出来,问那个一直沉默的矮修士:“你就任由他这么说你?他用你换钱的时候觉得你举世无双,拿钱换你的时候又把你贬得一文不值,难不成你也觉得自己不值钱……”

    始终低着头的矮个子修士,终于忍无可忍,扬起了头,露出了眼中的怒火:“当然不是!”

    他一直在苦苦压抑、苦苦压抑,他可以理解爱人在他死后,想要拿他的命换取利益的行为,毕竟他已经死了,如果他死了能够帮助到爱人,他反而觉得挺划算的。毕竟他和爱人是真的穷,他们没有宗门,没有依靠,只是一路跌跌撞撞成长起来的散修,能够闯出今天的名堂真的很不容易。说不定两人立场调换,他也会拿爱人去换增加修为的渠道。

    可爱人如今这么说他不值钱,他就没有办法再压抑下去了。

    他本就已是在爆发的边缘,方舫一说,他就更受不了了。哪怕他还爱着自己的爱人,也没有办法忍了。

    “不用你替我出这买命钱,我出!但从此也请你不要再来纠缠我!”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就此别过吧。你觉得我不值钱,对不起,我觉得我挺值钱的。

    “不,阿异,你听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舍不得钱,我还不是为了咱们俩嘛。好不容易才在加吉秘境得到一些东西,如果全部拿来给了伊耆药宗,咱们这一趟就什么都得不到了啊。”高个子修士慌了,不断地想要挽回。

    “那就交钱。”矮个子修士其实也是有些舍不得爱人的。

    高个子修士……“要不,我们一人一半吧?”

    鸢元仙子和方舫:“???”

    个矮的修士那一刻到底在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只轻声说了一句什么,浑身都在颤抖着,压抑着去打死对方的冲动,这是他留给他的爱最后的体面。

    “你说什么?”

    “我说,滚啊——!”

    随着矮个子修士的暴怒,大家脚下的地面也开始颤动,并拔地而起的一条土龙,嘶吼着,咆哮着,朝着高个子修士就咬了过来。

    高个子修士吓得屁滚尿流,转身就玩命跑了起来,手脚并用的那种。

    矮个子修士这边闹的阵仗有点大,周围的修士都看了过来。矮个子修士反而不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了,他一辈子丢的人都不够今天这么一会儿工夫的,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他昂首挺胸上前,对伊耆药宗的弟子施礼,思路清晰,逻辑顺畅:“我没有钱,我全身上下最值钱的就是我娘死前用血玉和玄金锻造的这把刀,我可以拿这个来抵债吗?我叫王异,五志刀客王异,得天侥幸,在长夏界闯出了一些名堂。你们可以随时找到我,我一定会把钱全部还给你们!”

    王异和他曾经的道侣是真的穷,但他没有想到,曾经的贫穷没有使他们分开,反而如今让我们走上了分歧。

    伊耆药宗的弟子在这里坐了一天,这种事情早已经见怪不怪,回答得很利索:“我们可以介绍一个低息贷款的钱庄给你,不需要抵押,但需要你的一缕神魂,百年内还清。你不放心可以随便去问,再不会有比我们能够给出更低的利息。”

    这个利息是只有这种被亲友坑了,想自己独自承担还款的人才会有的待遇。不是颜君陶这边不想直接免息,只是人家钱庄也要吃饭。

    “好。”王异答应得很痛快。

    但在他签字画押之前,鸢元仙子突然上前,拍了拍王异的肩,对伊耆药宗的弟子道:“我可以替他还吗?”

    伊耆药宗的弟子看着这无亲无故的两人,本着好心地提醒了一句:“你知道他欠了多少吗?”

    “你说来听听,我发了一笔小财,也许可以勉力支持。”鸢元仙子面不改色,她早就猜到王异欠的不是一个小数字了,要不然他的前道侣也不会是那般作态。

    “折合成等值的灵石,差不多要近五十万块,上品。”伊耆药宗弟子道。

    “嘶……这人要的可真是不客气啊。”方舫倒吸了一口凉气的感觉,忍不住感慨,身为渡劫期尊者的侄子,他都没敢想过有天能得到这么多灵石。

    “可不是,比我师妹遇到的那个渣滓还敢要。”鸢元仙子也是一惊,哪怕有心理准备,也没想到会这么多。百年内,王异真的能还清?

    王异苦笑:“谢谢仙子仗义相帮,但谁的灵石也不是大风得来的,还是我……”

    “这证明你在他心目中还是贵的啊,”鸢元仙子笑道,“你以为我那师妹在闹什么?她觉得她竟然只值一株千年寒冰草,气得都哭了三回了。”要是让小师妹知道那渣男竟然连一万块都不想拿出来,准得再气哭几回。

    王异一愣,知道对方这是在用另类的方式宽慰他:“嗯,我们感情一向很好。”

    没有贫贱夫夫的百事哀,却只能同苦,不能共甘。

    “我也不用借全部的。”王异拿出了从加吉秘境中得到的东西,他那个前道侣在这方面还是和他算得很清楚的。哪怕他死了,又活了,两人共同得到的资源还是一分为二,“我大概能还上三分之一。”

    只不过还完了,他就真的要餐风露宿,连离开大雩城的船费都付不起了。

    “我用等值的灵物换,可以吗?”鸢元仙子却拦下了王异的动作。

    “仙子,不可啊!”王异没想到明知道是这么多钱,这仙子还愿意帮忙。

    “你愿意借钱庄的钱,为什么不愿意借我的?”鸢元仙子反问,“我知道你,我是巨鲸界散修联盟的,你在知道吧?我师父一直想招揽你,可是始终摸不清你的行踪。现在,可以给我们巨鲸界散修联盟几分薄面吗?”

    三千世界,散修联盟自然也有无数个,巨鲸界算是散修联盟里比较出名的一个,但却不是最强的,一直招贤若渴。

    鸢元仙子也没有故作姿态,说什么帮人不求回报,因为事实上她会帮王异一方面是被王异那前任恶心到了,一方面也是因为王异自报了家门。

    王异一愣,没想到会是这样,但反而莫名更能接受了:“我一定会在百年内把灵石还清!也很愿意和仙子去巨鲸界看看。仙子真是人美心善,令人倾……”

    方舫“咳”了一声,挡在了自己道侣和王异之间,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没有男人了,我道侣还有呢。

    王异本没什么心情的,但看见方舫这小气吃醋的样子,鬼使神差地就笑了出来。

    “你要拿什么灵物换?”伊耆药宗的弟子这边准备了估价师。

    鸢元仙子很大方,拿出了一个空间首饰,就粗暴地往外倒:“这里面都是从加吉秘境得到的,其中六成是替一个叫白胜交的手续费,剩下的钱你们看一下够不够还。”

    鸢元仙子要替人交的手续费不止一个。

    这白胜,就是方舫错交的那个阴险之辈,鸢元仙子与之同归于尽后,两人又一起复活。白胜的东西,方舫当时没有动,自然也就便宜了又死而复生的白胜。可惜,白胜还没有来得及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了地逃跑,就被方尊者给杀了。敢坑他侄子,杀他侄媳,就要做好被他追杀到天涯海角的准备。

    鸢元仙子和方舫本都已经交完钱了,这二次来交的就是白胜的东西,顺便帮别的道友一并交钱。

    鸢元仙子好心提醒伊耆药宗的弟子:“虽然大部分人‘死’后,身上装东西的空间法器会被搜走,但也有人侥幸留了下来,你们可不要全部都只收一块上品灵石。”

    会亏死的。

    “谢过仙子好意,我们这边有准备。”伊耆药宗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交完全部的钱,白胜的东西里竟然还有些剩余,鸢元仙子开心对王异表示:“走,请你去看大雩城的特色表演。”

    “是。”王异虽然没说,但在心里已经打定主意,鸢元仙子不要他的利息,他就拿这百年内的效命来换了。

    方舫一边牵着道侣,一边像防贼似的防着王异。虽然说王异的前道侣是个男的,但谁知道他会不会被男人伤透了,转而又来喜欢女人呢?他家鸢元仙子那么好,谁看了不得被她掰直了?

    王异:“……”他故意又往前凑了几步,这方舫逗起来真好玩。

    ***

    与此同时,颜君陶正吃鱼吃了个痛快。

    龚宝宝在一边馋得直流口水,却不敢动筷,毕竟容兮遂的“死亡视线”还在那摆着呢,容兮遂乐意给颜君陶做饭,可不乐意伺候别人。

    “你怎么了?”颜君陶看着龚宝宝的难受样,不明所以。

    “我……”龚宝宝自然不敢说我想吃鱼,他只能说,“我想我的鸡了。”

    “对了,你的鸡!”颜君陶终于想起来问清楚了,“你的斗鸡长什么样啊?”

    (这是必须在正文里解释,怕有亲亲不看的作话:

    我写文一向爱先写事件,在解释前面的行为。关于寒冰草渣男这段,他问的几个问题,是早就在大纲里的。并不是要恶意讽刺昨天提问的几位亲亲。

    删掉渣男这段吧,又感觉很难立起来鸢元仙子这个下一副本的重要角色,只能硬着头皮按照大纲写了。

    因为问题真的很像,生怕有亲亲觉得我在暗搓搓的讽刺什么qaq但真不是,信我!!!

    ps:这段解释一共差不多二百字,已经在不收费的作话里把对等数量的内容替换上了。保证了大家花费的钱和看到的字数是一样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