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三十七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37章 三十七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丹宫之主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盛世医香死亡万花筒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颜君陶拿着钥匙, 在空中如履平地地走了几步, 那闲庭信步地样子,是有螺平生罕见。那扇已经打开、透着微光的格栅门, 就像是黏人的小猫似的,寸步不离地跟着,就差在颜君陶的脚踝边蹭头了。

    总之,就是疯狂对颜君陶散发着一个信息:来嘛, 英雄~

    颜英雄暂时还没有进去的兴趣,他只是将那把质朴的铜钥匙, 实验性地递给了容兮遂, 却发现容兮遂根本拿不到。大概那把钥匙也有自己的想法与脾气, 它直接从容兮遂的手上掉了下去,活似液体做的, 滑不溜手,触之即离。

    但钥匙也没有从空中掉下, 一摆脱了容兮遂, 它就又重新迫不及待地回到了颜君陶手上, 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拼命在颜君陶的掌心扭动乱蹭,求抚摸, 求安慰, 求关注。

    颜君陶和它的“新宠物”就这样玩了起来, 玩得不亦乐乎, 可以说是很童心未泯了。

    容兮遂看着钥匙的眼神却不善了起来, 特别想把它倒入滚烫的岩浆里给熔了的那种不善。他知道他有病,连钥匙的醋都会吃,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相思入骨,无药可医。容兮遂唯一能够做到的,只是尽量把一切波-涛汹涌都压在自己的心底,不去干扰到颜君陶的生活。

    与此同时,鬼市外三条街的一处深宅里,坐了一屋子均穿着黑袍、看上去比邪教还像邪教的人。

    某个豹头环眼鹰钩鼻的男子,猛然起身,看向了鬼市所在的方向,他的眼睛里闪过震惊与怀念,语气却更加凶恶:“加吉秘境竟然真的现世了!”

    旁边有另外一个形容枯槁、面目犁黑的老者,狠狠地跺了一下手上的龙头杖,地板就这样随之龟裂开来,老者用阴恻恻的语气埋怨:“我就说该斩草除根!你偏偏于心不忍!看看现在该如何收场?!”

    鹰钩鼻男子一掌劈开了桌面,面容狰狞:“实在不行,就只能用最后一招了。”

    ***

    颜君陶在玩够了之后,就带着他的新“宠物”钥匙和门,一起回到了五谷园。好像他从未离开。

    但黑甲战修们已经在颜君陶的门外跪了一地。他们没什么诉求,只希望颜君陶下次出门的时候能够带上他们。

    他们也许修为不如颜君陶,但他们人多、会结阵,越级杀人不是问题,哪怕真的无力抵抗,他们还可以选择接连自爆,为颜君陶逃跑争取时间。

    如今大雩城来了不少本应该一直待在各自宗门里闭关修炼的渡劫期大能,这些人冲着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哪怕是颜君陶,也不可能再随心所欲。

    这些渡劫期大能,就和一根引雷自走针似的,但凡其中哪个一着不慎引来雷劫,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因为雷劫就和大姨妈似的会传染,并会造成一加一大于一百的可怕效果。

    颜君陶有一个性格特别豪迈的同门师姐就是这么死的。

    师姐当时刚刚进入渡劫期不久,开开心心和颜君陶分享完渡劫心得之后,就要赶赴某处上古战场,她有一个护持任务正在等待她去完成。那是师姐在没有进入渡劫期之前接的任务,境界提升到渡劫期后,她本可以免去任务不用再去,但她觉得做人就该有始有终,所以她去了,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据带回师姐魂魄的同门弟子说,师姐也是倒霉,遇到了一个他界傻逼,不仅什么也不懂地选择了在上古战场进阶到渡劫期,还不管不顾地直接利用上古战场的特殊环境,引来了雷劫,想要一鼓作气地冲击飞升。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听来的洗脑包,觉得运势在的时候就一定要一口气地冲上更高的修为,能有多高就多高,不要浪费了那一刹那的运气。

    然后,这个傻逼就用自己向世人证明了,拥有这种想法到底有多愚蠢。

    修为提升后,境界还会有一段不稳的振荡期,哪怕是颜君陶也要闭关巩固。那人倒好,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直接就引了上古战场震慑万鬼的九重天雷劫,生怕自己不会被劈死似的。

    当时上古战场除了颜君陶的师姐以外,还有另外一个渡劫期大能,加上这个临战升级的傻逼,一共三个。

    三个渡劫期造成的雷劫,会有多么大的声势,可想而知。

    他们本可以逃脱,可一旦他们走了,在上古战场历练的弟子就跑不了了。他们历雷劫还可以拼一把飞升的可能,其他低阶弟子却只有死路一条。哪怕不是为了保护别人,是为了保护自家门派出众的精英弟子,他们也责无旁贷,绝无可能后退。

    最终,三个渡劫期的大能,就这样全部陨落在了上古战场。

    据说无故折损了一个渡劫期大能的那个门派,和傻逼所在的门派如今已经发展成了世仇。

    天衍宗没有参合进去,一来是因为和光界地处偏僻,与他界相隔较远;二来也是因为师姐得一件奇异的上品魂器保护,最终勉力在雷劫中抢救下了一魂一魄,如今正在天衍宗后山禁地的蕰魂灯里养着,以期他日三魂七魄能够重聚,被掌门护持着去转世重修。

    颜君陶很多对于渡劫初期的知识,都是这位师姐告诉他的,他已经把自己的修炼心得和师姐告诉他的内容,都一并写在了一个玉简上。只等师姐来日重登修途,助她修行。

    这位师姐是个特别大咧的性格,和现在世面上流行的清冷仙姝有很大区别,那个教颜君陶把渡劫期比喻成大姨妈的就是她。

    “渡劫期最担心的两件事,就和妹子们担心大姨妈一样。它不来,你闹心;它来了,你也闹心;来得太早,就更那闹心了。

    “纵使逃过一劫,转出散仙,也依旧逃不开大姨妈的噩梦。每一百年,就要疼一回,准时得很。

    “熬不过就死,熬过了就加一劫,三劫散修、六劫散修就是这么来的,直至达到九这个极数,然后就要二次面临雷劫了。不成功,便成任,那份恐惧是很难形容的,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只能把我以前从太上长老那里听到的话转送给你——希望你永远不用知道这份恐惧。”

    总之,让刚刚进入渡劫期的颜君陶,去碰上任何一个渡劫期的大能都算不得什么好事。

    不是怕他打不过,怕的是对方引来雷劫,害了颜君陶,不管是死了还是变成散修,都算不得什么好结果。

    黑甲战修们已经得到了医师临的死命令,绝不让任何渡劫期靠近颜君陶十米以内,一旦对方出现渡劫征兆,立刻自爆,护颜君陶远离。但这个前提是,他们得无时无刻跟着颜君陶才能实现。他们之前一直以为颜君陶老老实实在五谷园里待着,直至加吉秘境现世……

    傻子都知道颜君陶这个有缘人在外面了。

    黑甲战修们不会为难颜君陶,只会责怪自己,他们也不敢逼迫,只敢跪在外面,求颜君陶保重身体。

    “我们知道尊者心善,不想我们有可能因尊者而殒命,但也请尊者发发善心,想想临大人。”

    其他的颜君陶都可以据理力争,但对方拿出医师临这张王牌,颜君陶就也没了脾气。他哥为了让他活下来,健康长大,当年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他的生死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了。

    “这是最后一次。”颜君陶只能妥协,“我保证。”

    一群身高腿长腱子肉的硬汉们,差点因为颜君陶这一句而感动得哭了,因为他们都从医师临那里知道了,只要颜君陶承诺了,他就一定会遵守承诺。怕的就是颜君陶一副油盐不进、打死不肯说话的态度,那基本就代表了他内心有自己的想法,随便你们怎么说,他最后肯定还是要按照自己的方式乱来的信号。他们也没想到能够一次就劝说成功,简直惊喜。

    还是临大人说得对,颜尊者最大的优点是心软,最大的缺点也是心软,很容易被人钻空子。

    那一夜,明明已经进入秋季的大雩城,却像是重新回到了夏季最炎热的时候,所有人都烦躁到根本无心入睡。在床上翻来覆去,起来一看沙漏,才过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这样度秒如年的煎熬,让很多修士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已经去了大雩城城门口最广阔的地方集合。在这事先就已经协调约定好的出发地点,人人都有想要实现的愿望,而这就是他们离愿望最近的时刻。他们跃跃欲试,又野心勃勃。最先到的是一些散修,虽不能做到成群结队,倒也是至少保持了三五为伴,毕竟要进入一个是凶是吉犹未可知的秘境,很多人在防备别人的同时,又会下意识地寻找几个还算信得过的道友搭伴。

    很快的,空地上就有了一些坐不住的小门小派的身影,衣服上基本都带有一定辨识度的相似标识,证明他们是一个门派的人。

    然后才是九星门派的天之骄子,这些人算是最好辨认的,服饰统一,年纪最小,还很有纪律性,哪怕没有刻意地表现出骨子里的傲慢,也会让人感受到那种云泥之别的距离感。这是每一个九星门派的弟子自然而然培养出来的骄矜感,不管他们在门内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出去的那一刻,他们代表的就是高不可攀的九星门派。

    随着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来到现场的修士也越来越多,有道友相遇寒暄,自然也有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过大多数仇人都选择了忍耐,只待进入秘境后再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秘境之争,一直游离于一个灰色地带。各大门派轻易不会为了一个门内弟子死在秘境里,而与另外一个门派火拼寻仇,却绝对会在下一次秘境相遇时报复回来。但这样的“不理智”也就只存在于秘境里,秘境恩怨秘境了,很少牵扯现实。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好比颜君陶的师姐遇到的那个渡劫期傻逼,要不是师姐还有灵魂留存,天衍宗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傻逼所在的门派。

    这次来的修士形形色色,很多都是威名远扬,并且修为都不低。毕竟加吉秘境是难得一个对修为没有要求的秘境,反倒是修为低的不怎么敢冒险来此,生怕自己在尊者相斗时,被殃及池鱼。

    古怪的修士自然也有不少,好比那边一群衣着大胆的妹子,包围着一个和尚。

    一杀大师:选择这个时候“临时有事离开一下”的好友,绝对是故意的!

    但再火花带闪电的古怪,也没有后面来的一行黑袍人让人更加在意,他们脖颈上都没有花纹,摘下兜帽,就开始致力于宣传:

    “加吉秘境就是一场骗局!”

    “你们进去之后会死的。”

    “不要进去!”

    这种张口就来的话,自然是不会有人信的。因为之前几天他们就已经遇到过了,但对方只是想煽动大家不要排队,把队伍让给他们。如今又来一批,自然不会有太多人。甚至暗暗猜测着,这些人不会是没排上队,来报社的吧?

    出去打听情况的景铄书生,也带回了他听到的这个消息。

    “你们觉得可信吗?”景铄书生一直盯着妹子群里看上去最小、也是最活泼爱和他搭话的那个问。

    “伊耆药宗从加吉秘境拿走的上古药材是实打实的,上一个百年那个不知道具体身份但境界已经隐隐提升至渡劫期的男子也是真的,这加吉秘境怎么会成为一场阴谋?”妹子反问。

    “说得也是。”景铄书生好像真的就这样被说服了,“是小生着相,让姑娘见笑了。”

    “嘻嘻,没事啊,你好看你说得都对。”年纪最小的漂亮妹子这样道,她凑近景铄,认真道,“哪怕加吉秘境真有问题,从它往年的规律里就能推断出来,它只会欺负弱者,总要对强者低头的。不用担心,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姐妹会保护你的。”

    另外一个妹子暗暗拽了拽自家妹妹,不想让她再透露更多。

    景铄书生和一杀大师在交换过一个眼神后,就躬身道:“那小生在这里就先谢过姑娘们了。”

    长得好看又会说话的男修,自然讨人喜欢,一群姑娘再一次笑开,像朵花似的。

    颜君陶带着又壮观了不知道多少倍的人,几乎是踩着点过来的。倒也不是故意要表现得怎么样,而是容兮遂说早早地去了,什么也不干地站在那里,一定会吸引来很多无聊的人。习惯了早到等别人的颜君陶,在衡量了一下两者的麻烦程度后,最终还是选择了踩点。

    去了也不用废话,直接带大家进入秘境就行。

    ……这是颜君陶本来的计划。

    但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颜君陶一行人刚到,就有另外一伙儿人,迈着整齐的步伐,带着比龚宝宝还要嚣张欠揍的表情,姗姗来迟。负责带队的人,一点也不真诚地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累大家久等,幸好还是赶上了。就是一不小心压了个轴哈哈哈。”

    戏可以说是相当得多了。

    那想要抢夺全场注意力的意图,就差写在脸上。连颜君陶只有几岁的弟弟,都已经不爱玩这么幼稚的把戏了。

    颜君陶深表同情地看了眼那个他连门派名都没听过的一队人,跟着这么一个脑残的领队,一定也很不容易。

    领队挑衅不成,还得到了颜君陶奇怪的眼神,自然只可能更加火大。在火大的同时,也有点心里发毛,因为他搞不清楚颜君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硬着头皮请颜君陶不吝赐教。

    “赐教不好说,但我两岁的时候母亲就教会了我,压轴,并不是最后一个最重要的出场,是指一场戏里倒数第二个剧目。最后一场叫大轴。”

    “……”你是在讽刺我还不如你两岁的时候吗?!

    本来准备安静看表演的吃瓜群众,都忍不住笑了。虽然颜君陶这么指教也没错,可总觉得有点不按照套路出牌的意思啊。还、还挺可爱的。

    一直隐藏在那队伍里的渡劫期大能,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一道摇山震岳的灵力扇来,就把自家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领队给打到了一边。气势之凶狠,手腕之强势,俱让人一惊。渡劫期大能用沙哑的声音道:“小朋友,哪怕是渡劫期,也要谨言慎行啊,不要觉得自己就有多了不起。”

    不给对方装完逼的机会,颜君陶已经气运丹田,用上了自己的五成灵力,朝着对方快如闪电地一指射了过去。要切磋就切磋,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

    对方的反应有点迟钝,大概是没料到颜君陶会这么快地出手,又或者是年纪真的大了,战斗意识不行,很勉强才躲过了颜君陶的灵力。但他临场反应能力很快,掩饰道:“哼,我就是不动接了你这一招,你又能把我如何?既然你如此不客气,就不要怪我欺负新人了。”

    但对方也鹦鹉学舌一般,一边说话,一边已经出其不意地催动本命灵器,一柄三花铜锤朝着颜君陶砸了过去。

    这渡劫期大能在内心里得意一笑,这可是与他本命相连的灵器,如臂使指,力拔千钧。若不是颜君陶一上来就这么不给面子,他也不会想到动用这样的杀招。只铜锤灵器散出的余威,就把周围的弟子震慑得飞了出去。

    渡劫期大能很会选,几乎没有危及到什么名门大派的弟子,这些散修被这样对待了,也是不敢反抗的。只觉得真不愧是老牌的渡劫期大能,就是厉害,这刚刚进入渡劫期不久的颜尊者绝无……

    “可能抵挡”四个字还没想完,颜君陶依旧一指破之,坚而甚轻的石渠玉戒闪过一道流光。想要和它比谁更加坚硬,真的是太可笑了。

    全场一片不可能的哗然。

    渡劫期大能也有些震惊,不过依旧没有表现在脸上,他立刻咬唇转换手诀,决定不再藏着掖着。本来只是一个下马威,却已经成为了绝对不能认输的死战。否则他就真的里子面子都没有了。

    那被颜君陶挡住的铜锤直接就原地爆炸在了颜君陶眼前,没有火光与燃星,有的是最精纯的灵力在空气中的迅速破开,连天空都荡起了迷雾。

    没有人可以在这样的突变面前不损伤一二!

    渡劫期大能擦去唇角的血迹,他的本命灵器不只是一把铜锤,是很多把会自爆的灵力团,很多修士都会因为铜锤的粗犷外表而心生轻蔑,然后为这种大意付出代价。颜君陶这样的黄口小儿也不会例外!

    骤然于迷雾之中,散出了一波完全盖过了渡劫期大能灵力的强大之气,如水波一层层荡开,吹散了迷雾,也好像很轻易地就把渡劫期大能的这样一击化为了无形。

    颜君陶依旧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连玉带上挂着的金穗都没有乱。

    又是一指,破了对方全部的攻击。

    这时才终于有人发现了:“颜尊者根本没有动过!”

    “什么?”

    “这不可能!”

    颜君陶看着那边的渡劫期的大能,终于有点生气了,因为对方刚刚那一爆,很有可能会伤到他身后修为不够的天衍宗、青要门以及伊耆药宗的弟子。甚至他哥公子阳也在队伍里,而无疑的,公子阳是最弱的那一个。

    幸好,公子阳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早在对方一言不合地动手时,就已经不慌不忙地祭出了姜老爷子给他的保命法宝之一,那是一个可以抵挡渡劫期大能一击的灵力护罩,不仅保护了自己,也保护了周边不少弟子。

    颜君陶的目光已经锁定了那边的渡劫期大能,虽然他没说话,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表演完了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又是一指灵光射出,这一回却不再是只有一道,而是如星光坠雨一般散开。还是无形的,只有空中偶尔闪现的流动方向能够看破一二,让人防不胜防。

    渡劫期大能狼狈躲过一击,却发现还有更多在等着他,并且之前躲过的就像是会自动追击一般,又飞了回来。让他自顾不暇。最终,破绽暴露。某一击,准确无误地击中了他脐下三寸处的关元穴,其他灵指之击也源源不断地开始于此汇总。就像是在他身上标记了一点,一拳又一拳快速朝着这一点猛攻。

    几乎只是眨眼间,渡劫期大能就已当场昏了过去。

    全场都傻了,包括颜君陶。

    渡劫期大能算得上是皮糙肉厚的血牛怪,但如果是同样境界的渡劫期大能动手,那再强的防御也不过是形同虚设,被攻击在重要穴位时,灵力阻塞,很容易出现差错。颜君陶这种分而散之后集结的攻击手段,其实一般只会在前几击的时候得手,虽然只是在很快的时间内,大能也总有办法破之。

    没想到对方竟然这般没用。

    不过想想也是,这种倚老卖老的渡劫期大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已经卡在渡劫期很多年了,始终无法飞升。这不是缺临门一脚的运气,就是缺乏去直面雷劫的能力与勇气。不管如何,都菜得一比。

    修为还没有进入渡劫期的人不懂这些背后的弯弯绕,他们只看到了同为渡劫期,对方竟然在一指间就落败了,颜君陶还是纹丝未动,那可是渡劫期的大能,同修为之间,颜君陶都可以做到一招制敌?那颜君陶的能力到底有多可怕?而且,哪怕赢了,颜君陶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仿佛这就是理所当然。

    在诡异的沉默之后,全场爆发出了震天的呐喊。太帅了!真的了不起啊!这才是渡劫期大能该有的样子!

    天衍宗这边自然是最高兴最长脸的,就差喊个什么“尊者大能,法力无边”了。幸好,这羞耻的台词最终还是胎死在了颜君陶的眼神威胁之下。

    容兮遂对此很满意,本来他还在考虑该拿谁来给颜君陶当杀鸡儆猴的鸡呢,毕竟一会儿大家就要一起进入秘境,总需要让这些自恃身份的人学会听话。没想到容兮遂都不用借题发挥,就有傻逼非要凑上来,成全别人。谢谢噢,感恩,比心。

    “吉时已到,不如我们开启……”有人并不关心什么斗法威慑,只盯着秘境了。

    但进入秘境,注定一波三折,那边不自量力想要挑衅的跳梁小丑昏迷了还未退场,一直在宣扬加吉秘境有问题的黑袍人又跳了出来。

    领头的赫然就是鹰钩鼻和干瘦老者。

    “这加吉秘境不能进!”鹰钩鼻直直地就朝着颜君陶扑了过来,不为攻击,只为跪倒,请颜君陶明察,“进去会死的啊!”

    颜君陶没被之前的渡劫期大能吓到,反而是被对方这惊天一跪给整得愣住了。

    这年头大家跪人都这么不走寻常路吗?

    “怎么说?”自然有人替颜君陶开口询问。

    “我曾经就是加吉秘境的一任有缘人,看看它对我做了什么!”鹰钩鼻当场扬开了自己身上的黑袍,露出了里面……

    怎么说呢,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凹凸身材。

    配上鹰钩鼻很男性特征明显的棱角外表,真的是一言难尽地辣眼睛。

    谁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一个展开。

    干瘦老者也颤颤巍巍地站了出来,大家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生怕他也一掀黑袍,露出个什么女装大佬的身材。幸好,对方没有,他只是用烟嗓道:“我的兄长也曾是加吉秘境的有缘人,但是他却死了,尸骨无存。想想看吧,这个世界上哪里来的这么多心想事成的好事呢?可以实现你所有的愿望,却不需要你付出代价?别开玩笑了!醒醒吧!”

    可以说是很苦口婆心了。

    但不等颜君陶回答,已经有围观修士义愤填膺地反驳:“呵,哪个秘境不死人?又有谁没有听过九死一生从秘境出来后一夜暴富的传闻?你兄长死,只是你兄长时运不济,有命成为有缘人,没命得到宝物而已。”

    “你!”

    “至于你为什么变成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你到底有着怎么样的愿望,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加吉秘境可以实现最迫切所求的能力,在这十五天内已经传遍了。毕竟在有螺回复颜君陶的时候,还有大雩城的城主在。这种秘密是瞒不住的,也没什么意义。

    老者决定另辟一个说法:“如果加吉秘境真的没有问题,那颜尊者为什么会无缘无故拿出来呢?敢问在场的各位,有谁在得到这样的机缘后,会无缘无故地拿出来?!”

    他一口一个尊者,但就差指着颜君陶的鼻子说他有阴谋了。一如容兮遂之前想得那样,总有阴谋论者会觉得颜君陶不怀好意。

    但幸好,容兮遂早就准备。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个自私的兄长吗?”

    “我设身处地地想了想,我要是遇到这样的机缘,大概也不会拿出来与所有人共享,但至少我会和我的宗门分享。这样进去之后,大家也互相能有个照应。你兄长当年若带上你,情况也许就不一样了。”

    “我做不到,但那不代表了我不会敬佩能够做到这一步的颜尊者。”

    最重要的是,颜君陶可不是无偿的。

    从风险角度来讲,颜君陶这种不管你们拿了什么,我都能得到四到六成的做法,反而是更加保险的。

    围观的呼声越来越高,而容兮遂安排的托儿也就喊了一两句,众人的情绪就被煽动了起来。

    容兮遂不关心这秘境到底有没有什么问题,他只知道不能让人把脏水泼到颜君陶身上。

    颜君陶其实反而是比较倾向于相信着加吉秘境也许真的有问题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只有他一人,他大概就会直接转身,不进入秘境。但现在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而且,当年伊耆药宗的人拿回来的上古药材也是实打实的。

    换言之,这个加吉秘境也许真的有问题,却不至于是全军覆没的那种大问题。

    不管是相信秘境有问题,还是没问题的修士,都没有说错,也都说错了一些。颜君陶不得不用灵力将自己的声音扩散出去:“信不信由你们,但我的建议是低阶修士就不要进入了。”

    颜君陶这边,包括公子阳在内的低阶修士,就都止步于了秘境门口。

    自然也有弟子不信邪地想要进去,可是一看连颜君陶的哥哥都心甘情愿、以身作则地留了下来,他们也就不得不掂量掂量了。

    但颜君陶能够管得了的也就是天衍宗、青要门和伊耆药宗的弟子,其他门派依旧有低阶修士想要富贵险中求。

    颜君陶对此不发表任何意见,抬手,放出了一直被他遮掩起来的进入加吉秘境的格栅门。

    门在众人面前再一次瞬间分成了无数扇,几乎是三五个人面前就会有一扇。有螺适时地讲解了一下:“现在的门进去就都会是加吉秘境了,它会把大家随机投到不同的地方。”

    毕竟这么多人,分开自然更好一些,不会有太多的争端。

    带着兜帽的老者终于露出了脖颈,他的脖子上赫然也有那允许进入的花纹。看到这一幕的人,有惊奇的,有觉得果然如此的,也有以鹰钩鼻为代表的在破口大骂。他已经牺牲了这么多,却根本没有人相信他,如今连自己的同道都背叛了他。不,是早就已经做好了背叛他的准备,这报名可不是一下子就能够完成的。

    干瘦老者不受任何影响,率先就进入了离自己最近的门。

    颜君陶这边也已经让下面的弟子按照事先就商量好的小队,很有秩序地进入了不同的门。颜君陶站在最后,与容兮遂等人进入了最大的那一扇一看就能容纳很多人的门。

    当他们所有人进入后,门就一扇又一扇地消失了,好像他们根本不曾存在。

    鹰钩鼻这边的人也有后悔想要进入的,却发现没有花纹,根本进入不了,会被直接弹出来。鹰钩鼻用一种“你们这些愚蠢的人都会死”的表情盯着门消失的地方,发出了阴鸷的笑容。

    ***

    颜君陶在进入秘境后,并没有看到一般秘境会有的崇山峻岭、热带雨林,只有一片仿佛看不到边的白。与之前格栅门散发出来的光一模一样。

    就在众人还没有来得及疑惑,一道有点断袖味道的七彩光芒就突然出现,闪耀在了所有人眼前,紧接着他们就眼前一黑,再睁开眼时已经出现在了不同的地貌之上。好像那曾经的白不过是一场幻觉。

    颜君陶一行人出现在了一片山崖之上,间或还能听到有修士直接从天上掉到山崖下的声音。一直很长的“啊——”之后,就是“扑通”一声落水的声音。崖下有一个水流湍急的河流,但至少掉下去并无性命之忧,顶多是有些狼狈。

    那干瘦老者也是掉下去的其中之一,但他反应极其迅速,动用灵力把自己维持在了空中。

    有螺却一下子眼都红了,拦都拦不住地想要朝着那老者冲上去。因为对方灵力爆出的那一刻,她就感受到了那种毕生难忘的熟悉感。

    他就是杀了她全家的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