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三十六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36章 三十六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死亡万花筒盛世医香七零年代美滋滋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三十六条咸鱼不翻身:这钥匙有它自己的脾气。

    颜君陶选择公开的原因有两个。

    一, 这能给他省不少麻烦;

    二, 如果只让天衍宗、伊耆药宗和颜家的自己人进去, 阵仗太大,肯定瞒不住, 而颜君陶虽然强,却还没有强到可以保护住早晚会天各一方的所有门下弟子。但别人却可以伺机而动, 找个进入过加吉秘境的软柿子狠劲儿欺负。

    “只有千日做贼, 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那加吉秘境这份机缘, 就不是千里送福,而是后患无穷。

    所以,反倒是不如直接大大方方地公开出去,大家都能进,至于能从秘境得到什么, 那就各凭本事了。

    虽然公开后同样存在杀人夺宝的情况,但这样总比搞特殊化地单独进去要拉的仇恨值少点。

    颜君陶不得不在所有人的震惊里, 不痛不痒地又重复了一遍:“既然人数不限, 我又能够做主, 那我决定把加吉秘境公开出去。有什么问题吗?”

    这当然没有问题。

    只是从未有人这么做过而已,甚至连想都不可能想。秘境就那么大,而机缘则是恒定的。下界大多数的秘境成因,都是某一世界失去生机后的大陆碎片, 或者是上界拥有自成方圆的随身洞府的仙人陨落后回馈给养给原世界的。秘境里面的东西不是无穷无尽的, 也大多是独一无二的, 谁敢肯定放了别人进去,会不会就把本可以属于自己的宝物拱手让给了别人呢?

    人都是自私的,修士也不例外,甚至更加自私,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见血。

    所以很多有大机缘却贪心的人都死了,只有颜君陶活到了大荒崩塌。机缘是永远不嫌多的,既然得不到那就代表了它与你有缘无分,没什么本该属于谁的说法。又或者可以这么说,你怎么肯定你得到的这份机缘,不会是在某个人心中属于自己的那份机缘呢?

    “还有……”颜君陶说得很慢,用以掩饰自己还没有思考好,他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天道不要再降下功德给他。一次教训,永不再犯。

    “还有,进入秘境可不是免费的。”容兮遂接着颜君陶的话就自然而然地说了下去。

    仿佛这是容兮遂已经通过密音入耳,和颜君陶商量好的,衔接得默契又流畅。事实上,在有螺出现的那一刻,容兮遂就莫名有一种颜君陶肯定会这么做的感觉,不是出于什么善良啊无私之类过于拔高情操的愿意,只是单纯地不需要而已,并且还有可能会因此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为摆脱麻烦,颜君陶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只是,摆脱麻烦也要按照基本法。

    容兮遂先一步替颜君陶想好了补充条件。他在外人面前始终像蒙着一层纱的隐士高人,高洁又神秘,但他开口后的内容却一下把所有人又拉回了人间。

    他们不介意做一件举手之劳的好事,却介意永无止境地单方面给予。而且,得到的太容易,对方不仅不会珍惜,还会贪得无厌,甚至会怀疑你的动机。这就是人心,它一点都不美丽,但也不算丑陋。

    “进入秘境有境界修为方面的要求吗?”容兮遂插嘴问了一句。

    有螺在大脑深处仔仔细细地搜寻了一遍:“不知道,但我比对了历界进入的有缘人的修为,发现并没有什么限制。”

    “很好。每个进入秘境的修士,都要按照修为分档,收取四到六成不等的手续费。

    “若所得价值不足一块上品灵石,则需要交够一块上品灵石。

    “可折现成等值市价的灵石或者其他宝物,不接受假借与赊账。

    “进入前要签订契约,是生是死,概不负责。

    “是多是寡,都与君陶无关。”

    容兮遂一口气说了很多苛刻条件,话里话外的意思很直白,爱进不进,反正不是我们求着你们,是你们求着我们,规则自然要由我们说了算。

    容兮遂这不是在商量,而是在理直气壮地陈述一个既定事实,他对有螺道。

    有螺并一众天衍宗弟子又一起看向了颜君陶,毕竟颜君陶才是这次秘境的有缘人。

    颜君陶……“看我做什么?还不快记下来?!”

    颜君陶暗中给了容兮遂一个肯定的眼神,果然还是他的道友懂他,把进入秘境的事情做成一桩生意,钱货两清,也就不存在什么造福社会的功德问题了。从他心思已经动了,却再没有功德祥云降世里,就能够证明这是个极好的主意。

    【没有你,我可怎么办呢?】颜君陶忍不住感慨。

    上辈子刚刚飞升到仙界的时候,颜君陶着实过了一段怎么都觉得不舒坦的日子,他始终没能想明白他当时到底想要什么。

    直至这一刻他才意识到,当时的那种怅然若失,是因为容兮遂。

    容兮遂是那样地特别,他无可替代。

    【我们一起飞升吧。】颜君陶此前只是一个模糊的想法,现在他终于坚定地说了出来,【我想和你一起飞升。】

    既然飞升是一件注定的事情,那么颜君陶自然要选择一个最能让自己觉得高兴的方式。

    【……若我没有办法飞升呢?】容兮遂也决定坦诚一点,至少比上辈子要坦诚。

    【我可以等你,也可以帮你。】从小到大,除了无力对抗大荒的崩塌以外,就还没有颜君陶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我们一起飞升,不见不散。】

    容兮遂深深地看了眼颜君陶,然后才给了他一个似是而非的笑容。

    现场没有人能听到颜君陶和容兮遂的对话,他们正在统计记录各种进入条件,以及进入前的准备工作。竟没有一个人觉得这样只写明了买家需要付出的义务,却没有卖家该受到的约束的霸王条款有什么不对。

    有螺始终觉得颜君陶是所有有缘人里最好的那一个,为什么这么好的人,他们之前从未遇到过呢?

    反倒是等全家都死了,颜君陶才出现。

    老天爷这个玩笑太残酷了。

    容兮遂自然也不可能忘了有螺,他是个做事总能面面俱到的类型:“我们可以免了你的手续费,让你进去看看。你就不好奇你们家守护了这么多年、并为之付出良多的秘境,长什么样子吗?”

    “我的仇人也会进去!”有螺的思路很活泛,几乎秒懂了容兮遂的言下之意。

    容兮遂没说是,也没说不是,毕竟秘境是他们公布出去的,哪怕不对进入者的生命负责,他们名义上也是不能鼓励各种血腥仇杀的。

    至于进入者私下里会怎么想,他可控制不住人家的想法。

    那个过去天真的女孩,早已经随一家人死在了那天那场无名的大火里。如今的有螺只是为了复仇而活的复仇者。签订了契约,颜君陶手上就肯定会有所有进入秘境的人员名单,比起在大雩城这样大海捞针地找,自然不如进入秘境去找更有针对性。

    哪怕在秘境里不能全部调查完,她也可以出来后,按照名单上活下来的修士按图索骥,逐一排查。她越想越激动,几次都要控制不住自己地想要去叫,去吼,去发泄。

    她终于拼对了!

    “谢谢!谢谢!真的……我……”

    “别激动,这只是还了你把秘境给我的因果。”颜君陶最怕的就是和人扯上因果,不管是爱还是恨,都要投入太多的情感和力气,反正他是做不来的。固有的亲情、师门情谊以及后增的一二友情,已经是颜君陶人际关系的极限了。

    “当然,我们本就没有什么因果。哪怕您不做这些,我也会把秘境钥匙给您。”这就是守护者的使命,就像是他们会一直等待主人一族的族长回来,没有怨言,也没有什么为什么。

    若没有这个使命,说不定他们一辈子都无法化形。有得到,自然就要有付出,这很公平。

    就在有螺承认的那一刻,冥冥之中好像真的有那么一根还未把颜君陶与有螺攀扯牢固的因果之线,就这样重新消失于了无形。

    “秘境的进入时间有规定吗?”容兮遂又问。

    “一般来说是一个月。”有螺对于加吉秘境知道的其实也不比普通人多多少,很多东西都像是她的天赋神通一样,在遇到有缘人知道了钥匙的下落后,突然闯入她的脑海里的。她自己也有点迷糊,只能尽己所能地知无不言。

    “意思就是还有特殊情况?”容兮遂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但颜君陶肯定是那种气运与危机并存的类型,“一般”这样的词汇并不适用。

    “如果接受了某个传承,或者选择直接在加吉秘境里闭关进阶,那就不知道要多久了。”加吉秘境总体来说还是很弹性的,各种条件都十分优待。

    这一回连龚宝宝都情不自禁地要问一句:“加吉秘境这么好的吗?那它图什么呢?”

    一个乐善好施的秘境?

    没有人知道答案。

    “剩下的我会联系姜师侄去处理。”颜君陶一锤定音。

    “姜师侄?”大雩城的城主也试着怒刷了一把存在感。“姜”对于姜水界来说是个大姓,本身只有名没有姓的姜水人,在长大后给自己选择姓氏时,不是姜,就是烈。但城主一看连往日里混世魔王一样的龚宝宝,都暗暗有点让着颜君陶的意思,这个姜就容不得他多想了。

    “伊耆药宗的掌门。”

    “!!!”果然!虽然已经心有所感,但真的听到颜君陶这么说的时候,还是很震惊。

    有螺的表情是最能体现那一刻大家内心的,他们到底结识了怎么样一个大能啊?伊耆药宗的姜宗主管他叫师叔?天衍宗和伊耆药宗的关系果然不如表面那般简单。

    颜君陶却已经懒得废话了:“送客。”

    “是。”

    有螺被安排到了五谷园的后院厢房,也算是暂时性地被保护了起来。颜君陶说是之前那样就算还了因果,但他也不会心大得在秘境开启之前,放钥匙的最后一个守护人出去冒险,修真界多少人都是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的。

    加吉秘境即将在十五天后面向公众开放的消息,通过姜老爷子不遗余力地宣传,最终也算是举世皆知了。

    是三千世界里,最近除了各地突然涌现了很多先天灵体以外,最大的新闻。

    不管此前听没听说过颜君陶的,如今肯定都知道了,天衍宗出了个渡劫期的大能,得了个百年难遇的机缘,却选择了……对外收费。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但稀奇成颜君陶这样的,还是不多见。

    这让不少本来对此事没兴趣的人,都勾起了要来加吉秘境看看传说中的颜君陶的兴趣。可惜,颜君陶这边只给了十五天的时间,很多人在知道消息的时候就已经因为界差问题而晚了,更不用说是赶来围观。

    一杀大师和景铄书生,是在客栈里听到的这个消息。他们一边继续和那一伙儿穿着与众不同民族服饰、只有女性没有男性的组团妹子们周旋,一边摇头失笑,觉得也就只有颜君陶干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我们姐妹有意进入秘境,你们呢?”年纪最大的那个妹子主动来和景铄书生搭话。

    “虽然我们要找的人没有找到,但相逢即是有缘,小生一定会尽力护姑娘们安全。”

    一杀大师快速拨动手中的念珠,还是不说话,但想要继续与对方结伴同行的心,还是表现得很明显的。

    漂亮妹子们看上去更开心了,只是笑容未达眼底:“这可是你们说的,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能后悔噢。否则奴家们会很生气的。”

    “美人一怒,都娇嗔又入骨。”景铄书生爽朗一笑,好像真就是个有点迂腐的普通修士。

    但其实景铄书生和一杀大师到了大雩城的消息,已经通过特殊渠道送到了颜君陶手上,甚至景铄书生还设法和颜君陶短暂地见了一面,解释了一下他们为什么会来大雩城。

    一杀大师所在的觉生寺,与他界知名的佛门都有一定联系,其中南吉祥寺一个早些年收入门下的先天灵体,引起了上层的注意。

    “还记得你兄长问完颛孙强问题之后,有几头飞向不知名远方的獬豸吗?”

    其中有一只不远万里地跨界,撞上的就是南吉祥寺的这个先天灵体。

    獬豸不会出错,只会撞有罪之人,虽然那先天灵体设法在被撞倒后,反杀了獬豸的分-身,逃过一劫,没有被吃掉。但南吉祥寺也是不会再要这种做了恶事的弟子,他们本想瓮中捉鳖,却打蛇不成,让对方钻了空子逃跑了。逃跑的方向正是一杀大师和景铄书生所在的路上,于是他们就一路追查了过来。

    这中间又发生了一些事,让他们锁定了那一伙儿漂亮的异域妹子。

    “我不能肯定这些姑娘到底和幕后之人有什么关系,但必然是有联系的。她们不简单,我们也会在秘境里见机行事。”

    “注意安全。”

    颜君陶也把他从医师临那里知道的有关于甘木能说的情报,都对景铄书生和盘托出,很显然的,他想把事件水落石出后的功德都算给景铄书生和一杀大师。对于至少未来六百年内绝无可能成圣的他们来说,这些功德反而是一件有助于修行的好事。

    ***

    在秘境即将开放的这十五天里,颜君陶自然也没有闲着,除了追查人造先天灵体以外,他和容兮遂逛遍了整个大雩城,以及周边荒无人烟的地方,就差一寸土地一寸土地地翻起来,想要找到梦口时夜了。

    可惜,始终没能找到。

    作为一只患有痴呆的鸡,梦口时夜真不愧他公鸡中的战斗鸡之称,顽强得就是不给颜君陶找到。

    但大雩城也确实有梦口时夜活动的痕迹。

    直至十五日期限一到,哪怕颜君陶再不甘心,在最后一天的时候他也只能先放下手中的搜寻工作,回去找有螺拿加吉秘境的钥匙。

    龚宝宝同学的五谷园门前,依旧排着昼夜不停的长队。这十五天的准备工作里,其中重中之重的一项就是提前报名。填了基础资料,签了契约,领上一枚触之则进入身体的令牌,整个流程才算彻底走完。

    这个令牌会以花纹的形式,出现在进入者的脖颈上,和刺青类似,青色,不疼,就是个花式字样的“君陶”标志。等从秘境出来后,缴纳了应有的手续费,花纹就会自动脱落,重新变回令牌回到负责统计人数的弟子手上。方便他们知道谁死了,谁还没有缴纳手续费,以及他们该去哪里追债。

    天衍宗的弟子除了颜君陶带来的那一批,在这十五天内又送来了不少,各个境界都有,属于自愿报名后再二次筛选的弟子。

    对于能够与传说中的颜首席相处,每一个天衍宗的弟子都十分激动。

    如今他们正在和伊耆药宗的弟子一起,维持着报名现场的秩序。报名的人多,维护秩序的弟子只可能更多。哪怕是插个队,都有可能引来一群弟子一拥而上。伊耆药宗和天衍宗还互相有个较劲儿的心理在,虽然不至于真的大打出手地伤了和气,但想要赢过对方的愿望也是特别强烈的。

    青要门、觉生寺、白鹿洞书院以及坐忘心斋,这一回也跟着天衍宗的第二批弟子一起,来了一部分人。他们几乎是在最后几天赶到的,如今都在抓紧时间休息。

    带队的却不再是年轻的首席,而是修为境界与颜君陶更加匹配的长老。

    这既是对颜君陶的尊重,也是对颜君陶的提防。

    和光同尘界的五个九星门派的关系,基本就是表明上和气一团,背地里暗暗较劲的塑料情。说不上有多不好,但也说不上来能有多好。

    当然,如今在外面,他们还是会尽己所能地一致对外的,毕竟他们才是一界的人。

    颜家只派了已经是伊耆药宗弟子的公子阳作为代表,连刚刚拜了青要门门主的娘子玉都因为实力低微而没有跟来。青要门的雅歌仙子也很遗憾,因为“病了”而无法前来。但据说其实是被她师父拘在山上面壁反省去了,因为她在青要门内给颜君陶组了个姐姐粉、妈妈粉的后援会。

    青要门的门主知道后,气得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颜君陶如今是什么修为?渡劫期,比她这个门主修为都高。她的徒弟,却要当人家姐姐?就不怕颜君陶出手弄死你们啊?!

    “当老公,怕别人觉得我们是变态。”雅歌仙子据理力争。

    结果就是被师父“亲切友好”地重新教做人了。

    颜君陶其实反而不太介意,毕竟只是开玩笑嘛。而且,雅歌仙子看上去好像刚刚及笄,实则已经八十九了,明年就是她九十大寿。确实要比颜君陶大上不少,几十岁呢。

    由于没来成,雅歌仙子和娘子玉还托能来的师姐妹们,给颜君陶带了不少东西。

    如今,这一群闲着没事干的青要门仙子,就也跟着来维持秩序了,这倒不是因为颜君陶,而是因为她们想顺便和伊耆药宗套套关系,买点内部价的美容丹。

    五谷园的门口门庭若市,蛇形队伍仿佛真的能夸张地排出城去。好几个弟子,有天衍宗也有伊耆药宗,还有青要门漂亮的女修,都正在轮流用扩音咒,吸引全场的注意力,一遍遍地做现场讲解——希望大家不要心存侥幸,自觉遵守规则。

    排队领来的令牌,是容兮遂拿出来的一种很厉害的上品灵器,追踪能力一流。分根牌和花牌,花牌给别人,根牌掌握在容兮遂手上。他们甚至不需要找到对方本人,只要确定花牌的主人毁约,就能通过捏碎对应的根牌,来千里之外取敌首级。

    当然,杀人并不符合颜君陶的利益,他们只想要属于他们的灵石,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杀人的。但这点就没有必要让这些修士知道了。

    如果不毁约,那这种根牌和花牌之间的联系就形同虚设,哪怕根牌被歹人夺走,也不会危及花牌的主人。

    给了彼此足够的安全保障。

    颜君陶回来路过的时候,正听到又有弟子在讲解规则,一次比一次的版本严苛。

    但想要报名参加的人却还是络绎不绝,甚至不少人都在担心今天要是还没有办法排队轮到自己,明天能不能进入秘境。再没有人敢惹事,只盼着报名的队伍能够快点,再快点。

    颜君陶路过的时候,特意隐去了身形,没有叫人知道。只是如过无人之境,去了相对冷清安静的后院厢房,带走了正不知道想什么的有螺。

    有螺被吓得不轻,但见是颜君陶,也就没什么抱怨了,反而惊喜地说:“您终于回来了,是要去拿钥匙吗?”

    颜君陶也没和她废话,用灵力裹挟着,就和容兮遂化作一道蓝光,再一次消失在了五谷园,好像他们不曾来过。

    有螺负责动嘴指挥,颜君陶和容兮遂负责找路。

    加吉秘境的钥匙深谙“大隐隐于市”的真理,藏在了谁也没有想到的鬼市。乱哄哄、脏兮兮,再市井不过的标准市井。

    鬼市在大雩城城主的默认下,说是黑市,其实就公然建在大雩城最大的道观后面,整的和凡间每月初一十五的庙会似的。贩夫走卒,彩楼欢场,将高雅与世俗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唯一的区别只不过是这里的交易货物大多是鬼而已。

    这些鬼魂大多已经没有了生前的记忆,也看不清容貌,来自哪一界也说不清楚,只是被能够把它们凝实化的镣铐锁链扣着,关在笼子里。浑浑噩噩地等待着不知的命运。

    还有现杀现卖的摊铺,有重口味的炸恶鬼,也有小清新的新鬼生。

    看上去本应该很胆小的少女有螺,带着遮去容貌的颜君陶和容兮遂,却毫无不适地穿梭在这样的集市里,不是对鬼魂的现状视若无睹的冷漠麻木,而是觉得这就是很正常的交易。就像是吃灵兽灵植一样,她甚至也许不知道外面是绝对不会有人吃鬼的。

    还有人在叫卖:

    “绝对新鲜的十恶不赦之鬼。”

    “瞧一瞧啊看一看,这鬼生前专骗老人钱,不知道逼得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不想吃生前是人的?修士的价格可是要翻十倍的。妖修的?你这口味可够重的,先下个定金,我去后厨给您问问。”

    颜君陶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发现他们被跟踪了。

    对方用的是神识,本人并没有跟来,手法巧妙,修为高强,不说什么通天彻地的大法力了,至少是个和颜君陶同修为的渡劫期,比颜君陶要进入渡劫期更早的那种。

    因为加吉秘境是颜君陶这个渡劫期拿出来的,赶来参加的大门大派跟来的护持长老自然也不再是以前那样的小角色,大多都是渡劫期的长老或者太上长老起步。大雩城最近几乎天天都能听到《十二仙魔曲》循环往复地响起。

    要是渡劫大能想要不被探查到,这个声音也是可以蒙蔽的。只是修为已经是渡劫了,还有什么是能够威胁得了他们的呢?也无所谓什么遮掩不遮掩。

    颜君陶这一次随有螺走,之所以低调了身份,也只是因为懒得带黑甲战修出门而已。那些家伙都是一门心思的死脑筋,得到了医师临寸步不离守护颜君陶的命令,那就真的是一刻也不会松懈,颜君陶被跟烦了,就会出来稍微透透气,然后再回去继续接受保护。算是一种另类的解压。

    外界对于颜君陶的态度,和颜君陶刚刚回到邹屠时可不一样。因为颜君陶同为渡劫期,不率先动用渡劫期的潜规则也就不存在了。

    但这么亟不可待就对颜君陶出手的渡劫期,这还是第一个。

    “连声招呼都不打,可真是不够礼貌呢。”容兮遂似笑非笑。

    在容兮遂这么说之后,颜君陶的灵力已经顺着那道神识,追踪了过去。一边假装没有察觉,一边给了对方一个出其不意的“回礼”。三下五除二地就解决了被跟踪的小事:“不过雕虫小技。”

    容兮遂紧随颜君陶之后,在颜君陶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给予了那边雷霆一击,狠狠补刀。

    对于颜君陶来说,这样的跟踪,给个警告就完事了。

    但对于容兮遂来说,却已经是挑衅了,谁也不能威胁到颜君陶一丝一毫,哪怕只是有这么一个想法!

    不远处的某家落脚客栈的独立小院里,某个渡劫期长老“哇”的一声,吐了一地鲜血。追踪灵力被发现的反噬警告,他还没有来得及招架,就被不知名黑色灵雾侵入了体内,如白蚁噬心,狠辣异常。

    这渡劫期长老以指点穴,大口大口地吞食了好几瓶灵丹妙药,牺牲了不少灵力与修为,这才堪堪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他一手扶着胸口,一手撑在蒲团上,眼神怨毒,咬牙切齿:“颜君陶!”

    他只是跟踪一下,没想到这颜姓小儿竟这般歹毒!

    紧接着,被逼出体内的那一股黑雾,就在渡劫期长老的面前,组成了一句文字——希望你死前能够记住,弄死你的人叫容兮遂。

    下一刻,那黑雾就骤然压缩,炸裂在了渡劫期长老的眼前。

    整片区域都能听到那震天响的声音。

    颜君陶似有所感地在鬼市上抬头,看向了客栈所在的方向。

    “我们到了!”有螺妹子的声音及时传来,让颜君陶再没空去关注客栈那边发生的事情。

    一路上,有螺其实有几次张口,却始终又不知道该怎么和颜君陶说,如今,在已经到了钥匙所藏的地方后,她不得不说了。

    其实秘境钥匙也不是那么好取的。

    她之前几天就想带着颜君陶提前来取了,可是颜君陶一直和容兮遂神龙见尾不见首地不知道出门去做什么了,她便始终没能来得及把这个特性告诉颜君陶。她很怕颜君陶最后没能如约取出钥匙,而恼羞成怒地迁怒他人。虽然在和颜君陶相处的这些天里,她已经意识到颜君陶大概是所有渡劫期大能里最好说话的,并不是什么暴君,但这毕竟事关脸面,她不敢赌。

    “没事。”颜君陶有信心再难都会在今日之内解决。

    有螺还是有些忐忑,却不敢再浪费时间,直接对着这个不起眼的小铺老板道:“请给我一个头上长角的鬼魂。只要头。”

    小铺老板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低阶修士,年纪已经很大,大概是没有能力购买驻颜丹,又或者和伊耆药宗的姜掌门一样,就喜欢老者外表所带来的威严感。他用浑浊的眼睛看了看容貌和声音也被一同遮挡起来的有螺,怪声怪气地“桀桀”笑了一声:“吃鬼并不丢人,这位仙子,从外界来的,想要瞒着同门尝尝?你会喜欢上这个味道的。”

    有螺也没管对方误会不误会,继续催促道:“请快点,谢谢。”

    “有独角的鬼魂,你这要求可够奇怪的,应该是想要妖修的鬼魂吧?也是,第一次吃,总觉得吃点异类非族才能心安理得。”老者一边慢吞吞地寻找,一边继续用烟嗓絮絮叨叨,“其实都是一样的,变成鬼,就既不是人,也不是妖了,都是另外一个种族,没有区别。”

    但老者还是很尽职尽责地从妖修的鬼魂里,给有螺找到了那唯一一个长角的。

    “哟,仙子的气运很好啊。你说巧不巧?我都不记得我这里还有这样一个鬼魂,但偏偏你要了,我找到了,可算是来着了。”

    “我会多给你一些灵石的。”

    老者哈哈一笑,更加确定了这就是个面子薄的小姑娘,指不定是什么名门大派的掌门或者长老的亲属,身后还跟着高阶修士当护卫。带着这个时期女孩特别的天真与娇蛮。

    可真是同人不同命。

    老者当着有螺的面,砍下了有角之鬼的头,称了称:“一共三十八块下中品灵石,零头已经给仙子抹了,需要把这头处理一下吗?我推荐红烧,第一次吃,就没有不需要红烧的。加工费我也可以给仙子打个折。”

    “不用,我会自己收拾的。”有螺一把拿过已经被装在了纸袋里的头。

    容兮遂上前付了灵石。

    一场交易风过无痕,再无交集,谁也不知道在这个混乱不堪的小巷里,曾经就藏着加吉秘境的钥匙。

    这钥匙其实每一次都是自动生成的,随机掉落在不同的鬼头里。

    有螺在无人的地方,利用自己的血,引出了鬼头角中的钥匙,放到了颜君陶的手上。然后,她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颜君陶看着自己手中的钥匙,字面意思,就是实打实的钥匙样子,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他反复地看了一下,不明白这到底难在哪里。

    下一刻,整个热闹的集市就仿佛一下子消失在了颜君陶的视野,他的眼前只剩下了钥匙,和无数扇门。它们此时都排列有序、上下不一地环绕在颜君陶眼前,不断转动,看得人眼晕。

    “只有用钥匙打开对的门,秘境才会打开。”有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她并没有消失,一直都在,只是颜君陶此时只能看到这些门而已。

    门有相似,也不同,木制、铁制、玉石制,颜色各异,镂空雕花,但唯独门上的门锁却有着一模一样的钥匙孔。

    那钥匙适配所有锁。

    但锁的后面到底关着什么就不一定了。

    “就我的传承来看,最倒霉的有缘人是一扇一扇试过去,直至找到真正的门,用了……大概一年的时间。”毕竟这些门是会动的,经常要做无用功。能不能打开,看得更多的还是运气。

    而颜君陶面对这成千上万扇门,要在明天早上就找到正确的那一扇。

    “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有螺多替颜君陶着急。

    有螺话音未落,颜君陶已经用钥匙打开了门。耀眼的光芒,伴随着加吉秘境现世时总会有的庞大灵力,席卷了整个大雩城。不管修为怎么样,都感觉到了空气中传来的与众不同的躁动。

    有螺直接傻了,就、就这样打开了?

    还在五谷园门口排队的修士焦急了起来,不是说好十五天的吗?这还是最后一天的下午呢,怎么说开就开了?快啊,他们要报名!

    但也就在一息之间吧,那属于加吉秘境的灵力就消失了。

    这回不只排队的人慌了,连静静等待在客栈里的其他门派的修士也慌了,怎么又没有了?不会是颜君陶耍了所有人吧?黄口小儿,果然……

    话还没想完,熟悉的加吉秘境的灵力就再一次出现了。

    真的就和闹着玩似的。

    事情的真相其实是颜君陶在打开门,发现这就是真正的秘境入口,就下意识地又重新关上了。说好的十五天,一分钟也不能少。但关上后,颜君陶又想到,没了气息,旁人说不定会胡思乱想,不如一直开着,于是他就又转动钥匙,打开了那扇门。第一回关上的刹那,门就再一次变了,但颜君陶还是准确无误地在第二回打开了正确的门。

    有螺已经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这颜君陶其实是天道的私生子吧?

    说好的天道不喜欢所有逆命而上的修者呢?在颜君陶的身上根本没有办法体现出这点好吗?反而会觉得他的修生顺风顺水,一路打开绿灯,哪怕他懒得跑了,都有人小心翼翼地抬着他继续前进的那种。

    当真正的门找到后,其他用来混淆视线的门也就随之消失了。

    颜君陶也终于又看到了曾经热闹非凡、如今安静到仿佛掉一根针也能听到的鬼市,没有人能够发现颜君陶在哪里,但至少他们明确知道一开始加吉秘境的灵力就来源于这里。颜君陶在大家开始寻找的时候,已经和容兮遂带着有螺飞到了空中。带着有螺飞到了空中。

    他表示小姑娘想象力还挺丰富。第一回他确实是靠运气,但第二回是因为已经认得那门了,再怎么变也不可能出错。

    “……你知道那里面一共有多少扇吗?又有多少相似的吗?”有螺听后更丧了。

    颜君陶说他记住了门长什么样,比颜君陶只是运气好,更让有螺觉得被打击到了。

    容兮遂倒是理所当然地想着,我们君陶就是这么厉害好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