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三十五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35章 三十五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七零年代美滋滋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死亡万花筒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颜君陶到达大雩城的时候,大雩城的城主正在床上和狐妖情人颠鸾倒凤, 当渡劫期大能降临的《十二仙魔曲》响起的时候, 他毫无心理准备,被吓得直接从情人的肚皮上滚到了地下, 好兄弟都缩回了家。

    他抵死不愿意面对现实地问了一句:“是别派的渡劫尊者吗?”

    下仆很遗憾地告诉自己城主,没别的渡劫尊者, 就是颜君陶,医师临亲自写信过来表明要好好招呼的那个颜君陶。

    “天!要!亡!我!”的惊呼响彻整个城主府。

    然后, 城主就也顾不上什么身体适不适了, 随便捡起散落在满屋的衣服, 抱着就冲了出去, 一路狂奔,一边慌乱地套着怎么都套不上的衣服, 一边疯狂祈祷, 三清在上, 跪求颜尊者不要觉得这是他们招待不周啊啊啊。

    大雩城的城主不知道颜君陶可怕不可怕, 但他很清楚医师临有多可怕。

    他明明之前已经打听过消息了, 颜君陶才从伊耆药宗出发不久, 怎么着也应该在路上花费个一天半夜的吧?结果从他得到消息到颜君陶来,这前后有三个时辰吗?!

    颜尊者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当然是因为颜君陶有天衍宗的七宝仙船啊。这九桅十二帆的五层仙船, 除了气派以外,最大的特性就是你能够给予的灵力有多精纯, 它就能够在天际翱翔得有多快, 穿梭界壁, 来去自由,就和闹着玩似的,不会有任何阻塞感。

    “阻塞感?”颜君陶发现他对这个世界的所知,其实远比他以为的要少。

    龚宝宝也是一头问号,作为一个有钱可以得到全世界的土豪纨绔,他也不知道什么阻塞感。

    反倒是他们之中看上去最不食人间烟火的容兮遂,给出了答案:“材质不同,灵力不同,穿过界壁的用时也会不同。”

    好比七宝仙船,也更好比颜君陶的渡劫期,那就是随便穿的,恍若根本没有障碍。

    但是……“市面上大部分的跨界船都还做不到这样,有好有坏,最好的也差不多需要一个时辰。最劣等的穿云梭,破个界壁都和水磨功夫似的,能浪费一天一夜。”

    更不用说,跨界进港的时候,船队还需要排队。

    有伊耆药宗的黑甲战修加持,颜君陶自然是不用有这方面的顾虑的,准确地说,他甚至不知道穿过界壁的时候还需要排队。真正的特权阶级就是这样,他们生活在其中,潜移默化得甚至不知道自己被特殊对待了。

    等大雩城城主衣衫不整地跑去城门口迎接的时候,颜君陶自然是已经不在了,连看热闹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

    完了。

    大雩城城主一下子跌坐在了地面上,身披乱七八糟的情人衣服,脸色煞白,印堂发黑,仿佛随时可以着手给自己准备上好的金丝楠木。

    “城主,城主,小的已经打听到了,颜尊者就下榻在龚爷的那个五谷园里。以您和龚爷的关系,咱们赶紧提着礼物上门,应该还可以试着抢救一下。”几个下仆一边上前搀扶起了已经吓得腿软到没有办法站起来的城主,一边给他重新当街更衣,“只是有一个微小的,真的很小的小问题。”

    “还、还有什么事?”大雩城城主根本不信什么小问题,但他已经这样了,还能倒霉到哪里去呢?就让噩耗来得更猛烈些吧,他自暴自弃地想道。

    “有螺也跟着颜尊者走了。”

    “……什么?她这个时候来凑什么热闹?!”大雩城城主已经算是快要恨死这个报仇都不走寻常路的孤女了。之前有螺闹的那一出为满门报仇不惜被搜魂的戏,就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导致“城主无能、驭下不严”等说法甚嚣尘上。

    那就像是在他这个城主脸上扇了无数的巴掌,啪啪作响,力大如牛。结果她还不知足,直接又闹到了颜尊者面前?!

    “她到底想怎么样?逼死我算了,一了百了!”大雩城城主一被吓,就容易变成话唠,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会尽力追查!但这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追查到的啊?!他们一家被一把怎么都浇不灭的大火烧了个干净,她自己又一问三不知的,让我怎么查?”

    但噩耗总是结伴同行,下仆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决定一股脑儿地全部说完。

    “听说这回是夫人家的堂弟,要强逼有螺姑娘交出加吉秘境的钥匙。”

    “还听说,有螺姑娘不是请动了颜尊者,而是已经用钥匙作为投名状,投靠了颜尊者。”

    “大家都在传,是不是为了加吉秘境,天衍宗和伊耆药宗干脆合作了。”

    都是老牌的九星宗门,为某个重要秘境强强合作也实属正常。

    唯一的问题是,他们会不会觉得别人太过碍眼,又或者是未免门内修为不高、但资质很高的新晋弟子折在这里,而决定先下手为强,排除一切隐患。

    这种未免某个人人想要争抢的秘境,给自家门派的弟子造成什么困扰,而干脆将所有知情人都杀了的事情,在这三千世界里不是没有发生过的。

    甚至可以说是例子比比皆是,虽然大部分都发生在魔修门派,但伊耆药宗也不见得有多么正派啊,甚至很邪性。不管外界对于伊耆药宗有着怎么样的印象,但对于大雩城这类姜水界的好邻居来说,伊耆药宗也可以变得很恐怖,在你不听话的时候。

    纵观历史,很多掌权者的手段其实都挺简单粗暴的,不是他们想不到更加血腥又优雅的主意,只是他们为什么要费那个工夫呢?明明可以一力降十会。

    大雩城城主在听完全部后,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但他谁也不敢骂了,只敢骂妻子的堂弟。

    “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啊,他怎么不直接弄死我。弄死我,都比这样去得罪天衍宗和伊耆药宗好!”

    一杀大师和景铄书生此时正坐在大雩城最高的云来茶楼上,远远围观着城门口发生的一幕幕。耳边是茶馆里颇为与时俱进的说书先生,正站在挑厅的台子上,给大家讲述着有关于这次来的那位渡劫尊者的背景。

    “要说这颜姓尊者,那可是大有来头。一出生就有筑基的修为,三岁就随天衍宗掌门开始了修行,如今寿数不过甲子已经是渡劫期的大能。

    “遥想当年和光、同尘界的龙冢法会,那也是高手云集,群贤毕至。颜尊者因修为过高被忌惮,却面不改色……

    “……百人大战,面对敌人一拨又一拨的恶意夹攻,门下弟子都已显疲态,就快要体力不支,就在这个时候,颜尊者终于下场了,杀得是日月无光,天昏地暗,只一炷香的时间,在唰唰唰的刀光剑影之后,就只剩颜尊者一人独立,甩下一句‘解决了’,便扬长而去。”

    景铄书生听得津津有味,啧啧出奇,明明他也是当事人来着,他和这说书人经历的真的是一个故事吗?

    邻桌坐了一圈着少数民族服饰的漂亮姑娘,环肥燕瘦,各具特色。她们正听说书人说得如痴如醉,见景铄书生这个样子,其中年纪看上去最小的那个,便忍不住道了一句:“敢问这位道友,有什么不同见解?这说书人说得不对?”

    同为首席,甚至一度被并称为“和光四子”、“和光同尘五俊杰”等称号,但在实际里,景铄书生等人的名气和颜君陶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至少如今人人都在八卦颜君陶,却没有人能认出来这茶楼里正坐着一杀大师和景铄书生。

    “当然不对。”景铄书生故意逗着小姑娘,“我就是和光界的人,上次的龙冢法会也有幸列席,颜首席……”

    “名不副实,不过尔尔?”有人顺着思路道。

    “不,龙冢法会真正的难关是斩龙魂,颜首席也没有一炷香的时间那么久,最重要的是,他不爱说话。”不要说三个字了,就景铄书生的印象里,颜君陶根本没有和非同门的人说过任何一句话。赢了就是赢了,轻轻松松,转身而去,哪里需要废话,三个字都多余。

    颜君陶不需要用任何花样手段,表现他的鹤立鸡群,突出自己的与众不同。

    因为他本身就已经足够万众瞩目。

    当时颜君陶还没有变小,正值双十年华,飞鸾翔凤。着绮罗珠履,白玉大簪,站在一众师兄弟中,正应了那句“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形容别人都是几可入画,形容颜君陶却是他就是精细的工笔画,设色艳丽,花开荼蘼,大片大片的留白,让那股典雅雍穆扑面而来。

    终其一生,景铄书生都觉得他不会再遇到比颜君陶更有气质的人了,也怪不得青要门的雅歌仙子只见了颜君陶一次,就哭着喊着非君不嫁。

    哪怕是在颜君陶“自毁形象”的今天,都可爱得让人根本对他下不去狠心。

    “老天爷还真是偏宠啊。”

    一杀大师合掌,默念了一句法号,哪怕他修了闭口禅,没有声音,也能知道那是最简单的“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一桌子的漂亮姑娘都被景铄书生的寥寥数语,勾得心驰神往,惊呼连连,只恨不能时光倒流,回到那一日的葬龙山,去目睹颜尊者逆流而上,一指斩杀孽龙的风姿绰约。

    “几位道友来大雩城游玩吗?”景铄书生终于不着痕迹地道出了他搭话的真正目的——试探,“这好山好水的,确实得美人映衬。”

    “不是,”几个姑娘娇小了起来,“奴家呀,是来寻人的。你和这位小师父呢?来寻找加吉秘境的机缘?”

    “巧了,我们也是来寻人的。”景铄书生加深了笑容,准确地说,他们是跟踪着一人来到了大雩城。

    没想到大雩城这般热闹,不仅出了个加吉秘境,连去了伊耆药宗的颜君陶都到了。

    “咦?你们要找什么人?”

    “你们呢?说不定我们可以互帮互助啊。”景铄书生最会的就是花言巧语,总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可以说给你听,但说完之后我们就要为了保密杀了你。”

    景铄书生面不改色,没有因为这话而有丝毫动摇:“那不如等我陪着姑娘们找完人,再杀了小生呀。死前也算是为仙子们做了贡献。”

    一群姑娘笑得更加柔媚,花枝乱颤的,最后,年纪最小的那个姑娘还是凑近了景铄书生,香气扑鼻,身轻音软:“我们奉命来找啊……有、缘、人。”

    景铄书生被戏弄了也不气,活似被好友的佛性给感悟了:“那姑娘们看我,像不像有缘人啊?”

    “我挺想你是的,真的。可惜,你不是。”

    ***

    在把上门致歉的礼物又加重加厚,翻了三倍之后,大雩城城主这才有勇气,紧赶慢赶地前往了龚宝宝的五谷园。他一路还在顺便思考着,他是不是应该先把孩子都秘密藏起来,以防万一。走是肯定走不了的,在伊耆药宗撤销封锁令之前,谁也别想轻松离开。但至少他可以保住他的孩子,也不知道颜尊者是不是那种赶尽杀绝的类型。

    说起来,天衍宗竟然都和伊耆药宗联手了,修真三千世界,这是又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吗?他是不是应该把手下那些卖鬼、吃鬼的业务再收收紧了?

    为什么是大雩城呢?

    他们真的很开心当个边域小城,完全没有兴趣展露在大众的视野里啊。

    大雩城城主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人在大雩、毫无背景的有螺,到底是怎么和颜君陶这样的天之骄子搭上关系的。

    但其实事情很简单,至少远没有大雩城城主想得那么复杂。

    颜君陶之所以会带走有螺,完全是一场误会。

    为表对大雩城的尊重——毕竟这里不是邹屠或者天衍——颜君陶选择了让七宝仙船止步于了大雩城的城门口。然后,颜君陶就指挥着天衍宗的弟子和伊耆药宗的黑甲战修,规规矩矩地一起下船,在等着门下弟子如正常人那般换过路引后,这才换上飞剑或者坐骑,重新启程,前往了龚宝宝在大雩城的宅邸。

    再没有比颜君陶更守规矩的尊者了,只要是他能够知道的规矩,他一般是很少打破的。

    ——“你为什么闲着没事在大雩城买房?”颜君陶在来的路上这样问龚宝宝。

    ——“我不是闲着没事干在大雩城买房,我是闲着没事干在很多地方都买了房好吗?”龚宝宝同学如是回答。

    作为一个特别热爱出门浪的纨绔,龚宝宝总会在自己喜欢的城市,择一处山清水秀的福地,买块地,建个园,留作到此一游的纪念。他是说,说不定哪天他又想起这座城市,怀念那里的风土人情再去故地重游,到时候他不就可以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吗?

    ——“那你回去过吗?”

    ——“……大雩城我这不就回来了?”

    也就特别能赚钱的姜老爷子,可以养得起这样的龚宝宝了。

    而颜君陶一行人交换路引,换乘陆地交通工具的时候,有螺就瞅准时机,见缝插针地跟上了这个由天衍宗和伊耆药宗组合而成的浩荡队伍,特别配合其他人对颜君陶的众星捧月,完美让自己更加像是真的请来了颜君陶当靠山。

    所以,不是颜君陶带走了有螺,而是有螺浑水摸鱼地跟着颜君陶的队伍走了。

    颜君陶自然也发现了队伍里多了这么一个妹子,但他并没有戳穿,毕竟只是举手之劳,他也不介意帮着对方暂时摆脱那群一看就不像好人的炮灰。

    但是好人可不是那么好做的,有螺妹子就像块狗皮膏药似的,一旦跟上了颜君陶,就不打算撒手了。哪怕那些追着她的人已经不敢再靠近,哪怕颜君陶这边一行人都明确表达了对她的不欢迎,但她还是选择跟着颜君陶去了龚宝宝的五谷园。她现在一无所有,也根本无所谓什么脸皮不脸皮的了。

    虽然没能进入园内,但有螺却分外执着,守在了园子的后门,根本不打算离开。

    她不守正门是不想别人误会,给这位看上去就不得了的大人物泼脏水,同时也是不希望对方觉得她在道德绑架。她真心是想用诚意打动对方的。

    为报仇,她可以比谁都执着。

    但其实颜君陶根本就没意识到有螺到底有没有走,也不关心。他一进门就马不停蹄地和容兮遂研究起了医师临搜集到的有关于梦口时夜的线索。

    梦口时夜作为一只不事生产,只知道浪费粮食,还经常离家出走的老年痴呆鸡,它之于天衍宗的意义,更类似于天衍宗在给这只不知道何时就会死掉的鸡养老。它曾是天衍宗某代穷得快要开山卖门票的掌门救命恩鸡,可以说是帮助天衍宗重新崛起的中兴关键,天衍宗无不感恩,当时的掌门直接就立下豪言,要一直照顾它,直至把它送走。

    结果,梦口时夜太能活,反而是它送走了一代又一代的天衍宗掌门,如今还在继续当着它的老年痴呆鸡。

    其实除了老年痴呆以外,梦口时夜曾经也是一只叱咤风云的神鸡,江湖上到处都是传说的那种。

    它身披金黄如凤凰的羽毛——真不是凤凰,历代不死心的天衍宗掌门都可以证实——能发出如吟唱的悦耳打鸣,并且还会下出金黄如阳光的鸡蛋。如果只是雌雄同体,又打鸣又下蛋,其实也算不得什么神鸡,在修真界雌雄同体的生物真不少,还有和天地有感孕子的呢。用坐忘心斋那群没有节操的魔修的话来说就是,这年头什么东西不能艹啊?

    咳。

    梦口时夜真正异于常鸡的地方是,它下的蛋……真的是金子做的。不仅如此,只要它愿意,它吐出的吐沫,都能让石头变成实打实的金子。

    这种金,自不是凡人使用的那种金银货币里的金,而是修者也能用得上的一种修真材料——少阴金。

    少阴金在外表上看来和普通金银没什么区别,只有身具金灵根的修士才能分别其中的区别。但少阴金却并不只是对金灵根的修士才有用。在阴阳五行中,金并不单单是金属的意思,而是代表了世间一切坚固之能量。炼丹、炼器,乃至修行时会涉及到的五行平衡,都有用到少阴金的地方,而少阴金里包含着九成九的至金灵力,几乎没有任何杂质。

    遇到真正厉害的器师,还可以通过炼化大量的少阴金,得到一滴真正没有一丝杂质的金灵髓。

    金灵髓的意义,和峚山玉髓已经差不多了。

    换言之,能够把石头变成少阴金的梦口时夜,无疑就像是一座会移动的宝库。在它还没有年纪大到糊涂的时候,它很喜欢用吐了吐沫的石头报答给他吃饭的人,但大部分人都不识货,还会觉得被一只鸡当着面吐吐沫是羞辱,轻则咒骂,重则就动手了。

    梦口时夜也不是没有脾气的,它一生气,不仅爱啄人,石头也就变不成少阴金了。

    天衍宗那一任掌门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大概是性格比较特别,智商也比较感人,自己都穷得快没有灵石修炼了,还有闲心在山上喂鸡。等看到那只鸡冲他吐吐沫,他还会惊呼,引来自己的一众徒儿吃瓜争看:“瞧!一只会吐吐沫的鸡!”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人,就像是围观什么人间奇景似的,围着梦口时夜,时不时地交叉发出一两声惊呼,太过神奇了还会起立鼓掌。

    梦口时夜作为一只顺毛鸡,见自己这么受欢迎,自然更是卖力气地大加表演了起来。

    然后……

    天衍宗就这样一夜暴富了。

    知道这个故事的人很少,因为天衍宗的那任掌门唯一聪明的一点就是从没有透露过他的少阴金是从哪里来的,没有给梦口时夜招来什么祸患。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天衍宗的名宠梦口时夜是一只鸡,顶多会在去天衍宗做客的时候,奇怪一句天衍宗这么生活化的嘛,不仅圈养着这样那样的灵兽,还养鸡?

    其他鸡其实都是掌门用来给梦口时夜当玩伴的,虽然它是一只神鸡,但它还是很喜欢和自己的族群生活在一起。

    放任何一本修真话本里,梦口时夜这样的故事,最后都肯定会以它化形鸡精,与掌门展开一段可歌可敬、缠绵悱恻的修仙爱情作为结尾,哪怕没有爱情,也该有基情。但这就是现实,没有什么轰轰烈烈、你情我爱,有的只是你助我富可敌国、我为你养老送终的平淡故事。

    不平淡的地方大概就是结局,掌门没能送走他的鸡,鸡也英雄迟暮,变成了一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力量的老年痴呆鸡。

    当然,如今的天衍宗已经不需要依靠少阴金来维持财政了,它有了比之当年多了百倍、千倍的财富,可是没有一任掌门会忘记,这些都是在梦口时夜给予的少阴金的基础上增加的。

    他们不仅不会嫌弃梦口时夜什么也做不了,反而还很开心梦口时夜已经很多年不会变出少阴金了。

    因为这只梦口时夜真的太爱离家出走了,它不显示神通时就是一只普通的鸡,不用担心它因为身怀异宝而遭到什么不测。

    谁也不知道梦口时夜每次离家出走都是为了什么,但它能去的地方也就固定的那么几个,有时候甚至会走着走着又自己走回来。

    这还是它第一次远渡重洋去离和光界太远的地方,听说它在大雩城留下踪迹的时候,颜君陶都震惊了,可真能跑啊。

    “大雩城除了即将现世的加吉秘境以外,还有什么那么吸引……鸡的吗?”容兮遂比颜君陶要想得更多一些。梦口时夜作为一只神鸡,哪怕脑子不清楚了,它的很多举动也不可能是无的放矢,特别是这种反常举动。

    “不知道。”颜君陶也想不通,在他上辈子的记忆里没有这段,他只知道在他上辈子飞升的时候梦口时夜依旧在天衍宗活得好好的,会打鸣,会下蛋,还酷爱在掌门头顶抱窝。

    不管如何,颜君陶都已经在心里打定主意,要早日找到鸡,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他真的不想和那个一听就超厉害的加吉秘境扯上任何关系。

    但是偏偏……

    大雩城的城主在上门来赔礼道歉的时候,顺便就把有螺给带了进来。很显然他是被有螺给忽悠了,可是又能怎么办呢?人活一世,总要交点智商税。

    不给大雩城城主任何表演的机会,有螺在见到颜君陶的第一时间,就开始痛哭流涕,可以说是完全不要女儿家的面子了——她本来还想去抱住颜君陶大腿的,但是在容兮遂的狠辣眼神下,她最终还是惜命地选择了五体投地地下跪——她对颜君陶表示,感谢恩公的救命之恩,她无以为报,只能、只能……

    龚宝宝已经看出了颜君陶只是顺手救人,却并不想和对方扯上关系,站出来替颜君陶道:“拒绝‘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的套路,谢谢。”

    大雩城城主也终于反应过来他上当了,在一边顺着龚宝宝的话嘲讽道:“就你这样的,再看看颜尊者这风光霁月的,到底谁报谁啊?这是报恩呢,还是报仇呢?能不能对自己有点数?”

    有螺被挤对得脸色通红,很生气地握拳,并在空中挥了挥:“我再变态也不至于对一个孩子下手!”

    一声孩子,引得所有人不自觉地侧目。

    颜君陶六岁的五头身外表,真的是无往而不利的大杀器,谁看到他,再一联想他渡劫期的修为,都要受到不小的冲击。修真界不缺一百来岁就飞升的天才,也有不少未成年就已经筑基成婴的传说,但却没有一个大能,会选择在境界高了之后,还保持这么一个不够威严的五短身材。

    如果可以,颜君陶其实也不想的。

    但如今的情况是不可以,他的第六感告诉他,他变大了,容兮遂那边就要搞事。不想和容兮遂产生不愉快,颜君陶就只能迂回了。他倒也没有那么在意什么威严不威严。反正不管别人怎么想,都不过是他一合之力的事。

    只要拳头大才是硬道理,什么样都有威严。

    “我只想把我们家的传家宝献给您,作为谢礼。”有螺姑娘就是这么的不走寻常路,她终于说完了她的打算。

    但仔细想想,这才是正常的思维不是吗?你帮了我,我用尽所能、倾家荡产地也要回报你。那种一上来就要以身相许的才比较奇怪吧?是本身有多饥-渴,还是觉得对方有多饥-渴?是个女的就走不动道?

    最重要的是……

    对于真正的大能来说,一具白花花的肉体又能值多少钱呢?哪个大能身边不是乌泱泱的跟着一群莺莺燕燕?除非真长成个天仙样,否则行走江湖的时候还是不要太自信为好。免得尴尬。

    但颜君陶其实连有螺的传家宝也不想要:“既然是传家宝,你还是留下自己当个念想吧。”

    那边大雩城的城主已是目瞪口呆,在心中痛骂有螺,说好的不为父母报仇,就坚决不交出钥匙呢?如今怎么就这么轻易地拿出来了?合着之前都是哄鬼呢?!

    “我对加吉秘境没有兴趣。”颜君陶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的。

    大雩城城主更震惊了,他严重怀疑他今天来这里,是来重塑三观的,所有人都不正常!颜君陶这说的真的假的?这可是加吉秘境的钥匙,拱手献上,不要附加条件,他竟然不要?还是说这是在故作谦虚地艹人设?可听对方话里拒绝的意思,也不像是假的啊。

    “但加吉秘境对您很感兴趣。”有螺急迫地解释了一句。

    全场:“???”嗯?几个意思,这年头秘境也能成精了?

    “不不不,不是那个感兴趣,”有螺脸色一红,手忙脚乱地解释,“我一时着急不会说话,您听我慢慢说。”

    有螺简略地又给颜君陶重复了一遍她的身世,这都是她这些天已经说熟了的,用词之精准、语句之流畅,也不输于茶馆的说书人什么了。主次有序,思路情绪,简简单单就把前后因果,该交代的都交代了。

    “而我之所以能够那么笃定他们不会从我的记忆里得到什么,是因为……”

    她根本不知道加吉秘境的钥匙在哪里,所以她才会有恃无恐。

    她娘很努力地想要把所有重点都告诉她,但重点太多了,有些真的是有心无力,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她就死了。好比钥匙的下落。有螺之前猜测,她娘也许是觉得她不知道钥匙的下落会更加幸福,才没有告诉她的。

    直至她在大雩城城门下,看见颜君陶如神祇一般踏光而来,她才意识到,这就是他们一族一直在等的这次百年内的有缘人。

    当他出现的那一刻,她自然而然地就知道了加吉秘境钥匙的下落。

    这大概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最保密的方式吧,不遇到有缘人,连钥匙的守护者都不知道钥匙的下落。

    当然,也是一种变相的对守护者的保护,什么都不知道,别人也就很少会痛下杀手。有螺一家此前就一直是这样一次次风平浪静地过来了。谁想到这回遇到了个一言不合连问都不问就直接杀人的疯子,这才翻了船。

    有螺在意识到钥匙存在的那一刻,也就明白了她大概是保不住这个秘密的,所以她就想着,索性不如按照冥冥之中的命运,把钥匙交给有缘人。

    至于她的仇,她总会找到别的办法报的。

    她眼下更应该关心的是,在给出钥匙后,她该如何活下去,从大雩城杀出,过上真正隐姓埋名的生活。

    大雩城城主一天之内已经被刷新了无数次世界观,被刺激得都不会说话了。只会一个劲儿地指着有螺“你、你、你”地说不出后续。

    有螺之前的举动可把他坑惨了,不只要追查凶手,还要想办法保住有螺不要死在自己面前,毁掉自己的名声。结果如今她说什么?其实她之前根本不知道钥匙的下落?这么一个看上去毫无城府的小姑娘,竟然能把所有人玩弄于鼓掌,简直就像是变了异一样!

    有螺给了大雩城城主一个不屑的笑容:“你可以试试在全家灭门后,自己会不会变异。”

    颜君陶皱眉:“我可以拒绝要这个钥匙吗?”

    “哈?”

    这回连容兮遂都不知道颜君陶在想什么了。当然,不管颜君陶做出什么选择,都是对的,都是他最喜欢的颜君陶。

    “您听我说,这加吉秘境不只是外面提到的那般简单。它是一个可以实现一切愿望的地方,只要进去,想要灵石有灵石,想要药材有药材……”只要是有缘人最迫切想要的,加吉秘境总能给出,当然,得到的东西越好,需要冒的风险就越大。

    “我想要心魔也可以?”颜君陶挑眉,终于来了一点兴趣。

    有螺:“……”您这不是抬杠吗?

    这位颜尊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有螺还是尽职尽责地继续给有缘人解说:“它甚至可以提升修为!”

    她就不信面对这个,颜君陶能够不心动!颜君陶已经是渡劫期的大能了,并且天衍宗一直在期盼着能出一个百岁内飞升的代表人物,加吉秘境就是那个可以进一步缩短这个期盼与等待的机缘。这不就是天道为他量身打造的吗?还有谁比颜君陶更有资格当这个有缘人?

    “如果有缘人不出现,会怎么样?”颜君陶对提升修为还真的是毫无兴趣。

    “会直接关闭,等待下一个百年的有缘人。”加吉秘境也是很挑剔的好吗,只要最好,绝不将就!

    颜君陶点点头,他上辈子因为选择了直接闭关,反而错过了这个能够帮助他进一步的机缘。这辈子倒是遇到了,但他根本不想飞升。看来注定他和加吉秘境无缘了:“我还是……”

    “我完全可理解您想要全部靠自己的心,修行毕竟是很个人的事情,依靠外物提升修为,终究不如自己。但是您还有宗门啊,也许宗门会有什么需要呢?”有螺真的不是很想再持有这个钥匙的秘密了,今天不给了颜君陶,她大概连这条街都走不出去。

    颜君陶看了眼规规矩矩等在两旁只等他做主的天衍宗弟子,以及黑甲战修,不得不说,有螺终于戳中了他的兴趣点:“这个秘境的机缘也可以转送他人?”

    “不,您必须进入。但您可以选择带着您的亲友一同进入。”大部分有缘人遇到这等机缘,未免夜长梦多,总会选择第一时间进去,身边很少会有其他人。哪怕有,人也是自私的,他们未必信得过、也不想带上别人。但事实上他们是可以的。

    “有人数上限吗?”颜君陶这么问,就代表了他真的心动了。不为自己,为的是天衍宗、伊耆药宗以及颜家。

    “如果您愿意,您可以与全天下分享这个秘境。”有螺姑娘的意思只是想让颜君陶意识到,他可以选择带所有伊耆药宗和天衍宗的弟子进入,甚至可以把这一次的秘境之旅当作对新入门弟子的历练。

    但有螺万万没有想到,颜君陶却好像寻常聊天一样,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哦,那就对外公开吧。”

    “……什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