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三十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30章 三十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破道[修真]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死亡万花筒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不得不承认, 伊耆药宗的祖师爷真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将大胆的创新,几千年甚至上万年也没过时的脑洞, 深深烙印在了伊耆药宗的方方面面。

    好比那很让人在意的丹炉蓝图, 也好比走路全程靠知识的新颖促学模式。

    颜君陶一边听姜老爷子忆往昔峥嵘岁月, 一边暗暗点头, 这伊耆药宗的祖师爷怕不是合的脑洞大道。

    伊耆药宗整体依烈山山麓而建,主宗就在正峰山门之上。

    烈山是姜水界唯一的山,就像伊耆药宗是姜水界唯一的门派一样。是的, 比起百花齐放、斗争与狗血一色的和光、同尘界,姜水界就要单调也霸道的多。偌大的一界,只供养着伊耆药宗这么一个门派,无所谓九星一星,只它兀自矗立, 万年孤独。

    还偏科颇为严重。

    伊耆药宗没有剑修、佛修等一系列比较常见的正统,更也没有杂修、魂修等稀奇古怪的偏门, 只有医、药、丹三宫鼎足而立, 无所谓谁比较厉害一点。

    医师临作为一个医师,却偏要住在药宫正殿,你能拿他怎么样呢?你不能拿他怎么样。

    姜水界附属的下城小域很多,却一个个如无根之萍, 漂浮在姜水界主界之外。真正的姜水界其实很小, 是颜君陶所知道的界面中最小的。放眼望去, 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就是平坦无山仿佛天生就被开垦过的一块又一块的药田。

    烈山被紧密团结在药田之中最大的一块大陆的正中间,十分突兀的高大,仿佛上古巨人在孤独的擎着天地。

    整个姜水界的人,不管是修士还是凡人,也都集中扎堆住在烈山所在的这块大陆之上。山下及山外是世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普通人,山上及深山之中却是寿数动辄千百起的医药丹方面的顶尖修士。

    看上去,伊耆药宗好像是与凡人最和谐相处的修真门派,实则却是最等级森严的地方。

    由一层层看不见的结界,将凡人与修士的天壤之别,由居住山麓的高低,强烈的划分而出。最下面是普通凡人,往上是外门弟子,再往上是内门弟子,以此类推的逐级递增,掌门和长老住在烈山主峰最高的地方,终日体会着什么叫高处不胜寒的装逼。

    而下面的弟子想要往上去办事,就要过一道道卡的十分严格的结界。

    这些结界就像是活的一般,并不需要谁来看守、定期修葺,只需要按照它制定的规则来出行就好。

    规则一,这里没有自下而上的御剑飞行。

    哪怕是姜老爷子,他也只可以御剑从主峰山顶飞下来,却并不能飞上去,他只能和所有人一样,自己找辙上山。

    好比御兽,也好比回答结界根据不同的人量身定制的不同等级的问题,更好比……

    种个种子,以灵力催之,让巨型灵植当场开花结果,送你上去。

    姜老爷子对于这一块的业务已经很熟练了,在点清颜君陶一行一共来了多少弟子之后,就从袖子里掏出灵植卷轴,在卷中里挑出了对应最适合的种子。手腕一转,六枚种子就现于掌中,闪着温润光华、好似珠宝。

    姜老爷子又找来一个刚刚候在药宫之外的近身童子,抛出一粒紫色的种子,当场催发,让童子配合着给颜君陶一行人演示了一遍怎么上去。

    只见那种子落地生根之后就迅速抽条,壮大己身,拔地而起,带着很会挑选时机跳上的童子一同,只是在眨眼的转瞬之间就上到了他们看不到的地方。那童子看上去也就十岁左右,穿着伊耆药宗统一的药童袍,脸上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显然对于这种出行方式已经习以为常。

    巨型灵植越长越高,也就带着童子越上越高,直至穿破云层,上无可上,仿佛消失在了天际。有候鸟成群结队的翱翔而过,带着说不上来的人与自然的和谐。

    回神时,姜老爷子已经转换手决,用绿色的灵力,将那开着摇曳小花、不知名的粗壮灵植重新缩了回来,笑开花谢,藤蔓似的躯干一点点回到了纤细瘦弱的正常样子,直至彻底缩回紫色种子的状态,还很动物化的打了个饱嗝。

    重新变回种子之后,那宝石光泽似的颜色已经暗淡了不少,但姜老爷子还是小心翼翼重新捡了回来,交给了另外一个药童。

    这灵植被强力催生过一次,药效会大减,炼丹会掉品,但用来在药学课上给新手弟子练习却再适合不过。

    姜老爷子的财富帝国,不只是靠开源,也靠节流。

    那话怎么说的来着?越有钱,越抠门。姜老爷子富有四海,坐拥灵山,却依旧属于会弯腰捡起路上一枚铜钱的类型。

    “看清楚了吗?”姜老爷子耐心的对天衍宗的一众小弟子道,“跳上灵植的时间一定要选好,跳早了灵植还未彻底定型,容易压坏它,也容易闪着你;跳晚了灵植已一飞冲天,就带不了你们了。眼疾手快,就一定可以,哪怕不行也不要慌,我这里还有很多种子,我们可以慢慢练习。”

    姜老爷子为人吝啬抠门,但教育孩子的耐心却出奇的好,大概也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和老宗主那个被宠坏了的熊儿子交好吧。

    “是。”天衍宗这一批跟着颜君陶出来的弟子,一个个在天衍宗也是要被夸人中龙凤的,自然没谁愿意丢脸的被照顾着再来一次。他们暗暗在心中对自己道,只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丢脸在姜宗主面前也就算了,可不能丢在颜首席这里,他们被派来之前,自家师父就已经耳提面命,哪怕不能被颜首席眼熟,至少也要做到不给对方留一个愚不可及、不堪造化的印象。一群少年少女,既是友爱同门,也是彼此最大的竞争对手,他们暗中较劲,摩拳擦掌的想要力求表现,脱颖而出。

    颜君陶本还想补充一句,他可以用灵力照顾到所有人,但很显然,这些弟子大概并不愿意被当做小孩照顾。

    哪怕是公子阳呢,眼神里都是一展身手的跃跃欲试,哪怕他其实是所有人里修为最差的。

    颜君陶也就没再多嘴,只等那边给天衍宗弟子讲解完注意事项的姜老爷子回来。

    然后……

    颜君陶就被容兮遂给抱了起来。

    容兮遂钢铁一般坚硬的手臂托着颜君陶,让他半坐在自己身前,这样既满足了自己想要捧着宝贝的心,也可以给予颜君陶最好的视野。

    颜君陶:“???”

    容兮遂低声轻笑,好像在颜君陶的耳边吹过清风:“没听见姜宗主说吗?摔下来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宝物,丢了可不好从这十万云海里找回来。”

    颜君陶:“……”

    虽然容兮遂的梗有点老,但颜君陶还是不得不承认,他是有点开心的。大概是外表变小了,性格也更接近于小朋友,他目前就处在那种小朋友的开心里。明明已经因为被当做宝物而开心的要飞起了,还要假装他才没有一点点点开心呢。

    这一回,常羊灵池的一池秋水直接炸了。

    一群不明伊耆药宗日常的天衍宗弟子齐齐侧目,什么操作?

    姜老爷子其实也被吓的不轻,但他和天衍宗弟子害怕的方向明显不一样,但一边害怕,一边还要坚强的给他师伯遮羞。笑的一脸无事发生,挥手坦然表示:“没事,没事,定是又有哪个长老炼丹不成,或者研究走上死路,想要发泄一下。别怕,正常,这都是小事儿。”

    颜君陶等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只觉得这伊耆药宗真是满门学霸啊,还带这么精准的炸池子的。不过说来,这种发泄方式倒也安全、环保,值得效仿。

    池水水花溅起来快有三丈高,和凡人的古城墙差不多,以排山倒海、摧枯拉朽之势,炸出了池中的种种事物,一起骤然飞到天上,又重新重重的落下,溅起肆意的水花。周围的弟子都已经是老江湖,目不斜视也可以在走过的时候先一步避开,实在是躲闪不及的,也已经撑起了烟青色的油纸伞,分外的古香古色。

    那伞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竟然能真的裆下这么大的水花,保护弟子在伞下安然无恙,连一滴水都没有沾上。

    颜君陶也顺便看到了那些已经被炸烂过的任姒莲灯,大片大片的花瓣落败于轻轻浅浅的池水之中,一如被雨打风吹之后的惨荷,素影青溪,萧萧条条。

    姜老爷子再次爽朗一笑,思路飞转:“我们有个炸莲灯的活动,很好玩,师叔改日来一起参加啊。”

    颜君陶兴致勃勃:“好呀,好呀。”

    这伊耆药宗可真是打发时间界的翘楚!太棒了!

    姜老爷子再不敢留在这里耽误瞎功夫,指不定还有多少他师伯的事情需要他兜着呢。但他也是人,总会有力有不逮的时候,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种子一撒,五株似藤似蔓的灵植,就带着所有人上了天。冲破结界的那一刻还会有所感应,犹如清凉但不湿身的水汽从头到脚的扫过,带来说不上来的神清目明。结界一过,就又是一方与刚刚类似的地方,地面实实在在,宫殿美轮美奂,连那常羊灵池都一模一样。

    可所有从下面而来的人都清楚,这确实是他们刚刚所在之地的上面,明明那时候看,头顶只有高耸入云的巍峨高山,以及一眼就能看到尽头的蓝天。

    世界万法,总是这般神奇。

    所有人轻松跳下灵植,童子收回种子,姜老爷子清点了一下人数,很好,一个没少,就是有些天衍宗弟子的头发难免被吹的有些骄傲放纵。

    容兮遂故作遗忘,继续抱着颜君陶,很显然颜君陶不主动说要下来,他是打死不会放手了。

    颜君陶抱着还在撑得慌的胖犼,小心翼翼的给他撸毛,生怕这家伙被这高速的飞升给整吐了。脚下的二腓……总觉得自己大概是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qaq

    “这就是药宫之上吗?”有天衍宗的弟子不死心的想要往下看。

    “我觉得至少上了两节。”有感应比较强的弟子反驳,“我们确实在药宫之上,但中间肯定还隔着其他地方。”

    “我们其实略过了很多地方。”公子阳开口,给了正确答案。

    药宫离伊耆药宗的山门很近,准确的说应该是在烈山山麓的中段,而他们此时此刻应该已经到了主峰之巅,掌门和长老们住的地方。放眼望去,周边都是各个林立的山头,指不定住着多少和姜老爷子一样来自几百几千年前的遗老。

    其实医师临也早就该搬上来了,但他就是不乐意,他更喜欢离山门更近的药宫。还是那句话,你能怎么办呢?当然是只能随他高兴了啊。

    姜老爷子领人参观伊耆药宗的活儿一看就没少干,走的是“一次上到最高,再御剑自上而下”的经典游览套路。他自己对这段还没有崛起前的寒酸过往也没什么遮掩,反而开开心心的当讲故事似的和颜君陶说了起来。

    “恩,我刚入门的时候,那叫一个穷啊。师叔你当过凡人没?”

    颜君陶摇摇头,他一出生就有筑基修为,家里虽然只是小域的小门户,却也是修真世家,父母宠爱,仆从环绕。

    “唉,那你大概是没有我这个体验了。当凡人积累的金银,在修真界毫无卵用。”

    修真界用的是灵石,金银形如废物,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的赤贫感,就这样瞬间席卷了年轻的姜老爷子。

    老宗主的儿子倒是很感激姜宗主的救命之恩,也很乐意在姜宗主适应这个弱肉强食的修真界之前一直养着他,甚至适应了之后也不介意养着,但姜宗主却不适应。

    “知道好的药师、医师、丹师为什么那么少吗?因为他们都是实打实的灵石堆出来的。”有灵石,才能不断的购买各种药材,试验各种丹方。师父教的理论再好,也比上你自己实践一回。可实践是需要大量的投资的,炼丹炉需要灵石,炉火需要灵石,材料需要灵石,有时候操蛋的连丹方都需要灵石。

    没有灵石,就没有办法练习,就很难进阶。不进阶又去哪里搞来更多的灵石呢?这就是个死循环,比起其他修士,医药丹方面对修士出身的隐形要求其实更高一些。哪怕是小富之家,都没有底气肯定自己能供出一个医药丹方面的高级修士。

    这也就造成了修真界在医药丹方面,高级修士凤毛麟角,低级修士遍地都是的窘境。

    姜老爷子当年就面临着这样一个毫无钱途的未来。他再有才又能如何呢?老宗主那个时候还没有收他为徒,他就是个对宗主之子有救命之恩、年纪已经大的可以给所有新入门的弟子当爹、走了狗屎运的凡人。

    “然后,我就生了这个给新来的弟子当参观讲解引路人的想法。”

    当然,那个时候他们能够参观的地方很有限,至少不会像如今这样连宗主住的地方都可以大摇大摆的随意进出。有限自然也有有限的好处,那就是不用担心上山之路。

    那个时候是真的难啊,可他硬生生就这样自己创造条件的养活了自己。当然,也少不了老宗主的儿子的帮助,一步步终于走出了坦途,最终被老宗主收徒,过上了用一个灵石就可以扔一个灵石听响的土豪生活。

    药师等级上去了,那是真的赚钱。厉害的药师,很少会出现穷的,除非是那种自己研究着、研究着把灵石都花光的。但也很快就会通过卖药重新赚到身家。

    “等领路人的钱赚够了,就可以考虑给别人炼药了,炼些寻常杂药,或者学堂作业,既能巩固基础知识,还能赚钱。”姜老爷子满脑子都是赚钱的点子,特别市侩,他自己也并没有打算掩饰。

    人活一辈子,谁能离开的了以物易物呢?

    公子阳很认真的把姜老爷子的经验都听了进去,甚至恨不能当场掏出个本子记下来。来之前,颜家其实给公子阳准备了不少灵石,虽然颜家内斗的厉害,但在物质和资源方面是绝亏不了任何一个孩子的。颜夫人也知道药师在初期有多烧钱,还百般叮嘱过公子阳,灵石不够了一定要说话,家里随时都会给他寄过来。

    可公子阳却想着他该自立了,他不会矫情的完全不用家里给的灵石,但他也不会一直无底洞一样伸手要钱。他是家中长子,是该到了他立起来的时候。

    宗主住的地方其实也没什么好参观的,除了威严,就是恢宏,和天衍宗掌门住的地方毫无区别。颜君陶看着那仿佛是从一个模子里扣出来的宫殿群,就总怀疑伊耆药宗怕不是和天衍宗在建造的时候,请了同一个匠师。

    很快,他们就离开了巅峰,往下而去。

    往下走的方式也有很多选择,最便捷的就是御剑飞下去了。飞下去的路上,大家这才看明白了下面的风景,一座座千峰万仞的青山,高低不同,大小不一,组成了不同等级的伊耆药宗。而每座山和山之间,是蜿蜒的台阶和摇晃的索道的。

    “那些小路有人用吗?”颜君陶好奇道。

    “用啊。”驾驭不了灵兽、又催生不好灵植,更回答不上问题的,就只剩下了靠一双腿往上爬的这个笨办法。书山有路勤为径嘛,伊耆药宗的老祖宗希望大家能靠知识解决问题,但也不至于真的要为难死个人。

    既然脑子跟不上,那就勤快点呗,还能顺便锻炼体魄呢。

    “也能省灵石。”姜老爷子傻乐道。他穷的时候那真的是连种子都舍不得用的,问题回答不上来,就只能靠自己的两条腿。他最厉害的时候,一天上下八回山,都不带喘粗气的。

    见公子阳连这一条也要记下,颜君陶终于看不下去了,隔着容兮遂和他哥说:“这个真不用省。”

    “恩,我会努力学习,不让结界问住我的!”公子阳有大药天匣作弊,倒也不是很担心上下的问题。

    “……”颜君陶就差把他的资产全部倒出来给他哥看了,真的不缺灵石。

    其实姜老爷子有句话说错了,颜君陶不是不懂一夕之间过去的钱都不能用了是什么感觉。就像凡人的金银在修真界无法流通一样,下界的灵石在上界仙国也就是比较好看的石头而已,并不能当做流通货币。上界仙国用的是仙晶,颜君陶有再多奇遇,也没有仙晶,只不过去了上界之后,就有人上赶着送仙晶,想要和他再续亲情而已。

    除了颜君陶这种特殊情况,刚飞升的大能,基本都是穷光蛋。要是无依无靠,没有宗门,真的是神仙日子也不好过。

    虽然颜君陶很抵触涨修为,但他也必须承认,他是不可能不飞升成仙的。换言之,他现在如今的财富就根本没有必要攒着,与其被他带上去当废物,不如留下来让给予家人更多的帮助。

    一层层参观下来,颜君陶对于自己兄长未来的就学环境终于放心了不少。

    姜老爷子大概也看懂了颜君陶最关心什么,一路主要参观的就是各宫的学堂、宿舍等一系列教学条件。虽然公子阳会直接拜在姜老爷子门下,但伊耆药宗讲究的是基础大家一起学,增加同门之间的认同感,等往深了再由师父颠簸。

    “你虽然和我学药,但医、丹方面的基础也要知道,甚至是扎实,对你未来会有受用不尽的好处。”

    公子阳点头谨记。

    “这里一层都是用来做各种试验的地方。”伊耆药宗属于安职能划分区域,把很多东西都集中在了一起,试验区更是直接划了一层,以免误伤。当年就有过试验不慎,差点放火烧山的可怕回忆。

    “所有人的试验都在这里做?”

    “对啊,师伯也是一样的。”这样集中在一起也是起到一个互相监督的作用,伊耆药宗天才不少,疯子也不少,要是放着他们宅在自己的洞府之内瞎瘠薄研究,指不定要出多少事呢。医师临也没能打破这个规矩,只不过他要是想在药宫建个药屋烧着玩,姜老爷子也管不了他,“带你去看师伯最先的研究呀!”

    “合适吗?”颜君陶以为这种事情肯定是保密的。

    “别人肯定不合适,但师叔您不是外人啊。”

    也就是说,容兮遂不得不把颜君陶放下,止步参观了。他就这样看着颜君陶跟着他的大师侄进了最大的宫殿,然后,不着痕迹的找伊耆药宗的童子打听了起来。

    “哦?临兄这么厉害的吗?”容兮遂笑容加深。

    这些年的研究方向,除了本身的医学以外,就是研究如何创造一个能够脱离肉体凡胎的仙躯,简单点来说就是用玉石造人……这是要造出个哪吒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你不许凶我![重生]不正经恋爱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渣夫重生了你是不是特有钱?八零之福气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