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二十五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25章 二十五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重生之家有宝贝汉侯妖怪公寓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死亡万花筒七零年代美滋滋盛世医香山村名医     在獬豸持续撞击颛孙强,已经快要把他撞成一摊烂肉的时候,公子阳借着眼角的余光,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下颛孙少将军,这个传说中与他有缘的人。

    可惜,他已经不相信什么缘分了。

    颛孙少将军是个好人,他念旧情,有原则,又不至于为了旧情彻底把自己搭进去,时刻保持着智商在线的清醒。如果换个处境、换个相遇,公子阳说不定还真的会爱上他。可惜,现实是没有如果的。在经历了这么多的当下,公子阳要是还和颛孙少将军在一起,那就真的是在打他弟弟的脸了。

    公子阳这个人蛮执拗的,一旦认准了什么,那就是粉身碎骨也不会回头。而他认准的就是做什么都要以弟弟为先。

    两人遥遥相对,互看了一眼,然后便各不相干地撇过了头去,这就是他们这辈子的缘起缘灭。

    “一日一年,谣言传了多少日,你的灵根就等多少年后再恢复吧。”颜君陶心中早已经有了打算,若颛孙少将军能够及时摆脱他的优柔寡断,颜君陶也不介意在最后帮他一把。

    而对于颛孙少将军来说,这个结果已然是惊喜万分,他是真的没想到,都这样了,颜君陶还愿意给他治疗。至于等的这些年……哪怕再翻个十倍,他也会心甘情愿地等下去,并心怀感激。

    容兮遂本想替颜君陶扫平障碍的,但是越到后面他越发现,他不可能比颜君陶做得更好。这不是一个需要他为他遮风挡雨的人,哪怕对方的外表看上去是那么地弱不禁风;这也不是一个离开他就指不定会被谁欺负到死的小白兔,哪怕对方的性格确实有点呆呆的,好像对什么都不是很上心、很在乎的样子。

    这样的颜君陶……更让容兮遂想要深陷了。

    或者说,容兮遂其实没什么特定的审美,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颜君陶什么样,他就喜欢什么样。颜君陶的性格,颜君陶的处事,颜君陶的谈吐……

    要是能变成成年人就更完美了。

    坐忘心斋那边就比较心塞了,就像是伤口又被当众扒开撒了一层盐,疼得只能大口大口地倒吸凉气。

    当年他们掌门怎么就能在收徒这件事上失手呢?

    这样的天资、这样的心性,怎么看怎么都应该是他们魔门之人啊!哪怕颜君陶现在由道转魔也是不算晚!真的!魔门好啊,魔门妙,魔门呱呱叫!更不用说魔门在上界仙国也是超厉害的啊,戮力魔尊了解一下!最年轻飞升记录保持者,一飞升就塑了真魔之体,越过天魔,据说如今已经是金魔了!最重要的是,我们戮力魔尊特!别!喜!欢!你!

    颜君陶对坐忘心斋那边频频发来的火热视线早已免疫,因为司空见惯,所以根本就不好奇他们想说什么。

    这也导致其实想说另外一件事的闻首席心里有点苦,我和这些妖艳贱货不一样啊!看我,看我,看我!

    颜君陶没看,容兮遂倒是深深地看了眼闻首席,后天霸之一道,嗯?

    军师师弟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挡住了自家二傻子哈士奇似的师兄,然后……给容兮遂深深地鞠了一躬,求前辈高抬贵手,放过坐忘心斋这近百年内的希望吧,虽然傻了点,但真的在修行方面很有天赋。

    雅歌仙子看着颜君陶,想起了临行前师父的那一声叹息:“痴儿。”

    有些事情,有些人,不自己去面对一下,是绝不会明白什么叫回头是岸的。雅歌仙子其实已经意识到了她与颜君陶的境界只会越拉越大,大到以前还可以仰望,如今只能深刻地明白他们根本不是一路人。她能与这样的传说有过曾经的齐名,已经像是做梦一样不可思议。

    雅歌仙子暗暗摸了摸手中的一柄玉做的小剑,好不容易才下定了决心。

    ——当不了夫妻,她还可以当他姐姐啊!

    “去问问看,那颜尊者的妹妹,可有意拜入我青要门。”

    与雅歌仙子有相同想法的人还不少,他们重点的抢夺目标就是在这一次事件里大放异彩的娘子玉与公子阳。

    至于公子阳本人……还在数着颛孙强这小强一样的生物,什么时候才能够被撞死。

    趁着大家都陷入了对能见到渡劫期修者的狂热,公子阳走到如丧家之犬的颛孙强眼前,压低声道:“哦,对了,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根本不会去任何一个九星门派,因为我阿弟已为我介绍了姜水界的伊耆(qi)药宗,就是有玄级医师的那个第一门。”

    之前颜君陶就说过了,他不建议公子阳去任何一个九星门派,在说那话的第二天,颜君陶就着手安排了公子阳的其他出路,更好的出路。公子阳也欣然同意,对颜君陶十分信任。伊耆药宗的玄级医师临与颜君陶情同手足,他对于收一个有完整药仙道统、且是颜君陶哥哥的人,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颛孙强带着震惊与绝望,睁大了眼睛,却死活不肯咽下最后一口气,他的命运不可能是这样的,那个人明明说过、说过……

    公子阳笑眯了一双好看的眼睛,终于暴露了自己真正的本性,一个他怕展露出来吓到自家弟弟的本性。公子阳上辈子经历那么多磨难才成为药仙,可不是真的靠什么傻白甜的性格,他之前一味隐忍,不过因为没有反抗的能力罢了。

    “我阿弟是注定要成仙至圣的人,怎么能在你这等臭虫上留下什么因果?

    “收拾你,需要一个理由,那我就把这个理由给阿弟找出来,谢谢你这么配合我。

    “现在,你可以死了。”

    ……哥哥的上辈子梳理,可看可不看……

    公子阳在嫁给颛孙少将军的前夜,嫡母颜夫人就把一切都和他说清楚了,他与这颛孙少将军命里有缘,是彼此成仙的契机。

    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全看公子阳自己,她没空关心。

    所以,在婚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公子阳看颛孙少将军的眼神就和看天材地宝没什么区别,说温柔似水都嫌不够,准确地说应该是小心呵护,期待成长。至于什么脑子不够用的公公婆婆,热爱扶贫的祖母,恶心的二房,讨厌的前任未婚妻,在公子阳看来就是拦在他摘取天材地宝的路上的必然障碍。没有凶兽垂涎的天材地宝那才奇怪呢,公子阳为此斗起来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真正的障碍是他对这天材地宝动了凡心,竟然和药材产生了感情,真的让公子阳挺苦恼的。

    第一次动心应该是在他嫁进来的当晚,颛孙少将军以礼相待,苦言相劝,把自己即将不久于人世和他并没有为邹屠赢下“上上”都和盘托出。

    公子阳在颜家“丰富多彩”的后院长大,这么多年了,都没见过一个比颛孙少将军更傻的,迫不及待地就把把柄送到他手上。这让公子阳很有安全感,一种他能够完全掌控眼前男人的安全感。

    不等公子阳想清楚该怎么利用这件事收拾已经腐朽不堪的颛孙家,让他们都闭嘴听话,他弟弟公子陶的修为突破渡劫,特送灵旗给母亲当寿辰礼物的消息就传回了邹屠。所有人都傻了,但最受到打击的还是要数颛孙家。

    颛孙老太君还打过让公子阳回家周旋的奇怪念头,公子阳当场差点笑疯了。那是他第一次暴露本性,暴露了也就没打算再收回去。

    “奶奶这话可真有意思,我阿弟能庇佑邹屠,那是他的本事能耐,您让我回去商量什么呢?让一个渡劫期大能给您圆谎?您哪儿来的那么大的脸?您是不是忘了我是怎么被算计地嫁进来的?不修书一封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阿弟,就已经是我对这个家最大的包容了。”

    “你、你……”颛孙老太君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你想怎么样?”颛孙夫人道。

    “想怎么样?当然是希望你们能大大方方地承认错误,给我阿弟赔不是。谁造的谣,谁负责。不要怕丢脸,这不是有我陪着你们嘛。别这么看着我,我胆子小,万一哪里让我不舒坦了,又想起来要给我阿弟写信了,怎么办?”

    公子阳其实根本没和自己的弟弟公子陶说过一句话,可他就是敢这么狐假虎威。他是不知道他未来能不能成仙,但嫡母有句话说对了,嫁给颛孙少将军确实会迎来转机。只要他弟弟公子陶一日是渡劫期的大能,他就一日能够在这个家作威作福。这可比回到颜家继续隐忍、压抑本性,当个小可怜要好上太多。

    这话听起来太像是一个反派了,可公子阳……就享受当这个反派。

    公子阳的反派一直当到了颜君陶飞升。其实哪怕颜君陶飞升了,有这个威名在,公子阳也还是过了百年外面低调小透明,家里邪魅狂狷大反派,顺便期待自己的“天材地宝”早日开花结果的美好生活。真正让一切急转而下的,是当年因“先天灵体”的资质而被九星门派收徒,在百年后修为终于有点看头的颛孙强回到了邹屠。

    哪怕是面对这样的颛孙强,公子阳其实也没落什么威风,虽然在斗智斗勇里有几次险象环生,但最终还是他打败了被不知名生物操控的颛孙强。

    当然,这中间也少不了金手指的帮助。不是大药天匣,而是一个不知名的前辈。

    前辈给了公子阳一个可以毁天灭地的仙器,却只和他提了一个要求:“若有一日我需要用到你,你不能推辞。”

    飞升后,公子阳回顾自己的一生,起起落落,波折不断,他始终不忘嫡母在出嫁前的教诲,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宅斗中的战斗机。但偶尔在午夜梦回,他也会贪心地想着,能当个温室里的宝宝,谁会愿意去披荆斩棘、不得不坚强不屈呢?

    百年后的一日,心魔问他,若给你一个重头来过的机会,你愿意舍弃如今的一切吗?

    舍弃了荣耀,也舍弃了苦难。

    他与颛孙少将军算是由恩到情,水到渠成,说不上来有多少激情,但也说不上来有多么平淡。只是飞升后他才醒悟,他最应该感谢的也许是他的弟弟公子陶,那个给了最难时期的他这个世界上好用的狐假虎威的人。

    公子阳最终也回答不了心魔,他只是凝视着眼前似井非井、似镜非镜的纱幕,纱幕里也有一个自己在凝视着他。

    作者有话要说:  哥哥→_→也是个很可怕的人啊。

    不过哥哥和容兮遂还是不一样的,容兮遂是个纯天然无污染的变态,哥哥只是奋起反抗的变异。

    上辈子没谁负了谁,只是两个互为拐杖的人,相互扶持着彼此前行而已。

    这辈子嘛,哥哥会在伊耆药宗有更好的发展,专心修炼才是重点。而且,大概是我萌点比较偏,我更喜欢哥哥这种性格的当攻,不是当受。

    不过,咳,下个副本就不是公子阳的故事啦~

    ps:以防有亲亲不看哥哥上辈子的故事,在这里划个阅读理解的重点——【前辈借给了公子阳一个可以诸天灭地的仙器,却只和他提了一个要求:“若有一日我需要用到你,你不能推辞。”】

    【百年后的一日,心魔问他,若给你一个重头来过的机会,你愿意舍弃如今的一切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