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十九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19章 十九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妖怪公寓重生之家有宝贝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死亡万花筒七零年代美滋滋盛世医香山村名医     所以,颜君陶到底是什么灵体?

    这当然是不能说的啊。

    若是能说,下面的小城小域就不会至今还以为颜君陶之所以能被九星门派看重,只因为他是先天灵体了。

    在结果公布出来之后,台下便开始有人控制不住地窃窃私语,分享吃瓜信息:

    “确实不能说啊,被人抓去吃了怎么办?”

    “我怎么听说是有魔修喜欢用先天灵体炼丹?”

    “你们这都是什么洗脑包!明明是容易被当作炉鼎!”

    颜君陶:“……”都不是,谢谢。

    青要门的雅歌仙子终于还是听不下去了,觉得不能任由传言再继续这样误传下去,责任感让她觉得她很有必要出来辟谣!

    青要门修仙,讲究的就是一个律己律人、程序正义,就像是一个重度强迫症,希望所有人修仙都能按照基本法。对于市面上一些误人误己的谣言,是容忍度最低的门派。若发现自家门内有女弟子传谣造谣,会视情节轻重来论罪,最重的甚至可以到达废掉修为、驱逐出门的地步。

    而门派的风格,很大程度上也会影响门内弟子的为人处事。

    雅歌仙子随手一抬,一道道声纹,便随着琴音快速于人群中扩散而去,停住了所有人越传越邪乎的言论,也帮助众人清醒了一下过热的脑子。

    青要门这边在等大家冷静得差不多后,就派出了一个穿着水色裙衫的小师妹,化水扩音,让谣言止于智者。

    小姑娘先是说了一套逼格特别高的“之乎者也”,但没能说完,就发现下面的很多围观群众其实并不能很彻底地理解她到底在说什么,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光明正大地跑神。毕竟文言文听起来还是有些吃力的,白话文有市场,就必然有它存在的意义。

    青要门的这位小仙女也不是个拘泥之辈,说到一半,便转了画风,用一种更加轻松幽默又简单的处理方式,科普了一个让所有人都能更容易理解的现实:“这么说吧,你吃了蜜火腿,你就会变成蜜火腿吗?明显不会,对吧?所以,为什么会有人觉得,吃了先天灵体就能变成先天灵体呢?”

    前面妹子讲了那么多复杂的灵力原理,都不如最后这一段容易引起共鸣。吃瓜群众纷纷表示,是啊是啊,吃了人参灵芝也不会变成人参灵芝,要是能变,他们早就靠卖自己发家致富了好吗!

    颜君陶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嗯,他可以说是突然很想吃蜜火腿了。

    坐忘心斋的闻首席本来正吊儿郎当地争当一个合格的霸道魔修,一见颜君陶这边看起来很感兴趣的样子,赶忙撸起袖子,就准备自己上了。

    还是军师师弟及时拉住了自家蠢蠢欲动的师兄,没看青要门派的都是小师妹吗?他们坐忘心斋哪怕要辟谣,站出来的也该是同等级的人。若换作首席亲自说,那算怎么回事啊?还要不要排面了?脸面很重要的好吗?!

    穿着火云纹“校服”的小辈弟子很有眼色地站了出来,从青要门小仙女一开始的失败里提取经验,声如洪钟地一开口,就是人人都能听懂的大白话,可以说是相当地清纯不做作了:“我们可以代表整个同尘界的魔修负责任地说,收起那点被害妄想症吧,用先天灵体炼丹,和用普通修士炼丹,成药效果是没什么区别的。”

    “……”

    “……”

    “……”

    全场一片寂静,虽然坐忘心斋的小师弟觉得他已经很亲民了,但他用这种随便的态度说出这么细思极恐的言论,还是让人有点不敢深想的后怕好吗?

    好比,这个对比结果,坐忘心斋到底是怎么得出来的?总觉得答案不会太让人觉得舒服。

    那位弟子见效果不佳,大家都有点要对他退避三舍的样子,赶忙更加卖力地实事求是道:“有些对症的先天灵体,也许成药会更好,但比起先天灵体本身还是太大材小用了,所以,并不建议入药。”

    众人:……你说得再诚恳,再科普,听起来也很恐怖的好吗?

    另外一个坐忘心斋的弟子不忍看同门的“冷遇”,站出来想要挽尊:“有些特殊灵体,确实适合当炉鼎,但大部分灵体都不适合,好比雷火灵体,你抓他来给你吐火炼丹,都比当炉鼎强,本身日起来也和普通修士没什么区别。”

    吃瓜群众的瓜都要掉了,大哥你是怎么用这么一脸清纯的样子,说出这么重口的话的?

    小弟子的眼神朝左上回忆了一下,又改了改自己的说法:“唔,不对,如果对方反抗的话,也许会更加带感。”

    “咳。”连闻首席都有点听不下去了,这种白日开车的感觉。

    小弟子立刻换回了一本正经的画风,像哄小孩似的告诫大众:“总而言之,拿先天灵体做炉鼎,对于修行真心没用,而且还容易导致对方卧薪尝胆,十年反杀,有性命之忧。请千万不要轻易尝试。引用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曾亲测有效的同门前辈的遗言来说就是,活着不好吗?”

    每一个警告背后,肯定都有不止一个相关的心酸故事。

    最后的这段话,颜君陶并没有听到,因为他已经在第一时间被容兮遂捂住了耳朵。圆圆软软的小耳朵,还带着一层只有在阳光下才能看到的细碎绒毛,特别可爱。

    颜君陶不解抬头,看向就站在自己身后的容兮遂,他已经成年很多年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得很清楚。甚至天衍宗曾因为担心有不信邪的神经病要抓颜君陶这样那样,教颜君陶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从这些神经病手里自保。

    一如那句话,你不提前教会孩子的,小心被社会教了之后追悔莫及。

    “小孩子就要有个小孩子的样子。”好比成年之前禁止早恋!禁止涉嫌十八禁!容兮遂俯身,低声用磁性如慈父的声音道,“你要是现在和我争什么成年人的权益,那我大概会觉得我也可以争取一下。”

    颜君陶立刻正襟危坐,双手乖乖放在膝盖上,摆出一副五讲四美好宝宝的姿态,他是未成年,一辈子的未成年!

    容兮遂这才恋恋不舍地把手拿开,不甘心地在离开之前又捏了捏颜君陶的白玉耳朵,光滑如剥了壳的鸡蛋,温凉如上等的美玉,嗯,真的很好捏。

    等一系列插播劲爆言论的辟谣之后,已经没有人关注颜君陶到底是什么灵体了。其实也不是不能说,而是说了就很容易暴露颜君陶到底是谁的孩子,那就很麻烦了。天衍宗和坐忘心斋当年为了压下此事,疾风骤雨般的一系列联手处理,也将变得毫无意义。

    说回万苍域的先天灵体。

    本想秀一把自己儿子、顺便打压刚刚崛起的邹屠,誓要让邹屠没有办法爬起来的万苍帝,依旧很是不忿,别看他又瘦又矮,却野心极大。他是说,纵使不是所有的先天灵体都如颜君陶那般招人稀罕,但先天灵体终究还是少见的啊,他儿子怎么就这么没有市场了?

    因为……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万苍域最引以为傲的是供养出了一个九星门派的元婴尊者,而如今让万苍帝的儿子无派问津,也是这个原因。

    从潜规则上来说,万苍域出了一个先天灵体,最先知道的应该是它所依附的门派,也就是万苍域的元婴尊者所在的觉生寺。若觉生寺发现与这新出现的先天灵体没有缘分,或者是不想耽误了孩子的大好资质,自然会为孩子联系更加合适他的九星门派,给他一个前程。

    一如颜君陶那般,从小就送去大派,打下牢固基础,也能得到更多的保护。虽然说先天灵体不能吃、不能炼丹、大概也不适合当炉鼎,但架不住还是有神经病想要试一试。

    并且这种一般都是无门无派、传承断层、走邪路子上来的散修。

    他们无依无靠,也就无所畏惧。

    真疯起来,还是很可怕的。

    万苍帝的儿子如今已经十五了,但此前觉生寺却连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这说明什么?说明万苍帝想要拿他的儿子待价而沽,并且不太信任觉生寺。

    这简直就是明晃晃地在打觉生寺的脸,若不是觉生寺走的一贯都是“都行,可以,你高兴就好”的佛系路线,只给了一个不去关注的眼神,换其他任何一个九星门派,都不可能轻易放下此事,放过万苍域的。

    坐忘心斋的闻首席勾唇,坐姿豪放,专注搞事,故意用所有人都能听得到的声音道:“哎,一杀秃驴,我是不知道你怎么想,反正换我,我绝对不能忍。”

    “不是都说佛有慈悲为怀,也有怒目金刚吗?你变个武僧给我看看呗。”

    坐忘心斋这样的做派,往好了说叫霸道首席爱上我,往坏了说就叫嘴贱欠抽很讨厌,拉仇恨值总是拉得特别稳妥。

    觉生寺的首席法号一杀大师,虽然听起来是个武僧,却是个实打实的憨厚性格,讲究的就是出家人要与人为善,一生修的闭口禅,把与世无争进行到底。其他人被闻首席这么挑衅,多少都会有些火气,然后在冲动下做出错事。但一杀大师就厉害了,他在这种时候还能笑得如沐春风,发自肺腑。

    他双掌合十,微微点头,活像一尊庙里的泥菩萨,始终透着金光闪闪的佛性。

    等着接招的闻首席,得不到回应,自然是很不舒服的,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最坑爹的是,闻首席还很清楚,一杀大师真不是在故意让他不舒服,这秃驴就是这么一个性格。闻首席……更不爽了。

    一杀大师一字未说,可大家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他不介意,相信门内的长老们也不会介意。

    就像是在当年想要收徒颜君陶的事件里,觉生寺也是最早收手的,因为“此子与我佛门无缘”。

    虽然觉生寺这边觉得来来去去都是缘,但作为一杀大师好基友的白鹿洞书院首席景铄书生,还是在“啪”的一声打开银色折扇后,表明了立场:“虽然还没有到正式的收徒阶段,但我的话就放在这里了,白鹿洞书院要不起这么大牌的弟子。”

    白鹿洞书院,一个只允许他们大牌,不允许别人比他们大牌的神奇书院。爱修不修,不修滚蛋,别打扰我飞升,就是这么道系任性。

    错失先天灵体固然可惜,但景铄更愿意守护的是朋友的面子,书生意气,不外如是。

    青要门的雅歌仙子都不需要说话,只需要看一眼自己身边清一色的女弟子,就已经表明了立场,男宾止步,她们就是要搞性别歧视,谢谢。

    换言之,万苍帝之子绕来绕去,最后的希望偏偏还是挂在了天衍宗,也就是颜君陶身上。

    万苍帝整个人都要凉了,手脚不听使唤地开始抽搐抖动,天知道他到底有多嘴贱、得罪了颜君陶多少……他的儿子可怎么办啊?!

    作者有话要说:  蠢作者比较喜欢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但冤有头债有主,也不应该连累无辜。

    万苍帝作妖,坑儿子,那就狠狠的diss他,the one他。

    但他的儿子却没有做什么,所以仇恨值会始终在万苍帝身上。

    以上。

    今天着急出门,要去进行一个,也许蛮重要、也许毫无卵用的吃(面)饭(试)局_(:3∠)_

    希望一切顺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