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十四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14章 十四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妖怪公寓重生之家有宝贝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死亡万花筒七零年代美滋滋盛世医香山村名医     颛孙将军府。

    颛孙少将军如今已是形销骨立,面白如纸,再不复当年运筹帷幄、威风凛凛的少将军模样。他正躺在由养神玉制的拔步床上,一边接受母亲的喂药,一边咳嗽不断。

    自从颛孙少将军出了事,颛孙夫人便不假他人之手地躬亲照顾着儿子的起居,因为她不放心任何人,也不觉得有谁能比她更认真细心地照顾儿子。颛孙少将军如今喝一口药,就要咳出来大半,擦嘴,吹凉,再喂,一次喂药就是一场战争,颛孙夫人却没有丝毫觉得麻烦。

    她唯一难过的只是这么多天地灵药堆砌下来,儿子仍不见丝毫好转,让她每每想起就要偷偷落泪。

    等好不容易喂完了药,用过去尘术后,颛孙少将军这才有气无力地问母亲:“是真的吗?”

    “什么、什么真的假的?”颛孙夫人眼神闪烁。

    “为我娶妻一事。”颛孙少将军是在今天才知道的这件事,从别有用心的二婶口中。

    他知道自他倒下之后,就再没有人有办法震慑住这个家里的牛鬼蛇神。大厦将倾,人心涣散。他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这么急,真的是一刻也等不了地巴不得他早点死。

    说起来,颛孙家的破事,虽然没有颜家多,却比颜家更加棘手。因为颜家宅斗的主力军是颜老爷的妻妾们,而颛孙家却是嫡脉的兄弟不省心。一家之主的颛孙将军打死不愿意怀疑自己的兄弟,而颛孙夫人又实在是冲动好骗,根本不是那佛口蛇心的弟媳的对手。家中主事的老太君封建守旧,疼爱颛孙少将军,也同时疼爱着二子家的嫡子。

    颛孙少将军虽然早就知道二叔二婶不安好心,却自恃修为,觉得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问题都只是纸老虎。

    但是,当有一天他引以为傲的资本没有了,他才发现他当年想得有多么天真。

    可以说整个世界都变了。

    他的未婚妻成了堂弟的未婚妻不说,他还莫名其妙被安排要娶颜家的长子,这不是在胡闹吗?

    “可是有谁在你面前胡说八道了?”颛孙夫人面色一紧,都快要揉烂手中的帕子了。

    “应该是有谁在娘亲面前胡说八道了,才对吧?”颛孙少将军看着自己过于天真的母亲,苦笑一声,知道对母亲不说重话是不行了,“儿子已是这般废人,何苦还要连累他人?更何况那可是颜家的公子!娘是想害死儿吗?”

    颛孙夫人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你觉得外面那沸沸扬扬的谣言是我找人散播的?”

    “儿自然知道娘宅心仁厚,是万万做不出那等小人行径的。”以颛孙夫人的脑子,也是不会有这般心机的。散播谣言的只可能是颛孙少将军的二婶,那个心高气傲又心眼比蜂窝还要多的高门庶女。

    二婶唯一的独子,也就是颛孙少将军的堂弟,与颛孙少将军还没有公布的未婚妻,在颛孙少将军病时暗通曲款、勾搭成奸,二婶想要成全自己的儿子,自然要想办法把这件事移花接木。

    其实,他二婶真的是想多了。

    颛孙少将军自己清楚自己的寿命,他本就已经打算暗中退婚,假装两家之间并无这桩婚事,自此男婚女嫁,再无瓜葛。

    没想到他那未婚妻竟然会先下手为强地,选择和他堂弟在一起,而不用嫁给他这条路。他做人可真是失败啊。

    “娘知道谣言后也并没有澄清,对吗?”

    “我的本意只是想因着这层关系,看看有没有救你的法子,我听说姜水界的伊耆(qi)药宗最出名的那位玄级医师,与公子陶情同兄弟,说不定有救你之法。”颛孙夫人如今一心只想救儿子,眼中是再也看不进其他了,哪怕伤害他人也在所不惜。虽然知道妯娌经常不安好心,但她还是想赌一下,“而且那公子阳只是公子陶的庶长兄长,娶了又如何?”

    “娘你糊涂啊。”颛孙少将军再一次猛烈地咳嗽了起来,好一会儿之后才在颛孙夫人的拍抚下缓过神,继续道,“若公子陶不在意公子阳,又如何会因为这么一个庶兄为我浪费人情、大费周章地去他界求药?若公子陶在意公子阳,公子阳这般被迫下嫁的折辱,公子陶又怎么会善罢甘休?”

    “嫁给你怎么能算是折辱?!”在颛孙夫人心中,再没有会比她儿子更好的,甚至是公子陶也比不过,“若没有我儿,哪里来的邹屠‘上上’的评定,哪里来的今年这次收徒法会如此之多的弟子名额?那公子陶又为邹屠做了什么呢?”

    “这事儿不是已经说过了吗?!”颛孙少将军猛地提高声音,生生压下了汹涌的咳意,急迫地想要解释清楚,“封城战中,从未有人因灵根被废,而能为自己所在之城域得到‘上上’的评定,哪怕儿子是事出有因,也绝无可能。外人愚昧乱传,娘亲怎么也这般人云亦云?”

    邹屠的“上上”是怎么得来的,谁也没有办法确定。若真的是出了什么大神通者,福泽于邹屠……颛孙家跟着这样传,得罪人不说,在真相揭露时还会贻笑大方。

    “你都说了不确定,又没有谁站出来,怎么就能肯定不是因为你?反正现在人人都在说是因为你,那就是因为你!”颛孙夫人已经算是钻进了死胡同,她想不明白,她那么好好的一个大儿子,本该封城扬名、天下皆知,怎么就、就……

    换了谁,谁都接受不了这样的意外事故。

    颛孙少将军没有力气再与母亲争辩,只能尽可能趁着自己力竭昏迷之前挑重点的说:“不管如何,与颜家的婚事绝对不是良配,那更像是催命之符。公子陶远在天衍,不知道还好,若他知道了,又该如何收场?你们根本不懂公子陶在外界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地位!”

    颛孙少将军也曾因为与公子陶并称邹屠双骄而自得过,封城一战,才让他明白了过去的他到底是如何地夜郎自大,殊为可笑,被人捧几句,就真的以为自己也不比颜君陶差了。

    “你可知儿子灵根未废前,是何修为?”

    “金丹中期!”瑞孙夫人无不骄傲道。

    “那娘可知颜君陶呢?”

    “……不知。”

    “据说他六岁就已结丹,二十已是元婴,距今快四五十年过去了,娘可以自己算算他如今到了何种程度。”

    “!!!真、真的是这般吗?”颛孙夫人的手都快要把自己的膝盖掐青了。儿子在家养病还不知道,她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一直在天衍宗清修的公子陶,已经回来了!若公子陶真的与公子阳感情甚笃,不,都不用很好,只需要公子陶觉得这是冒犯,那就真的是被冒犯了。

    修真不易,子嗣稀少,虽然男男也可以结为道侣,却还是有男女似的主次高低之分。嫁出去的总会被看作是低了一级,有攀附之意。

    他们家敢做出这种逼迫颜君陶的庶兄出嫁的事情,很容易被看作是看不起颜君陶。

    当日到底是谁怂恿她有了“此事也没那么要紧”的大胆想法?

    对,就是老二家那个!

    她怎么又上了那毒妇之当?!

    好恨啊,好恨,她这般蠢顿,连累了儿子……

    不等颛孙少将军先晕过去,颛孙夫人已经步入魔障,一口气没有上来,真气逆转,直接吐血倒在了地上。颛孙家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

    颜家。

    好吧,颜君陶并没有真的捏爆大药天匣,在最后四十分之一炷香的时候,他后悔了,然后就硬生生地停住了磅礴灵气的射出。

    结果这样突兀地打断,也没有让颜君陶有任何被灵力反噬的感觉,有点小失望。

    至于颜君陶为什么没有真的对大药天匣下手,那是因为就在那四十分之一炷香的刹那,他有感于这才是他兄长成仙的机缘。

    不是颛孙少将军,也不是脱离颜家,确确实实是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东西,它并没有吹嘘自己。

    就在颜君陶即将捏爆大药天匣的刹那,药匣的自我保护机制启动,让颜君陶明白了它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是他哥飞升的机缘,他一会儿要□□好这东西后再还给他哥,不管未来如何,至少他不能随便打着为他哥好的旗号替他哥武断做主。

    “怎么?”容兮遂关心地看了眼颜君陶。

    颜君陶密音入耳,对容兮遂解释了一下大药天匣。

    颜君阳最近种种奇怪的表现,其实都是大药天匣对公子阳的考验。

    大药天匣其实是一位半步药圣留下的传承。上辈子的颜君阳是怎么在没有名师指导下半路出家转了药途,还成就天级药仙的,颛孙少将军又是怎么挺过灵根断裂这一劫并重新走上修途的,都有了更加合理的解释。不是颛孙少将军是公子阳命中的贵人,而是公子阳才是颛孙少将军的贵人。

    颜君陶心念一动,便有无数上辈子有关于庶兄的画面印在了脑海。

    圣人一念可知过去、现在和未来。但是连颜君陶也说不清,重生回来的他现在看到的这些是过去,还是未来。

    公子阳当年得了大药天匣,一顶小轿匆匆忙忙嫁入颛孙家冲喜,从此便过上了为颛孙少将军勇斗极品叔婶,给他想办法重塑灵根,但在别人眼中一直处于颛孙少将军的附属品的忙碌生活。多少次机缘,都被性格老实的公子阳让给了颛孙少将军,因为那个时候的他对不嫌弃他的颛孙少将军充满了感恩,由感恩衍生了亲情,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在感情升华的过程中,还插播了各种颛孙少将军身体好了之后前未婚妻来追忆往昔、搅和感情的狗血大戏。

    也怪不得颛孙少将军上辈子一直在等公子阳一起飞升了。因为若不是颛孙少将军,公子阳也就不用为了治好他而耽误修行,也不会因为他被那前未婚妻设计陷害,几近丧命,终才磕磕绊绊飞升成仙。

    两人假戏真做,患难出了真感情。自此神仙眷侣,同进退,共呼吸。

    但真的很难说清楚,公子阳的上辈子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颜君陶把这些都假托是大药天匣告诉他的,说给了容兮遂听。

    容兮遂是标准的利益至上大反派,嗤笑一声,很是不屑:“和那颛孙少将军在一起,你兄长未必会有多好;不和那颛孙少将军在一起,说不定会更早飞升。”

    至于感情,缘分这种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但至少容兮遂明白一个道理,公子阳有可能会在未来不辞辛苦地治好颛孙少将军,但在众人眼中公子阳却还是颛孙少将军的附属品……不觉得这就是一处恩将仇报吗?

    都是男人,哪里来的嫁娶之说?谁又能比谁高贵?

    容兮遂一言不合就再次变小,看着比自己矮了一点点的颜君陶,一字一顿、郑重其事用童子音,清脆而道:“我的道侣只会是与我平等结契、合籍的爱人,不分高低,没有主从!”

    作者有话要说:  结婚是互相尊重,互相信任,互相平等。

    不管是同性还是异性,蠢作者真的很烦把婚姻关系变成主从关系,大家都是人,谁比谁高贵?!

    ps:明天晚上就要回家啦啦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