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十一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11章 十一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丹宫之主死亡万花筒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汉侯     颜老爷和颜夫人当下就命人移桌倒椅,安放蒲团,三下五除二地便把花厅改造成了临时课堂。颜家子坐前排,妻妾就坐在各自的孩子身后监督,顺便旁听。

    天衍宗的弟子则按照天衍宗的规矩,调心静气,盘坐于颜君陶身后。掌心朝上,以左手虎口,抱右手四指,以右手虎口,抱左手拇指,拇指尖各触掌心劳宫穴,于丹田结印,成太极八卦连环诀。双手合一,负阴抱阳。(本段改编自道教打坐手印)

    有仆从悄悄站在屋外,尽可能地想要旁听个一耳半朵,不管他们是否有灵根,能听到大能讲道的机会总是不可多得的。

    一时间,火热的学习气氛迅速席卷了整个颜家。

    哪怕颜君陶其实真的只是准备给自家弟妹讲一**器鉴宝的基本常识。

    天衍宗这边的一串弟子依旧听得津津有味,复习着他们早就知道的东西,还纷纷在提问环节踊跃举手,积极与颜师长展开课堂互动,不忘偶尔感慨一两句“深入浅出、受益匪浅”等狗腿言论,简直是……学渣们在教室里最恨的那种好学生代表。

    这反而激起了颜家子弟一二难得的向学之心,至少他们这些颜君陶的血脉至亲,不能比那些什么师侄师侄孙的妖艳贱货差!

    输人不输阵!

    好好的宅斗剧本,就这样走向精奇地,变成了一言不合就做一套《修真法器在现实中的基础应用》来斗法,简直宅斗界的泥石流。

    这一斗就斗了个三天六夜。

    对于不需要吃饭、哪怕需要吃饭也可以用辟谷丹解决的修士来说,听个三天六夜的课什么的根本不叫事。

    相传当年道祖给圣人讲道,一讲就是三千三百年,还前后连续讲了三次。

    也不知道中途有没有寿元不够,直接当场死在那里的。就那种讲着讲着,吧唧死了一个,一会儿讲着讲着又吧唧死了一个,一堂课下来,谁还活着谁就是圣人!

    想当然耳,颜君陶的法器常识小讲堂,也在这三天内扩展到了其他领域,丹药、阵法、符箓、灵术、法力,只要是正统道传,颜君陶就可以信手拈来,旁征博引,好像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也没有他讲不了的。

    虽然这些对于重生的颜君陶来说已经是好几百年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但他基础扎实,又记忆超群,不存在遗忘之说。

    颜君陶的口才其实不算好,但对道的领悟却比一般人要透彻许多,可以取长补短。更不用提颜君陶这一回还特别地小心,没再问出什么把人气死的问题。

    把人险些气死,还是发生在天衍宗的故事。

    颜君陶刚刚重生回来,不想再重蹈覆辙,便决定停下修炼。但他对于如何不修炼这事真的是没有什么经验,只能虚心去找被陆掌门称为“不孝之子”、“顽劣之徒”的小师弟请教:“我天天混吃等死,可缘分到了,修为还是会涨起来,何如?”

    想提升境界快要想瞎了心的陆小师弟:“……你说啥,再说一遍?!”

    “我修为涨太快了,有些苦恼。”颜君陶信以为真,认真重复,还特意简化了一下,可以说是很贴心了。

    但陆小师弟完全不想听好吗?!

    “呵呵,呵呵,呵呵,”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陆小师弟都只会这么阴恻恻地笑。把颜君陶给吓到了,当下便去禀明了掌门,怎么办,他好像一不小心把小师弟给玩坏了。

    等陆小师弟的自我调整机制上线,找回嘴巴之后,他就怒吼了一句让整个天衍宗都听到了的:“你这样的人就该活得坎坷一点啊啊啊!”

    然后……

    陆小师弟就因为不敬师兄,被掌门亲爹给押着去后山的思过谷面壁反省了。

    颜君陶怎么求情都没用。

    小师兄:“qaq”

    咳,说回颜君陶在颜家的讲道,这一回的讲道可以说是十分成功了,成功地把自己的一众弟妹也发展成了自己的迷弟迷妹。

    于此同时,颜君陶也把他爹的后院给迷了个七荤八素。哪怕如今颜君陶还是个带了一只只会卖萌的小浣熊的豆丁,颜家上下也终于如天衍宗一般,领悟到了颜君陶的苏点。

    慕强心理在修士之间总是会被无限放大。

    当讲道之旅终于结束之时,众人这才感受到了疲倦,身体乏累,精神却愈加亢奋的那种奇怪的疲劳状态,除此之外,还有……饥肠辘辘卷土重来。

    辟谷丹有用,却并不好吃,也不解馋,而很多时候食欲与饱腹并不能挂钩。

    总能想儿子之所想的颜夫人,拍拍手,就召来了如流水般被秀丽侍女源源不断地端上来的美味珍馐,均是后厨令人食指大动的新作。这顿被延后数次的接风宴终于上来了。

    花厅从教室变回花厅之后,又变成了餐厅,大圆桌摆了好几个,主桌上只有颜老爷的三个妻子、子女、外带容兮遂,以及颜君陶身边一直隐在暗处的两个出窍、分神期的天衍宗真传弟子。

    大家就这样团团围坐在雕花的实木圆桌前,举箸而餐。

    食不言、寝不语的儒家规矩,勉强掩盖了在讲道之后重回现实不得不面对的神情不属。

    敬真公主摆着天家公主的仪态,内心却十分纠结,她一直与颜夫人争斗,觉得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颜夫人的任何地方了,没想到……颜夫人竟能生出这般可人疼的儿子,说实在的,颜君陶可真的一点都不像是颜夫人能够生出来的种。

    颜老爷也不太像。

    咳,不对不对,跑题的公主勉强找回正题,继续纠结。

    直言对颜君陶的喜欢吧,她的面子不允许;勉强表示不喜欢颜君陶吧,她看见小可爱就走不动道的本性也肯定不会答应……

    公子阳也苍白着一张脸,在继续当他的小透明的同时,很忐忑不安地琢磨着颜君陶,这个自己从未接触过的名义上的亲弟。

    毫不夸张地说,公子阳如今的生死就掌握在颜君陶手上,但他自己其实也不确定到底是代替颜君陶嫁给一个废人好,还是继续在家里当个小透明更好。他的情绪很混乱,始终没有办法静下来思考,他还没有从被亲娘卖儿求荣的打击里走出来。

    当然,最令公子阳想不透的,还是弟弟送给他那两样重宝到底是什么意思。

    天衍宗的弟子们心里就简单多了,这颜家简直不知所谓,绝对不能让心思单纯的尊者在这里久留!在天衍宗谁敢逼我们师叔吃这等杂物?还是和他们一起吃?!

    哪怕尊者吃的都是单独做的、灵气浓郁的高等级异兽肉也不行!

    龙肝凤髓都不行!

    尊者就是太善良了,不忍生母伤心,竟然能这般忍耐!

    容兮遂全程笑眯眯地给颜君陶夹菜,没有说半句废话,因为他能看得出来,颜君陶其实吃得挺开心的。

    颜君陶这人做什么都很认真,修炼的时候就认真修炼,吃饭的时候就认真吃饭。

    看着清雅大气、金樽玉盘的御窑瓷,搭配色香味俱全的饕餮盛宴,颜君陶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场预料之中又超乎想象的体验之旅,他上辈子真的是错过了良多。尤其是这一味被精湛的手工雕刻成扳指模样的江瑶柱,口感饱满,鲜香回甘,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据说这是产自宪翼水支流的一种十分特别的江瑶柱,能与鸟首虺(hui)尾的旋龟和平共处,而这对难兄难弟都是大能餐桌之上的常客。

    嗯,真不愧是宪翼水支流好基友,都特别好吃!

    然后,颜君陶就顿悟了。

    茅塞顿开,灵台清明。吃与不吃,取决于心,而不在修行。

    容兮遂第一时间张开了阵法结界,操起各种一看就不俗的宝物,与天衍宗的弟子配合着为颜君陶护法。众弟子暗中还与没见过多少世面的颜家吃瓜群众一起感慨,真不愧是一呼一吸都能涨修为的先天灵体啊,吃个饭都能与大道感应,明心见性,顿悟就和喝灵水一般简单,说悟就悟了。

    只有颜君陶在这种不受自我控制的状态里欲哭无泪,他真的不想再涨修为了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  所谓学霸,就是这么讨人厌【喂】

    颜君陶:不想说话想静静。

    容兮遂:实不相瞒,我的小名就叫静静!

    颜君陶:……老子信了你的邪。

    *宪翼水支流好基友:旋龟确实出自《山海经》,好吃不好吃就不知道了。产不产江瑶柱和两个物种是不是好基友也不知道。文里是蠢作者鬼扯的,请勿当真。

    ps:大概还在金门,希望我的猫能够在家多多存些稿子,勤快一点!【泥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