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九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9章 九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死亡万花筒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七零年代美滋滋盛世医香汉侯山村名医重生之家有宝贝丹宫之主     器灵毫无障碍地屈服了。

    谁让它出厂的时候就是这么一个欺软怕硬的器设呢,也不知道当初制造它的器师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口味。

    “这位老爷——”器灵在黑白罗盘上盘膝而坐,还变出了一副同样闪闪发光的上古打击乐器,又敲又打地即兴唱了起来,“——您请听我说啊听我说!”

    三元三合罗盘,一个万年寂寞的灵魂,一个勉强合格的说唱歌手。

    颜家的事其实挺简单的,总结起来不过“起承转合”四个字。

    起:沉寂多年的邹屠域,终于在封城榜上被评定为了“上上”,获得了大量给九星门派推荐弟子的名额。

    承:在举域欢庆的时候,颜家子要和颛孙少将军联姻的消息莫名甚嚣尘上,大家都理所当然地觉得这个颜家子指的是颜家的公子陶。

    转:颛孙少将军在封城战上虽然赢了,但同时也灵根尽毁的噩耗突然传来,再一次闹得满城风雨。

    合:颜家要是在这个时候出面否认婚事,很容易被当作背信弃义的小人,就在他们商量是否要迫于压力认下这门亲事的时候,颜君陶回来了,花姨娘果断为了腹中的孩子,卖子求荣。

    “花姨娘有孕?”颜君陶没怎么费心去关注过花姨娘,也就没在她腹内感受到另外一股灵力的存在。

    “她是修真者,虽然修为浅薄,但怀孕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器灵觉得颜君陶不懂修真常识。

    颜君陶却觉得器灵这是根本不懂他爹:“我爹怎么可能和这样的花姨娘……”

    器灵掐指一算,给出准确答案:“一次刻意安排的醉酒。”

    颜君陶悟了。

    罗盘器灵是个八卦的,面对颜家的一大摊子狗血,他终于被挑起了浓厚的兴趣,再不需要容扒皮在后面挥舞着小皮鞭监督,便积极主动地来献策了:“不管是拒绝还是答应,你都容易身负污名,你打算怎么办?需不需要我给你想个办法?”

    颜君陶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但还是愿意听听更多的意见:“你说。”

    “选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蒙黑面,穿黑衣,灭他满门!嫁祸旁人!简直一箭双雕!桀桀桀桀。”器灵十指互抵,很有规律地敲打彼此,它三岁不能更多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邪佞又残忍的笑容,水润的大眼睛却依旧天真,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么可怕的话。

    “啪”的一声,三元三合罗盘就再次被猛地合了起来,颜君陶把这货又彻底关了小黑屋。

    器灵尖锐哀怨的声音从罗盘里传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给你出了那么好的主意!”

    颜君陶:“= =你还是洗洗睡吧。”

    ***

    罗盘器灵的“好主意”被否定了,颜君陶的决定重新上线。

    颜君陶的想法很简单,既然颜家和颛孙家本没有婚约,那成个什么婚?不管是他,还是他的庶兄,都没有义务为了莫名其妙的人言可畏就牺牲自己的婚姻。

    “只要颛孙家出面澄清,事情就解决了。”

    “我的傻儿子啊,”来叫颜君陶去吃晚饭的颜夫人,在听到儿子天真的想法后,又是无奈,又是心疼,她不知道儿子从哪里知道的这件事,也不知道儿子身边这个连容貌都看不清、但修为很可怕的前辈是谁,她只知道她一定要掰正儿子的想法,“现在的问题是,颛孙家并没有澄清。”

    至于颛孙家为什么没有出面澄清,这就很值得玩味了。

    不管是颛孙少将军毁了灵根之后,变得偏激,还是颛孙家的人可怜颛孙少将军生了歪心,都不是能够想说开就说开的。若是可以,颜君陶根本就不会听到这些传言。

    所以……

    容兮遂神色一暗,果然还是直接杀了颛孙家了事吧,这等沽名钓誉之辈,并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既然问题出在颛孙少将军的病上,那治好他不就得了?”颜君陶还是不明白大家在烦恼什么。

    “治、治好?”颜夫人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之前特意全副武装化得很凌厉的妆容如今淡了许多,显得慈祥又温柔,充满了母性的光辉,如今却差点破功,“怎么治?重塑灵根?”

    “对啊。”颜君陶把这话说得就像是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

    颜夫人开始深深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太久没有回到大世界,已经跟不上大家的修真节奏了,什么时候重塑灵根这种事情都能变得简单又容易?

    容兮遂站在一边,默默代表大世界证明了一下,这事在大世界那边依旧是不简单也不容易的。

    只有对于曾经有过圣人修为、奇遇不断的颜君陶来说,这事才是简单又容易的。

    “若那颛孙家得到了甜头,想要得寸进尺呢?”颜夫人身为一个魔门杂修,又走的是后天斗之大道这种诡道,是不惮于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人的。

    “那灵根可不会白白给他们家重塑。”颜君陶在顷刻间暴涨的修为,让在城东居住的修真世家都不自觉地为之一振。那是一种小动物遇到猛兽后的本能忌惮,哪怕也许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这可怕的威胁来自哪里,“我会让他明白什么叫先礼后兵。”

    本来还在院子里尽情释放自己自由奔放灵魂的腓腓,被吓得直接缩了起来。

    这家伙的血统很纯,换言之就是有近亲产物的嫌疑,脑子不太好使。连主人的灵压有时候也分辨不出来,胆子又特别小,简直是丢尽了上古种的脸。

    犼一边翻白眼,一边再一次一口把腓腓吞进了肚子里。那是犼进食的地方,也是全身上下最安全的地方,想要得到他肚子里的东西,就必须先踏过他的尸体!

    腓腓躁动不安了一会儿,就成功被安抚住了,小心翼翼地在犼的肚子里转了几圈,然后就找了个舒服的地方慢慢趴下,咂咂嘴巴,呼呼睡起了大觉。

    也就颜夫人可以在这种时候还双眼放光:“我的陶陶简直棒棒哒!”

    容兮遂还是坚持觉得直接灭了颛孙满门比较省事。

    ***

    然后,颜君陶就积极地投入到了普通人浪费时间的生活里。

    邹屠域很特别,一个白天之后是两个晚上,然后才是新的一天。其实就是夜晚比较长,天上的月亮会转两圈。颜君陶三岁之前一直以为所有地方都这样,后来发现并不是。那也是第一次帮助他顿悟的契机,身边即世界,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理直气壮。但你不亲自去经历,又真的很难从迷障中走出。

    由于两个夜晚,吃晚饭的时间就会相对来说晚一点,并且一晚上还会吃好几次,有着不同种类、五花八门的称呼。给颜君陶接风洗尘的这一顿,无疑是最隆重的一顿了。

    在开桌前,颜君陶还先和之前只匆匆见了一面的颜家人又进一步了解了一下彼此。

    容兮遂一路抱着颜君陶,充当一个会自动行走的人形骑宠。

    颜夫人看了容兮遂好几眼,还是看不到容兮遂的脸,但她总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类似于有什么宝物即将被抢走的危机。

    在叙家常的时候,颜君陶顺便给家里每个人送了见面礼。

    颜君陶不通俗务,但他有宗门为他安排好的管事,专门负责各种人情往来。丁管事的修为不高,大道无望,却在人情练达方面极有灵性,从惨绿少年到垂垂老矣,始终陪在颜君陶的身边,为颜君陶排忧解难,不被琐事烦扰。可惜,管事如今实在是太老了,这一次便没有陪颜君陶一同轻装简行地下山。

    在挨个见礼的过程中,颜君陶……终于把颜家人的名字和脸都对上了号。颜君陶在颜家只有三年,不管是旧人还是新人,基本都需要温故而知新。

    颜家在颜老爷的不懈努力下,短短几十年就变成了一个极其庞大的家族。有正妻(颜夫人)一人,平妻(敬真公主)一人,偏妻一人,妾七八人,通房不计其数。下一代里,颜君陶一共有十一个妹妹和十三个兄弟,加上他正好二十有五,足够开一场十二人对抗的蹴鞠比赛,还能饶出来一个替补。

    但嫡子只有一个颜君陶,先天灵体也只有一个颜君陶,至今能够进入九星门派当首席的也只有一个颜君陶。

    没有灵根的颜家子,不论男女,多已搬去了世俗界成家,其中甚至还有寿元耗尽、转世重修的;有灵根的颜家子,还是不论男女,因为要在筑基前不漏真阳的传统,倒是基本鲜少成家,没有拜入师门或入朝为官的,就还是在家中清修。

    这也就造成了颜家如此臃肿的家庭结构。

    而家族成员越多,颜君陶就越开心。这么多人,得藏多少事,演多少戏,能浪费多少时间啊!

    颜君陶充满期待与鼓励,双眼亮闪闪地看着自己的一众弟妹。

    看得人反而压力巨大。

    只有容兮遂密音入耳,和颜君陶道了一句:“你喜欢?那我们带回去养起来好不好?”

    莫名的,颜君陶想起了容兮遂在决定养犼的时候。七宝仙船正路过和光界的东海,海面之上大浪滔天,水势又急又凶,一只……兔子腾云驾雾,如鲛入水,在惊涛骇浪中游刃有余地穿梭,嘴里叼着一条三爪蛟龙,身后还追着一条。明显这兔子不是在疲于奔命,而是在高速咬合,消化口中的食物,顺便勾着下一条猎物。

    颜君陶就多看了几眼,他只知道犼喜食龙脑,没想到犼是整条一起吃的。

    容兮遂当时就笑眯眯地表示:“你喜欢?那我们带回去养起来好不好?”

    然后,就真的养了起来。

    犼:好气!

    作者有话要说:  容攻(小声bb):其实我还挺欣赏器灵这个主意的。(所有窥觊颜君陶的都得死!)

    陶陶:你说什么?

    容攻(义正言辞):这一点都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们要强烈谴责它!

    ps:再次警告,本文真的是作天作地谈恋爱!就是这么苏!就是这么放飞自我!是我家猫丧心病狂之作!请不适者提前撤退!提前撤退!

    又ps:肯定不会就这样白白便宜颛孙少将军家哒,后面收徒法会上还会有一些情节,相信我(づ ̄? ̄)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