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八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8章 八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汉侯重生之家有宝贝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死亡万花筒七零年代美滋滋盛世医香妖怪公寓山村名医     容兮遂说给颜君陶看个宝贝,就真的只是给颜君陶看了个宝贝……宝物、法宝、天材地宝,随便怎么称呼。

    白皙修长的指尖,在颜君陶眼前一开一合,单薄有力的掌间,便多了一个只有巴掌大的十八层罗盘,飘浮于荧光之上。

    颜君陶:……既然只是看个宝物,为什么要脱衣服!

    容兮遂的眼睛就像是能够看透人心,至少他能读懂颜君陶的未尽之言:“因为我本来打算给你看另外一个宝贝的,准备了一整套惊喜动作,回来之后发现你现下也许更需要现在这个宝物。”

    宝物换了,但动作不能浪费!

    “别担心,等你的事情解决了,我就给你看另外一个宝贝。”

    颜君陶:莫名地完全不想看呢!

    容兮遂给颜君陶贴心地介绍起了掌间的宝物:“此物名唤三元三合罗盘,是用均为黄实的符禺条草、放皋蒙木所制,辅以过路阴阳、也叫金锁玉关之法,可以为使用者答不能答之疑,解不能解之惑。”

    简单来说就是,颜君陶不是想知道颜家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不需要问爹娘,也不需要算天地,只需要输入一点灵气,这三元三合罗盘就可以为颜君陶答疑解惑。

    “天下之事都可以解答?”颜君陶打量着眼前的罗盘,尽量想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好奇。

    颜君陶上辈子一心追求大道长生,视杂学为小道,在任何方面都不太想被辅助,哪怕是本命法宝,都是由他出生时的神鸟衔来的玉石锻造而成,名唤石渠玉戒,佩戴在左手的食指上,凌空并指,便可撼天动地。

    “与你有关的过去都可以。”容兮遂点点头,细心地充当起了一个使用说明书,“无论是凡人、修者,有何等境界,任何法器,都没有办法蒙蔽它。但不可轻信,它有器灵,撒谎成性。”

    三元三合罗盘过于逆天,有利自然也就有弊,罗盘的器灵知道一切真实,但它会不会说出实话,就全靠运气和心情了。

    “来,输入灵气。”容兮遂把手掌凑近颜君陶,莹莹点点的柔光,照亮了颜君陶……稚嫩的容颜。

    不能看,一看就感觉内心有血气在涌动,被气得要吐血的那种血气。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以渡劫期的境界,还敢顶着一张六岁小孩的脸,整天晃来晃去?

    颜君陶:求生欲很强的人。

    颜君陶认真按照容兮遂的引导将他的灵力输入了三元三合罗盘,只一点,如蜻蜓点水,稍触即离,但仍感觉到了那种像是深海章鱼吸盘一样的灵力旋涡。以颜君陶的经验来看,眼前这罗盘很可能是一件仙器,还不是残破的!是完好无损,接近神玄品相的那种!

    对于当过圣人的颜君陶来说,神玄品相的仙器也算是寻常之物了。但这是在下界,仙气根本没有办法存在的地方,这三元三合罗盘就显得分外特别了。

    颜君陶狐疑地打量了一眼容兮遂,可惜话却没有来得及问出。

    因为颜君陶输入的灵力已经唤醒了罗盘。

    只见容兮遂抬手一丢,十八层罗盘就在颜君陶的眼前旋转着不断放大了,犹如一朵盛开的创世之莲。在“莲心”正沉睡着一个浑身散发萤光的小人,或者应该说整个罗盘的光芒其实就源自于它。

    那器灵嘟着唇,卷着发,犹如玉雕般雌雄莫辩,只有颜君陶的手那么大。它如慢动作一般,微微抖了抖浓密如墨蝶般的眼睫毛,缓缓在颜君陶眼前睁开了双眼。

    一双仿佛能装得下星辰大海的蓝色眼眸,充满了异域的妖艳。

    然后,器灵就“唰”的一声,在身后振开了四对薄如蝉翼的光翅,以极快的速度想要闯关而出。

    还搭配着尖锐如顽童的邪恶笑容:“沙雕!没想到吧!爷会飞!一万八千年的镇压,终于轮到本大爷来杀光……”

    话没说完,容兮遂便已化出掌中的灵力,势如疾风、快如闪电地虚空一拍,便准确无误地就把这位“小爷”由空中打落,让它重新跌回了困守它的罗盘,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如果一定要形容那一幕的话,大概就是……用蝇拍打了个飞蝇。

    器灵整个小人都懵逼了,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趴着,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它真的出师未捷身先死地又回来了,还是被很没有逼格地拍回来的。

    器灵稚嫩的脸庞说变就变,都不需要酝酿泪水,当即就嚎啕大哭了起来,仿佛受尽了委屈。

    可以说是一个很合格的演技派了。

    但容兮遂的脸上却全无怜惜之意,继续用冷冰冰的眼神俯视着器灵,犹如在看一件死物。这确实是一件死物,器灵再怎么活泼生动,也只是一件趁手的用具,并没有属于人类的感情。器灵也从未把自己和人类看作是同等的智慧生物,要不是知道自己敌不过颜君陶和容兮遂,它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不是逃跑,而是大开杀戒了。

    颜君陶差点没认出眼前这个面容冷峻的青年,是他熟悉的那个容前辈。简直活脱脱的大反派好吗?!

    那个在他变回真身后,初期死活要抱着他走路,连打个丹药瓶都要给他代劳,坚称“你还是个宝宝”、“力气根本不足以打开这些”、“我就喜欢照顾小孩子”的容兮遂,难不成是个假的吗?!

    大宝宝看着发着光的器灵宝宝,心想着,大概是会发光的宝宝没有宝宝权?

    器灵:……可去你的吧!

    “怎么?他的声音太聒噪了?”容兮遂的话还没有说完,食指与拇指就已在空中轻巧一捏,让器灵瞬间像是被谁隔空掐住了嗓子,发着光的脸上憋得通红,却真的再也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音,容兮遂笑着对颜君陶道,“现在安静了,开心吗?”

    “……”颜君陶和器灵都不可避免地被这染满变态气息的笑容给吓到了。器灵甚至打了一个无声的吓嗝,差点仰过头去再摔一跤。

    容兮遂的表情始终是面带微笑,但不同的笑却神奇地给了人不同的感觉,他对器灵道:“好好说话,讲文明,懂礼貌,嗯?”

    神特么讲文明懂礼貌!

    器灵宝宝虽然很想这么骂脏话,但器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它还是忙不迭地狗腿点头,大王,我错了,我什么都听你的!

    容兮遂这才放开了灵力。

    器灵摆脱了限制,喜不自胜,在即将张口就来上一段劫后余生的十八摸小唱时,又感受到了来自容兮遂的微笑。这才赶忙转身,不再敢胡乱耽误时间,准确无误地找到了它这次的使用者——颜君陶,鞠躬行礼,用大白话问道:“不知这位老爷想问什么?”

    器灵看人,看的从来都不是外表年龄,而是修为,能被他尊称一声老爷的……都是它打不过的。就是这么怂!

    “你知晓万物,又怎会不知道我想问什么?”颜君陶反问,他这倒不是故意考校,就是实事求是这么认为的。

    沉默在两个稚童之间蔓延,他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了有一会儿工夫。

    “你这根本是在为难本宝宝!”罗盘器灵长得有多清秀可爱,他的脾气就有多火爆,扎了个朝天辫,就真的和个炮仗似的,不点都能自燃。它存在于世已不知道多少万年,这还是第一个遇到敢这么反问他的人类!往日里哪个不是沐浴焚香、毕恭毕敬地喊爸爸?!

    容兮遂挑眉,你想当谁爸爸?

    器灵立刻求饶地缩了缩脖颈。

    “所以,你不知道我要问什么?”颜君陶水润的大眼睛里带着说不上来的失望,说好的全知全能呢?

    “我当然知道!”罗盘器灵不干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废话?”颜君陶不解。

    “%&#¥#……%”罗盘器灵气到开始飙乱码,它觉得自己身为神玄仙器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挑战,“我决定了,我才不……”

    不等罗盘器灵把话说完,他背后的寒气再一次腾空而起,直射灵魂的战栗涌向心田。

    器灵咔咔僵硬回头,正看到容兮遂笑眯眯地给颜君陶解释:“这罗盘大概是被我压在箱底太久,脑子有点不好,都不会说话了。但我相信它很快就能治好自己的,毕竟废物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你说对吧?”

    器灵哪怕天生不需要出汗,也开始冷汗直流了。

    是它沉睡得太久,还是太过孤陋寡闻?现在的人类都敢这么欺负器了?qaq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万八千年的镇压,换来……还不如不醒的现在。

    给器灵同学点一排蜡。

    容兮遂同学温馨提示:什么仙器、凶器,只要拳头够硬,就都是好用之器。^^

    *符禺山的条草、放皋山的蒙木:均出自《山海经》,有黄色的果实,吃了可以让人不迷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