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七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7章 七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死亡万花筒汉侯七零年代美滋滋盛世医香重生之家有宝贝山村名医丹宫之主     数日前。

    生存欲让颜君陶在无名细树下见到容兮遂的第一时间,收起了一切笼罩在己身外的幻像迷障,变回了他本来的六岁模样。这也是颜君陶自修为到达元婴后,第一次见到自己结丹过早而留下的“副作用”,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竟然会这么小!

    容兮遂只可能比颜君陶受到更大的惊吓。他眼睛里那种让颜君陶解读无能的诡异冲动与热情,在乍然面对颜君陶的突兀外表后,果然消散了不少,可以说是速度奇快,又立竿见影。

    “你怎么突然变小了?”这让本来很感人的重逢,在这一刻变得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这才是我本来的样子啊。”颜君陶特意又往容兮遂眼前走了几步,仰着头,转了个圈,想要容兮遂看个清楚。

    小小的仙童,小小的衣,粉粉嫩嫩的粉颊,又圆又亮的眼睛,写满了涉世未深的稚气。五头身,六岁大,正是清池玉水、携手放鸢的无邪之年。要多可爱就可以有多可爱,也……除非是面目可憎的变态,否则真的很难对这样的颜君陶心生邪念。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变回青年的样子?”容兮遂很冷静。

    “飞升以后吧。”颜君陶给出了一个遥遥无期的回答,“我觉得这样保持真我,也许更有利于修行,你说呢?”

    我说不好!容前辈在那一刻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嘴上笑嘻嘻,心里mmp。

    不过,大家都是修了这么多年的人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简单来说就是特别想得开。很快,容兮遂就看开了,道友乃至更近一步的关系暂时做不成,但是没关系啊,他们还可以做父子!

    容兮遂无处安放的躁动,就这样换了一种方式发泄了出来。他架着颜君陶软乎乎的两臂,将颜小朋友整个人都抱了起来,举了个高高。

    颜君陶:“……”

    颜包子就这样维持着面无表情的模样,被抛到了空中,又被接住,一次又一次,循环往复,还反抗无能。

    一般人面对此情此景会想什么,颜君陶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思考起了一个上辈子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关心过的问题——他修生中的第一个道友,到底是什么修为?

    不说颜君陶上辈子至圣的道心,只说他这辈子已然是趋自圆满的渡劫期修为,此方世界里竟然还有他无法反抗的存在?不是那种略胜他一筹的反抗不过,是真真正正让他连抬起食指射去灵气都做不到的反抗无能,简直可怕。

    就像是被猫妈妈咬住后脖颈的小猫,僵硬着只能任由其揉圆搓扁。

    颜圣人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这怎么可能呢?!

    颜君陶对世界的认知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正在经历“推倒——重建——再推倒——再重建”的艰难修复过程,缓慢重启。

    等颜君陶好不容易找回他的脑子,也就引发了他的另外一个猜想——如果容兮遂已经厉害到了这种程度,他怎么还不飞升?

    颜君陶对此的推理方向有两个:

    一,容兮遂曾飞升失败,兵解重修,当了闲仙,正在又一次历九劫,战飞升;

    二,容兮遂有秘法,可以保留高深的修为,又不受大道法则限制,可以不用飞升。

    从个人需求的角度讲,颜君陶肯定是希望容兮遂是后者的。而从种种现实来推断,颜君陶也不觉得容兮遂是散仙,因为——真不是颜君陶对自己盲目自信——哪怕是天衍宗内被荣养起来、当太上长老的散仙们,只要颜君陶愿意,他也是有一战之力的。

    但颜君陶如今却在容兮遂面前动弹不得,这确实不正常。

    “不怕啊,不怕啊。”容兮遂当时是这样摸着颜君陶的小脑袋,笑眯眯地说的,“我就是太高兴了,情难自禁,陶陶不会怪我的,对吧?你这么喜欢我,都肯为了我不飞升,你一定不会介意的!”

    “……我不是,我没有,你想多了。”颜君陶第一时间对容兮遂的这个可怕想法进行了否认。

    他为什么要因为喜欢容兮遂就不去当仙人?不对,他什么时候喜欢的容兮遂,他怎么不知道?!

    一如颜君陶过去的认知,他的这位容道友脑回路真的很有问题。

    容兮遂却掩耳盗铃地拒绝听任何他不喜欢的答案,继续道:“不管如何,你能留下,我很欢喜。你不喜欢,我就不说,我们还与从前一般。”

    从前什么样,颜君陶已经快要忘得差不多了,但他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他俩现在这样——颜君陶走哪儿,容兮遂都要跟着,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甚至已经到了喝口玉髓,容兮遂都怕颜君陶呛着的地步。

    多年未见的道友,突然变态,这并不比道友变得面目可憎,更让人容易接受。

    但冥冥之中又有一股力量在告诉颜君陶,一旦他在这种时候说出什么不能让容兮遂顺意的话,那他这个阴晴不定的道友,就指不定会对他做什么了。

    于是……两人就“顺其自然”地僵持到了今天。

    颜君陶在禀明掌门自己出关了之后,就领了门内一些从没强求他做过的宗门任务,带着一众弟子浩浩荡荡地下山历练了。

    是的,这些随颜君陶一同来到邹屠域的天衍宗弟子,不管是金丹元婴,还是出窍分神,都不是在给颜君陶当护卫,而是在颜君陶这个渡劫期尊者的护持下,出来长见识的。

    颜君陶下山的第一站会选择邹屠,一方面是因为颜夫人一百二十岁的大寿(这到底是不是她真正的生日其实还是一个问题),一方面也是因为收徒法会便是宗门任务之一。

    真正负责主持收徒法会的,是一个殷字辈的弟子,颜君陶只是起到威慑护持的作用。

    一个……过于威慑的存在。

    其他九星门派大概还没有收到颜君陶出山的消息,毕竟颜君陶可以催动灵力让七宝仙船日行千万,其他门派的线人却没有这个能力。

    不过纸终究包不住火,相信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遍两界。

    而那个本来很倒霉被分到收徒法会任务的殷字弟子,在听说颜尊者会一路随行后,差点被嫉妒他的师兄弟给生吃活剥了。他咬牙,死活没肯松口把这个任务换出去。于是最终宗门也只是调剂了一个分神期、一个出窍期的真传弟子加入队伍,想要在颜君陶有限的下界生活里,多沾沾福气。

    说起来,沾福气其实也是一件很有修真理论支撑的事情。

    能成为大法力、大神通者,无不都是气运极盛、福泽深厚之辈,在修行的过程中,提升境界、感悟大道都很重要,但壮大运脉同样不可或缺。反过来说就是运气要真的不好,也不可能成为前辈高人。

    而这种有大造化的人,往往也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影响着自己身边人的气运,最次也可以逢凶化吉。

    颜夫人已经飞升多年的陶师姐,就是这么一个极其幸运的天道宠儿,颜夫人也是多亏了和这位陶师姐一起组队探寻秘境,才得到了能够助她继续在后天斗之大道走下去的残破仙器。一饮一啄,皆是命数。

    “儿这次出山,就是似有所感,想要寻找自己的命数。”颜君陶对颜夫人如是解释自己突然下山的决定。

    “似有所感”算得上与“此物与我有缘”一样的万能借口了,在修真界特别吃香。

    果然,颜君陶这么一说,颜夫人就明白了,还替儿子圆了借口:“不曾入世,何谈出世。看一下这人生百态,对你的修行确实更有好处。娘自己就是入世派,虽然在修行上没有办法给你多少意见,但在入世一事上也许还能勉力一二。”

    赶在颜君陶再次询问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从没打算说实话的颜夫人就火速撤退了。入世有很多经验可以说,但宅斗绝对不在儿子需要知道的列表里。

    颜夫人一双绣花鞋就跟蹬了风火轮似的,转眼就消失在了颜君陶的视野。

    徒留颜君陶独坐在小轩窗的贵妃榻下,百无聊赖。这是颜君陶打定主意不修炼之后,新增加的一种感觉,很新奇,却不喜欢。以前颜君陶从来不会觉得无聊,大道漫漫,在追求长生的路上,只会嫌时间不够多,没有办法领悟真意、研究法宝,又怎么会无聊呢?

    直至现在,当颜君陶把一切与修炼有关的活动抛到脑后,他才发现他的生活是多么的乏善可陈。

    他甚至没有一个兴趣爱好。

    不,他曾经是有的,只不过他的兴趣爱好就是修炼,修炼,往死里修炼。没了成圣的目标,颜君陶忽然有些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他是说,普通人或者是普通的修者一般闲下来会做什么呢?

    休息?睡觉?

    来自亲娘的启发,让颜君陶试着和衣而卧,保持着他已经快六百年没有用过的姿势,僵硬又生疏地躺在了过于柔软的榻上,感受着百年蚕丝的冰凉,千年沉榆的香气,强制自己死死地闭上了眼睛。

    然后呢?

    怎么睡着?

    在一片黑暗中放空大脑?

    但这不是闭关入定的姿态吗?

    穷极无聊,颜君陶开始在心中数数,一个道统,两个道统……一件功法,两件功法……不对不对,颜君陶惊悚地发现,他想得越多,他的先天灵体运转得越快,他这辈子无为的修炼速度,反而比上辈子更快了!

    这怎么可以?!

    颜君陶猛地从榻上坐起,睁开了黑白分明的眼睛。

    然后,颜君陶就对上了不知道何时站在榻前,就这样双眼直勾勾地看了他有一阵子的容兮遂的眼。

    “……你回来了?”

    “嗯。”

    “就这样一直看着我?”

    “嗯。~\(≧▽≦)/~”

    “不无聊?”

    “百看不厌!”

    不等不怎么会没话找话的颜君陶继续寻找话题,容兮遂已经用那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神秘兮兮地凑近了颜君陶,一边宽衣解带一边道:“我给你看个宝贝!”

    作者有话要说:  陶陶:这里有人耍流氓!报警了!不谢!

    咳,以免出现不必要的误会,再次解释:颜君陶变小,是在重生后的下山之前。在此之前的两辈子,容兮遂眼里颜君陶都是个青年!!!以及,在颜君陶变大之前→_→他们都只会维持好基友的友谊,顶多是父子情谊【泥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