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两条咸鱼不翻身:

【书名: 坐等飞升 第2章 两条咸鱼不翻身: 作者:雾十

强烈推荐:妖怪公寓重生之家有宝贝汉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死亡万花筒七零年代美滋滋盛世医香山村名医     邹(zou)屠国都。

    东风御柳,春城飞花。正街之上,通宵达旦的夜宵摊还没有来得及收起,临街的朝食铺已然开张,大小连门,座无虚席。一如这座鳞鳞万瓦,巷陌壅塞的繁华城市。

    在直通皇宫的御街两侧,星罗棋布着各个达官显贵的宅第。其中一座层台累榭、飞阁流丹的广厦,便是颜家的大宅。府内有被空间阵法扩大了千百倍的庭院楼阁,玉阶彤庭、粉墙黛瓦,犹如人间仙境。那萦绕不散的冲天紫气,仿佛都要盖过遥遥相对的皇城。

    “这一切都是,我儿,为这个家带来的!”

    颜夫人雍容华贵、不怒自威地端坐在花厅的梨花椅上,刻意停顿重读了“我儿”二字,在享受够了众人听到颜君陶威名后的瑟瑟发抖,她才用睥睨傲慢的眼神,环视了一圈在堂下或站或坐的颜家人。

    这真的是一个枝繁叶茂的大家族,环肥燕瘦、小娘郎君,多得仿佛已经是四世同堂。天知道其实只住了两代人——颜老爷和妻妾及儿女们。颜老爷是个儒修,筑基后期修为,入朝为官多年,在苦修德政、锻造一身浩然正气的同时,还不忘为邹屠的人口略尽绵薄之力,不可谓不“劳苦功高”。

    而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导致这个初具规模的小型修真家族,平日里的勾心斗角,不比凡夫俗子的后宅差到哪里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今在花厅上演的就又是一出闹剧。

    ——今天的颜家也是活力满满呢。

    这次宅斗的主题是外面都在疯传,颜老爷与颜夫人的骄傲、唯一的嫡子公子陶,将与将军府的颛(zhuan)孙少将军成婚。

    结婚本是好事,但这位在过去被誉为邹屠第一战神的颛孙少将军,如今修为尽毁,犹如废人。而公子陶依旧是修为高深的天纵奇才,邹屠近万年内唯一最有可能飞升成仙、甚至更进一步的天之骄子。

    “散播这般谣言的恶毒之人,简直其心可诛!不管她是谁,是何等身份,我都会把她揪出来,让她不得好死!”

    颜夫人嘴上说着不知幕后之人是谁,但其实一双凤目利眼,打从一开始就没离开过自己对面之人的脸上。那是在这个家里除了颜老爷以外,唯一可以与颜夫人分庭抗礼的平妻,邹屠国君的妹妹敬真公主。

    敬真公主的修为不如颜夫人,但身具皇室重宝,倒也不怕颜夫人的灵力威压。

    颜夫人继续对家中不老实的妾子厉声呵斥:“而你们!因一些谣言,就听风就是雨的,想让我儿娶一个废人?你们脖颈上那东西只是为了增加身高吗?!”

    颜老爷一直对家中的世俗争端兴致缺缺,典型的只负责生,不负责养。唯一的特例是嫡子陶,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抬了抬有些松弛的眼皮:“夫人说得是,都给我好好回去闭门反省一下,在没有学会什么叫谣言止于智者、尊重嫡子之前,我看你们都不用出门了!”

    这场闹剧也该到此为止了。

    敬真公主差点咬碎一口银牙,眼睛就像是淬了毒,并不甘心自己的出招就这样被轻松化解,她语气快且急地打断了颜老爷:

    “颛孙少将军是为了邹屠能够评上【上上】,才在封城战中被断了灵根,仙途无望。

    “如今向九星门派推荐弟子的诸多名额,都是依赖于这【上上】的评定,全域上下无不感念。这种时候传出我们颜氏要悔婚,好教天下人如何看?

    “世人愚昧,颜氏被当作捧高踩低、背信弃义的小人也就罢了,妾最怕的是误了公子陶的清名啊!”

    作为颜家、甚至是邹屠最大的希望与骄傲,颜君陶这个先天灵体的早慧之才,不能被蒙上任何一丝阴霾,这是所有人的默契与共识。

    敬真公主再下一剂猛药:“我皇兄说,那颛孙少将军不只是修为全废,恐寿数也有碍。这只是结婚,又不是合籍。公子陶甚至都不需要在场,只等颛孙少将军嫁过来一死,就能成就功德,何乐而不为呢?”

    颜老爷名义上和邹屠大半的修士都一样,走的是以功证道的路子,再没有谁会比他更重视名声。

    敬真公主也不傻,并没有真的要搞垮公子陶这个立家之本,她只是想给颜夫人添堵而已,无所不用其极地添堵。只要看到颜夫人不开心,她就开心了。

    “陶儿真的不会知道?”颜老爷的手指飞快敲打着扶手,他有点犹豫了。

    颜夫人心头一跳。

    她自己下场和敬真公主斗,是因为这就是她的道,或输或赢都有真意,但连累儿子就另当别论了。

    颜夫人赶忙道:“简直一派胡言!我儿怎会不知此事?九星诸派十年一次的收徒法会召开在即,我儿说不定也会代表天衍宗回来,你们就准备让他看这般猴戏?!”

    颜老爷放在扶手上的手不自觉地握紧,眉眼间的紧张与期待一览无余:“陶儿真的会回来?”

    此前数年也有好几次收徒法会,虽然天衍宗每每来人总会对颜家多加礼遇,但颜君陶却是一次都没有回来过的。

    “这可说不准,”颜夫人心里其实也没底,但就是有这个心理素质睁眼说瞎话,“马上就是我一百二十岁的寿辰了,我儿最孝顺不过,哪怕本人不回来,也定会遣分-身回来祝寿的。”

    “容我想想,想想。”颜老爷敢悄悄给儿子成婚,却不敢真的教他儿子知道。

    就在这个神经紧绷的关键时刻,一伶俐小童,着素衣,裹青巾,满面惊喜地来报:“老爷大喜!夫人大喜!公子陶回来了!”

    此言一出,全家都被震住了。

    连颜夫人都傻了,她儿子真的回来了?

    敬真公主重新重重地跌坐回了实木圆椅之上,保养得当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怎么会呢?怎么能在这种关键时候回来?那个自三岁起就跟随天衍宗掌门前往和光界、再没有回来过的颜君陶,怎么就能突然回来了呢?!

    颜老爷大概是唯一一个没有震惊,只剩惊喜的。他就像是被浇灌了什么神仙水,一下子从死气沉沉变成了容光焕发,这可是最像那人的孩子……他的脑子已经再顾不上思考,只恨不能这就飞出去看儿子。

    行动力卓绝的颜老爷也真这么做了,化作一道金光,与颜夫人联袂飞到了门外。

    颜家的其他人也只能放下忐忑的内心,跟着或走或奔。很快的,大部分都在做贼心虚的一家人,就这样浩浩荡荡地站在了颜家门口,身后是正门大开,身旁是瑞兽石狮,再怎么郑重其事,于颜老爷和颜夫人看来都是不够的。

    我儿值得最好的一切!

    说话间,一艘旌旗连天、雕梁画栋的仙船,已经由远至近地飞快驶来,冲破层层云障,转瞬便从天而降,端的是金光摇曳、灵气四溢。蓝色的阵法在船底突显,稳稳地帮助仙船停靠在了空中,震荡出一圈圈的水形波纹与缥缈仙气。

    在隐隐透着法则之力的灵气背后,影影绰绰地飞下了无数的身影,珠光宝气,法衣猎猎,间或好像还有霞光星雨微微闪烁。

    一缕带着瑞麟天香的清风,伴随着仿佛来自亘古的悠长兽鸣,恰到好处地吹散了薄雾云烟,终露出了法驾仪仗的庐山真面。由元婴逢迎,金丹参乘,筑基、炼气只能算作捧剑提鼎的小仆童。前呼后拥、左右开道,在隐隐还有更高修为的前辈护持下,颜君陶……

    ……鼓着一张好似金童下凡的包子脸,用小短腿跪坐式地骑在白尾腓(fei)腓之上,走到了爹娘面前。

    五头身的小小稚童,穿着有价无市的东海鲛鮹,佩迷榖,戴美玉,唇红齿白,稚嫩无邪,只就这样睁大眼睛地看人,就足以让人心生好感。哪怕是心思狠辣如敬真公主,都有点想要谴责过去的自己了,怎么忍心对这样的孩子下手?!

    但不管怎么样,眼前的场景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六岁孩子,骑在一只白色尾巴的巨型……小浣熊上。

    颜夫人差点没当场笑出声,她倒是要看看,谁还有勇气开口要给他儿子娶亲!

    作者有话要说:  努力想要假装严肃正经的颜圣人:都、都不许笑!

    ps:腓腓: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尾,有鬣,名曰腓腓,养之可以已忧。——《山海经》

    书中只说腓腓像狸,但没有更具体的描写,蠢作者就按照自己的理解写成干脆面君(小浣熊)了。其实按理来说,像小熊猫应该会更圆润可爱一点,但是怕有亲亲误会小熊猫是大熊猫的幼体,就还是选择写成容易理解的小浣熊啦~(小熊猫和大熊猫不是一个物种。)

    下面是感谢霸王票的时间:

    感谢“小竹子fox”亲扔了1个火箭炮

    感谢“每天被自己帅醒”亲扔了1个火箭炮

    感谢“宋运利”亲扔了1个手榴弹

    感谢“c2333333”亲扔了4个地雷

    感谢“黑月森罗”亲扔了1个地雷

    感谢“asdj”亲扔了1个地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等飞升相邻的书:满城尽是我夫君清穿之旺夫老祖只有我懂他的柔情狼子野心京圈女首富[重生]霸道老公深度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