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回忆

【书名: 荒野之绝地求生 第177章 回忆 作者:东皇银龙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每天都被自己辣哭[未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家乐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     而此刻,杨林则正乘坐在一辆出租车上,他算一算,这是他今天第四次做出租车了。

    从杭州火车站到浙江大学,算是第一趟;

    之后在从浙江大学到手机专卖店,算是第二趟;

    然后又从手机专卖店出来后去了“云游四海”的店,这算是第三趟;

    最后,在从“云游四海”坐车回到浙江大学;

    算上这一趟,就是今天的第四趟。

    杭游路上

    “笃笃笃~”

    出租车司机气的拍着方向盘叫骂道:“cao,怎么这个时候堵车啊!而且还是在这条路上。”

    出租车司机从口袋中掏出一根香烟叼在了嘴里,望着水泄不通的杭游路继续骂道:“马的,不堵个十几分钟,看来是不会顺通的啦。”

    杨林没有说话,或许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所乘坐的车正处于堵车阶段。

    因为他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道路慢慢变的流通起来了,出租车也进行了正常驾驶,不再是一行一停了。

    杨林望着车外的景色,看着人与物,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这就犹如记忆般,渐渐远逝,如同过往云烟。

    一想到自己即将面对死亡,这让杨林陷入了苦思之中。

    “我;还能活多久?”

    这是杨林心中最想知道的答案。

    他不知道他自己还能活多久,三天?一个星期?还是一个月。?

    他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人;终有一死。

    只不过就在于早死与晚死的区别。

    不过,正因为他不知道,所以他害怕,他恐惧,他畏惧。

    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在心中早就想过自己会死,同时,他也告诫过自己会死。

    只不过,当真正的死亡降临时,他才意识到,原来,死亡是如此的恐惧。

    他惊慌失措;

    他不知如何是好。

    他本以为他可以坦然的面对死亡;

    但是,他畏惧了,他退缩了。

    他想逃避,他想逃离。

    他同时也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在害怕,是内心在害怕。

    害怕死亡!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自己的心中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不过就如扮家家酒一样可笑,

    他以为不在害怕,可是到头来,发现面对死亡时,却需要强大的勇气。

    杨林的双手正紧紧的握住木盒。

    “ge,ge,ge~”

    这是木盒发出的声音,正是被杨林握住木盒所发出的声音。

    渐渐的,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人,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杨林(阳)好奇的问道:“你是谁?”

    杨林(阴)笑着回答道:“杨林!”

    杨林(阳)对着这个自称为杨林的人问道:“那我又是谁?”

    杨林阴开口回答道:“杨林!”

    杨林(阳)突然想通了什么,一脸伤心的问道::“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杨林(阴)点了点头回答道:“是啊!你快要死了!”

    听到杨林(阴)的话,杨林(阳)笑了笑问道::“那么我死后,我们是不是可以在一起了。”

    杨林(阴)开口回答道::“是的,我们很快就快要在一起了,而且还是永远!”

    不知为什么,杨林(阳)有些高兴,他兴奋的叫着::“真的吗?那太好了!”

    杨林(阴)阴着脸问道:“很好吗?可我并不这么想。”

    杨林(阳)很疑惑,便开口问道:“为什么?”

    杨林(阴)指着黑漆漆一片的东西说道:“你自己看看吧!”

    杨林(阳)顺着杨林(阴)所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黑漆漆的一片,便好奇的问道:“那些黑漆漆的是什么东西?”

    杨林(阴)指引着杨林(阳)开口回答道:“想知道,那就靠近一些!”

    杨林(阳)走了好几步,发现还是黑漆漆的一片,就摇了摇头对着杨林(阴)说道::“还是看不清!”

    杨林(阴)再次说道:“那就在靠近一些。”

    当杨林(阳)在往前靠近的时候,发现了黑漆漆一片的是一群人群,他好奇的问道:“他们是?”

    杨林(阴)开口回答道::“是的,他们就是你的亲戚长辈们!”

    杨林(阳)好奇的问道:“我听不清他们为什么在笑,而且还笑得这么开心。”

    杨林(阴)面无表情的回答道:“想知道吗?那你就在靠近一些!”

    杨林(阳)照做了,他一步步的靠近亲戚长辈,同时,声音也可以听得清了。

    亲戚甲:“终于死了?”

    亲戚乙:“是啊!终于死了!”

    亲戚丙:“……”

    听到这些亲戚长辈的话,杨林(阳)好奇的对(杨林阴)问道:“谁死了?他们笑得这么开心。”

    说完,亲戚长辈们都消失不见了,而杨林(阴)则指着远处的一个小黑点面无表情的说道:“那你就走过去看看是谁死了。”

    杨林(阳)走了过去,小黑点,随着杨林的一步步靠近,渐渐的从小黑点,变长了一口大棺材的,他来到棺材旁,伸出手抚摸着棺材。

    杨林(阴)用命令的语气说道:“想知道谁死了吗?那你就打开它,你就知道是谁死了。”

    杨林(阳)遵循了他的指示,打开了棺材盖,发现,里面躺着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杨林(阳)有些惊讶,开口问道:“这,这棺材里的人?”

    杨林(阴)开口回答道:“是你!棺材里的人躺的人就是你!”

    杨林(阳)大惊失色,吓的大叫着:“什么?”

    当杨林(阴)说完这句话,杨林(阳)的四周发生了变化,他的周围变成了一个灵堂的样子。

    而棺材前正摆放着一张黑白照,而照片上的正是自己。

    杨林(阳)内心很害怕,开口问道:“这就是我死后的世界吗?”

    杨林(阴)冰冷的回答道:“是的!你死了,他们不仅不伤心,而且还很高兴。”

    杨林(阳)开口问道:“那么,我该怎么做!”

    杨林(阴)阴着脸,冷冷的说道:“活下去!最后……”

    杨林眼神中流露出了悲伤之情。

    只不过由于杨林的头发太长,将他的眼睛遮住了,所以导致出租车司机看不见杨林的眼睛。

    但是,出租车司机在这个行业已经做了6年了,他看人无数,一眼就发现了杨林好像有什么烦心事。

    但是他仅仅只是撇了一眼,就继续开车。

    因为他觉得还是不要跟这名男子搭话比较好。

    因为,他喜欢凭着感觉做事,感觉告诉他,不要理他,继续开车这么做比较好。

    而杨林看着手中的木盒,不知不觉的陷入了回忆。

    十年前:

    一名男子正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嘴里不耐烦的说道:“烦死了!真是的。”

    “咕咕咕~”

    这名男子大口大口的喝着,一口就将手里的啤酒喝光了。

    一名女子双手搭在这名男子的肩膀上,轻轻的揉着他的肩膀,用着温柔的语气对着这名男子说道:“有什么烦心事吗?亲爱的!”

    “咕噜~”

    男子喝了一口啤酒后,将手中的酒杯用力的拍在了茶几上。

    “啪!”

    对着身旁的女子吼叫着:“还能有什么烦心事,还不是你儿子的事!被他搞得我头都快要炸了,就因为他的事,害的公司亏损了几十亿。”

    女子停下了手,直接一巴掌拍在了男子的肩膀上,对着这名男子吼叫着:“什么我的儿子,难道他就不是你的儿子了吗?在说了,到底是儿子重要还是公司重要。”

    男子一脸苦涩,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立马开口解释道:“当然是我的儿子,只不过我不是这个意思而已!”

    女子拉下脸,对着男子质问道:“那你刚才这话是什么意思?”

    ……

    八年前:

    一名胖嘟嘟的小男孩拉着一名中年男子的手,对着这名中年男子一脸疑惑的问道:“爸爸,你说妈妈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这名中年男子蹲身子,伸出手,摸着这名小男孩的头,笑着回答道:“怎么可能呢?晔晔,妈妈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呢?”

    这名小男孩脸色有些伤心,对着这名男子继续问道:“可是爸爸,比起我,妈妈好像更喜欢哥哥一点,对我好像都不怎么关心。”

    这名男子愣了三秒钟,不过脸上又恢复了笑容,笑着回答道:“哈哈哈~,不会的!晔晔,妈妈她最喜欢你了!”

    小男孩有些忧郁,对着中年男子支支吾吾的说道:“可,可是,妈妈,妈妈她~”

    中年男子开口解释道:“晔晔,你可不要胡乱猜想,你可比哥哥那个废物强多了,妈妈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呢?”

    一听中年男子的话,小男孩脸上的阴影一扫而光。

    小男孩口直心快的回答道:“爸爸,你是说,只要哥哥死了,妈妈就会喜欢我了吗?”

    中年男子一脸微笑的点了点头,开口回答道:“是啊!那是当然的啦!”

    小男孩听到中年男子的答复,满脸兴奋的问道:“真的?”

    中年男子信誓旦旦的笑着回答道:“真的!爸爸保证!”

    小男孩欢呼雀跃的跳着,嘴里还叫着:“哦!太棒了,太棒了,太……”

    不过,中年男子立马叫住了一脸高兴的小男孩:“晔晔,今天的对话,你可要跟爸爸保密啊!你可不准跟任何人说啊!”

    小男孩笑着回答道:“那当然的啦!”

    ……

    五年前:

    一名中年男子跪在蒲团上,哭喊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死!晔晔!”

    而一名女子趴在一名小男孩哭喊着:“晔晔,晔晔……”

    而这名中年男子转过头,对着一名男生说道:“为什么死的不是你呢?你这个废物。”眼神中还带着愤怒!

    这名男生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蹲在角落里。

    这名中年男子指着蹲在角落里的男生再次问道:“为什么死的不是你,而且杨晔呢?你这个废物!为什么?你说,为什么?”

    骂完之后,中年男子捂着脸,痛哭流涕着:“杨晔,我的儿子,为什么?为什么?”

    趴在小男孩身上的女子抬起了头,看到蹲在墙角的男生,并指责道:“杨林,你弟弟死了!你怎么一点都不伤心。”

    而这名中年口中的男生就是杨林。

    杨林蹲在角落,听到他们的质问,他抬起头,冷冷的对着他们说道:“伤心?那是什么东西?”

    当时在场的人,听到杨林说的话后,都愣住了。

    他们实在想不到,这句话,会从是一个12、3岁的小男生口中说出来。

    中年男子终于忍不住了,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朝着角落里的杨林走了过去。

    他十分的生气。

    他一把抓起杨林,将他提了起来。

    对于一个中年男子而言,提起一个小孩还不是易如反掌,更何况是杨林这样的小孩。

    “啪!”

    中年男子伸出手,一巴掌打在了小杨林的脸上?

    他将心中压抑许久的怒火,通过这一巴掌,都发泄在了杨林身上。

    他感觉心中的不痛快的地方,通过这一巴掌,瞬间舒畅了许多。

    然而,小杨林并没有哭,而是笑了。

    “哼哼哼~”

    这是小杨林冷笑的声音。

    听到小杨林的笑,中年男子的对着小杨林痛骂着:“你这个逆子,你还有脸笑。”

    说完,伸出了手,又是一巴掌。

    “啪!”

    周围的人,马上回过神来,立马将他们两人拉开了。

    亲戚甲:“喂喂喂,杨先生~”

    亲戚乙:“杨林,你”

    而小杨林依旧阴着脸,死死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这名男子不用多说,就是他的亲生父亲:杨啸天;杨氏集团的董事长。

    杨啸天指着小杨林说道:“你这个废物,就算我死了,家产也不会分给你一分钱!”

    说完,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

    ……

    bgm:

    初冬的天,

    冰冷的夜;

    回忆慢慢袭来。

    记忆一点一滴的出现在了杨林得脑海中。

    原本不该出现的记忆,杨林他,全都记起来了。

    “嘿!”

    “小哥?”

    “小哥?”

    “小哥?”

    ……

    杨林如梦初醒,被出租车司机的声音拉回了现实,他开口问道:“昂!怎么了?”

    出租车司机吸了一口手中的烟后,解释道:“到了!叫你老半天了,你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杨林望着车外的所看到的景象。

    浙江大学

    他开口问道:“到了吗?多少钱。”

    出租车司机点了点头说道:“浙江大学,78元!”

    杨林掏出100块直接丢给了出租车司机,说了一句:“不用找了。”

    说完,直接打开车门下车了。

    而出租车司机接过钱后,直接开车走了。

    拿到钱就走,能快走就快走,万一他反悔了,那22元有可能就没了。

    对于一个出租车司机而言,能占点便宜就占点便宜。

    除非,他是sha,zi。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荒野之绝地求生相邻的书:八年迷彩白银王者危墙——围墙异界之三国群英传快穿之拯救人生赢家次元世界的天道我的大明新帝国重生唐僧萌萌哒小世界其乐无穷狐狸的超级系统工业霸主德意志海贼王之暴君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