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起飞!神农城!

【书名: 大神农(种田+系统) 第173章 起飞!神农城! 作者:李煦之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赵小禾话音方落, 正朝她逼近的禁军们突然觉得身体一轻,双脚离地,飘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异变令这些禁军们惊慌不已, 原本整整齐齐还有那么一点气势的队伍瞬间散乱, 有些人慌乱之中兵器离手, 半空中除了手脚胡乱扑腾的士兵们,就是同样悬浮着的盾牌等杂物。

    他们的衣服、头盔上的缨子,一切轻便的东西都飘了起来, 仿佛那一片已被清水注满,所有人和物都悬浮在水中,上不去下不来, 也游不动,只能自由呼吸和随便扑棱两下胳膊腿。

    看上去滑稽极了。

    皇帝和老亲王们可不觉得滑稽, 他们只觉得惊恐, 高架上端坐的年轻道士笑容是那样的灿烂, 只是无论赵小禾笑得多好看,模样多俊美, 在他们眼里都藏着阴险和恶毒。

    只见那妖道脸上露出一个狰狞残酷的表情, 噩梦一样的声音钻进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我们不如痛快一点,快刀斩乱麻。”

    怎么痛快?怎么斩?

    下一刻, 皇帝也好, 亲王也好, 以及后面以为不会牵连上自己的官员们都感受了一把失重的奇特体验, 皇帝和几个亲王感到恐惧, 后面的官员们也慌了:

    我们就是来凑个热闹的啊,没和道长你作对呀!

    不过当他们看见赵小禾身后原本站在墙上的鬼犬们也漂浮起来,瞬间平衡了。

    原来道长用的这一招不分敌我啊。

    然而他们平衡没几秒,就看到赵小禾摆了摆手,几名黑衣鬼犬从空中落下,身体恢复自由。

    赵小禾也收了架台和石鼓:“让里面的人出来。”又对影一道,“影大人,鞭子还在吧?”

    影一取下鞭子:“在。”

    赵小禾做了个分开的手势,挡在他们和皇帝之间的禁军如摩西分海一样让出了一条干干净净的道路,她盯着皇帝,缓步上前,影一默默地跟在她身后。

    皇帝真的怕了:“你、你想做什么?朕、朕……我我不计较你大逆不道的行为,你你放了朕一切都好说!你你你要找就找这几个老东西的麻烦,我什么都不知道啊,道长……大仙,大仙饶命啊!”

    这等丢人现眼贪生怕死还把自己推的一干二净的行为,不光扶他上位的老亲王颜面无光恨得想杀了他,后面的那些大臣们也感到不可思议,随即怒火中烧:

    这等下作无耻毫无担当的人凭什么做他们的皇帝?

    陛下呀,你在天有灵……看看你选的都是什么人啊!真叫这种人继续做皇帝,大齐还有什么指望?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现在的这个皇帝连先皇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性格烈的大臣已经忍不住骂起来,文人骂人不带脏字,朝堂上的大臣骂皇帝那也不叫骂,那叫直言敢谏,言辞之激烈,词锋之犀利,兼之指桑骂槐,明朝暗讽,能把皇帝和几个老亲王气死。

    赵小禾:骂骂骂骂得好!

    可惜她时间宝贵,不然一定让他们继续骂个痛快。

    赵小禾对影一道:“抽他。”

    影一愣了一下,看看皇帝,又看看赵小禾,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赵小禾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你没听错,我是让你鞭笞他,鞭笞你眼前这个穿龙袍的家伙。怎么,不敢?”

    影一神色冷静下来:“为何?”

    “鞭子给我。”赵小禾伸手,“给我!”

    影一把鞭子递给她。

    “啪”的一声,伴随着男人破音的嚎叫,后面的骂声也突然卡壳了。

    “你、你敢打我?”皇帝不可思议的叫道,“你居然敢打……打朕?朕是皇帝,你、你……”

    “妖道!妖道啊!”一旁的几个老家伙连声呼号,全都一副天降灾厄国之不存的痛心疾首样子。

    大臣们惊掉了下巴,这皇帝就算再混蛋,那也是陛下指定的新皇,赵道长这样……过了吧?

    有没有人暗爽不知道,但他们表露在脸上的神情都是惊愕的、懵比的,受了惊吓的,一鞭子下去,大臣们也炸开了锅,赵道长别是一个不高兴把皇帝给灭了吧?那还了得!

    “道长有话好好说!”

    “一切好商量!”

    “国不可一日无君啊!”

    ……

    “国不可一日无君?”赵小禾用鞭子指着皇帝,“你们的‘国君’说得就是这个人?这个用一副空棺来愚弄你们、背地里找来道士镇压你们陛下让他死后也不得安宁的卑劣小人吗?”

    “什么?”

    “镇压?”

    ……

    “道长的意思是空棺是新皇的手笔?”一个老臣双眼冒火的问道。

    “那就要问皇帝了。”赵小禾把鞭子还给影一,“打到他说实话为止。”

    赵小禾抽人鞭子还是头一遭,纯属瞎抽,影一可是专业的,怎么打人更疼又不会几鞭子下去就把人给抽得昏迷过去,他心里门儿清。

    皇帝一开始还叫嚷影一应该保护他,鞭子抽在身上顿时只剩下嚎叫和求饶的份,毫无半分骨气可言,没撑到底三鞭子就崩溃的全招了。

    “是朕干的!是朕干的!道长说的都属实!别打我了!”皇帝鬼哭狼嚎,“我不当皇帝啦,我不当皇帝啦,谁爱当谁当,放了我吧——!遗诏上原本也不是传位给我,都是这些老家伙逼我的!”

    一语既出,众人皆惊。

    几个亲王面色剧变:“陛下,不可胡言!”

    影一举鞭又要抽,皇帝连忙大声叫道:“老东西害我!你们密谋都被我给听到了!我亲耳听到你们说要找机会把废……先帝遗诏另半卷找出来毁掉!”

    “各位王爷,你们怎么解释?!”

    “陛下脑子不太清楚。”一个老亲王咬牙切齿的说道,“怕是被妖道迷惑了!”

    还嘴硬?

    赵小禾冷笑一声:“我们来玩举高高游戏吧。”

    什么举……高高?

    “啊啊啊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

    其他人看着几个年纪都过半百的老亲王跟玩儿似的被看不见的力量抛上抛下,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赵小禾抛了一轮停下来,几个老东西不是皇帝这种软蛋,就算为了面子也不能松口,反而豁出去似的对赵小禾破口大骂,言语粗俗的和坊间百姓骂战有的一拼。

    赵小禾面无表情的打了个响指,几个老亲王瞬移到远处,继续“举高高”。

    耳边清净不少,赵小禾目光在剩下的人脸上扫过:“可有国公府和南平王府的人在?”她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到一个面色复杂的中年男人,他是秦九华的爹,另外一个算半个熟人,宣景侯。

    杨端小敛,老国公和王太妃没有到场,明面上的理由是年事已高,经过逼宫事件后身体撑不住倒下了,所以才没出现。

    真实原因是什么,和现任皇帝以及几个老亲王脱不开关系。

    赵小禾放他们两个自由:“请将老国公和王太妃请来,我最多只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

    秦九华他爹皱眉:“一刻钟太短,父亲这几日腿脚的确有些不方便。”

    赵小禾淡淡道:“只管骑马去,你们路上跑快点赶得及,记得准备一根绳子。”

    两人面对赵小禾心中都有压力。

    赵小禾今天所作的一切与她从前的行事作风大不相同,应该说她展现出来的这一面是所有人都不曾见过的,以前宣景侯还敢和她呛声,现在甚至不敢直视她。

    赵小禾说一不二,毫无通融的余地,二人只能咬牙骑着赵小禾放下的马从宫中一路狂奔而出。

    等他们离开皇宫,才明白赵小禾最后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因为,整个京城的人和动物全都与宫中一样悬浮在半空!无一人例外!

    飘起来的百姓已经经历过惊慌失措,发现除了飘在半空不着地之外什么事儿都没有,有的人还发现如果借助外力在半空移动并不难,就跟会飞似的,居然品味了一些趣味,玩儿的不亦乐乎。

    当然啦,那也得他们身边有东西可以借力才行。

    秦九华他爹以及宣景侯两人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这场面实在是……太古怪了!

    “快看他们怎么没浮起来?”

    “唉是呀!好像是从宫里出来的。”

    “难道只有宫里没事?”

    “不对,我听人说守宫门的侍卫也和咱们一样飘着呢。”

    “你打哪儿听说的?”

    “别管我打哪儿听说的,我耳朵尖不行啊……”

    “喂兄弟帮帮忙啊,怎么才能下来?!”

    “小郎君别走啊……”

    秦九华他爹和宣景侯充耳不闻,一个回到南平王府,一个直奔国公府,片刻后两人一前一后又在大街上相遇,彼此看了看对方的造型,默然无语。

    老国公牵着绳子一脸懵比的和南平王太妃打招呼:“老太妃,你也变成这样了?”

    老太妃牵着拴在自家小孙子腰上的绳子,也满脸懵的打招呼,跟做梦似的。

    宣景侯满脸苦逼,感觉自己像条狗,不过看看隔壁家的长辈也跟自个儿差不多,内心平衡了,他还小呢,不怕丢人,秦叔叔一把年纪了,比自己丢人!

    秦九华他爹:“……”娘的,还好没让自家小子看到。

    “爹?!爷爷?老太妃?宣……算了,你们怎么在这里?”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秦九华他爹僵着脸转过头,但他没有停下来,而是用力抽了马屁股一鞭子,直往皇宫赶去。

    宣景侯惊鸿一瞥,瞧见秦九华的造型内心一个“卧槽”,但他同样不敢停下,急匆匆的带着老太妃往宫中赶,脑子里却怎么也忘不掉瞧见的那一幕。

    不光匆匆路过的宣景侯震惊,听见他们谈话抬头看过去的路人们脸上的表情也大多一个样。

    “看,真有在天上飞的!”

    “我xxx!”

    “狗狗狗!”

    “你眼瞎了,那不是赵道长家的护法狗和护法熊吗?”

    “还有蛇!”

    “猫?”

    “咦,天上的鸟是鹰?”

    是的,普通人都悬浮在空中移动不了分毫或者只能靠外力移动的时候,赵小禾家里的几只已经能挥舞着爪子在空气里“游泳”了,上下高低自由行,没丝毫困难。

    放在平时秦九华或许得停下来炫耀一波,但他忧心亲爹和亲爷爷,急忙和动物们往皇宫的方向游过去。

    宫内。

    老国公和王太妃弄明白怎么一回事,长出一口气。

    事到如今事态的发展已经由不得他们做主,京城是什么样子,皇宫是什么样子,还有被抛吐的几个老顽固亲王是什么样子他们都瞧在眼里,困扰着他们的大难题在这场由非凡的神通造成的奇异场面中好像突然之间迎刃而解,埋藏水下阴谋诡谲被强行拉扯到阳光底下的时候似乎也不过如此。

    “不错,是几位王爷篡改了遗诏,真正遗诏是传位给兵马大元帅祁邵!”

    这个结果比传位给现在这个草包还要让众臣震动。

    他们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几个老亲王会冒如此大的风险篡改遗诏,换他们也接受不了杨家的天下改头换姓啊。

    太出乎意料了!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是自家陛下能干得出来的事情。

    大臣们对此的反应各不相同,但肯定有人不赞同,甚至是激烈反对。

    赵小禾打断他们:“你们现在都是本道长的人质,有什么资格发表意见?!”她朝天上看了一眼,秦九华和动物们已经到了,只是没下来打扰她,赵小禾有些惊讶它们是怎么做到的,她没有和上面几只打招呼,收回目光,语气不容拒绝的说道,“那么本道长叫大元帅回来继承王位,应该没人有意见了吧?老国公,太妃娘娘,二位还有话要说吗?”

    两人都是聪明人,再者两个老人家不是杨家人,人正主都不介意把皇位传给外姓,他们当然更没意见了。

    老国公摸着胡子,指了指自己悬空的两只脚:“老夫还能说什么?”

    王太妃摇头:“唉,老啦,只希望太太平平的过日子,先帝的决定老身哪儿有置喙的资格。”

    几个亲王虽然被丢的挺远的,吐也吐过了,一直竖着耳朵听这边的动静呢,闻言大声道:“秦国公,老太妃!陛下还在位,叫外姓人来做皇帝,你们是要谋逆吗?你们口口声声说先帝遗诏先帝遗诏,敢不敢拿出证据来?!”

    赵小禾:“证据不是被你们毁了吗?”

    “哼!”一个亲王大声道,“空口无凭,即便你们联合妖道让外人登上皇位,那也是名不正言不顺,逆臣贼子耳!”

    赵小禾冷笑一声:“想要名正言顺还不简单,没遗诏一样能做得到。你,写退位诏书。”

    皇帝正努力减弱存在感,冷不防被赵小禾点名,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连连点头:“写写写,我写!我写了能绕我一命吗?能不杀我吗?”皇帝哭可怜,“大仙您看我还没来得及干成一件坏事,我就是个草包、小人,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

    几个亲王听了差点没气死。

    老国公等人也不忍直视,心道几个瞎眼的老东西找了个这么玩意儿来充数,果然老糊涂。

    赵小禾当场让皇帝写下诏书并盖上玉玺,让他修书一封,连同老国公、王太妃的信件一起,招呼金雕们从天上下来,让大金给大元帅送去。

    “至于几位老亲王。”赵小禾道,“几位年纪也大了,不如找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给他们几位颐养天年,喝喝茶下下棋,没事就别出门了。诸位大人以为如何?”

    她嘴上是征求别人的意见,但脸上的表情可不是这么回事。

    没有人反对。

    赵小禾才不管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最后一件事,杨端的遗体我要带走,任何人都不要打探我的行踪,除非你们想我留在京城。”

    今天之前他们当然不介意赵小禾人在哪里,但今天过后可就不一定了,她的力量太过骇人,夺取和覆灭一个国家不费吹灰之力。

    好在她并没有对权力表现出任何兴趣,至今为止提出的要求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这叫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老国公和王太妃两人是所有人当中最让人信服的,京中各方兵力的调动权力交给他们,赵小禾也配合的放开了京城驻军、五城兵马司、禁军御林军皇家侍卫们的束缚,其他人仍然悬浮半空。

    如果这样老国公和王太妃还不能把京城的局势彻底控制住,完全掌握在手中,直到大元帅回到京中继承皇位,那只能说:天要大齐亡。

    “我尽力了。”赵小禾望着远方棋盘似的京城,对棺中的杨端说道,“听天命吧,以后就不关我们的事了。”

    小辰子紧紧抱着二福,泪流满面的问:“庄主,我们真的不能飞低一点吗?我怕高。”

    赵小禾看他一副怂样,笑哈哈道:“机会多难得呀,让你体验一把在天上飞的感觉,乖孩子,好好享受,学学你的小伙伴们。”

    小伙伴们坐在悬空的箩筐里,绳子绑在金雕灰狼大熊们身上,瑟瑟发抖的抱成团。

    赵小禾摊手,没办法,人太多,只能用这种方式带着大家一起飞。

    她拍了拍身下的大灰:“小短腿跑跑跑跑,跑起来!”

    大灰:“嗷嗷嗷!”你才小短腿,本狼大长腿!

    赵小禾慢悠悠的说道:“今天晚上不休息,大家辛苦一些,我们先去孟阳关接人(兽),再改道神农城,以后我们就在神农城安家。”

    “神农城?”

    “嗯,神农城。”赵小禾嘴角带笑,一个不受约束自由自在的世外之地。

    京城。

    城墙之上。

    当熟悉的身影变成小黑点消失在远方,秦九华在眼眶里打转的男儿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

    十一娘:“哥哥,你哭了吗?”

    秦九华哽咽:“别安慰我,让我伤心会儿。”

    十一娘:“我也没想安慰你。”

    秦九华:“亲妹。”

    十一娘问:“道长还会回来吗?”

    秦九华擦了擦眼泪,眼神坚定:“一定会回来了,我们约定好了的!一起闯天涯!”

    十一娘瞪圆眼:“道长瞎了吗?”

    秦九华怒道:“我和十二约定的,谁和道长约定啊。”

    十一娘拍拍胸口:“那是,道长也瞧不上你呀。”

    秦九华:“……”

    十一娘:“哥哥你去哪儿?”

    秦九华头也不回:“问咱娘我是捡来的还是你是捡来的。”

    十一娘:“娘还得飘到明天才能落下,看到你肯定生气。我们去帮爷爷的忙吧。”

    秦九华:“你一个小不点能帮上什么忙,添乱。”

    十一娘:“你才小不点!我能把百姓送回自己家里呀……可好玩啦。”

    秦九华:“你就想着玩儿……呃,不过是挺好玩的哈……”

    兄妹俩的声音慢慢远去。

    一切回归平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神农(种田+系统)相邻的书:[综漫]心跳指令男主他疯了[快穿]庶子权臣进击的男神穿越之五行系统系统穿越万界诸天火影之我的哥哥卡卡西反派是个绒毛控[穿书]你怎么这么美[快穿]FateReverse[综英美]我的日常又崩了狐妖小红娘之从相思到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