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你是光是电是我的指明灯

【书名: 大神农(种田+系统) 第167章 你是光是电是我的指明灯 作者:李煦之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皇宫, 承明殿。

    殿外的弓箭手又换了一波,人数有增无减。

    殿内, 张实秋丝毫不敢松懈,安排侍卫们轮流守夜,老国公王太妃以及几位老亲王毕竟上了年纪,到了半夜都撑不住歪在椅子上休息。

    连江品元也坐到了地上, 靠着身后的柱子打瞌睡。

    偏殿内只点了一根蜡烛,泰安帝在昏黄的烛光中负手而立,他面前的书桌上放着两张画卷。

    左边的一张完好无损,画的是一名骑马射箭的年轻女子, 右边的一张破旧不堪,画中少女穿着与大齐截然不同的华丽服饰,身边宫娥环绕,行走花间。

    两张画上的女子服饰姿态不同, 但五官相似,眼角泪痣的位置也一模一样。

    她们是同一个人,不同的是作画之人。

    第一张是父皇在母后的忌日根据回忆所作,第二张的作者……是北狄的宫廷画师。

    太后, 他的亲生母亲,民间津津乐道的平民皇后, 是北狄皇室女。

    这是一个让人完全想不到的结果。

    原来最初的最初, 并不是沈昕和黑狼王的父亲, 而是自己的生母。

    “传信给影六, 不必查下去了。”泰安帝开口说了今晚的第一句话, 他的声音微微的沙哑,在冰冷黑暗的宫殿内,显得艰涩又冷凝,“影一,为朕研墨。”

    影一从黑暗中走出来,脚步轻的如同幽灵,倒水,研墨,然后又退回了黑暗中。

    鬼犬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他们能自保,能为护主献出生命,但无法带着半点功夫不会的泰安帝从杀机重重的宫中全身而退。

    何况泰安帝已经拒绝过他一次。

    空白的卷轴展开,将书桌上的两幅画覆盖在其下,泰安帝拿着笔,却迟迟写不下第一个字。

    还有选择吗?

    一个轻盈敏捷的影子钻到书桌底下,咕噜噜的怪响引起了泰安帝的主意,他后退半步,低下头,对上一双冒着幽光的圆眼睛。

    一只大猫。

    泰安帝一愣。

    大猫趁机扒拉着他的腿爬到书桌上,脏兮兮的爪子在干净的卷轴上留下几朵梅花,它一屁股坐下,两只前爪规规矩矩的放在身前,扬起脑袋直勾勾的盯着泰安帝。

    “喵嗷~”

    “你是……小道长的猫。”泰安帝沉寂的眸子里露出一点亮光,他布满阴霾的内心生出一丝微弱的欣喜,迟疑着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大猫。

    大猫见他磨磨唧唧半天了手还没过来,主动把脑袋伸过去,抬起爪子勾着这个年轻人的手啪的往自己脑袋上一按,然后松开,完成任务似的端端正正的坐了回去。

    泰安帝呆了,这猫是不是成精了?

    “喵嗷~!”大猫又叫了一声,爪子拍了拍身下的卷轴,圆眼睛认真的看着他,似乎想要告诉泰安帝什么。

    泰安帝不明白它的意思,也没有去想大猫要传达给他的是什么。

    他在奇怪,奇怪自己怎么会会忘了赵小禾,也奇怪当他再次想起赵小禾时,头脑中涌现记忆带给他的愉悦感竟是如此的深刻强烈。

    混沌的思维仿佛注入了一道灵光,眼前的迷雾层层消散。

    杨朝,宫变,身世,相府,还有殿外和他一样已经被告知真相的老国公等人——头脑中这些散乱的碎片重新罗列整合,被可怖的真相冲击溃乱的情绪和逻辑随着那道灵光的指引迅速的恢复了常态。

    泰安帝想,朕怎么能忘了自己谁?

    他的面容是沉着的,眼神是坚定,目光里再也没有分毫的动摇。

    泰安帝冷冷道:“影一听令。”

    大猫:“???”

    事情和它计划的好像有点不一样。

    影一已经离开。

    泰安帝等墨迹晾干,合上卷轴,抱起大猫,走向正殿。

    空旷冷寂的殿内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老国公惊醒,王太妃醒来,其他人也纷纷抬头望过去。

    江品元匆忙起身,惊讶道:“陛下?”

    泰安帝松手,大猫从他怀里跳下去,疑惑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已经迈出去的爪子又收回来,蹲坐在地上静静地看着。

    泰安帝把在场之人神色各异的反应尽数收在眼底,目光缓缓地从每一个人脸上扫过,无声之中流露的是帝王的威严和不动如山的坚毅沉稳。

    只听他一字一句,声音严厉的说道:

    “朕一日坐在皇位之上,就一日是大齐之主,江山之主!杀朕肱股之臣,血洗皇宫,铤而走险,不顾社稷安稳,用这等残酷愚蠢的手段谋权篡位,朕绝不会把朕的臣子百姓交到这种人手上!”

    “然错已铸成,朕的身世,太后所作的一切都无法改变。”

    “朕已命众鬼犬拿虎符出宫调京师驻军平乱,惊动明王是必然的,在座诸位明王绝不会动的只有秦国公和王太妃,若朕不幸身陨,平乱之后由秦国公将朕所拟诏书公之于众,王太妃为证。若朕能活到平乱结束,便亲自传位给新皇!”

    泰安帝没给秦国公等人消化这些内容的时间,紧跟着丢下一个惊雷:

    “朕将自戕,以谢天下。”

    满室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惊骇的望着平静的说出最后一句话的年轻帝王,耸然动容。

    “朕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泰安帝淡淡道,“朕的生死,朕和太后的声名,皇室的颜面,都不及江山的安稳重要。若不想在朕死后被敌国拿着此事做文章,搞得民心惶惶,就必须开诚布公。这也是朕对各位最后的请求。”

    泰安帝伸出手,手里拿着的便是那份无论这次是生是死,最终都会公布的传位诏书。

    “秦国公。”

    老国公这一生都未遇到过如此艰难的选择,或许应该说,他根本没有选择。

    “老臣,谨遵圣意!”老国公最终双手接住了诏书。

    气氛再度沉寂下来。

    泰安帝独自坐在偏殿,没有点灯,他望着被天光照得发白的窗户,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往好处想,至少朕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他转过头,发现殿内空空荡荡,原本跟在他身边的大猫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

    泰安帝又开始发怔,自言自语道:“可惜不能见小道长最后一面。”

    天快亮了。

    荒郊。

    赵小禾坐在一棵老柳树的树干上,大灰和秦九华爬得更高,每往下看一眼,就会露出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火把的光亮映着地上的雪光,把这一片照得明亮如白昼。

    “怎么还有这么多?”

    “嗷!”

    “太吓人了!”

    “嗷嗷!”也吓狼!

    “吱吱吱,吱吱吱。”

    树下成群的老鼠吱吱叫,大大小小的团队拍着队,一波又一波的来到树下,赵小禾拿着根棍子,对着树干上的画像一个个的指过去。

    老鼠们立起身子,吱,不是,吱吱,还不是。

    赵小禾机械的来来回回的挪动树枝所指的画像,又换了一组老鼠小队,赵小禾手里的棍子落在几个小太监的身上时老鼠们都没有特别的反应,然后指到了小辰子……

    “吱吱吱吱!”

    老鼠们激动起来,前爪立起来又趴在地上,立起来又趴在地上,就跟在拜什么似的。

    赵小禾精神一震,小辰子在城里!

    “他现在怎么样?”

    老鼠小队变换队形,围成一个四四方方的空间,其中一只小老鼠跑到中间翻开肚皮躺在地上,四只爪子一蹬一蹬的,第二只老鼠跑进去,第一只小老鼠蹭的跳起来,受了惊吓似的缩到了“墙角”里对着跑进来的老鼠吱吱吱一通乱叫。

    所以说,先是肚皮朝天紧跟着受惊吓的小老鼠是小辰子,后来进去的大老鼠呢?

    怎么跟大姑娘被非礼的场景似的。

    赵小禾一脑门儿黑线,让这队老鼠站到一边去。

    树上的秦九华和大灰瞪圆了眼睛看着这一幕,满脸不可思议。

    秦九华嘀咕:“邪门儿了这些老鼠,真成精了?”一抬头,见到大灰那张懵比脸,秦九华一愣,点点头,“哦,忘了狼护法你也是成精的。”

    大灰:“……”

    “吱吱吱吱吱!”

    又有一队老鼠叫了起来,秦九华注意到赵小禾指着的是老国公的画像,忍不住叫道:“爷爷,我爷爷怎么样?”

    他的话老鼠们听不懂,赵小禾转述。

    一只胖老鼠表演了呼呼大睡的场景。

    秦九华:“???”

    啥,爷爷在皇宫睡觉?

    逗他呢?

    赵小禾安抚他:“可能它们看到的时候老国公正在休息,这不是坏事,说明老国公现在还是安全的。”

    秦九华:“道长,现在要怎么做?等天亮吗进城吗?”

    “不。”赵小禾沉思片刻,老鼠演示的关于小辰子的场景让她很在意,她不想等,“打洞,进城。”

    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这算是老鼠与生俱来的特长了吧?

    赵小禾率领老鼠们打洞进城营救小辰子的时候,影一带领所有的兄弟们从皇宫里杀出了一条血路,假如这时候有人能在高处看上一眼,就会发现影一等人一路拼杀出城的方向与赵小禾进城的方向刚好在一条直线上,并且双方的距离正在不断的拉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神农(种田+系统)相邻的书:[综漫]心跳指令男主他疯了[快穿]庶子权臣进击的男神穿越之五行系统系统穿越万界诸天火影之我的哥哥卡卡西反派是个绒毛控[穿书]你怎么这么美[快穿]FateReverse[综英美]我的日常又崩了狐妖小红娘之从相思到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