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一语既出四座皆惊

【书名: 大神农(种田+系统) 第131章 一语既出四座皆惊 作者:李煦之

强烈推荐: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童安:“你怀疑我们?”

    赵小禾冷漠脸:“怀疑你个头!”

    童安:“……”

    黄玉:“……”果然还不爽着, 脾气这么爆。

    孟瓒有一瞬间也担心赵小禾不信他们,不过这样的担心马上就被他推翻了, 三个人之中他是第一个领会赵小禾意思的人。

    “有人报信。”孟瓒递给赵小禾一张纸条,“路上碰到个孩子交给我的。”

    赵小禾打开纸条,上面写着:赵禾有难,速救。

    她抬头和孟瓒对视一眼, 孟瓒脸上的神情让赵小禾确定,对方发现了和自己一样的问题。

    赵小禾收起纸条:“回客栈说。”

    刚进门阿甲嚎叫着跑来告状:“庄主你要给我做主啊,姓熊的丑八怪她对我动粗!”

    赵小禾站在门口向他身后看了一眼,大堂内除了阿甲没有其他人:“熊姑娘一直在客栈?”

    “庄主你怎么了?”阿甲震惊的看着赵小禾的模样, 眼睛露出一丝窃喜的光亮,他使劲儿压下不由自主的翘起来的嘴角,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谁干的?太丧心病狂了, 好好的一个美男子变成了落水——”

    赵小禾眼神如刀。

    阿甲在她可怕的目光里消了音,咽了咽口水,弱弱的改口:“变成了出水芙蓉。”

    众人:“……”

    赵小禾抬脚,阿甲嗷的惨叫一声, 赵小禾骂道:“我还没碰你呢叫个屁!过来!”她伸手揪着阿甲的耳朵把人强行拽回来,这回阿甲的惨叫没有一点水分在内, 情真意切的不得了。

    “我问你, 熊姑娘到底有没有离开过客栈?”

    阿甲委屈的捂着耳朵, 心说这揪耳朵的毛病怎么跟女人一个样:“你们前脚出门她后脚就跟出去了。”

    “出去多久?”

    “不知道。”阿甲嘟囔, “我没事盯着她干什么。”

    “嘀咕什么!”赵小禾问道, “你再看到她是什么时候?”

    阿甲想了下:“半个时辰之前吧,还抓回来一个厨子。”阿甲抱怨道,“你……您没看她就跟土霸王似的,人家厨子显然是不乐意的,迫于她的淫威才不得不留下来!我本来是想进去研究研究厨艺,她居然把我扔了出来!”阿甲气愤道,“简直粗鲁!野蛮!土匪!强盗!”

    听到阿甲最后一句话,赵小禾与孟瓒对视一眼,孟瓒低声道:“你怀疑她是……”

    “到房间里谈。”赵小禾往厨房的方向看了眼,里面传出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以及熊姑娘极具辨识度的又柔又酥的嗲音。

    不看本人,谁能想到声音的主人会是一个兵器是大斧头的女巨人呢?

    赵小禾叫阿甲在楼下盯着熊姑娘,换好衣服她同另外三人进入客房内,大灰则百无聊赖的趴在门口防止有人偷听。

    “我怀疑是军中出了奸细。”孟瓒低声对赵小禾道,“你的全名只有几个将领听说过,知道如何书写的就更少了,但给我们纸条的这人却能写得出来,而且一定认得你的脸。如果不是你的故人,那么一定是几名将领之中的某一个把你的身份泄露出去。”

    “不是故人。”赵小禾否认前一种猜测,“如果是老朋友会直接来提醒我。想杀我的多半是黑狼王的人,所以军中那人一定和黑狼王有牵扯,而提醒你们我有难的人既然能从这两方中的任意一方得到消息,说不定也是和黑狼王有关联的人。”

    童安不解:“可对方提醒我们赵哥有难,会不会是友非敌?只是出于某种原因不方便透露身份。”

    黄玉顺着童安的话猜测道:“比如这人是潜入土匪窝里的探子?”

    赵小禾摇头,他们现在根本没任何证据,所有的一切都是基于事实的推断,什么可能性都有,而线索太少,不能轻易下结论。

    “对方是敌是友暂且不论。”孟瓒道,“这人如此藏头露尾,对黑狼王和我们的行踪都一清二楚,不能轻信。”

    赵小禾突然问:“你们驻守孟阳关很久了吧,有听说过熊姑娘这号人吗?”

    三人谁都没听说过熊姑娘,以熊姑娘引人注目的外在特征,如果从前在孟阳关活动过,他们多多少少一定会听说过的。

    黄玉自小离家,在孟阳关呆了数十年,对这里熟悉的如同自己的家乡:“她不是孟阳县的,但说话的口音是这一带的。”

    赵小禾:“各位以后多留意一下她。”

    孟瓒若有所思。

    赵小禾问:“孟叔,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了?”

    孟瓒迟疑片刻,摇了摇头。

    赵小禾根据自己多年来看影视剧文学作品的经验,认为这时候绝对不能“以为没什么”就不把孟叔的异常反应放在心上,或许有些咄咄逼人,不够体贴,但在现在他们面临的环境之下,孟叔想要隐瞒的某件事情关系的可能不止在场的几个人:

    “孟叔难道还信不过我们?”

    赵小禾神色坚持坚定的望着孟瓒。

    黄玉和童安两人不敢给自家上峰施加压力,缩着脖子,默不作声的看着莫名其妙对峙起来的两人。

    孟瓒抿着嘴唇:“不是信不过,有些话不能乱说。等我查清楚——”

    “孟叔,现在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赵小禾不容拒绝的打断他,态度有些强硬,“不管想到什么情说出来。请你想一想,如果之前你们如期受刑,你现在想到的东西就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说着,赵小禾微微一怔,突然盯着孟瓒问,“那天黄玉说漏嘴我才知道孟叔是为了黑狼王才带兵出营,你的消息渠道哪儿来的?”

    她看向黄玉和童安。

    赵小禾的语气已经很明显了,她怀疑透露给孟瓒消息的人就是军营里和黑狼王有勾结的奸细,黄玉和童安脸色很差。

    “我们不知道。”黄玉沉声道,“我们跟着将军,将军说黑狼王会出现我们就跟着他一块去杀黑狼王。”

    两人齐齐的盯着孟瓒。

    孟瓒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艰涩道:“是沈将军。”

    “不可能!”黄玉神色震惊,情绪十分激动,“怎么可能是沈将军?”

    童安满面愕然。

    当日神农杂货铺出现,黄玉和童安是最先发现的人,从杂货铺得到的那些急救知识也是最先用到他们两个身上的,他们两个借此在沈将军跟前露了面,由沈将军一手提拔并将他二人分到了虎贲营孟校尉手下。

    沈将军也一直记着他们,他们对沈将军感激不尽,私底下谈话的时候经常说以后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

    可孟瓒现在告诉他们,置他们于险地,可能与黑狼王勾结的,是沈将军。

    赵小禾对“沈将军”有印象,只是不记得长什么样子。

    “只是推断,还不着急下定论。”赵小禾安慰他们两个,“先到衙门去辨认尸体,其他的以后再说。”

    再怎么安慰黄玉和童安两人的心情都轻松不起来,孟瓒也不说话,表情沉重。

    赵小禾无奈:“要不然你们在客栈等着,我一个人去就好。”

    孟瓒哪儿能同意,他怕赵小禾一个人再次遇险。

    赵小禾哪有这么脆弱,再不济还有大福和大灰两只陪着呢。

    带走尸体的是县衙的官差,孟瓒现在是戴罪之身,赵小禾没报他的名号,尝试性的报了元帅的名号,衙差进去报信没多久,便有一名小吏出来将几人迎接进去。

    “这位便是赵郎君吧?元帅嘱咐过我们大人要多多照看您,您请进。”小吏一边把人往里面带,一边解释道,“我们大人一接到元帅的吩咐就赶紧叫人去丈量土地,那是一点儿都不敢怠慢,不过到了今天也才量了一小半,您跟我来,我这就把这部分的地契拿给您看,不过剩下的还得您再宽限几日……”

    赵小禾:“这位大人……”

    “不敢当不敢当,您叫我老刘就好。”

    “老刘。”赵小禾解释,“我不是为了地契来的,我是为了今天衙门带走的两具尸首来的。”

    “尸首?”老刘纳闷儿,“什么尸首?今天没尸首送过来啊,赵郎君是不是弄错了?”

    老刘这句话一出,赵小禾几人不由得愣了一愣,再三确认,老刘言之凿凿的肯定根本不知道尸首这回事,今天也没派出任何衙差到外面办理公务。

    有人假冒官差,把尸体带走了。

    “难怪衙门的人来的如此及时。”离开县衙后,四人往回走,赵小禾叹口气,本来还想把这两人画到神农说上看一看他们的真实身份,这些可没得看了。

    线索断了。

    “若是土匪,何必要多此一举把尸体带走。”孟瓒语气沉肃,“带走尸体不就是怕我们看出蛛丝马迹吗?”

    这下子军营有奸细根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沈将军嫌疑最大。

    黄玉和童安无比的低落。

    赵小禾看不得他们的模样,心里冒着火:“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走,去军营!”

    童安:“现在去军营能做什么?没有证据谁会相信我们的话?无凭无据怀疑一位将军,可是要受军规处置的!”

    “啰嗦什么。”赵小禾瞪他一眼,“最多和某位黄姓副将被打个三十军棍,你俩尊老爱幼些分了,一人十五还扛不住啊?”

    黄玉和童安震惊的看着她:为啥是他们两个挨打?

    不过四个人当中就属他俩最没话语权,在孟瓒也表示听赵小禾的话之后,两个人便只能老老实实的跟着赵小禾,气势汹汹的杀向军营。

    军师接到士兵的通报过来,一看到赵小禾脸上的表情,不由得产生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赵郎君,你怎么又来了?”

    赵小禾右手神农笔,左手神农说,理直气壮道:“给大伙画像呀。你告诉元帅,我的第二愿望就是以后想给军营的将士们画像就能画,谁也不准拒绝,谁也不能拦着我,这简单吧?”

    元帅:“简单!这个傻小子,白白浪费了一个愿望,叫他进来,快快快,省得他反悔。”

    某个营帐之内。

    沈昕盘坐在席子上,拿着本书心不在焉的看着。

    “将军。”下属来报,“元帅传各位将军现在到主帐去。”

    沈昕问:“可有说是为了何事?”

    下属摇头:“属下不知,不过那位赵郎君又来了。”

    沈昕握着书的手紧了紧:“知道了,你退下吧,我过会儿就去。”

    营帐内只剩沈昕一人,他把书丢到一边,神色焦灼烦躁,脸上的表情复杂多变,十分矛盾和混乱,他眼中焦躁的情绪到了极点,狠狠地捶在矮几上,随后突然暴怒的把矮几掀翻。

    矮几上的烛台茶盏和文房四宝全都摔倒了地上,声音巨大,士兵在帐外疑惑的询问:“将军?”

    沈昕喘着粗气,神情痛苦而愤恨。

    士兵们听不到里面的动静,疑惑互相看了看:“将军,属下要进去了!”

    帐门一动,沈昕平静的从里面走出来。

    “将军?”

    沈昕淡淡道:“桌子翻了,进去收拾一下。”

    “是!”

    沈昕去的最晚,他到的时候赵小禾已经开始给各位将领们画像。

    除了受了军棍养伤的黄雎,人几乎都到齐了。

    军师不在,孟瓒不在,赵小禾身后只有黄玉一人。

    黄玉一直低着头,沈昕进来时他飞快的抬头看了一眼,然后低声对赵小禾道:“进来的就是沈将军。”

    赵小禾画笔不停,把帐内所有人的画像都录入了神农说,关于他们每一个人的资料也在神农说内显露出来。

    资料包含的项目不多,一般人只标注了三点:名字,国籍,身份。

    目前为止,其中虽然有一些将领身份一栏比较复杂,这个是什么派别,那个是什么派别,但大体上没有问题,并且名字都是黑的,这表示他们对赵小禾没任何杀意和杀心。

    直到最后一个到的沈昕被录入进去,他信息慢慢的在纸上显现。

    姓名:沈昕。

    国籍:大齐,北狄。

    身份:大齐虎贲将军,北狄大赫氏后裔。

    赵小禾看到这条信息的瞬间,脑子里立刻冒出影六和秦九华掉下去的藏宝坑洞,想到了奉上一任北狄王去寻宝结果被害死的那个无名无姓的北狄密探。

    难道沈昕就是他在遗言中所说的儿子?

    但是年龄有些对不上,按照北狄密谈遗书的说法,他死的时候儿子已经长大,“前途不可限量”,二十年过去,他的儿子至少该有四十,沈昕要更加年轻一些。

    再有,沈昕的名字是黑色的,他对自己没杀意,也没杀心。

    这时候军师和孟瓒沉着脸回来,童安低着头跟在后面。

    军师在元帅耳边说了几句话,本来带着几分轻松和愉快的看着赵小禾作画的元帅脸色一瞬间变得难看至极,阴沉的说道:“沈昕留下,其他人退下。”

    各将军不知发生何事,但元帅和军师他们几个气氛明显不对,元帅甚至直呼沈将军的名字,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一定非常严重。

    其他将领们纷纷退下,帐篷内除了元帅、军师,沈昕,便只有赵小禾这边的四个人。

    “军师方才到各营清查人员。”元帅目光严厉的望着沈昕,“你帐下有一队十人已失踪数日,这十个人都是一月之前刚刚投军,不经过新兵营直接划到了你的帐下,沈昕,可有此事?”

    沈昕垂眸,淡淡道:“属实。”

    “你营下有一百长,名为周奔,返京探亲归来,赵禾这个名字就是他告诉你的,而‘赵禾’这两个字如何书写,则是本帅得到京城而来的消息之后告诉你的,赵郎君的名字和容貌,你可有透露给军中之外的人?”

    沈昕不语。

    元帅双眼怒火燃烧,他转头望向赵小禾,冷冷道:“赵郎君,你说本帅的下属勾结黑狼王,证据呢?现在查的这些除了证明沈将军违反军规之外,并不能证明他叛军,拿不出证据别怪本帅对你不客气!”

    赵小禾手里拿着神农说:“我没证据。”

    元帅怒喝:“来人,把他给本帅拖——”

    “元帅!”赵小禾打断他,“请听我把话说完,如果我说完了你还想把我拖出去,要杀要打我绝无二话。”

    元帅看向沈昕,沈昕始终低着头,显得沉默而又冷淡,对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漠不关心。看到沈昕这样,元帅脸上露出一抹无法置信和痛心。

    内心坦荡磊落的沈昕绝不是这副沉默以对,连眼睛都不敢和自己对视的模样。

    元帅:“你说!”

    赵小禾看向沈昕:“沈将军,你有一半北狄血统,属大赫氏一脉。”

    一语既出,四座皆惊。

    沈昕微微一震,下意识的抬起头来,他脸上既无惊慌也无心虚,有的只是最大秘密被人道破的仓皇和狼狈,惊骇和困惑,然后统统变成了临近崩溃边缘的痛苦。

    “属实!”他挺直的脊背深深地弯了下去,从牙齿缝里挤出了带着颤音的两个字。

    元帅面无血色,孟瓒不敢置信,黄玉和童安陷入了震惊与茫然之中。

    唯有赵小禾不受影响,继续她无情的质问:“要杀我的是黑狼王?”

    沈昕回答:“是。”

    赵小禾眼睛盯着‘神农说’:“你帮他,你也想我死?”

    沈昕回答:“是!”

    赵小禾提笔在纸上画了起来:“为什么帮他?”

    “因为……”沈昕的腰一点一点的弯下去,头几乎要垂到地面,他的身体和声音一样都在发颤,一滴水落在他面前的泥土上。

    帐内寂静无比,沈昕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我身体里流的是北狄人的血,我的父亲为了北狄而生为了北狄而死,我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是黑狼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神农(种田+系统)相邻的书:[综漫]心跳指令男主他疯了[快穿]庶子权臣进击的男神穿越之五行系统系统穿越万界诸天火影之我的哥哥卡卡西反派是个绒毛控[穿书]你怎么这么美[快穿]FateReverse[综英美]我的日常又崩了狐妖小红娘之从相思到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