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两女争一男阿甲汤姆苏

【书名: 大神农(种田+系统) 第129章 两女争一男阿甲汤姆苏 作者:李煦之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破道[修真]山村名医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我丑八怪?”阿甲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的鼻子, 既震惊又愤怒,“我这么英俊哪里丑了?你你你你才丑八怪!”

    “嗯?”女壮士猛然瞪大的眼睛之上, 一双刻意修理过的柳叶眉竖起,变成了杀气腾腾的“柳叶刀”,本来就黑的脸更是如那滚滚压来的乌云一般,夹裹着暴怒的雷鸣电闪, 昏天黑地,摧枯拉朽,气场惊人。

    阿甲瞬间冻结成冰,唯有两股战战:“我、我是丑八怪。”

    女壮士这才满意, 不忘强调:“你本来就是丑八怪。”

    阿甲一听她的声音胆子又肥起来,挺着胸膛正要说话,突然大惊失色:“等等!别!”

    门只开了一扇,不够进!

    可惜晚了。

    女壮士已经抬腿跨了进来, 壮硕如山的身躯用力一挤,咔嚓咔吧两大声,门框门板应声而破,女壮士却视若无睹, 径自往里走。

    “嘭!”

    掌柜把锤子重重的往柜台上一放,皱着眉沉声道:“赔!”

    女壮士摸了块碎银丢在柜台上:“修门的钱, 剩下的能住多久?”

    掌柜那锤子拦住滑行的碎银, 手腕用力, 把碎银又推回了女壮士那边:“一天都住不了, 门怎么弄坏的怎么赔。”

    “一天都住不了?”女壮士提高嗓音, 低着头凶神恶煞的望着掌柜,大手砰的按在柜台上,“黑店?”

    阿甲陡然有种找到知己的激动,听听听听,不光他一个人觉得这家客栈像黑店吧?

    掌柜没理她,继续拿着锤子敲敲打打,随口说道:“不是钱不够,是床不够。”

    女壮士指着阿甲,怒道:“当老娘傻子,你刚刚还要这丑八怪带我到他主人隔壁,床怎么不够?”

    “不够结实不够大,睡不下你。”掌柜的嗓音响亮,一字一句清清楚楚,传遍了小小的客栈。

    刚从房间里走出来的赵小禾,瞧见楼下这一幕,听见掌柜这声直接诚实的回答,迈出去的脚步不由得顿住。

    阿甲屏住呼吸,敬仰万分:掌柜的,你才是真的勇士,逢年过节我阿甲会记得给你烧香的。

    女壮士盯着掌柜的看了半晌:“那就打地铺!”

    掌柜又道:“楼梯不够结实。”

    女壮士依然不动怒,小眼睛里闪着冷芒:“在楼下给我找个房间,还有什么理由一块说了吧。”

    掌柜问:“住几日?”

    女壮士手指按在碎银上,柜台发出轻微的咔嚓细响,当她的手挪开,碎银已经完全陷入了木头里:“住到它用完为止。”

    阿甲以为勇士般的掌柜又要说什么“赔偿”的话,但掌柜的只是放下锤子,边往客栈后面走边说:“楼下只有一间放杂物的房间能住人,不嫌弃就留下,我去收拾。”

    女壮士随手找了张凳子坐下。

    还好客栈的条凳都是实木做的,不然阿甲真怕撑不住这女人的体重。

    赵小禾这才从楼上下来,女壮士瞥了她一眼,不在意的收回目光,对阿甲道:“丑八怪,你去叫厨子给我做几道菜,不要素的要荤菜,不要瘦肉的只要肥肉。”

    阿甲本来还挺怕这位熊姑娘,可赵小禾一下来他立刻感觉自己有了底气,腰杆儿瞬间挺直,抬着下巴一脸傲然:“睁大你的哥呕——呃啊啊眼睛看看,小爷我哪儿长得像客栈的伙计了?我告诉你,我也是这儿的客人,能使唤得动我的只有我们家主人一个!你你你想吃就自己去说,不过我告诉你,这客栈就掌柜一个,没厨子伙计,想吃什么你得自己动手!”

    说完阿甲没敢看熊姑娘的表情,立刻转过身去特别殷勤的擦凳子让赵小禾坐,还端茶倒水:“庄主你喝茶,喝茶喝茶。”他飞快的小声问,“大灰呢?大福呢?在后院吧?要不把它们叫过来……吃吃,吃饭?”

    赵小禾似笑非笑的瞥他一眼:“饭呢?”

    阿甲讨好的给她捶背:“我去做,我去做。”

    “你会做饭?”

    “我学,我立刻学。”阿甲的身体越来越僵硬,表情越来越不自然,因为他知道身后有两道视线一直在盯着他,他慌忙拍着胸脯保证,“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堂堂——没什么能难得到我的。”

    赵小禾笑道:“行啊,以后我们的一日三餐就交给你了,味道先不管,能吃就可以,你说行不行?”

    “行行行!”只要别呆在这儿,让他干啥都行。

    赵小禾这才大发善心的放过他:“去吧,我等着呢。”

    阿甲一溜烟的跑了。

    熊姑娘收回目光,扫了赵小禾一眼:“你也是这儿的住客?”

    赵小禾微笑的点点头,然后收回目光,做出不想交谈的样子,不过这位熊姑娘显然不是会察言观色的那类人,她彻底无视了赵小禾不想交谈的意愿,手指敲了敲桌子:“我身边还缺个跑腿的,你的仆从又蠢又笨,身板还行,你把他让给我,我给你银子你再另外买几个好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

    赵小禾瞥她一眼。

    即便是坐着,熊姑娘的阴影也能把赵小禾整个笼罩在内,她身躯壮硕庞大非常,全身皮肤黝黑无比,过于肥硕高壮的人会容易显得笨拙,但熊姑娘被挤成一条缝隙的眼睛里却闪露着精光,身上散发的气息绝不是良善之辈。

    赵小禾自从融合了祝福核拥有了祝福神通之后,对于生灵身上气场和气息的感应越来越敏锐精准,这种感应并不能直接分辨善恶好坏,更多是判断生灵的无害程度,是属于草食类还是肉食类,一目了然。

    “不好意思。”赵小禾露出一个客套的浅笑,“我用人习惯了,换不了。”

    熊姑娘掏出一张银票:“一百两!”随后她的手摸向裙子下面,迎着赵小禾惊愕的目光,拿出一把斧子,“咚”的重重压在银票上,没有表情的脸上透着丝凶恶:“给,还是不给!”

    孟瓒黄玉童安三人这会儿也从楼上走下来,他们虽然没有兵器,可军中出来男人身上自有一股硬汉的气质,三个人高马大的男人面色冷沉的往赵小禾身旁一站,目光不善,气场丝毫不弱于熊姑娘。

    熊姑娘缓缓起身,不断拔高的身体几乎要顶到脑袋上横着的房梁,孟瓒黄玉童安三人随着熊姑娘身体拔高慢慢仰起脑袋,神情有些微微的呆滞。

    这么一比,他们三个人的气势又有些弱了。

    赵小禾不紧不慢的放下茶杯:“不给。”

    “好胆量!”熊姑娘面色阴沉,“你难道不怕我这把斧子吗?”

    赵小禾反问:“怕一把坏掉的斧子?”

    熊姑娘抓着斧柄,随便一劈便将她刚刚还坐在屁股底下的实木长凳分为两半,再问赵小禾:“这是坏的吗?”

    赵小禾举起右手,伸向后背,手掌虚握,就仿佛她的后背上背着一把重剑一般。

    别说熊姑娘,就连跟她站在一起的孟瓒三人都不明白她这一举动的含义。

    赵小禾右手突然猛挥而出,当她手臂挥到一半的位置,不可思议的一幕突然出现了,眨眼之间,那原本空空如也的手中竟多出了一样东西,那是——

    锄头?!

    锄头出现的太突然,熊姑娘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下意识的举起斧头抵挡。

    锄头斧头相碰,“铿”的一声金戈交鸣,熊姑娘手中的斧头先是一重,而后突然一轻,这一下仿佛打在了空气上。

    同时,咚的一声闷响,仿佛有什么东西掉落在地上。

    熊姑娘被自己挥动斧头的力量带动,向后退了一步才稳住,神色微微讶异。

    赵小禾拄拐杖似的拄着锄头,下巴朝熊姑娘手里点了点:“这不就坏了。”

    熊姑娘低下头,小眼睛突然瞪大,怎么可能?!

    她铁斧从靠近斧柄的地方开始,斧刃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整齐的切口,而失去的那一部分铁斧就落在她和赵小禾之间的地面上。

    赵小禾冷冷的看着熊姑娘,手背向身后,锄头消失了。

    童安使劲儿的盯着赵小禾的后背研究,还伸手在空气里摸了摸,一头雾水,锄头到底是藏哪儿的?

    黄玉给了他一手肘,比口型:老实点!

    比起在场另外三个人的震惊和疑惑,黄玉则表现的格外淡定,淡定中透着某种再度确认了什么的坚定:他果真不是人!

    熊姑娘很快回神,不在意的扔了残斧,眼珠子转动再次打量赵小禾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奇怪的笑,什么都没说从他们几个身边绕过去,脚步沉重的往客栈后面走去,人都过去好几尺远了还扭着头粘着赵小禾看,便看便笑,古古怪怪的。

    童安满脸狐疑的猜测:“这女人不是看上咱们赵郎君了吧?不打不相识?”

    赵小禾本来也奇怪熊姑娘的态度,听童安这么一讲不由得满身恶寒:“看上你也不会看上我,她喜欢我们家阿甲那样的。”赵小禾招呼孟瓒,“孟叔,客栈里有外人我不放心,我们另外找个地方谈话吧。”

    孟瓒:“听郎君……听你的。”

    赵小禾与孟瓒率先往客栈外走,黄玉拍了拍还在琢磨赵小禾话的童安:“走了。”

    童安反应过来,大叫:“赵郎君你什么意思!你说我丑是不是?把话说清楚,我哪里丑了?我怎么可能跟阿甲一样丑!”

    厨房里传来阿甲的怒吼声:“小爷我都听到了!”

    童安直摇头:“乖乖,赵郎君家的仆人都称爷,惹不起,惹不起,真是惹不起哇。”

    黄玉心里冷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能给大妖怪当仆人的会是普通人吗?

    叫他看,这阿甲说不定就是个什么妖怪变的,化形没化好才变出这么一张丑脸。

    河边的卖汤饼的小摊上,四个大男人围着其中一张小方桌坐着。

    卖汤饼的老汉手脚麻利的给他们做吃的。

    孟阳县说是穷乡僻壤也不为过,老汉得空就在县城内摆摆小摊挣两个闲钱,通常一整天下来也没几个人光顾。

    有钱的不来路边吃,吃这种路边小摊的都是没钱人。

    今天运气好,才上午就来了四个汉子,年长的那个和生的最好看的年轻人不好说,不过另外两个一看就是能吃的,要不能吃哪能一上来就一人要两大碗汤饼?

    有钱赚,老汉当然卖力,至于人家四个来这儿是为了吃还是为了别的他就管不着喽。

    “浮罗山大坑?”孟瓒皱眉,“浮罗山一脉大大小小的山峰山谷多不胜数,许多地方就连我们这等常驻此地的驻兵都未曾深入过,有这么一个地方也不稀奇。只是靠一个名字就想找到这地方,短期之内难出结果,就算找到‘大坑’,和你说的‘大坑’可能不是一个。”

    童安好奇的问:“赵哥,你找浮罗山大坑干什么?”

    赵小禾瞥他一眼,没有对这声“赵哥”表示什么,眼神指向黄玉,笑道:“为了我们家小玉立大功呀。”

    小玉:“……”还能不能愉快的做兄弟了?

    “这个地方有什么?”孟瓒问。

    “就是因为不清楚所以才要找到这个地方搞明白。”

    热乎的汤饼端上桌,老汉回去继续忙活,几人一大早起来还没吃东西,饿了看什么都是香的。

    赵小禾与孟瓒两人说这话,黄玉和童安两个小伙子抽了筷子在衣服上蹭蹭分别给了他们俩,赵小禾并没有看到这一幕,随手接了筷子,道了声谢。

    “能不能向本地人的老人打听打听,罗浮山都有什么地方比较特殊,或者相关的传说和故事也可以。”赵小禾回想着“苦力”两个字,在大山里当苦力,要么就是建造什么秘密基地,要么就是挖矿,赵小禾更倾向于第二种。

    “老人?本地的?”黄玉一指正忙着做第二锅的老汉,“这不就是嘛。”

    可惜的是,老汉并没有提供有用的东西。

    这个地方有许多人一辈子连孟阳县的地界都没走出去过,更遑论是浮罗山。

    黄玉一碗汤饼吃完,抹了抹嘴,瞄了眼皱眉苦思的赵小禾:“若是能飞天遁地,这还有什么难的。”

    赵小禾抬起头,黄玉没敢和她对视。

    “你倒提醒了我。”赵小禾笑了,“我想到一个办法,只是要辛苦各位帮帮忙。”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神农(种田+系统)相邻的书:[综漫]心跳指令男主他疯了[快穿]庶子权臣进击的男神穿越之五行系统系统穿越万界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