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真正的地狱

【书名: 大神农(种田+系统) 第124章 真正的地狱 作者:李煦之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还有第三件事情。”赵小禾做出一副努力思考的模样, 想半天,自言自语道, “好像没什么了。”她摸摸后脑勺,傻笑一下,“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元帅好笑,到底是想不起来还是根本没认真想。

    赵小禾为难:“要不然算了吧。”

    这小子也太实在了。元帅无奈的提醒她:“你再想想, 机会难得,错过这次可就没下一次了。若是想要金银财物也是可以的。”

    元帅你这么大方我真的会不好意思的。

    “不要财物。”赵小禾不在意的摆摆手,一本正经道,“钱财都是身外之物, 够用就好,不必太多。”

    不求利难道为名?不对,元帅想起赵小禾多次提到过“修行”,修行结束后就回京城, 如果求的是名,以“他”在京城之内的名气以及和陛下的关系,回京城不比在这荒凉之地要好上百倍吗?

    不求利,不为名, 元帅实在想不起来还能给赵小禾什么,又不能在这儿干耗着, 便对赵小禾道:“不如你慢慢想, 想起来再告诉本帅, 只要是本帅能办到之事, 不伤天害理, 不触犯律法,都可以。”

    从赵小禾已经提出的两个要求来看,元帅还是比较放心的。

    送走元帅,赵小禾回到后院。

    掌柜的过去帮阿甲收拾桌子,赵小禾连忙道:“茶水都喝了,别浪费,我泡的‘好茶’。咦,谁把糖吃的剩这么一点?”

    阿甲头也不回的一指大灰。

    大灰一点都没察觉,正看着大福是怎么施展浑身解数的教两只终于不发呆的咩咩兽犁地,偶尔嗷嗷叫着瞎指挥两句,不过大福完全不理它就对了。

    赵小禾过去在阿甲背上拍了一巴掌,阿甲噗的一声,嘴里有什么东西漏出来,混着口水一块儿往外掉,慌忙用手捂。

    “呵,大灰偷吃啊。”赵小禾鄙视的看着阿甲,你堂堂一国王世子,虽然现在时运不济被她奴役……也不算奴役,为她打工中,但怎么能自甘堕落呢?!诬陷同事,还是大灰这么单纯没心眼干活又卖力还不用发薪酬的好员工,良心痛不痛?

    鼓着腮帮子吃了满嘴糖的阿甲:“……”

    大灰听到自己的名字,呆呆的扭过头看过来:“嗷?”叫它干啥?

    赵小禾拍拍手,对动物们道:“好了今天的劳动还有课程先到这里,阿甲愿意主动包揽剩下的,来来来,我们去做点东西吃。掌柜的也来呀,今晚我下厨。”

    动物们嗷嗷咩咩吼吼一通叫,大灰不看了,大福不教了,羊咩咩和一点红也不忙着蹭角了,撒蹄子奔过来。

    赵小禾笑眯眯的对一脸苦逼的阿甲吩咐:“喏,锄头给你用,把地平一平,没翻的土翻完。知道怎么平地吧?大土块要敲成细碎的小土块,越细越好,最好下手抓。”

    阿甲哪儿做过这个呀,听的一脑袋雾水,觉得又难做又麻烦,还就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可怜巴巴……嘴里虽然是甜的,心里却是苦的。

    等到赵小禾下一句话说出来,连口中的糖都变成了苦涩的。

    “干好了,有饭吃。”

    那不就是干不好没饭吃吗?

    望着赵小禾掌柜的以及动物们热热闹闹的小团体,拿着锄头站在菜园子里的阿甲倍感凄凉。

    呜呜,三哥,你在哪儿啊,大妖怪不给我饭吃。

    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

    阿甲在心里呼唤着他三哥,哪儿知道他三哥才真正是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阿丑,萧宏基。

    在看到赵小禾妖怪的真身之后,他对除掉赵小禾就已经没了想法。

    他隐约有种感觉,赵小禾并不会杀自己。

    萧宏基会这么想,并不会因为觉得赵小禾心地善良,而是觉得赵小禾作为一个本事奇诡的妖怪根本没把他当回事。

    谁会把一只可以随随便便就捏死的小虫子放在眼里?

    是的,萧宏基认为自己和阿甲对赵小禾来说就是完全没有任何威胁,随时都能捏死的小虫子。

    认识到这一点的萧宏基开始觉得以前的自己简直傻透了,不自量力,实力悬殊,双方连同类都不是,他为何非得与这只妖孽为敌?只要不去惹“它”,“它”恐怕根本不会在自己身上浪费心思吧?

    想通了的萧宏基毫不犹豫的跑了。

    果然就如他所料的,赵小禾压根没来追自己。

    一定要回去,哪怕面目全非了也要回到大秦!

    萧宏基目光坚定。

    他身无分文,连用于自保的武器都没有,历尽千辛万苦,承受了比当初赵小禾强迫他们干农活要艰苦百倍的磨难,终于在几天之后活着抵达大齐北狄两国边境。

    然后,被北狄人抓了起来。

    这之后,萧宏基才真正明白,之前那些他以为的折磨吃的苦受的累根本不值一提,他被抓去的地方,才是真正残酷如地狱般的所在。

    啪!

    又一声皮鞭抽在肉体上的声响,萧宏基身边的男人发出一声嘶哑的惨叫,这里的人们无论遭受过多少次鞭笞都无法适应这种皮开肉绽的痛苦,鞭打的声音不断,惨叫声也不间断。

    纵然如此,被抽打的人也不敢躲避,更无法躲避。

    在这个巨大的坑底中,被迫参与到这些苦力中的人如同蚂蚁一般密集,监工站在高处,鞭子从上方抽下来,下面的人根本无处可躲。

    萧宏基比其他人更加幸运一些,因为他刚来,年富力强并且习过武,知道如何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的身体。

    可纵然如此萧宏基也和其他人一样每天都有上百次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你们这些猪猡!畜生!都给老子快点,别偷懒!快把石头背上去!”

    苦力们背着装填着石头的背篓,慢慢的排着队,他们眼前是几丈高的垂直坑壁,一张巨大的绳网挂在上面,苦力们便是从这张绳网上上下下,一趟趟的把坑底的石头背上去。

    “啊——!”

    一个人惨叫着从绳网上掉下来,下面的人听到声音连忙人挤着人让开,这一次还算幸运,所有人都躲开了,没有人被砸伤或者砸死。

    “真惨,还没死。”

    “没死啊。”

    “活着呢。”

    “活着……”

    ……

    麻木不仁的议论声一路传到了萧宏基的耳中,大多数人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自己的工作,萧宏基却停了下来,转头往那边看过去。

    尽管他什么也看不到。

    光着膀子肌肉虬结的监工满面凶光的从高处跳下来,挤开人群走过去,接着,萧宏基看到一抹闪着寒光的白刃高高举起,落下。

    “死了。”

    “死了。”

    “死了……”

    “谁背呢?”

    谁背呢?谁把这具已经失去价值的垃圾背出去呢?

    萧宏基握紧了拳头,他缓慢的低下头,咬紧了牙根,盯着脚下被无数人的鲜血染成黑褐色的泥土,又一次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活着逃出去。

    “年轻人,专心。”苍老的声音小声提醒,“别掉下去了,多活一天是一天,早晚能出去的。”

    萧宏基看了眼身旁头发已经花白的老者,磨出血的双手紧紧抓着绳子,他像是说给老者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我会活着离开!”

    “你说什么?”元帅霍然起身,“多少?你说他圈了多少地?”

    副将一脸魂游天外的表情,目光呆滞地重复道:“从孟阳县东界向北四十里,向西南过孟阳关一百里,沿河南行,越过浮罗山,穿过三元河大荒地,然后向东北行进八十里,再沿雪谷回到起点。只用了不到一天。赵郎君说,这么多就够了,他只要荒地。”

    “就够了?”元帅的声音有一丝颤抖,“只要荒地?”

    副将回神,难以置信的望着元帅:“元帅觉得少吗?”

    元帅很想咆哮,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觉得少?还少?他个混蛋玩意儿怎么不把整个大齐的荒地给圈起来呢?!

    副将道:“那就得问陛下了,元帅能做主的就这么多呀。”

    元帅才发觉自己还是没忍住把心里的想法给吼了出来,他深吸一口气,在大帐内来回走动好让自己冷静下来。

    副将一脸苦逼。

    军师听到消息赶来,副将看到救星似的连忙喊:“军师!”

    军师虽然是负责出谋划策的,其实也是个武官,不过在军营里他喜欢做符合自己“谋士”设定的文士扮相,时常穿着一袭长衫,手里拿着把扇子,面上总露出一种高深莫测仿佛时时刻刻都在谋划着什么一般的微笑。

    笑的人浑身发毛。

    但这一次,每个人能看出军师脸上表情所代表的含义:感兴趣,和愉快。

    元帅被坑了你很愉快吗?

    是的。

    军师笑容明媚的摇着扇子,示意副将稍安勿躁:“你说说看,这位赵郎君是怎么只凭一双腿就在一天之内‘丈量’了几百里地的。”

    元帅气糊涂了,经军师提醒,也想到了这一点,突然间柳暗花明,喜道:“不错!本帅当初只承诺他用‘双脚丈量’,若不是靠的双脚就算不得数!”

    军师背着元帅笑了笑,人家一早做好了坑你的打算,没那么简单破局的。

    高兴太早待会儿可是会哭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神农(种田+系统)相邻的书:[综漫]心跳指令男主他疯了[快穿]庶子权臣进击的男神穿越之五行系统系统穿越万界诸天火影之我的哥哥卡卡西反派是个绒毛控[穿书]你怎么这么美[快穿]FateReverse[综英美]我的日常又崩了狐妖小红娘之从相思到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