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惊悚的赵大头

【书名: 大神农(种田+系统) 第112章 惊悚的赵大头 作者:李煦之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你、你到底是何方妖孽!”阿丑惊骇的指着赵小禾。

    虽然他背地里一直将赵小禾称为妖道, 但那更多是出于个人恩怨只在口头上占占便宜的行为,心里其实仍然认同乃至于垂涎赵小禾的本事, 未尝没有抱着她日后还能为自己所用的幻想。

    可那也是基于赵小禾还是个“人”的前提。

    人能变男又变女吗?你说易容?不可能!阿丑看的清清楚楚,身材完全不一样,那根本就是两个人了!

    神仙?

    不可能!神仙的本事应该更大才是,一定是妖怪!

    阿甲的反应最直接, 他迅速的捂住裆部,满面惊恐道:“别别别,别阉我,我不会说出去, 我什么都没看到。”他一个劲儿的摇头,“我什么都不知道。”

    赵小禾左手一把寒光闪闪的剪子,右手一把寒光闪闪的小刀,阴测测的说道:“你不说, 他呢?”

    她下巴指了指一旁的阿丑。

    “他也不说!他也不说!”这一刻阿甲完全忘记了和阿丑的恩怨,扑上去死死抓着阿丑的手臂,焦急道,“三哥三哥, 你快说呀,快说你不会说出去!不然他真的会阉了我们的!”

    赵小禾挥了挥手里的剪子和小刀:“我不光会阉了你们, 我还会——吃了你们!”

    管家:“……”

    还上瘾了是吧?

    阿甲吓得抱紧了阿丑。

    阿丑不耐烦的甩开他:“要吃早吃了, 他故意吓你的。”

    “吓什么吓!”阿甲狗皮膏药似的再次缠上去, 瞄了眼赵小禾, 压低声音紧张的说道, “他真的不是人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来!我们都变成这样了,”他指了指自己和阿丑歪瓜裂枣似的脸,生无可恋,“你还端什么王子的架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你,三哥你就不能服个软吗?”

    阿丑再次甩开他,硬气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他不是人又如何——”

    “我警告你别再骂我了,不然我真的会吃掉你们。”伴随着这个极端不爽的声音,一个越来越大的阴影把争执不下的兄弟二人笼罩其中,两人僵硬的扭过脖子,看到了极其惊悚的一幕画面。

    “鬼、鬼啊!”阿甲惨叫一声,四脚朝天的摔倒在地上。

    阿丑全身僵硬,动惮不得,剧烈收缩的瞳孔内倒映着一颗巨大的头颅。

    这颗巨大的头颅长着“妖道”的脸,和一条纤细的脖子连在寻常人大小的身体上,这巨大的差异和不协调的比例带给人一种恐怖惊悚的不适感,令人汗毛倒竖,浑身发冷。

    大头露出一个笑容。

    这本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笑容,出现在一颗数百倍大的头颅上,哪怕这张脸长得再好看也只能让人感到可怕。

    赵大头灯笼似的大眼睛盯着阿丑:“现在还认为我在故意吓你们吗?”

    阿丑一屁股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意念中管家的声音格外无奈:“主人,再继续下去会被人看到的。”

    赵大头扭头看了看,并没有人过来,不过大灰和大福似乎也有些被吓到了,眼睛瞪的贼大,都炸成毛团子了。

    “可惜没镜子,我看不到。”赵小禾遗憾的摸了摸脸,完全是正常的触感。

    这种超出常人认知范围的障眼法和管家号称无破绽改头换面不一样,级别高,难度大,所有只有视觉上的伪装,说白了就是幻象。如果有人拿一颗石头照着她的大头丢,一定会从大头上穿过去。因此不能久用,更不能常用。

    管家撤了幻象,赵小禾恢复了赵道长的模样,瞥了眼还没回神的阿丑,嗤笑:“阿丑,做人别太自负。”她收了表情,神色淡淡道,“别愣着了,回村了。”

    阿甲壮着胆子问了一句:“庄、庄主,还吃我们吗?”

    赵小禾头也不回的说道:“不吃了。”

    阿甲松口气,又听赵小禾懒洋洋的接着说了句:“养肥了吃。”

    大灰:“嗷呜!”

    大福:“吼!”

    赵小禾:“行,分你们一只腿。”

    阿甲抖了抖,表情欲哭无泪,琢磨着以后一定不能多吃,千万不能吃胖了变成大妖怪和小妖怪们的口粮,他苦逼的爬起来:“三哥,走吧。”

    阿丑失魂落魄,一身的傲气和自负已荡然无存,被阿甲搀扶着站起来时,才发觉双腿软的站都站不直。

    “赵郎君方才去哪里了?”孟瓒看到赵小禾回来,那两名仆人个个垂头丧气,仿佛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似的,不由满腹狐疑。

    “村外。”赵小禾淡淡道,“我听不得哭声。”

    孟瓒沉默了一瞬:“郎君不要乱走,请呆在村内,明日一早我们启程回营。”

    赵小禾纳闷儿:“我也要一起?”

    孟瓒:“所有人都要一起走,郎君休息吧,夜间会有士兵巡夜,还请郎君看好这头熊和这只狼,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孟瓒说话虽然生硬了些,却没有恶意,也没有敌意,赵小禾理解这是他身为军人的应当有的谨慎态度,所以并未放在心上。

    之后赵小禾找了一户无主人家休息。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还黑沉沉的,士兵就唤醒赵小禾与所有百姓。

    赵小禾感觉自己才刚刚睡下就被叫了起来,迷迷糊糊的走出来看情况。

    没看到孟瓒,只有黄玉一人在指挥所有人,骑兵们已整装待发,土匪们的那几十匹马该拉车子的拉车子,该驼东西的驼东西,全都用上了。

    村子里一共找到两辆板车,一辆装受重伤无法行动的百姓,一辆装的几乎全是小孩子,女人们和少数的几名轻伤的男性村民步行。

    两辆车子都挤满了人,前后各一队骑兵,孟瓒似乎走在最前面。

    虎贲营的马对大福和大灰的靠近十分紧张,赵小禾只能叫它们两个离队伍远一些,和阿甲阿丑各骑一匹已绑定的马走在后头,黄玉跟着她。

    赵小禾抬头看了眼布满繁星的天空,低下头问黄玉:“大营离这里多远?”

    黄玉道:“若不在外头过夜,子夜之前应该能到。”

    “这么远?”赵小禾吃惊。

    “也不是很远,我们快马加鞭两个时辰从大营赶到村子,只是回去要带着这么多的百姓和东西,自然就慢了许多。”黄玉无可奈何道,“那些土匪就是知道我们不能及时赶过来,才专门挑着这些偏远的村落下手,这回还是快的了。”

    “西北这边一直都有匪患吗?”

    “有几年了,三年还是四年。”这事儿不是秘密,说了也没什么,所以黄玉并没有隐瞒,“以前也有,都是些不成气候的强盗山贼,前些年局势不太安稳,大伙都忙着抵御外患,不知打哪儿冒出来个自称黑狼王的——”

    “嗷?”大灰转过头,纳闷儿的看着黄玉。

    它一靠近黄玉的马就腿脚就僵了,四只蹄子驮着黄玉拼命的往路边靠,黄玉叫都叫不住。

    赵小禾赶大灰:“边去,不是说你。”

    大灰小眼神透着明显的怀疑,盯着赵小禾的表情好像是在说:你看我像傻子吗?我都听到这家伙叫了狼王,不就是在叫我嘛!

    它一脸不屑和鄙夷,高傲的挺胸抬头,跑到队伍的边缘地带和大福作伴去。

    黄玉终于把马拉回正道,两眼放光的望着大灰,艳羡极了:“郎君的这只狼好威风!又威风又聪明,是狼王吗?”

    大灰耳朵机灵的抖了一抖,扭过头瞅了眼赵小禾:这回是叫它吧?

    赵小禾没搭理它,笑着对黄玉道:“什么狼王,就是块头大了些,别理它,继续说你的,那个黑狼王怎么了?”

    “他可不是真的狼王。”黄玉提到此人脸色就沉了下来,“杀人越货的宵小之辈,不是什么好东西。”顿了顿,黄玉不太情愿的补充,“尽管如此,可这黑狼王的确是个有手段的,他趁这机会把西北各山各寨的土匪强盗们全都聚集起来,发展成一股极大的势力。元帅几次都想剿灭这帮土匪,苦于找不到黑狼王的老巢和他的藏身之处,有一次正面对上——”

    黄玉突然住了嘴,大概意识到自己越说越多,接下来的内容不方便告知赵小禾。

    赵小禾没继续追问,心里却有种挥之不去的不安,她问黄玉:“如果黑狼王如你所说的这样有手段,有野心,那你觉得我们回去的路上他会不会派人埋伏?”

    黄玉看她一眼,神色略显异样,不过他很快掩饰住了自己脸上的表情,若无其事道:“不会,土匪们不会这么快得到消息,离大营越近我们越安全。”

    赵小禾敏感道:“就是说我们现在并不安全?”

    黄玉脸上露出一丝懊恼,他立刻板着脸道:“郎君不要胡思乱想,快走吧。”他两脚一夹马肚子,催马快走,试图甩开赵小禾。

    赵小禾的马可比他的听话多了,她对着马耳朵低声说了两句话,马儿嘶鸣一声,黄玉的马突然慢了下来,再次与赵小禾并列前行,而且只要黄玉一有赶超的意思,赵小禾的马立刻嘶鸣着把自己这位马兄弟给叫回来。

    黄玉气道:“赵郎君!”

    赵小禾一脸无辜的指着自己的马:“不关我的事,你找它麻烦呀。”

    黄玉无可奈何,压低声音道:“郎君别问了,将军有命,我不能说。”

    “你已经说了。”赵小禾抓着黄玉的袖子,防止他又跑了,隔着中间的起兵和两车百姓看着最前面的孟瓒,也低声说道,“大半夜的起来赶路,有这么急吗?孟将军今天一次面都没露,一句话都没说,走在前面头都不回,心情不好呀?要不要我叫他一声?”

    “郎君!”黄玉深吸一口气,恶狠狠道,“你别逼我动武,很疼的!哎哟!”黄玉痛叫一声,捂着脑袋不可思议的瞪着让那赵小禾,“你打我?”

    赵小禾眨眨眼:“你先打我的。”

    黄玉气炸了:“你!”

    前面有人看过来。

    黄玉压低声音:“血口喷人!我连你一根头发丝都没动过!”

    赵小禾:“你要是还不说实话,我要叫了。”

    黄玉警惕:“叫什么?”

    赵小禾:“叫你非礼——”她扭头转了一圈,朝着阿丑一指,“非礼我的奴仆阿丑!”

    无辜躺枪的阿丑:“……”

    幸免于难的阿甲摸摸胸口,还好还好,还好大妖怪给他的脸不是最丑的。

    黄玉看看阿丑,虽然看不大清楚,但他对阿丑那张麻子斑点满脸五官哪儿哪儿别扭的容貌印象深刻,说他非礼一个男人,还是这么丑的?!

    黄玉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他此时此刻的想法大概只有一句话: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没想到郎君你一表人才,竟然是这样的臭不要脸之人!

    黄玉:“你好狠!”

    赵小禾:“无毒不丈夫。”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神农(种田+系统)相邻的书:[综漫]心跳指令男主他疯了[快穿]庶子权臣进击的男神穿越之五行系统系统穿越万界诸天火影之我的哥哥卡卡西反派是个绒毛控[穿书]你怎么这么美[快穿]FateReverse[综英美]我的日常又崩了狐妖小红娘之从相思到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