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舌灿莲花.

【书名: 大神农(种田+系统) 第105章 舌灿莲花. 作者:李煦之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传道授业解惑。”

    赵小禾怀疑:“缺什么来什么呀?你这奖励不是随机的?”

    管家:“通常情况都是随机的, 偶尔系统也会根据您的需要发放。”

    “听起来还真是随便。”赵小禾吐槽,“传道授业解惑祝福卡……这名字真够长的。”

    听了管家的说明之后, 赵小禾略一考虑,最终选择了传道授业解惑祝福卡。

    这时候大福忽然不走了,回头冲着落后的大白猿叫了一嗓子。

    赵小禾纳闷儿的抬头,看到大白猿正蹲在朱雀大街和东三街的交叉口往里看呢。

    赵小禾叫大福回去, 顺着大白猿的目光往东三街扫了一眼,街上行人往来络绎不绝,两旁商铺正常开门做生意,似乎并没有特别的地方。

    赵小禾:“看什么呢?走了, 回家。”

    大白猿往里指了指,坐在地上,两条猿臂代替双腿“走路”,而双腿则做出软弱无力的模样。

    没理解错的话, 大白猿这是在模仿……李玄风?

    想去找李玄风吗?

    赵小禾仔细打量大白猿,大白猿不知道赵小禾已经明白了它想表达的意思,仍拖着两条腿来来回回的“走动”,时不时的抬头看她一眼, 噭噭鸣叫。

    赵小禾集中精神看向大白猿,它头顶的数字已变成了十二, 小小向日葵也恢复了明丽干净的金黄色, 花叶舒展, 随风摇摆。

    管家查看大白的状态:“合格, 可售。”

    “行了, 别叫了,人家当我欺负你呢。”赵小禾对大白猿道,“知道你想去哪儿,走吧,前面带路。”

    大白猿见她终于懂了,高兴的手舞足蹈一阵,又活泼又积极的跑到前面带路。

    金仙观的大门还是老样子,一个大豁口,一眼可以看到里面。

    大白猿对内长啸,片刻后李玄风费力的推着轮椅出现在正殿外廊下。

    轮椅是赵小禾提供的图纸,乐天老道托工匠做的。

    乐天老道离开无量观已经太久,等轮椅做好,金仙观各处修了方便轮椅通行的坡道后,便告别老友和赵小禾,回他的青州大春山了。

    现在金仙观只有李玄风一人。

    “原来是道友来了。”李玄风惊讶的看着大白猿,有些不认识似的,“道友,这白猿难道就是金仙观后山的那只吗?”

    认不出也不奇怪。

    李玄风上一次见大白猿还是大白猿被赵小禾拖走的那一回,彼时大白猿凶性正盛,仇视金仙观所有的道士,李玄风更是首当其冲,他见到的大白猿完全是一只野性难驯的猛兽。

    可此刻站在他面前的大白猿,皮毛干净亮泽,双目神采奕奕,灵气逼人,举止活泼灵动,毫无攻击性,看着他的时候甚至有了多年前双方建立信任之初的熟悉和亲近。

    赵小禾笑道:“我可不记得京城还有第二只白猿。”

    李玄风惊喜:“还是道友有办法,这回可以放它回归山林了。”

    大白猿一听,立刻噭噭而鸣,表达自己的不满和抗拒,动作神态十分人性化。

    李玄风疑惑,白猿的反应怎么像是能听明白他说什么?

    从前白猿也十分通人性,却没有聪明到这等地步,所以李玄风不敢轻易断言,试探着问赵小禾:“道友,你可知白猿在叫什么?”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不乐意过回风吹雨打风餐露宿的日子咯。

    赵小禾斜了大白猿一眼,认真道:“李真人,人家大白今非昔比,早就不是原来茹毛饮血的畜·生——哎哟!”

    赵小禾痛呼,原来大白猿听懂赵小禾骂它,便拿果子砸她。

    赵小禾:“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孽障,连主人都敢打?!”

    大白猿不甘示弱的挥舞着手臂,冲她龇牙咧嘴,转身跑到李玄风身边呆着,就像终于回到大人身边的熊孩子似的,一有了靠山立刻对着欺负过它的“主人”耀武扬威起来。

    赵小禾瞪眼:“嘿,你——”

    被当成家长的李玄风有点受宠若惊,连忙劝道:“道友别跟它一般见识。”

    赵小禾:“李真人,你这就护着它了,以后它还不得上天啊!”

    李玄风无可奈何,其实他也不太明白大白猿怎么会突然跟他亲近起来,莫非是因为解开了误会化解了仇恨的缘故?

    谁知道大白猿是怎么想的。

    反正它无论如何都不会回归山野。

    李玄风作为第一个对它释放善意的人类,在大白猿心中的地位自然不一样,赵小禾索性把大白猿下架,让它留在双腿不便的李玄风身边。

    大白猿当然是愿意的。

    至此,李玄风终于接纳了大白猿。

    “我为道友算上一卦吧。”赵小禾临走之前李玄风忽然叫住她,“道友的面相贫道至今无法看透,这一卦算起来不太容易,道友先回去,有了结果贫道再叫大白送给道友。”

    赵小禾对算卦看相半信半疑,不过人家李真人是为了感谢她才主动提出算一卦,赵小禾虽然不在乎这个,却也不会拒绝对方的心意。

    李玄风承诺的一卦算出来之前,赵小禾要给百姓讲课的消息就先传了出去。

    “讲什么课?”众人好奇。

    “听说是要讲怎么种地。”这是知情的。

    “怎么种地还用讲?咱当农民的谁不会种地?”大伙碍着提出要讲课的人是赵小禾,这才把话说的委婉又客气,否则随便换个人敢大言不惭的说要教农民们怎么种地,大伙非得开足嘲讽笑话他一通不可,饶是如此许多人仍然觉得不以为意,“道长要是讲点别的,哪怕说讲怎么求雨呢,我都信,讲怎么种地?还能讲出朵花来呀?”

    “那可未必了,你没瞧见当初种玉米那会儿连太府寺的农官们都找道长请教呢,道长懂的可不少。”

    “道长懂得是多,可种地……道长会的咱也会啊!就算道长讲的都是咱们不知道,没听过的东西……”这人顿了顿,无奈道,“咱乡里乡亲都是大字不识的粗人,讲给太府寺的官老爷们人家还能听得明白,给我们讲能听懂什么呀?听了也记不住呀!”

    “说的也是。”

    ……

    众人议论纷纷。

    大伙虽然相信赵小禾的本事,对她这次要给百姓们讲课的计划却不太看好,种地的事情,那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楚的吗?

    赵小禾第一次使用传道授业解惑祝福卡,目的是试一试效果,对于能来多少人其实并没有抱太大期望。

    消息传出去的第三日。

    赵小禾一大早起床,梳洗过后,吃饱喝足,叫小辰子打开大门带着一众动物们走了出去。

    一出去就因为眼前人头攒动的景象吃了一惊。

    赵小禾定睛一看,越看越吃惊,她认识的人几乎都来了,老国公带着孙子孙女们找了个好位置坐着呢,马老板和大师傅来了,朱百合、段大宝,大司农穿着常服挨着老国公坐,司稼官都在,影六和十二居然也在树上……树上?!

    赵小禾看着蹲在树干上的影六和十二,嘴角抽了下,没搭理这两只。

    庄子上的佃户们,附近村子的村民们,还有一些完全陌生的面孔,一眼望过去全都是人。大家来这里的原因也各不相同,有些仅仅是好奇心,有些是真的感兴趣,还有一些纯粹是为了给赵小禾捧场,要么就是不为人知的一些理由。

    赵小禾深吸一口气,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悄悄使用了传道授业解惑祝福卡。

    传道授业解惑祝福卡并不能无中生有,只是把使用者脑子里已有的知识全部挖掘出来,按照使用者的想法在其头脑中形成一份最优质的教案,令使用者不必思考就能脱口而出,达到口若悬河,舌灿莲花的效果。

    但传道授业解惑祝福卡的作用不单单只有这些。

    当赵小禾开始讲课的那一刻,每一个听到她声音的人脑海中都浮出一个清晰的动态的画面。

    赵小禾讲玉米各种病变和应对办法,画面中就会出现病变玉米的模样以及一个人治疗好这种病变的全部过程,大到全局,小到细节,无一不清楚深刻的印在每个人的脑海中。当赵小禾讲如何挥动锄头最省力气效率最高,众人脑海中又会出现一个人挥动锄头的动态场景。

    这些画面一遍就过了,可事后回忆起来,又会再一次清晰的呈现在每个人的脑海中,供他们反复学习、观摩、对比。

    赵小禾的授课持续了整整两个时辰,中间没有一个人离开,没有一个人走神,无论当官的还是普通百姓,无论读过书认过字的还是目不识丁,无论聪明还是迟钝,无论记性好的还是记性差的,甚至是语言完全不通的动物们,只要耳朵不聋,听力正常,赵小禾说的每一个字他们都能理解透彻,并且深深地记在脑海中。

    两个时辰一到,赵小禾立刻起身离开。

    肚子里有存货,但是讲不出来了,再讲下去可就兜不住了。

    众人还沉浸在最后一幅画卷中,画卷的结尾处如水中之墨愈来愈淡,人们终于清醒,护法们都还在,椅子却空了,道长不见踪影。

    “道长去哪儿了?”

    “这就讲完了?怎么不讲了?”

    “下次是什么时候呀?”

    众人意犹未尽,谁能想到听人家讲怎么种地也能听的如此津津有味,妙趣横生。

    “我竟然都听明白了,还记住了!”

    “可不是,一点就透,我是不是变聪明了?”

    “呸,你得意个什么,那是道长讲的好。”

    百姓们吵吵嚷嚷,有人纳罕,有人惊奇,不少人都觉得自己记性悟性都变好了,脑袋瓜好像前所未有的好使,老国公和大司农等人却敏锐的察觉出赵小禾这一场授课的不凡。

    不是听的人变聪明了,而是讲的人另有玄机。

    大门又一次打开,小辰子从里面走出来,大声说道:“我们家庄主说了,这次讲课已经结束,下次在一个月之后,具体的日子和地点另行通知。大伙都散了吧!”

    众人这才慢慢散了。

    老国公往人群中瞅了一圈,瞧见几个不大像京城百姓的生面孔,自言自语道:“以后来京城的生面孔只怕会越来越多吧。”

    秦九华凑过去:“爷爷,您嘀咕什么呢?我们是打道回府呢还是进去找道长呀?”

    “你想把人家小赵道长给累死啊?”老国公嫌弃的说道,“回了回了,你爹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眼见力的笨小子。”

    秦九华耿直的回答:“那得问我爹的爹怎么生了个我爹这种只会生没眼见力的笨小子的儿子。”

    老国公被他绕晕了,又不肯承认自己没听懂这臭小子说的是啥,恼羞成怒:“去去去,啰嗦个屁,你你你,给老夫两条腿跑回城去,不准骑马更不准蹭你妹妹的车。”

    秦九华瞄了眼不远处的影六和十二,假装气愤的哼了一声:“跑就跑!”

    待老国公和其他兄弟姐妹们一离开,秦九华马上屁颠屁颠的找影六和十二去了:“兄台兄台,这位兄台且留步,兄台你看着有点眼熟啊,哎哟,这只威风凛凛威武不凡的狼护法我在梦里见过的!”

    影六:“……”

    十二:“……”

    谁啊你,吃药啊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神农(种田+系统)相邻的书:[综漫]心跳指令男主他疯了[快穿]庶子权臣进击的男神穿越之五行系统系统穿越万界诸天火影之我的哥哥卡卡西反派是个绒毛控[穿书]你怎么这么美[快穿]FateReverse[综英美]我的日常又崩了狐妖小红娘之从相思到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