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给钱就好

【书名: 大神农(种田+系统) 第96章 给钱就好 作者:李煦之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皇宫, 承明殿。

    江品元抬头望里瞅的第七眼,他们的陛下还在盯着御案出神, 连指间的笔不知不觉滑落了都没有察觉。

    到底写了什么呢?

    不光江品元心里痒痒,张实秋以及来为泰安帝诊脉的季仲商也好奇的很。

    明王杨朝过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三个大……两个大男人和一位秀丽妖娆的公公伸着脖子往承明殿内瞅,而被看的对象握着滑落大半的笔盯着御案上的一叠纸出神的画面。

    杨朝:“你们在干什么?”

    季仲商头也不回,下意识的悄声回答:“当然是看陛下呀。”突然醒悟, 扭头瞧见是明王,连忙见礼,“明王殿下。”

    江品元和张实秋纷纷回神,相继道:

    “见过殿下。”

    “殿下。”

    杨朝原本要进去, 这会儿却有些顾虑,怕泰安帝是在做什么重要的事情,贸然进去会打扰到他,于是也放低声音询问:“皇兄在里面做什么?”

    江品元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顿了顿才回道:“陛下在看折子。”

    “什么折子?”杨朝眼神一凝,“莫非是边关发来的急报?”

    “那倒不是。”江品元连忙解释,“殿下别紧张,边关无事, 陛下看的是道长呈上来的折子。”他低声把赵小禾几日前进宫面圣,被泰安帝要求写新粮蔬作物折子的事情简单说了, “晌午的时候影大人才把折子送进来, 陛下用了午膳就开始看, 前面还好, 看了几张表情就有些不对, 这样已经有好一会儿了,我们也不敢去打扰……这,季大人今天还没给陛下诊脉呢。”

    现在季仲商每日都要为泰安帝诊脉两次,就是为了防止他操劳过度而不自知。

    泰安帝从上次差点死过一回,似乎想明白了许多,不再像从前那样不顾身体的拼命,勉强还算配合季仲商的医嘱,到现在为止没有再发过病。

    杨朝对泰安帝的身体不比江品元这些人差,听闻皇兄只顾着看折子发呆耽误诊脉,当即把好奇心抛开,对众人道:“交给本王了。”然后正色整了整衣服,大步进去。

    杨朝:“皇兄。”

    泰安帝低头发呆。

    杨朝靠近半步,探着脑袋喊:“皇兄?”

    泰安帝迟缓的抬起头,眼神迷蒙的望着杨朝,好一会儿才对准焦距,才明白过来似的:“哦,七弟,你来了。”

    “皇兄,您今日还没叫御医请脉吧?”杨朝提醒他,“季大人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泰安帝抬起手,笔杆子滑落,掉在御案上,他顿了一下,叹着气捏了捏鼻梁,瞅到赵小禾送来的东西,又忍不住叹口气,无奈极了:“季仲商,过来吧。”

    季仲商就等这句话呢,立马抬脚走过去。

    季仲商诊脉的时候杨朝忍不住问泰安帝:“皇兄,赵道长写了什么您看的那么出神?”

    泰安帝一想起来就头疼:“你自己拿去看罢。”

    杨朝探身把放在御案另一头的一叠纸拿过来,江品元和张实秋目光齐刷刷的望过来,唯有季仲商专注诊脉,心无旁骛。

    杨朝慢条斯理的抖了抖,展开看了眼:“咦?!”

    那两人眼巴巴的望着。

    但杨朝压根没解释的意思,眼神透着惊叹、新鲜和有趣,翻看两页,忍不住对泰安帝夸赞道:“这位赵道长真是个妙人,不但是个妙人,还是个神人。”他来回翻看前两页,啧啧称奇,“天下画派臣弟不敢夸口全都了解,但至少都听过见过,从未见过这种以假乱真的画法。”

    江品元纳闷儿极了,不是关于粮作物的折子吗?怎么变成画作了?那么小的纸张上又能画出什么来?

    泰安帝露出了点笑意,似是对杨朝的话非常赞同:“小……道长总能带给朕惊喜。”

    杨朝却不解了:“道长所画之物栩栩如生,图文相辅相成,生动形象,皇兄为何还要叹气?难道有哪里不好吗?”

    泰安帝瞥他一眼:“你继续往后翻。”

    杨朝歪头,收敛神情,认真的翻开下一页,再下一页:“呃。”他突然傻眼了,盯着翻到的某一页看了半天,不死心的继续往后翻,来来回回的翻看这几页,清明的眼神越来越混乱迷糊,表情彻底蒙圈了,“我、我怎么看不懂,这都是什么?”

    棋盘似整整齐齐的格子,还有一条条的柱状图,分成几份的圆圈,弯弯曲曲的折线……这上面出现的每一个字他都能看得懂,连在一起却完全弄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而且还有一些不知其意的奇怪符号。

    不知怎么的,杨朝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上算数课先生让他算鸡兔同笼问题的时候,心慌气短,头晕眼花,一脸菜色。

    阴影啊。

    弄出这些东西的道长好可怕。

    杨朝打了个寒颤,一点都不觉得“有趣”了。

    泰安帝很久没看到自家七弟脸上这种表情出现过,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看着弟弟们哭唧唧的掰着手指头算数的美好时光,忍不住笑了一下。

    其实看久了,他已经看出了一些门道。

    最前面的几页图文配合,很清楚的介绍每一种作物的形态、吩咐和生长季节,他想要的都在上面,但赵小禾做的更加完美,从种子、幼苗到成株以及花果的形态图着实令他惊喜。

    清晰的图文之后,就是激发了杨朝幼年阴影的另几种更加晦涩难懂的图文符号。

    这应该是更为深入详细的剖析概括与总结,若是大段文字说明,则显得杂乱无章,但小道长的这种方式更直观易懂,容易看出规律性。

    这部分内容其实没必要给大臣们传阅,泰安帝已经打定主意,回头就叫赵小禾去国子监算学馆教一教大齐的算学官员们。

    至于小道长的亲笔画。

    泰安帝沉吟道:“江品元,命人装裱起来。”

    待给大臣们赏阅之后再收藏起来。

    泰安帝做出这一决定的时候可完全没想到有句古话叫做“财不露白”,还有句话叫做“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当然把朝堂上的那些肱骨大臣们比作贼确实不恰当,但赵小禾的这一份完全可以充当粮蔬作物百科全书的图文作品倒是真的被许多人惦记了好多年,延续百年之后更是价值连城。

    赵小禾压根不知道本来想给泰安帝一个为难,结果弄巧成拙,又被惦记上了。

    她进城通过杂货铺的老头把稿子交给影一后,先给十一娘补了知味糖的货,结清账款,接着才去济世堂补了百净粉,顺便问潘老人参买主的事情。

    潘大夫惊讶极了:“老夫从没听你提过,以为你早就给人了。”

    赵小禾带着点不好意思:“我那阵子刚好有了一笔收项,不缺银子就把这事儿给忘了,今天才想起来。”她有些纳闷儿,“潘老怎么会以为我已经脱手了?”

    潘大夫明白自己误会了什么,也纳闷儿:“小赵道长可还记得被军中同袍带着来求医的汉子?领着个孩子的那个。”

    赵小禾看着潘大夫的神情,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定了定神,镇定道:“有印象,只是后来没再见过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潘大夫奇了:“不对呀,那之后没多久老夫外出行医,好像有看到小赵道长从他们家中离开……莫非认错人了?”后面这句是不确定的自言自语。

    赵小禾淡定:“应该是认错人了吧。”

    天都快黑了应该看不到的。

    潘大夫被她肯定的语气说的越来越不确定:“那汉子后来慢慢好了,我还当小赵道长赠了人参给他们。”

    大人参没有,灵水灌溉出的小人参有。

    “后来想起老夫又去看过一次,只是父子俩连同那自称百长的汉子全都出远门去了,邻居说三年五载内是不会回来的。”

    那是,人家是到那边安家落户去了。

    “或许是他们找到了别的办法。”赵小禾打了个哈哈,“我要是把大人参给了他们,哪儿还能来问潘老买主。”

    潘大夫一脸对不住:“早知道应该先问清楚小赵道长的,不然也不至于耽搁这么久。”

    赵小禾干笑,对潘老有点内疚。

    潘大夫认真道:“既然是误会,老夫再帮你问一问,这回一定能找到买主。”

    赵小禾更加愧疚,她现在不怎么缺钱,马马虎虎能过得去,并不是很想出手大人参,比起卖了换银子,她倒是想到另外一个更加能发挥它价值,让身边亲近之人跟着受益的用法。

    赵小禾把想法告诉潘大夫,潘大夫摸着胡子道:“卖了是可惜,你心里有数就好。”

    先前被潘大夫判定身子亏空命不久矣的寄生虫病患者,就是服用灵水浇灌而成的小人参才痊愈的,也就是说,以灵水浇灌的小人参功效完全抵得上大猫在山林深处挖出来的人参王。

    对身体大补,能救命的东西,卖了实在不明智。

    赵小禾决定把家里的那株人参泡酒,用纯灵水酿的酒泡,只是她不会酿酒,找会酿酒的帮忙吧,没有可靠的人选,加上后来泰安帝又叫她入宫解释那些数据分析图表,酿酒这件事就暂时搁置了。

    一说起这件事赵小禾就郁闷。

    解释图表在她意料之中,可后头到国子监教官吏们算学就完全不在计划之内了。

    赵小禾百般解释,说的口干舌燥才叫泰安帝相信以她的水平根本不能为人师,泰安帝才退而求其次,把“教”改成了“交流”,教授算学也改成了相互交流互通有无。

    这里的“无”指的自然是赵小禾呈给泰安帝的厚厚一沓纸的内容中所用的各类图表、数学符号以及阿拉伯数字。

    泰安帝本来还想授予赵小禾国子监算学掌教职位,方便她与国子监众人“交流”,被她坚定拒绝。

    “既然只是相互交流,领职务就不大合适了。”赵小禾义正辞严,“给钱就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神农(种田+系统)相邻的书:[综漫]心跳指令男主他疯了[快穿]庶子权臣进击的男神穿越之五行系统系统穿越万界诸天火影之我的哥哥卡卡西反派是个绒毛控[穿书]你怎么这么美[快穿]FateReverse[综英美]我的日常又崩了狐妖小红娘之从相思到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