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道长n戏大白猿

【书名: 大神农(种田+系统) 第95章 道长n戏大白猿 作者:李煦之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李玄风和乐天老道从赵小禾进去后就提着一颗心。

    乐天老道后悔:“你说我到底哪根筋不对, 竟被这小子给说服了,他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 瘦瘦弱弱,风一吹就倒的小模样,别被那畜生抓回老巢里去了。”

    李玄风也担心,但没乐天老道这么夸张, 他观这位小友一言一行,虽然偶有促狭顽皮,却不是热血冲动的少年人性情,而且这位小友身上有诸多神奇之处, 背后的师门定然非同寻常,所以李玄风倒是认为无需过多担心,耐心等待便是。

    他打趣老友:“你若是当着小友的面讲他这些话,看他饶不饶你。”

    毛没长齐?瘦瘦弱弱?风一吹就倒?小友虽生的文质彬彬, 但身材修长匀称,走起路来腰板挺直有力,精神奕奕,分明是大好儿郎的模样, 哪是那些没有二两肌肉的白脸书生能比的。

    不过乐天老道一把年纪,莫说赵小禾, 就是李玄风在他眼里也是“孩子”。

    老道没搭理他, 眉头紧锁的盯着后山, 纳闷儿:“我怎么好似听到有人叫喊?不是那小子。”

    李玄风凝神倾听片刻, 狐疑:“怎么有些像我那个师弟的声音。”

    “谁?庄玄朴?!”提到这个人乐天老道就万分憎恶, “他不是被关在牢里的吗?没被放出来吧?”

    “不会被放出来。”李玄风淡淡道,“他还牵扯到几桩人命官司,能不能保住性命还不一定。”

    “哼。”乐天老道丝毫不同情此人,“罪有应得。”

    两人说话的功夫,那本来就时有时无的叫喊声彻底没了,自然无从分辨这声音到底是不是和庄玄朴一样。

    赵小禾与白猿的战场。

    白猿躲在树上,良久没听到对面臭道士的叫喊声,透过枝叶的缝隙又看不见臭道士躲在何处,有些疑惑,过了一会儿悄悄地从树上滑下来,捡了颗野果试探性的往赵小禾方才藏身的地方扔过去,毫无反应。

    白猿突然发现,臭道士不见了。

    已经走了吗?

    白猿挠挠头,狐疑而谨慎的绕了个圈子,果然没见赵小禾的身影,便断定这臭道士一定是敌不过它所以跑了。

    白猿胜利似的仰头啼叫几声,转身欲走,忽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喊。

    白猿认得这声音,它再熟悉不过,同类的声音。

    它立刻循着声音跑过去,从一处山坡往下看,看到了叫它怒火中烧的一幕:山坡下的树林里,一棵又一棵的树干上绑着一只只小猴子,还有一棵树上绑着一只陌生的白猿。

    白猿愤怒的大叫,挥舞着长长的手臂暴躁的来回在坡上跑动。

    愤怒叫它不能保持谨慎和警醒,疑虑和顾忌被暴躁的情绪掩盖住,最后它只剩下本能,咆哮着冲下山坡解救同类,然而等白猿冲下去,想帮那只白猿解开绳子的时候,爪子挠了挠绳子,挠到的却是干巴巴的树皮。

    白猿:“?”

    “哎,不好意思啦。”赵小禾拿着神农笔从一棵大树后走出来,一脸旗开得胜的表情看着这只差点砸了她满头包的大白猿,“猴质是假的,上当了吧!刚刚那声叫也是管先生模拟你的,连自己的叫声都听不出来哈哈哈哈笨死了!”

    这办法可以说……是有点损的。

    赵小禾对自己的聪明才智佩服的很,然而嘚瑟不过三秒,明白自己上当的大白猿龇牙咧嘴的朝她扑过去,动作迅猛又凶狠,毫不留情。

    赵小禾一秒变脸,边退边大吼:

    “趴下!”

    白猿啪叽一下摔了个大马趴,它还当自己不小心绊到东西,立刻撑着地想站起来,然而诡异的是身上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无论它如何挣扎都站不起来。

    也算享受了一把狼护法们才有的特殊待遇。

    这只大白猿凶的很,和当初狼群刚被收服的凶狠不同,大白猿的凶狠带着一种同归于尽的仇恨和拼命。

    赵小禾一时靠近不得,叫管家把“赵道长”的模样换回去,大白猿这才渐渐安静一些,疑惑又惊惕的打量着这个无论气味还是模样都无比陌生的人类。

    “老实点我就放开你懂吗?”赵小禾跟大白猿打商量。

    大白猿听懂她的意思,神色又带了些惊奇和纳闷儿,冲她啼叫,赵小禾就当它同意,放它起来。

    一起来大白猿立刻冲她龇牙咧嘴的做了个鬼脸,抓了把枯枝烂叶冲她面门扔去,转身就跑。

    赵小禾“呸”的吐出不小心吃进嘴里的脏东西,嘀咕:“就知道这家伙不会老实听话。”她清清嗓子,不紧不慢的扯着唱歌般的调子唤道,“回~来~!”

    越跑越远的大白猿听到赵小禾的声音,身体不受控制的转了个弯儿,神色惊恐的跑回赵小禾身边。

    到了距离赵小禾三尺远的地方,白猿身体恢复自由,它动作迅速的掉头,还见鬼似的回头瞅了眼这笑眯眯的人类,手脚并用跑得飞快。

    “唉,真调皮。”赵小禾等它跑出一段距离,才笑容慈爱的招招手,“回来~”

    以为自己这回终于可以成功脱逃的大白猿发出一声惊恐的大叫,眼睁睁看着自己两条腿不听话的带着身体兜了个圈子,迫不及待的奔向赵小禾。

    等到了赵小禾身前三尺远的地方,大白猿再一次夺回了身体的主动权,它这次没急着跑,瞪着眼睛观察赵小禾半晌,试探性的后退一步,发现盯着自己笑的人类没特别的动作,又后退三步。

    赵小禾但笑不语。

    大白猿越退越远,退到它以为的安全距离,张牙舞爪的对着赵小禾一阵威胁,掉头拔足狂奔。

    赵小禾无奈的叹气:“回来~”

    大白猿:“???!”

    有完没完?!

    如此循环往复,大白猿不屈服不妥协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了赵小禾,于是干脆让它跑的远一点,再扯着嗓子深情呼唤一声“回来”。

    最终累趴下的大白猿是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被赵小禾从后山拖出去的。

    乐天老道本来一直担心大白猿对赵小禾做点什么怎么办,见状本来关心的话脱口而出变成了:“它怎么变成这样,你对它干了什么?”

    赵小禾满脸无辜,说大实话:“什么都没干呀,它自己跑圈跑累了,是吧大白?”

    大白猿眼神死。

    李玄风:“大白?”

    赵小禾一拍脑门:“我都忘了介绍,大白是我给它起的名字,您二位看是不是很贴切?”

    “贴切!”乐天老道不吝啬的夸赞,“这么懒的名字亏你能想得到。”

    赵小禾厚着脸皮收下,一本正经的纠正道:“道友此言差矣,这么懒的名字谁都能想到才对,是不是呀大白?”

    被随随便便起了个名字的大白猿:“……”

    李玄风问:“小友打算如何处置这白猿?”

    赵小禾收了玩笑的表情:“我只是帮真人驯服它,化解它的误会和仇恨,至于它的去留。”赵小禾注视着李玄风,微笑,“以后真人自己问它吧。”

    李玄风看向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的大白猿,大白猿察觉到他的视线,转过头,原本已经平静的眼神在瞧见李玄风后又充满了戾气和凶性,虽然已经没有力气啼叫,但喉咙里却不住发出野兽般威胁的声响。

    乐天老道摇头,不看好的说道:“就这模样,能制服它已是不易,想要驯服它恐怕更是千难万难,唉。”

    千难万难?

    赵小禾打量一眼大白猿,没觉得很难交流呀,看看大白现在不是花儿似的安静么。

    “天黑了,小友要在何处过夜?”

    “不过夜。”赵小禾把握着时间呢,“趁着城门还没关我现在就回去。”

    “走夜路不安全,小友若无急事还是在城中过一夜再回去罢。”李玄风想要劝说她留下,只是赵小禾放不下家里的动物们,一天不见有点想,晚上没溜溜陪着她可能会睡不着。

    说不清楚到底是恋家还是认床的原因,赵小禾就是不想在外面过夜。

    她罕见的固执和坚持,李玄风和乐天老道根本无法说服她,只能放她走,又不放心她一人上路,想叫人送她回去。

    赵小禾谢绝:“不用麻烦,坐骑不是现成的吗?”

    两人开始没明白,哪儿来的坐骑?

    赵小禾不怀好意的瞅了瘫倒在地的大白猿一眼。

    大白猿一阵发冷。

    如果大灰在这里,一定会以前辈的身份来教导这个菜鸟后辈,此时此刻应该用哀怨委屈的眼神对丧心病狂的主人进行谴责:

    你把人家累成这样不给休息一下就叫人家给你当坐骑,有没有同情心?良心都不会痛的吗?

    当然啦,谴责是谴责,苦难的命运是逃脱不了的。

    谁叫你打不过她呢。

    李玄风和乐天真人充满同情的目光看着大白猿背着某人远去,互相看了看,李玄风干咳一声:“我得回去把那副画给遮住。”

    乐天老道好不容易才淡忘,被他这么一提醒又想起来那副辣眼睛的“如花”,不由得一脸菜色,嘀咕:“这小子,忒促狭。”

    再说路上走的白猿和赵小禾。

    赵小禾虽然有坐骑代步,可一点也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轻松。

    这只白猿体型虽大,力气也足,但毕竟不是四肢着地方便骑坐的动物。她怕掉下来才叫大白猿腾出一条手臂托着自己,大白猿聪明的根据这一点想到折腾赵小禾的坏主意,路上假装安分,等它觉得赵小禾松懈了,便猛然松开手臂想叫赵小禾失去平衡掉下来。

    赵小禾一直防着它呢,虽然掉了下来,却没如大白猿设想的那样狼狈。

    她不光五感变得灵敏,连身体的敏捷度和反应速度也跟着提高许多,平稳的双脚落地后,瞧着自动点亮装傻技能的大白猿,也不生气,呵呵一笑:“既然走累了,那就休息休息吧。”

    大白猿自以为取得阶段性的胜利,脸上露出个嘲笑的表情,张大的嘴巴里发出似笑非笑的古怪声音。

    赵小禾眨眼,把话补充完整:“两条腿走累了,就用手臂走。”

    命令一出,大白猿不受控制的倒立而起,虽然已经有过无数次身体不受控制的经历,到了这时候它仍然会忍不住惊慌的大叫起来。

    赵小禾自言自语:“正好我坐的屁股疼,下来活动活动筋骨。”

    她一迈开步子,大白猿两条手臂也跟着一起往前“走”,大白猿又慌又乱又愤怒,一路的装傻卖乖在这一刻彻底破功,哇哇大叫着表达对赵小禾的威胁。

    一人一猿斗争的结局就是到家的时候已经大半夜,饥肠辘辘。

    别说大白猿被赵小禾折腾的筋疲力尽,赵小禾也累得慌,不是身体累,是心累,懒得去管大白猿是不是安分下来,直接丢到给动物们新修建的大房子里叫它们看着,然后听着身后动物们一瞬间混乱起来的动静,乐呵呵的睡觉去了。

    嗯,希望大家相处愉快。

    管家默默地提醒:“您今天的学习任务,似乎还没完成。”

    赵小禾脸上露出被雷劈的表情。

    管家继续补刀:“您还为了跟大白猿较劲,在路上耽搁了那么久。”

    赵小禾在石化中灰飞烟灭。

    ……

    农庄上下……有一大半成员一夜无眠。

    小太监们睡饱觉起床,发现没有饭吃,庄主和护法们都在呼呼大睡着,男孩子们你看我我看你。

    小丁子说:“庄主昨天好像忙到好晚才回来,我起夜的时候看到啦。”

    小辰子挠挠头:“庄主这么辛苦,我们还要庄主给我们做饭吃,太说不过去了……我们这样哪儿像下人啊,谁家的下人也没有我们这样的舒服的。”

    其他小太监纷纷表示赞同。

    “庄主对我们太好,除了洗衣服扫地这些家务事,什么脏活重活庄主都不叫我们做,我老是觉得心里不踏实。”

    “我也是。”

    “我、我也是!”

    “还有我。”

    小辰子看了看小伙伴们,摸着下巴满脸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语气沉沉的说道:“庄主虽然对我们没有要求,可我们自己不能对自己没要求。”他眼神严肃的扫了小伙伴一眼,语气正儿八经,“我们庄主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可是有名气地位的人啦。虽然庄主从来不说,但庄主的师门一定是非常非常厉害的地方,庄主在师门内过的一定是神仙日子。”

    小丁子发问:“哪样的神仙日子?”

    小辰子冷不防被他插话,思路卡了一下,想了好半天,含含糊糊的说道:“额,大概衣服不用自己穿,吃饭不用自己动手,走路有人抬着,累了有人捏肩捶背,热了有人扇扇子,冷了有人暖被窝……”

    小蓟迷糊的问:“难道我们要给庄主找个庄主夫人吗?”

    小辰子:“……”

    小蓟:“不然冬天庄主冷了,谁给庄主暖被窝?”他看看其他人,“你们谁?”

    几个男孩子脑袋摇的像拨浪鼓。

    一个声音弱弱道:“小福吧?”

    其他人想了想,一致觉得这个主意还挺不错的。

    关于庄主夫人的问题则被他们下意识的遗忘了。

    小辰子努力把话题拉回来:“总之,庄主在师门过得既然是神仙日子,离了师门也不能叫庄主受委屈……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像个下人的模样好好服侍庄主,不能给庄主丢脸!”

    赵小禾一起床门就被敲开。

    在小辰子的指挥下,整齐划一换上了小太监服的男孩子们端着脸盆、拿着毛巾,捧着干净的衣服,鱼贯而入。

    赵小禾哭笑不得:“你们干什么呢?”

    小辰子:“庄主,请让奴婢们服侍您穿衣梳洗。”

    赵小禾:“我自己来,还有你这个称呼是怎么回事?快换回来,别扭死了,一个男孩子称什么奴婢。”

    小辰子理直气壮:“小太监不算男孩子。”被小伙伴瞪了一眼,立刻意识到这种反驳主人的行为很不“下人”,于是低眉垂眼,做出温顺的模样,“庄主不喜欢,小辰子就换个庄主喜欢的。”

    其他人已经张罗着给赵小禾穿衣服。

    赵小禾只能伸出手臂让他们穿,奢侈的享受了一把地主老爷的待遇。

    别说,大概是在宫中受过类似的训练,几个男孩子做的还挺好。

    赵小禾:“饿了吧?今天想吃点什么?”

    小辰子正经道:“庄主身份尊贵,岂能下厨给我们这些下哎哟!”话没说完被赵小禾弹了个脑瓜崩子,赵小禾似笑非笑,“你再不好好说话信不信我今晚叫大黑陪你睡觉?”

    小辰子想到冰冰凉凉的大黑蛇就是一哆嗦,捂着脑袋丧气的说:“庄主,以后的饭我们来做吧,我回去跟我娘学了,现在还比不上庄主和大师傅,但总会越来越好的。”

    “得了,我早就领教过你们的天分了,可别折磨我的胃。”赵小禾不容拒绝的否决这个可怕的提议,“让你们做两天饭大灰它们非得造反不成。”

    小辰子被打击的泪流满面。

    赵小禾对这几个小朋友“要好好服侍庄主”的决心一笑置之,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配合一下也没什么。

    大家开心就好。

    早饭依然是赵小禾用神农鼎做的。

    经过一夜的相处,大白猿成功的令护法们摒弃以往的成见和恩怨,空前一致的团结起来,等饭吃的时候大灰它们跟大白猿楚河汉界的分成了两拨阵营,各自占据一块地盘。

    赵小禾瞄了一眼,就知道大灰它们昨夜没有讨到便宜,不然也不会一大早摆一张臭脸。

    倒不是大灰它们加起来还不如大白猿一只,只是动物们在赵小禾的调~教之下早非凭本能行事的野兽,它们甚至知道进退,大致明白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行为准则自然有一个不会轻易越过的度。

    大白猿不同,它野性难驯,因为对道士们乃至对人类的仇恨凶性和戾气极大,横起来不要命,大灰几个又不能跟它以死相拼,虽然吃不了多大亏,但也讨不了好,当然郁闷。

    等到赵小禾开始盛饭的时候,大灰一爪子把小福推出去,嗷呜叫了一嗓子,小福迷迷瞪瞪,大概被教过要干啥,但是又忘了,无辜又可怜的望着赵小禾。

    赵小禾多给它一勺饭,顺手摸摸熊耳朵。

    小福得了吃的,彻底把“长辈们”的教导抛到了九霄云外,抱着自己的饭盆跑边上吃去了。

    大灰脸上大写的郁闷。

    熊崽子果然不靠谱,想念十二。

    赵小禾懒得猜它们想干啥,给所有成员都盛了饭之后,随手丢给不长记性的朝她龇牙咧嘴的大白猿一颗枣子:

    “喏,你的早饭。”

    大灰立马乐了,炫耀似的用爪子敲击满当当的饭盆,埋头狂吃。

    剩下的几只也蔫坏蔫坏的有样学样,先敲敲饭盆,然后呼噜噜埋头狂吃,可把大白猿气坏了。

    赵小禾给出的解释是:“不劳不获,不干活没饭吃。”

    大白猿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只能干瞪眼。

    赵小禾又对大猫说:“溜溜,新来的交给你和大灰带着,看好它,不听话可以揍。”

    大猫静悄悄的站在一边,眯着眼睛观察注意力被大灰几只吸引的大白猿,扭过头对着赵小禾点下脑袋。

    赵小禾这才放心的走开。

    她没忘了泰安帝布置的任务,写折子。

    折子怎么写?

    议论文?记叙文?不管议论文记叙文都是写作文,毕业多年写作文的水平早还给了老师,赵小禾对着白纸发了半个时辰的呆,笔墨都干了,愣是一个字都没憋出来。

    小辰子进来替她送茶,小心翼翼的问:“庄主,您要不要休息一会儿呀?”

    赵小禾揉了揉眉心:“行,休息一会儿。”

    小辰子激动的拍手,小丁子和小蓟满面红光的走进来:“庄主,我们给你捏肩捶背。”

    赵小禾有点发毛,迎着几个小孩儿跃跃欲试的期待眼神,不字怎么都说不出来,把心一横,试验品就试验品了。

    “嗯,来吧。”她淡定的说。

    天知道赵小禾用了多大的毅力才憋住没笑,实在太痒啦,这点力道真的跟挠痒痒没差别了。

    管家无言:“您没看他们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吗?是您体质改变后对疼痛的承受能力增强了,不是人家力气小。”

    赵小禾:我的锅咯?

    还好捏了一会儿他们改换“捶”,赵小禾才没破功。

    小辰子问:“庄主,咱们庄子上要不要安排个人记账呀?”

    “就这么几个人记什么账。”赵小禾就是懒,“用毛笔不方——咦。”她眼睛突然睁大,“等等等,有了有了,有办法了,你们出去玩,庄主我要工作了。”

    赵小禾把一头雾水的三人撵出去,关了门,重新铺开一张纸,脑子里构思片刻,从容落笔。

    笔走龙蛇,行云流水。

    赵小禾在书房呆了一个多时辰,一口气把泰安帝想要的奏折完成,看着纸上未干的墨迹,她不厚道的笑了:“我看你怎么翻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神农(种田+系统)相邻的书:[综漫]心跳指令男主他疯了[快穿]庶子权臣进击的男神穿越之五行系统系统穿越万界诸天火影之我的哥哥卡卡西反派是个绒毛控[穿书]你怎么这么美[快穿]FateReverse[综英美]我的日常又崩了狐妖小红娘之从相思到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