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谁都不服就服你

【书名: 大神农(种田+系统) 第94章 谁都不服就服你 作者:李煦之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山村名医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爷就是这样的兔兔     李玄风惊讶:“现在么?如此仓促, 这,贫道什么都还没准备。”

    乐天老道也劝道:“不急于这一时, 那畜生在夜间视物无碍,若是到天黑看不清楚东西怕有危险,不如留一日准备时间……”

    赵小禾:“不用准备,也不用拖延到天黑, 只要让我见到白猿就有办法制服它,它还在金仙观后山吗?”

    李玄风:“在,但是找不到它究竟藏身何处。”

    赵小禾沉吟:“先过去看看。”

    金仙观的大门处还留着被赵小禾的架台“踩”出来的大缺口,瓦砾断木已经收拾干净, 但新的大门还没有安上。

    “让道友笑话了。”李玄风坐在椅子上,难得有些窘迫,解释道,“贫道原先也没积累多少资产, 都被庄玄朴挥霍一空,那些搜刮来的钱财也被朝廷收缴,所以贫道除了这座道观之外真正是身无旁物,实在没有余钱修缮大门主殿。就连这两名抬椅子的仆从也是友人出资租借给我的。唉, 只希望天尊勿怪。”

    罪魁祸首:“……”

    赵小禾尴尬:“那个,本来也是我压塌的, 修缮的费用大概需要多少?我来出吧, 如果要的钱太多, 还得等一阵子才能凑齐。”

    李玄风顿了顿, 慢慢的转过头来盯着赵小禾:“不知道长是如何把我金仙观压塌的?”

    赵小禾一个激灵, 马上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她反应到也快,表情不变,仍然是刚才那副尴尬又愧疚的表情,假装“无知无觉”的继续说下去:“我借给师妹祭神的高台并非凡物,师妹不大会用,本来是想将它收起来的,结果却令它跳起砸中了金仙观。李真人当时还被关在地牢中,所以没有看到。”

    李玄风和乐天老道对视一眼,两人面色古怪,又似乎有几分无言。

    赵小禾满脑袋问号,忍不住问:“两位真人为何不说话?”

    李玄风看着赵小禾,表情有些啼笑皆非:“陛下待小道友果然与旁人不同。”

    赵小禾虽然莫名,嘴上却谦虚道:“哪里哪里,只不过我和陛下比二位稍稍输了那么一点而已。”

    乐天老道没好气道:“你小子就得意吧,我与李真人就算跟陛下再熟悉,陛下也不会为了我二人骗人——”

    李玄风:“咳,乐天真人,我们进去吧。”又吩咐抬椅子的两名大汉,“进去吧。”

    两名大汉沉默寡言,抬起李玄风便往里走,乐天老道紧随其后。

    “等等等等。”赵小禾好奇心被勾上来,“陛下骗谁了?什么叫为了谁谁骗人?乐天真人你把话说清楚呀,李真人?李真人?唉李真人你们不厚道,这不是故意吊我胃口嘛。”

    见那两个人自顾自的走着,就是不搭理她,赵小禾使出杀手锏:“你们再不说,我就给你们画像!”

    乐天老道哈哈笑:“老道我活了一把年纪还是头一次听人用给人画像来威胁别人的,你倒是画画看,画的像了老道我或许会大发善心的告诉你。”

    李玄风既好笑又好奇:“小友要如何给我二人画像?”

    赵小禾眼神促狭,她是某一瞬间突然想到了坏主意,于是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现在倒是真的来了兴致,想吓唬吓唬这两个故意卖关子吊胃口的大叔大爷。

    “两位真人等着。”赵小禾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看在二位都是前辈的份上,我不把事情做绝,先画一幅例图给二位看,二位再决定要不要说。李真人,可否借道观的墙壁一用?”

    李玄风笑:“道友请随意,道观塌都塌了,多在一面墙上涂鸦想必天尊也不会怪罪的。”

    赵小禾:“……”

    谁刚刚还在无可奈何的哀叹“希望天尊别怪罪”,现在就成“想必天尊不会怪罪”,感情天尊怪罪不怪罪都在您老一句话啊?

    乐天老道等着看好戏:“你画,画到天黑正好明天再去捉白猿。”

    得,这位还在担心她呢。

    赵小禾让四人都转过身去,然后拿出神农笔,想到接下来要画的东西,脸上就不由得乐开了花,提笔唰唰唰的把脑海中的影像按照一比一的比例重现至墙壁上。

    画完之后本想叫几人转过身来,但她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在身上摸了摸,没摸到可用的东西,便踮起脚尖用袖子把画像遮了一部分,这才道:“可以转身了。”

    “这么快?”乐天老道故意笑话她,“我说小子,该不会画了个丁老头吧?”

    赵小禾嘀咕,这里居然也有丁老头一说?

    李玄风煞有其事跟着乐天老道一块揶揄她:“或许只画了一个蛋,连——”

    连什么?

    李玄风面色尴尬的移开视线,乐天老道哎呦呦的叫道:“这姑娘谁谁谁,快叫她把衣服穿好!”

    而两个抬椅子的大汉眼神也有些发直,被乐天老道叫了一嗓子才眼神飘忽,想看又不好意思看的模样。

    为何这四人反应如此古怪?只因赵小禾旁边站了一位穿着粉红色的衣衫,裙裾飘飘,被赵小禾用衣袖遮住了面容,却将雪白的香肩半露的姑娘。

    这小子看着是个正经的,没想到如此不正经!

    从哪儿找来这么个姑娘促狭人。

    赵小禾憋着笑:“您二位看仔细了,这是什么。”她极缓慢的把袖子移开,几人虽然都避开了视线,但听赵小禾话语中似乎还有别的深意,也有些抗拒不了内心对这姑娘庐山真面目一探究竟的好奇,纷纷转过头来。

    赵小禾的袖子完全挪开。

    那勾魂的眼神,羞涩的表情,一字浓眉,面颊两坨红晕,被挖的变形的鼻孔,和满脸粗犷豪放的胡子……不是如花是谁?

    “呕——”两个大汉抛到一边吐了。

    李玄风面色铁青,乐天老道好悬没叫一声妖怪。

    赵小禾憋住不笑,深藏功与名。

    虽然最后弄清楚了并非真人,而是画像,但被恶心坏了的众人已经没有心情和雅兴却讨论这神乎其神的画技,匆匆离开,否则再多看一会儿眼睛真要瞎了。

    “道友技高一筹,贫道自愧不如。”李玄风说这话的时候,看着赵小禾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涵养再好被这小子愚弄了一番也想揍人。

    乐天老道心有余悸:“完了完了,老道我以后再也无法面对女信善,别说人,但凡母的都能叫我想到刚才的……不提不提,快忘了忘了。”

    赵小禾望天:“现在能说了吧?”

    李玄风叹口气:“真是怕了道友。当晚贫道被人救出,隔天见了陛下一面,陛下虽然没有骗人,却隐瞒了道观塌陷的真相,让我误以为是鬼门现世从门中跑出的巨鬼踩踏的,想要给我补偿。”李玄风无可奈何,“早知道是道友干的,陛下给我银子我就不该推拒。”

    赵小禾干笑,默默地给泰安帝点赞,好感度又上升一些。

    这么维护她,不愧是朋友,够义气!

    李玄风被人抬着不方便深入道观后山,乐天老道年纪也大了,一到天黑眼睛就不大能看清楚东西,所以赵小禾让他二人在外围等候,自己一人往里走。

    “但愿今晚能找到,省的明天再跑一趟。”赵小禾让管家帮忙注意周围的动静,沿着草丛中的小径慢慢的走,“要不是陛下派人接我,我今天说不定把大灰它们几个带来,狗鼻子多灵。”

    管家:“再二的狼也是有尊严的。”

    赵小禾:“有尊严的汪汪叫?”

    管家:“……”

    它们会这样还不是您的锅?

    当然这话它不敢说,说出来又被记一笔,虽然它肯定不会有身体,不过话说的太满容易立flag,心里有点怕怕的。

    “要是那只白猿看到我,出来攻击我就好办多了。”赵小禾突然灵光一闪,“对了,你帮我换上那个庄什么,被抓起来的道士的模样,白猿不是跟他有仇吗?看到他单枪匹马的进来肯定忍不住出来攻击。”

    管家:“机智!”

    管家立刻从资料库中筛选出庄玄朴的资料,然后作为障眼法套用在赵小禾身上。

    “可惜当时离的远,不然连他的气味都能模拟。”管家为这次不够完美的伪装惋惜。

    “可别,你不说还好,一说听起来好恶心,我才不要身上有别人的气味。”赵小禾一脸膈应,她看不到自己的变化,知道管家一定已经搞定,便双手呈大喇叭状,气沉丹田,“白——猿——我庄、庄!”

    管家:“庄玄朴!”

    “我庄玄朴来了,你有本事找我报仇啊!”赵小禾边走边喊,“白猿,猴子,胆小鬼,没本事的怂包,你有本事出来打我呀!”

    管家迟疑:“主人,我之前有没有告诉您,您的宠物交易功能升级之后,除了能看到非绑定动物的等级,您说的话非绑定动物虽然听不懂,但传达的讯息它们却能接收到的。”

    赵小禾白它:“没说过,你这丢三落四的记性随——”脑后生风,赵小禾听声辩位,脑袋向左一偏,前方的树干上发出“砰”的一声响,青涩的野果在树皮留下一道淡淡的水痕,掉落在草丛中。

    “我的反应速度!”赵小禾躲过这一击自己也不可思议,只是容不得她多想,呼呼呼的几道风声又从脑后传来,赵小禾迈开大步,躲在一棵树后,“绑定它!”

    “距离太远,无法绑定。”

    赵小禾:“麻烦。”

    她偷瞄一眼,脑袋一露出来便有野果呼呼呼的打来,连忙缩回去,在这电光火石间看到一抹白影,更清楚的是白影上方仿佛染了一层血红的向日葵小花,向日葵小花代表动物们的状态,白猿的状态只能用“仇视”和“凶性”来形容。

    除了状态,代表等级的数字是八。

    这只白猿竟然有八级。

    家中没有绑定的野猪普遍都是二级,家禽是一级,农户们家中养的狗和猫也多是二级,耕牛力大足有3级,四级往上的除了家中已绑定的动物们,白猿是赵小禾遇到的头一个。

    不得了了,这白猿靠自己都快成精了。

    难怪那么聪明,被重伤一次归来后就再也没有抓住过。

    只是不知道它聪明到什么程度,肯定比不上家里的动物们,但也不是一般的野兽能比的。

    赵小禾想尽办法引白猿接近,但白猿足够警惕狡猾,躲在浓密的树丛后用野果石头能捡到的一切硬物砸赵小禾,无论赵小禾怎么挑拨它的怒火,最多噭噭啼鸣,愤怒长啸,但绝不靠近一步。

    管家嘀咕:“就是差了点气味,动物的嗅觉很灵敏的。”

    “瞎扯。”赵小禾道,“这么远的距离能闻到个啥,我鼻子这么灵都闻不到。”

    管家:“您在上风口啊。”

    赵小禾一愣:“也是,难道真是气味的问题?”

    管家表示无能为力。

    赵小禾为难了,天色越来越暗,再过一会儿以正常人的眼睛什么都看不清楚,白猿可能会退离。这一次她怕是已经引起了白猿的怀疑,万一白猿回去自个儿私底下琢磨出味道来,下次她再用同样的办法激将,白猿可能不会再上当。

    赵小禾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她皱眉想了一会儿,眼睛先是一亮,又暗了暗,语气沉重道:“我想到一个很卑鄙的主意。”

    管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神农(种田+系统)相邻的书:[综漫]心跳指令男主他疯了[快穿]庶子权臣进击的男神穿越之五行系统系统穿越万界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