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人间异象始生

【书名: 大神农(种田+系统) 第87章 人间异象始生 作者:李煦之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红楼之公主无双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赵小禾嘀咕:“不是吧, 这就是秦九华帮忙找的场地?人也太多了吧?里面是在举行什么活动吗?”

    赵小禾左右看了看,本想找个地势高些的地方查探一番, 结果树上墙上屋顶上,但凡能落脚的地方全都被人给占满了,她想爬到高处看一看里面的情况都没办法。

    这样不行啊。

    赵小禾观察片刻,忍不住皱起眉头。

    秦九华寻找的这处地方本来是很符合她的要求, 地势开阔,避开了建筑群和人口稠密的地区。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过来,再大的地方也不够用,人潮一直蔓延到了更远的浔河大桥上, 飘满河灯的河中也有摇着小船大船不断向中心地带靠拢。

    人群的数量已经多到了一个危险的程度,周围又无官差维持秩序,万一有突发状况很容易引起踩踏事故导致人员伤亡。

    赵小禾把溜溜放在地上,走到临近的一位书生面前问道:“这位郎君, 叨扰了。”

    书生转过头,见是一位带着斗笠的女子,尽管轻纱撩起但还是不大能看得清楚面容,直觉应该年纪不大, 便规矩的收回目光:“小娘子有礼。”

    “我初来乍到,不清楚情况, 请问诸位因何聚集此地?”赵小禾朝里看了一眼, 困惑极了, “在这边倒是能听到一些声音, 可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为何大家还不离开?”

    “小娘子有所不知。”书生笑道,“现在里面是华严寺的法师在放焰口,不过大家聚集在此处并非是为了观看这场法事,而是为了接下来赵道长祭神。”

    赵小禾:“……”

    所以说,还是她要在这里祭神的消息泄露了吧?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夸张,来了这么多人啊。

    赵小禾万分不解:“这么多人,都是为了看她?”

    书生:“是也不是。”他笑了笑,“别人是为了什么在下未一一证实,不敢保证,不过我的确是为了赵道长而来,并非为了看他本人,而是为了他的祭神仪式。”书生看赵小禾还是不明白,好心解释道,“小娘子莫非没有听说本月上旬粮食丰收的盛景吗?这位赵道长祈福灵验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他为大齐带来新的粮食,他出现后诸多灾厄有惊无险的化解,蝗神显灵,久旱降甘霖,他的百净粉救人无数,穷人富人都能用得起,还有引虫烟草,待来年面世推广到大齐各地,农田诸多害虫又有何惧?”

    书生语气带着真挚的感激,眼眸中的光彩是愉悦轻松,充满了希望的,他抬头望着赵小禾,眼中并没有赵小禾的身影,而是从心底映入眼中的另外一个被唤作“道长”的假道士。

    “不管其他人怎么看,我等学生以及书院的老师诸位前辈们都真心感激道长,相信道长必然是福泽深厚之人,祈福灵验,祭神必然也灵验……”

    书生语气开心的做总结:“所以我等是来蹭福气的!”

    赵小禾:“……”

    能不能让我多感动一会儿多不好意思一会儿?

    “今日中元节五城兵马司会巡街到天亮,城内十分安全。”书生精神奕奕,发扬好事情大家一起分享的古道热肠作风,两眼放光的邀请道,“小娘子若是不着急归家,不如也留下蹭一蹭。”

    赵小禾面色古怪,干笑两声:“您先请,我稍后再来,再来……蹭。”

    告别书生,赵小禾伸手把大猫抱在怀里,走到远处的一家商铺里借了纸笔写了张字条:“溜溜,帮我给秦九华捎过去。”

    大猫叼着塞了纸条的竹管,灵活的在人群中穿梭前行,避开想要摸它或者抓它的人爬上观景楼三层,人立而起趴在秦九华的膝盖上,张口吐出戴着口水的竹管。

    “噫。”秦九华没忍住发出一声表示嫌弃的音节,在大猫的注视下飞快的收回脸上多余的表情,一本正经道,“好口水!嗯我看看是什么。”

    老国公和十一娘挨着他,第一时间发现了这边的动静,不做声的望着秦九华用两根手指抽出竹管里的纸条,老国公问:“谁给的,写的是什么?”

    “道长给的。”秦九华挠挠头,把纸条递给老国公,“道长要我们加派人手慢慢疏散人群,他说林道长今晚会在别处祭神,请我们不要再等了。”

    林道长就是女版的赵小禾了。

    她用了自家亲妈的名字。

    老国公看了字条上的内容,再看看观景台下一眼望不到头的人海,哼了一声,怕是京城内外绝大多数的百姓今夜都来了,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故意把消息散布出去,否则只是消息泄露绝不会来这么多人。

    “爷爷,怎么办啊?”秦九华小声问。

    老国公看了眼一旁或期待或无聊的家人,低声道:“不要声张,你按道长说的做,待会儿请这只大猫护法带你去找道长,找到了也别过来通风报信,我一走开,下头两层的老家伙们也会闻风而动,到时候楼下等候的百姓看见也会跟着换地方,道长的一片好意就白白浪费了。”

    秦九华看了眼十一娘,小声说:“十一娘跟过去也不要紧的吧?”

    十一娘眼神里露出期待的神情。

    老国公摸了摸胡子,皱眉道:“你们两个都离开也不成。”他想了一下,一拍大腿,“好,九郎疼爱妹妹,爷爷就成全了你。”

    秦九华高兴坏了。

    老国公笑呵呵道:“九郎传了信就回来,跟我老头子一起看放焰口,十一娘随大猫护法去找道长,咱老秦家好歹能有一个小辈蹭到福气,不错,不错,呵呵。”

    被亲爷爷呵了一脸的秦九华“喜极而泣”十分抛弃男子汉的尊严抱着小福大哭一场。

    不带这么坑孙子的!

    十一娘:(⊙o⊙)

    大猫:(⊙v⊙)

    赵小禾在附近等了没多久,看到兵马司的人从外围开始慢慢疏散人群,因为还要解释为什么道长今夜不现身的理由,所以疏散的速度比较慢。

    人们虽然有失望有抱怨,但面对军爷们也都尽量控制着情绪,配合着从各个方向离开返回家中。

    赵小禾看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问题,放心的调转方向在空荡荡的城内寻找另外一个合适的地点。

    庄玄朴还在做着一石二鸟的美梦,丝毫不知道他身后的人群正在一点点的减少,而本来应该出现在此地与和尚们争的“头破血流”的野道士则朝着东边的方向越走越远,找来找去,最终选定了一个道观外的空地。

    “就这里吧。”赵小禾停下,仰头看着道观的牌匾,两手合十拜了拜,严肃道,“道士一家亲,借贵贵宝地一用,阿弥陀佛。”顿了顿,赵小禾连忙改口,“无量天尊呃…寿福?不好意思哈,勿怪勿怪,业务不熟练串场了。”

    牌匾上书“金仙观”三个鎏金大字,在月下闪闪发光,静静地显露出富贵逼人的气息。

    赵小禾的手探入怀中,语气神秘兮兮:“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她呼啦一下做了个掏东西的动作,同时把神农仓库里的架台拿了出来。

    管家捧场的发出拍手的声音,语气麻木:“哇魔术好厉害!”

    赵小禾故作淡然的哼道:“没幽默细胞,无趣。”

    她若无其事的把架台放在地上。

    这是制药全套装备中的金属架台,由底座和垂直于底座的一根棍子组成,配有能够上下移动的金属环,架台落地后随着赵小禾的意念慢慢变大,到了金属环与人同高的程度停下。

    赵小禾晃了晃支架,十分稳定。

    “希望一次成功!”赵小禾双手悬在金属环上方中央的位置,然后从神农仓库中取出石鼓,神农石鼓一离开仓库,直接从赵小禾手掌下的位置掉落,掉下来后正正好卡在金属环中。

    整个过程,架台也只是微微震动了一下,底座仍然相当稳固。

    赵小禾忍不住得意的自夸道:“我真是太机智了,当然啦,想到这个主意的管先生也超机智的。”

    管家淡然中透着没有掩饰好的骄傲:“您过奖了。”

    赵小禾动作相当不优雅的爬上石鼓,一边爬一边跟管家唠叨:“这么不仙风道骨不帅气潇洒的动作怎么能让人看到呢,所以说我才叫秦九华找个最好没人的地方。”

    等她站上去,扶着支架低下头望着距自己双目六尺的地面,脸上忽然露出一种沉思的表情:“我刚刚想到一个很要命的问题。”

    管家:“什么?”

    “高台的问题解决了,但看似完美的解决办法背后有一个极其严重极其可怕的隐患。”赵小禾语气沉痛,眼神痛苦挣扎,“没护栏,我要是一个不小心……不就正好应了‘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这句词吗?”

    管家:“……”

    赵小禾神情悲壮:“我冒着生命危险,你给的奖励可别叫我失望。”

    架台慢慢升高。

    “主人别——”管家正要劝赵小禾别冒险干脆放弃得了,毕竟安全第一。

    赵小禾已经淡定的从神农空间里拿出定时布作为腰带系上,又拿出一条绳子,一头系在头顶的金属环上,另一头系在定时布上。

    定时布可大可小,能够起到缓冲的作用,如果真的掉下来也能避免受伤。

    “虽然我对自己很有自信不会失足,不过意外总是有的。”赵小禾笑嘻嘻道,“有了绳子就能坚持到架台变回原先的大小落到地上,丢脸总比丢命强,不过应该没看客的……我是不是很机智?”

    管家:“……”

    这么恶劣的性格为什么只有它知道?

    高空大风猎猎,支架纹丝不动,如扎根地下的千年老树。

    赵小禾渐渐看到了京城的全貌,如同棋盘一般划分整齐的建筑,四通八达的大街小巷,最宽的街道是主城们通往皇城的朱雀街,笔直大气,最宽的河道是横穿整个京城的浔河。

    浔河灯盏点点,如同天上的星河玉带,美轮美奂。

    赵小禾看到的是截然不同的风景。

    架台越升越高,赵小禾稳稳站在石鼓上,望着头顶的天空,明月星辰触手可得。

    她的心平静下来,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彩绘的画卷,云中落下的飞天神女乘着清风月下起舞,舞姿仿佛有种动人心魄的力量,虔诚而肃穆,庄严而神圣,同时又有种温暖包容的力量,至柔克刚,如星空宇宙一般能够容纳一切。

    神女的每一个动作都清晰的印在了赵小禾的头脑中,不必刻意回忆,便如本能一般熟悉自然的流淌出来。

    管家尚未反应过来,她已经陷入了不被打扰的空明境界,举手抬足的一刻,高空罡风忽然平息。不,罡风还在,只有她周围的一片空间归于平静,不受侵扰。管家忍不住屏住呼吸,脱离了赵小禾视角从旁边观察她。

    赵小禾眼帘半掩,眸光闪动,不知是清醒还是入神状态,她的手指从广袖中伸出,缓缓地划过空气,如同拨动水流一般,竟在空气中留下了几道水纹般的金光。

    管家惊讶。

    这是,大神农的祝福力量!

    居然借到了,第一个动作就借到了!

    到底怎么回事?神农祭舞主人每天练习,从陌生到熟悉,无论练过多少次从未借到一分一毫的祝福力量,它都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可主人她……一声不响就入定也罢了,刚一动作就成功借到了祝福力量,金光如此浓郁强烈,力量虽少却足够纯粹。

    最可怕的是,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主人始终半闭着眼睛一只脚站立,身子晃也不晃,平时明明抖的厉害的有一次还丢脸的从石鼓上栽了跟头!

    管家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下一刻,不够用的成了它的“眼睛”。

    几乎是一刹那间,一条金光凝成的披帛在赵小禾手中“抖开”,飘逸舒展,舞动如风。

    忽然之间又光芒大盛,金色的水波铺满了整个夜空,无论身在何方,城内,城外,大齐境内,周边国邦,身处同一个天幕之下的人们被这不寻常动静惊动,纷纷抬起头,绚烂夺目的金色河流就是在这一刻映入了亿万人的眼眸中。

    每个人都被这一幕奇景震撼,失去了言语。

    独自站在宫墙之上的泰安帝抬起头来,第一眼便看到了金光披帛的飞天神女。

    神女无所觉,容颜平静安详,忽而微微一笑,足尖落下,在神农石鼓上轻轻一点。

    咚!

    鼓声响,星河落雨,亿万金光刹那降临。

    人间异象始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神农(种田+系统)相邻的书:[综漫]心跳指令男主他疯了[快穿]庶子权臣进击的男神穿越之五行系统系统穿越万界诸天火影之我的哥哥卡卡西反派是个绒毛控[穿书]你怎么这么美[快穿]FateReverse[综英美]我的日常又崩了狐妖小红娘之从相思到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