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同行相争

【书名: 大神农(种田+系统) 第85章 同行相争 作者:李煦之

强烈推荐:妖怪公寓快穿之教你做人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小侯爷[星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盛世医香山村名医     赵小禾听了管家的办法, 喜出望外:“有的你啊,可行可行, 到时候咱们就这么办。”

    第一个问题解决,还有第二个问题。

    祝福是正能量,需心诚,坦荡, 空明,平和,如果有邪念,祝福的力量会大打折扣不说, 很可能会引起神农石鼓的排斥,力量反噬而自伤。

    神器有灵,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使用。

    赵小禾能用就说明她已经得到石鼓一定程度的认可,上次只是小试牛刀, 这一次才是石鼓认主的关键。

    能不能让石鼓真正认主,就看中元夜的祭舞成不成功了。

    所以目前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使用神农石鼓不可以有任何伪装,赵小禾必须回复她原本的面目。

    神农祭舞的地点在京城内, 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万一遇到麻烦又该怎么脱身?是可以叫大灰它们帮忙, 问题是护法们都在而“赵道长”却不知去向, 她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身份来历以及和“赵道长”的关系?

    赵小禾抓了抓头发, 烦恼道:“算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 走一步看一步。”

    管家清了清嗓子,提醒赵小禾自己的存在,矜持的说道:“其实,我有办法。”

    赵小禾一脸不信:“除非你再变出我个来,不然什么办法都不靠谱。”

    管家急了:“我真的有办法,办法是这样的——”它叽里咕噜一股脑的把自己想到的办法倾倒出来,然而这次赵小禾却始终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果然不靠谱。”

    管家沮丧,被否定之前还以为自己想了个特别聪明的主意呢,它低落:“那没别的办法了,帮不了您。”

    赵小禾听到它失落又难过的语气,有点欺负老实人的负罪感,干笑两声,安慰道:“也没有特别不靠谱,仔细想想其实可以试一试的。”

    不过要作为备用方案,用不到最好。

    管家精神一振,故作平静淡然的说道:“能帮到您是我的荣幸。”

    赵小禾望天,这么好哄,以后都不好意思再逗它玩了。

    小辰子他们虽然知道中元节这回事,但从来没操办过,赵小禾既然打定了主意要入乡随俗好好的过一次中元节,当然要把各类风俗习惯打听清楚。

    本想找朱百合询问相关事宜,另一个叫赵小禾意外的人却在这时候上门了。

    赵小禾到花厅的时候,秦九华不安分的拿着把扇子打开上下来回抛着玩,赵小禾叫了他一声:“九郎君。”

    秦九华“啪”的一声合上扇子,眼睛放光的朝赵小禾看来,还没看清楚来人张嘴便说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兮,多年不见甚是想念,道长别来无恙呼?”

    赵小禾:“……”什么鬼!

    说着秦九华瞥了赵小禾一眼,然后伸着脖子往她身后瞅:“哎呀怎么不见狼护法?”

    赵小禾眼睛一抽,大灰二灰这些家伙最近怎么净招人惦记,她没接秦九华的话:“九郎君找我是有什么事?”

    秦九华用扇子搔搔头,开门见山道:“爷爷叫我旁敲侧击的问一问道长中元节办不办法事,会不会招魂。”

    您这叫“旁敲侧击”?

    秦九华无辜的睁着双明亮的眼睛,对赵小禾抱怨道:“人年纪一大就磨磨唧唧,这有什么不能直接问的,你说是吧道长。”

    “是——呸,不是。”赵小禾被他带沟里了,老国公的坏话他孙子能讲她一个外人凑什么热闹,扶额道,“我不会招魂,也不做法——”她顿了一下,眼睛瞄向秦九华,试探道,“老国公问这个做什么?”

    “不知道,爷爷不说。”秦九华皱着眉,“爷爷一到这时候就不开心,满腹心事,又不跟家里人讲。今年最反常,叫我来问道长做不做法事,是要给谁做?”

    两人面面相觑。

    赵小禾无奈:“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秦九华手指头动了动,神秘兮兮的说:“道长不是能掐会算吗?能不能算算爷爷到底苦恼什么。”

    你到底对我有什么误解?

    这天没法聊下去,赵小禾果断转移话题:“我不做法事,但有个同门师妹会在中元当晚到城中祭神,有件事情不知道能不能拜托九郎君帮个忙?”

    “道长还有师妹?”秦九华惊奇又好奇,“我还没见过女道士呢,道长的同门师妹也和道长一样好看吗?”

    赵小禾面无表情:“不,我师妹是个丑八怪。”

    秦九华一脸不信,反正中元当晚他就能见到了,是不是丑八怪一看便知:“道长要我帮什么忙?”

    “我想要一个大一些、视野好的场地安置高台,届时师妹会在高台之上祭神,但我并不知道怎么租用场地,要不要和官府报备。”赵小禾神情为难,“还有一事,师门避世已久,师妹从未下过山,我怕她到时候没有身份进不了城。”

    秦九华爽快道:“小事一桩,交——”他话音一顿,嘿嘿笑道,“这件事办起来有些麻烦,我得问道长要个帮手助我一臂之力。”

    “……”

    既然少年你这么诚心诚意的恳求了,本道长就满足你的愿望。

    庄外,赵小禾挥手送别秦九华,头也不回的转身回家,然后关门。

    秦九华低着头,表情严肃。

    小福抬着头,表情严肃,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人类。

    人家要的明明是威风凛凛的狼护法,这只小熊熊能干啥?

    秦九华内心的悲伤恰似一江春水滚滚东流,面上仍保持着身为男子汉应有的坚强和沉着:“你,会骑马不?”

    小福:“噗噜噜?”

    秦九华:“……”

    连叫声都这么奇怪。

    国公府。

    老国公提笔练了会儿字,心烦气躁,丢了笔到庭院中练武,十八般武器轮番来了一遍,累出满身大汗,倒了碗茶水一饮而尽。

    “爷爷,我回来了。”

    在老国公第一百八十次往门口张望后,终于等来了期待已久的声音。

    老国公揪着孙子:“快说,道长怎么回你的?”

    秦九华胳膊往石桌上的水壶伸:“不急不急,先喝口水。”

    老国公整个水壶塞给他:“快喝!”

    秦九华咕咚咕咚喝了个痛快,舒服的感叹:“爽快!”在老国公要爆发之前倒豆子似的把此行的过程和结果一丝不漏的讲给老国公听。

    老国公听到赵小禾不做法事也不会招魂时满脸失望和叹息,听到赵小禾有个“师妹”会在中元夜高台祭神目光里又浮出了一丝期盼,结果等秦九华说完了也没听到赵小禾的这位“师妹”到底会不会做法事能不能招魂本事如何有没有小赵道长厉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叫你打听,你打听的是个屁!屁都没问清楚!”

    秦九华:“屁您老不也都听完了嘛,再说了屁怎么问清楚,屁又不会说话,我还带回来一只熊呢。”

    “得了,道长把你当小孩子哄呢,一只小熊崽子也得意成这样,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要带狼护法回来吗?狼呢?”老国公不耐烦听他贫,没好气的骂道,“滚滚滚,看到你就烦!”

    “熊崽子也是熊,长大了比狼护法更厉害!”秦九华不服气的反驳,完全忘记了赵小禾只是把小熊借给他当助手,可没说要给他,“我看到您老可高兴了,不滚。”

    老国公没忍住照着他屁股踹一脚:“是不是欠揍,小王八蛋!”

    秦九华满不在乎的拍了拍屁股:“您爱揍就揍,反正我皮厚,打坏了有十一娘心疼,嘿嘿。”

    老国公懒得理这混小子,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又纳闷儿道:“这中元节也没两日了,小赵道长不是还要给他师妹筑祭祀高台吗?现在怎么来得及?”

    秦九华神秘兮兮的说:“这您就不知道了吧,道长他神着呢,只叫我准备场地帮他师妹自由进出城,高台的事一个字没提,分明是胸有成竹,要大显神通了!”

    老国公半天没吭声。

    “爷爷?”

    “你说的对!”老国公摸着胡子沉思半晌,眯着眼睛道,“道长交代你的事情先去办,一定要办好了,记得不要声张,找个离得近又方便观看的好位置留着。”

    秦九华了然:“懂,我们这叫近水楼台先得月,要是道长……的师妹大显神通,我们准能第一个知道!”

    “对。”老国公点头,一脸“不错孺子可教”的表情,“小赵道长不是要来置办中元祭祀用的东西吗?等人来了你过去招呼着,道长有什么问题你好好回答。”

    秦九华点头如捣蒜:“爷爷你真老奸巨猾。”

    “混小子会不会说话,又想挨揍不是?”老国公吼。

    秦九华已经一溜烟的跑了。

    话虽如此,国公府和赵小禾走动突然频繁起来,该注意的还是注意到了,稍稍一打听便知道了中元节祭神这一回事,但只有极少数的一部分知道祭神的不是赵道长,而是赵道长从师门请来的一位师妹。

    中元节庙普,道观建醮祈祷是惯例。

    金仙观自然也不例外。

    观主李玄风在外云游多年未归,但他为金仙观带来的名气和香客从未减少过,加上他的师弟庄玄朴善于经营,示意金仙观始终稳驻各大道观之首,中元节最大的法会也是由金仙观来主办。

    中元节当日。

    庄玄朴沐浴焚香,于房中静坐,等着吉时到来再出去主持法会。

    “师父!师父!”一个道士急匆匆的从外面跑来。

    庄玄朴不紧不慢道:“说了多少次,叫我观主。”

    “观主不好了,来了、来了……”

    庄玄朴气定神闲:“又来了很多人吗?先接待贵客,观内盛不下的叫他们在山下等候,今天是金仙观的大日子,万万不可出错,人只能少,不能多。”

    来通风报信的道士快哭出来了:“不是啊观主!才来了几十个人,有一半等得不耐烦又走了,现在就剩下几个人,这可如何是好?”

    庄玄朴猛地睁开眼睛,一双眼睛锋利如刀:“你说什么!”

    “师父?”道士吓了一跳,无意识的换回原先的称呼,战战兢兢道,“我、我是说,人都走了,好像今晚城中有人筑高台祭神,京城里的百姓全都过去看了。”

    庄玄朴从蒲团上起来,急匆匆的跑到前殿看了一眼,果然只剩下寥寥几人,前来观礼的各道观的观主们神色都相当的尴尬微妙。

    “庄真人,你看着这法会……还办不办了?”

    庄玄朴强撑出一个笑容:“当然要办,待贫道回去准备准备,吉时一到就马上开始。”

    离开前殿的庄玄朴脸色铁青,转头阴测测的问弟子:“不知城中祭神的是哪位道友?”

    道士小心翼翼的回答:“似乎是最近风头正盛的那位赵道长。”

    庄玄朴咬牙切齿:“他?又是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神农(种田+系统)相邻的书:[综漫]心跳指令男主他疯了[快穿]庶子权臣进击的男神穿越之五行系统系统穿越万界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