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抓到一伙盗贼

【书名: 大神农(种田+系统) 第77章 抓到一伙盗贼 作者:李煦之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爷就是这样的兔兔盛世医香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带着传承穿六零妖怪公寓     且不说没听劝告就提前祈福的人以及没种玉米的人如何懊恼懊悔羡慕妒忌, 赵小禾正在苦恼的是这场神农雨让菜地的蔬菜们突然大爆发的问题。

    她都送了好多给熟人,结果家里还是有一大堆存货吃都吃不完, 眼看要放烂浪费掉。

    这怎么能行,大神农……就算是预备役,也得以高标准要求自己,不能能浪费粮食的!

    为了不浪费食材, 赵小禾深思熟虑之后,决定把多余的菜全都做成各种各样的腌菜和咸菜。

    她知道做法,但实践起来有难度,这事儿还得大师傅来。

    赵小禾把想法和马老板说了, 马老板安排了一下,给大师傅抽出一天的空闲时间回来帮忙。

    大师傅和赵小禾一起忙碌了一整天,总算把所有菜都给腌上了,至于成功率有多少还得等一阵子才知道。

    这段时间倒是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 只有一件不大不小的风波。

    福源楼的佘老板偷偷摸摸的来找赵小禾,软磨硬泡要她卖菜给福源楼,赵小禾当然拒绝,余老板心里不忿, 或许是被对泰兴楼的妒忌冲昏了头脑,竟然出昏招雇人来偷。

    他也不打听清楚, 赵小禾的菜地每天晚上都有动物们轮番值守, 那天正好轮到大黑蛇。

    等第二天一大早泰兴楼的伙计来拉菜, 看到的就是几个呈大字状被拍进泥里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偷菜贼们, 旁边还散落着棍棒刀具。

    还有一个, 大黑蛇当着伙计的面嘴巴里吐出来。

    伙计头一次看到大黑蛇“吃人”,以往对大黑蛇“大块头傻乎乎”的认知哗啦哗啦的碎成了玻璃渣渣,哆哆嗦嗦的去检查被吐出来的那人。

    还活着,不过已经彻底的晕菜了。

    再一仔细看,嗬,这不是福源楼的佘老板吗?好家伙,这么胖的大黑蛇都能吞肚子里?如此油腻,怎么下得去口!

    伙计连忙到庄内叫赵小禾,赵小禾听到福源楼佘老板半夜偷菜本来觉得可笑,但是看到一边的兵器时不由得怒了,这是什么意思?要是被发现了还打算伤人吗?

    行啊,既然这样就别想善了了!

    赵小禾叫大黑熊把人一个个挖出来,捆上送官。

    本来么,大灰以为这一次也应该和往常一样,送偷菜贼们见官的任务肯定又要落在它们兄弟头上,它昂首挺胸,一脸骄傲和不屑,低下头正要咬起绳子的时候,只听赵小禾道:

    “大福二福大黑,你们三个跟我一起去。”

    啥?

    大灰仿佛产生了幻听,张着嘴,一脸懵的看向赵小禾。

    大福二福:“吼?”

    大黑蛇的豆豆眼闪了闪,趁着狼和熊还在疑惑,非常自觉的爬到瑟瑟发抖的偷菜贼的面前,试图用尾巴卷起绳子的一端。

    但是它尾巴粗,绳子细,无论如何也卷不起来。

    大黑蛇啪的一尾巴抽打在地面上,生气了。

    不过这一尾巴的响动也叫大灰和两只狗熊回了神,两只狗熊第一次被允许跟着出门,乐颠颠的一前一后抓住绳子的两头,把偷菜贼们围在当中。

    赵小禾又吩咐:“兵器都带上,证物。”

    小辰子几个连忙用粗布和绳索把兵器包上,大黑蛇连忙凑过来,示意给它困上,它来背!

    而还在昏迷当中的佘老板被狗熊抗在肩上。

    就这样,赵小禾和泰兴楼的伙计驾车,狗熊们押着偷菜贼,大黑蛇背着兵器,一行人……以及猛兽们浩浩荡荡的往城里去。

    大猫和大灰狼们留下看家。

    赵小禾一走,大猫转头跑去打理自己的小药园子,小熊追着一块去。这些日子大猫和小熊混的熟了,时常带着大概是孤单了的小熊一起玩,这次依然没赶它,任由它跟着自己。

    剩下的一只狗熊趴在笼子里睡的昏天黑地,连自家熊孩子跑了都不知道。

    大灰看着狼小弟们放鸡放猪无聊极了,看着看着,总觉得哪里不对,站起来狐疑的观察在菜地里草丛里跑来跑去找小虫子吃的鸡,过了好久,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

    多了一群小黄鸡!

    紧跟着一脑袋问号,哪儿来的小黄鸡呀?

    大公鸡昂首挺胸,雄赳赳气昂昂的喔喔喔叫着从大灰面前走过去。

    大灰:“……”

    不知道为啥,就是觉得特别不爽。

    叮叮当当,咣当咣当。

    天色尚早,可值守城门的士兵却已经在城门站了一个时辰没休息过了。

    辰正时分,太阳已高高升起,位于城内门背阴处的士兵尚且还能感受到几分未退的清凉,但城门外站岗的士兵已经直接暴露在太阳底下,被阳光晒的身上起了一层薄汗。

    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了一阵金属叮当哐当碰撞的声音,原本不紧不慢排队进程的百姓由远到近,要么惊慌失措的四处躲避,要么面色惊恐的拔腿往城里冲。

    士兵们吓了一跳,精神一振,大声喝道:“不得奔跑!步行出入城哇——!”

    小伙子大叫一声,竖起长矛蹭的后退一大步,又“啊”的一声惨叫,原来是撞到城墙上磕后脑勺了。

    背着一个大包袱,大包袱里都是兵器的大黑蛇在城门外停下,竖起大脑袋豆豆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用长矛指着它的士兵们。

    士兵:“这蛇……”

    怎么还背着个包袱?家养的?不可能吧!

    “救命啊官爷!快救救我等!”佘老板在路上醒来,发现自己被一头熊抗在肩膀上,同他一起来偷菜的盗贼们被一条绳子绑着,一边还有一条粗大的黑色蟒蛇,吓得肝胆俱裂,当场就吓尿了。

    背着他的二福气坏了,差点没把他扔了,虽然被赵小禾拦住,没对佘老板怎么样,却无论如何都不肯再抗他了。

    于是佘老板也成了盗贼串串中的一员,被大福二福一前一后看着一直走到城外。

    总算是见到人,佘老板便哭爹喊娘的求救起来,浑然忘记了自己干了什么才会落到如此境地。

    士兵们循声望去,另一个朗润温和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朵里:“抱歉,打扰一下。”他们刚扭过头,立刻感觉到一片阴影笼罩下来,抬起头,看到两只黑乎乎的庞然大物时,整个都僵硬了。

    “熊、熊说说说——”士兵们内心在狂吼。

    妖怪啊啊啊啊!

    “我在这里。”被他们当成熊说话的声音有点尴尬的提醒。

    士兵们视线下移,又左移,这才看到站在两只熊旁边的年轻郎君。

    赵小禾干笑:“这条蛇和这两头熊都是家养的,已经被驯服不会伤人,你们不用紧张。”她言简意赅的说明来意,“我是城郊南山脚下庄子的主人,我姓赵,来城里报案的,请问可以放我们进去吗?”

    士兵们听到她的介绍,脸上惊惧戒备的表情转变成了吃惊和疑惑,再看了眼的确没有任何危险举动,十分安静的熊和蛇,恍然:“姓赵?郎君莫非是赵道长?”

    赵小禾道:“我从前是个道士,不过已经还俗了,至于是不是各位口中的赵道长——”

    “那就没错了!”士兵面露喜色,虽然偶尔瞥到狗熊和大黑蛇表情还是有些僵硬,却不怎么害怕了,对赵小禾的态度明显客气尊重了许多,热心的问道,“道长报什么案?”说着,士兵们的视线往被绑着的一串人看去。

    “说来话长。”赵小禾见到许多人都在等着进城或者出城,很可能是碍于他们挡住了路,不敢进出,便对士兵道,“这些人持兵器夜闯私宅,被我的看守抓住,我正要送他们去见官,能否劳烦放行?”她笑着示意城门两头战战兢兢的百姓,“不好在这里继续吓人。”

    士兵忙道:“道长请进!待我去报告上峰。”

    赵小禾等人被士兵引着进城,在城门旁的空地上等着,泰兴楼的伙计也把马车停在了路边,赵小禾叫他先走:“别耽搁了酒楼的生意。”

    伙计犹豫:“可是你这边……”

    “不要紧,我处理完了就去找你们掌柜。”

    伙计这才不太放心的驾车离开。

    没一会儿,便有一位将军从城楼上下来,眼睛里透着新奇和陌生的打量了一眼赵小禾,但目光并未在赵小禾身上停留太久,扫了眼旁边的动物和惨兮兮的佘老板等人,对赵小禾抱了抱拳:“我乃城门校尉董炼,道长是要报什么案?”

    “冤枉啊将军——”佘老板见势不妙,连忙扯着嗓子嚎起来。

    城门校尉冷喝一声:“住嘴,没问你!”

    余老板一僵,到底惧怕这些高大威武的武官,满脸丧气的闭上嘴不敢乱嚷嚷了。

    城门校尉转头对着赵小禾,神色严肃:“道长请讲。”

    赵小禾就喜欢这种说话办事爽利的,她组织了下语言,没说佘老板为了偷菜,毕竟她也没审讯过佘老板,不知道他为何而来很正常,只说这群人半夜带着兵器来到家门外,被守夜的大蛇发现抓住。赵小禾作为一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抓到了目的不明的匪徒理所当然的要送官办。

    没毛病。

    城门校尉也是这么认为的,除了佘老板和被抓住的那些人。

    佘老板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壮着胆子为自己辩解道:“冤枉啊将军我们真的不是去行凶的,我们是去偷菜的!”

    众人:“……”

    你特么当我们傻呀?

    一伙人带着兵器辛辛苦苦的在城郊埋伏到半夜所有人睡着,就为了偷菜?鬼才信啊!

    赵小禾一本正经的摇摇头,假装自言自语:“这借口太拙劣了些。”

    城门校尉大怒,这些匪类莫不是把他当蠢蛋?大手一挥:“来人,抓起来,丢到大牢里给老子好好审问!”

    佘老板欲哭无泪的喊冤枉,大叫着“我们真的是去偷菜的”,就连不知前因后果的围观百姓听到了也是一脸鄙夷:谁信谁傻。

    赵小禾努力绷着脸,深藏功与名。

    大黑蛇豆豆眼闪了闪:噫,主人好坏。

    两只大狗熊一脸“主人你都瞎说了什么”的晕乎表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神农(种田+系统)相邻的书:[综漫]心跳指令男主他疯了[快穿]庶子权臣进击的男神穿越之五行系统系统穿越万界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