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其他国家的反应

【书名: 大神农(种田+系统) 第72章 其他国家的反应 作者:李煦之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红楼之公主无双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大齐和南梁西南交接处有两个村庄, 一个叫秀山村,位于大齐境内, 一个叫马王庄,位于南梁境内。

    两村相邻,中间只隔着一块大齐和南梁的界碑。

    两个村子的村民本来就因为种种原因关系不好,近年来更是由于田地的问题争执不休, 以至于两个村子关系更加恶化。

    有一条河恰好穿过两国边境,河道蜿蜒,一部分在秀山村的地盘上,另一部分在马王庄的地盘上, 两个村子平时无论日常用水还是浇灌农田都靠这条河。

    就在一个月之前,因为长时间不下雨河水流量减少,村民们用水吃紧,加上两个村子矛盾重重, 所以多次因为用水问题而起争端,一度闹到了两地各自的县令处。

    南梁地处西南,气候温暖湿润,粮食产量比较高, 是其他国家都比不上的。加上近年来南梁一直风调雨顺,没有战事, 靠着上一任老皇帝休养生息的政策, 南梁百姓安居乐业日子整体上是比较富庶的。

    南梁老皇帝在的时候一直与大齐交好, 直到两国的老皇帝故去后, 新帝登基, 局面才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

    大齐这边泰安帝倒是想继续延续两国的友好邦交,可南梁帝是个野心勃勃又自视甚高的家伙,不甘心偏安一隅,眼馋大齐那更加广袤的国土。他没蠢到直接发动战争,而是一边维持着表面的和平往来,却趁着大齐风雨飘摇之际搞了不少的小动作。

    南梁帝打的是趁火打劫的主意,可他没想到泰安帝居然挺了过来。南梁帝虽然野心勃勃,可他却不想当出头鸟,否则他这边和大齐打起来,别的国家趁机渔翁得利,不是让这些对手们白占了大便宜吗?

    南梁帝表面上看着似乎又安分下来,其实暗地里一直在等待时机对大齐出手。

    南梁帝对大齐的策略和态度自然而然的影响到了底下的官员,而官员们的态度又影响到了更多的平民百姓。这种态度通两国官方以及民间的往来传递到了大齐,两国百姓互相看不顺眼也变得理所当然了。

    那么当大齐的县令去找南梁的县令交涉时会得到怎样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马王庄有县令明目张胆的偏袒,行事越来越过分,几日之前甚至为了浇地蛮横的把流淌至大齐的一段河流的上游截断,害的秀山村大半日都没水用。

    秀山村的村民们气的眼睛发红,年轻人甚至抄起家伙想去找马王庄的人打上一架,最终老人们怕闹起两国纷争把人都拦了下来,但这口气却一直憋在所有人心里,使得秀山村数日笼罩一种压抑的氛围中,连孩子的嬉闹声几乎都听不见了。

    村长的女儿百花喂饱了耕牛和鸡鸭,拎着水桶到村头的井里打水。

    这几天村民们去河边打水都结伴而行,避免落单,如果只有一两个人,用的水又不多,那么就直接到村头的那口老井中取水用。

    百花提着木桶到了井边,把木桶挂在井绳上缓缓地放下去,直到长长的井绳快到了末端才感觉木桶碰到了水面。

    百花脸上带着忧愁的神色,自言自语道:“井水又深了。”打上来的水也是浑浊的,拿回去不能直接用,还得沉淀一段时间。

    叹了口气,百花拎着水桶往回走。

    就是在这时候,忽然一阵大风平地起,阴影笼罩下来,天昏地暗,不等百花回神搞明白发生了什么,噼里啪啦一阵急雨从天而落。

    百花傻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狂喜道:“下雨了?!下雨了!下雨了!”她高兴的踢翻了水桶都不顾,提起裙子飞快的跑回家。

    留在家里没下地干活的村民纷纷从家中走出来,发现不是他们妄想,而是真的下雨了,没有不激动的,比起百花的反应有过之而无不及。

    百花回到家中,快速的披上蓑衣戴上斗笠,拿着把伞便冲出家门。

    她爹还在地里头干活没回来呢!

    百花远远便看到她爹和一群人一个个木头似的伫立在大雨中,那些人百花一眼就认了出来,有些是秀山村的,剩下的都是对面马王庄的。

    百花心里一紧,千万别出事了呀!

    她加快步伐,走得近了越来越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等等,她爹站的地方怎么亮晃晃的?再抬头往天空上一看……

    百花傻眼了。

    东边日出西边雨不奇怪,百花小时候见过不止一次,但眼前的一幕完全超出了她的理解。

    百花呆愣愣的走到齐梁两国的边界,无意识的喊了一声:“爹。”

    村长扭过头,半晌才认出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的是他闺女,也呆愣愣的喊了声:“百花,你怎么来啦?”

    百花怔怔的朝前迈了一步,热辣的阳光立刻晒在身上,雨水打在斗笠上的声音和敲击身体的感觉消失了,哗啦啦的雨声被留在了身后半步远的区域内。

    一线之隔,完全没有任何过度,好像有看不见的屏障竖直切下,把晴和雨泾渭分明的划开,一边干燥,一边湿润,落在大齐境内的雨水竟然没有一滴越过边界淌入邻国。而雨水汇入河中,大齐境内的河水水平面增高,位于南梁境内的河段仍然是先前接近干涸的模样,一条河,紧紧相接的河段,却出现了一段水位高一段水位低的奇景。

    长则三日,短则一日,最开始是与大齐相邻的国家先收到边境传来的消息,而后数日稍远一些的国家部族也得到了消息。

    如果说只有一个两个地方传来这种消息还能说是无稽之谈,是大齐故意搞出的迷魂阵障眼法,可是当这些国君们了解到其他国家的边境线也都出现了一模一样的情形,所谓一切都是大齐搞出来的说法也就站不稳脚跟了。

    尽管匪夷所思,然而众口一词,无论怎样调查盘问,从那些自称亲眼看到的百姓口中得到的都是一样的结果,就容不得这些国家的国君和大臣们不信。

    无论各国嘴上怎么说不信邪,宣称一定是大齐的阴谋,但一回到私底下立刻火急火燎的下达命令:差!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仗还打不打?打打打打个头!大军继续准备着,查清楚了再给老子打!

    这场雨带来的后续影响才刚刚开始。

    另一边,泰安帝换好衣服,和影一两人从客房走出来。

    赵小禾站在屋檐下发呆,听到声音转过头来。

    泰安帝心情很好的样子,眉眼都柔和了下来,正要说话,震天响的喷嚏声从左边传来,震的所有人脑袋一懵。

    泰安帝慢慢的转过头,看到三只湿漉漉的大狗熊和一只还算干爽的小熊正瞪着眼睛齐刷刷的看着他,刚刚打喷嚏的就是其中一只。

    赵小禾离开庄子的时候忘记交代下面的人了,所以露天席地没有窝棚的狗熊一家都淋了雨,换了衣服赵小禾才想起来,连忙把可怜巴巴淋了好久雨的狗熊们放出来到这边避雨。

    泰安帝表面看上去非常镇定,手背在身后,紧紧捏着拳头,极力忍住了立刻掉头回房间的冲动,若无其事的收回了目光。

    而同时,一条巨大的黑蛇从屋顶滚下来,正好砸在泰安帝正前方台阶下的泥水地里,抬起晕乎乎的大脑袋,和泰安帝打了个照面。

    泰安帝头皮炸起,下意识的喝道:“护——!!!”

    “咳!”影一突然把拳头放在唇边用力咳嗽,“陛下,是条蛇啊,看起来像是家养的护卫蛇。”

    泰安帝硬生生把护驾的驾给咽了回去,浑身僵硬的点点头:“嗯。”

    赵小禾对于“护卫蛇”这个名词有点懵,不过看到泰安帝镇定的样子她就放心了,没被吓到就好,她脸上露出个笑容:“陛下,你——”

    “嗷呜汪汪汪!”

    泰安帝后知后觉的看到右手边近距离挤着的一群狼,内心是崩溃的。

    怎么还有?

    灰狼们本来舒舒服服听着雨声打着盹儿,结果被喷嚏声吓醒,懵逼了一会儿后终于确定了罪魁祸首,没管中间还隔着俩人,嗷呜嗷呜的冲着狗熊一家一通乱叫,打断了赵小禾对泰安帝说的话。

    狗熊们不甘示弱的吼回去。

    赵小禾额头青筋直跳。

    大猫起身对着两头一边一声咆哮,狗熊一家看到大猫背后笑容狰狞的赵小禾,立马怂了。至于头狼,在狗熊一家偃旗息鼓后装模作样的嗷呜一声,一脸“知道怕了就好老子这次就饶了你们”的冷酷神态,在大猫和赵小禾的注视下,四肢僵硬的转过身,走进狼小弟们中间蹲坐下,一脸深沉的望着回廊外的雨幕。

    赵小禾:“……”

    这都是跟谁学的死要面子又臭不要脸的坏毛病?

    赵小禾清清嗓子,尴尬的对泰安帝笑了笑:“小家伙们太淘气,让陛下见笑了。”

    小……家伙们?

    站起来能碰到横梁的狗熊?比牛犊子还大的狼?碗口粗的蟒蛇?

    泰安帝望着赵小禾的眼神一言难尽。

    赵小禾假装没看懂,很自然的换了个话题:“老国公在另外一个客房里休息,陛下要我带路吗?”

    泰安帝已经调整好了情绪,他今日会来完全是得知赵小禾要祈福的消息心血来潮,十分想亲眼看一看她究竟是怎么做的。

    这是他第一次被情绪左右了行为,一直到现在他都觉得不可思议,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丢下正事不干就这样不管不顾的出宫了。

    但他并不后悔,大雨倾盆而下之时,他无比庆幸自己的“心血来潮”在和克己自制的比拼中占了上风,如果没有这一趟,他怎么能亲眼看到奇迹是如何降临的?

    天地间明明一片昏暗,雨中孑然而立的年轻人却仿佛被一层柔和的光芒笼罩,映在他瞳眸中,在他心中投下了一线光明。

    当他回过神来,伞已经撑到了对方的头顶,内心的感动难以言喻,那一句话便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泰安帝本来有很多话想讲给赵小禾听:不平静的心情,真挚的感激,堵在心里很多年无人可说的话,刚刚冒出来的让这个国家和百姓更好的想法和念头……随着时间的流逝,热血的平息,这少有的诉说的冲动与渴望也缓慢的沉寂下来。

    他凝视赵小禾片刻,脸上缓缓地露出一个不带任何负担的平淡笑容:“不必了,朕马上回去。”

    赵小禾惊讶:“现在吗?不等雨停了再走吗?”

    泰安帝神情居然带着几分促狭,缓缓道:“朕怕小道长骂朕闲人。”

    赵小禾:“……”

    上次她是嘴贱问过泰安帝“陛下很闲吗”,但是你堂堂一国之君,居然小心眼的记到现在真的大丈夫?

    泰安帝说要走,就真的不等雨停。

    不过他有马车坐,除了上车下车的这段路,中途也淋不到雨的。

    离开之前泰安帝盯着她的眼睛看了许久,表情极是郑重认真的说道:“朕定然不负道长一番苦心。”

    赵小禾没听懂,但总觉得要是实话实说会很煞风景,于是只能微笑以对,假装自己都明白了。

    泰安帝脸上已经不见了和赵小禾说笑时的轻松笑意,他抿着嘴,眉头微蹙,低低的说道:“请道长一定保重身体。”

    对方的态度很诚恳,一片好意赵小禾当然不会拒绝,收起笑容点头道:“我会的,陛下也是。”

    目送泰安帝的马车远去,赵小禾才撑着伞往回走,对于泰安帝的态度还是觉得很纳闷儿。

    “叮叮叮叮叮!”管家提示音狂响,“警告!警告!失败率已降至百分之八十九,仍在警戒线以上!”它开心,“降下来啦!”

    “……”

    特么的,还以为又出大事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神农(种田+系统)相邻的书:[综漫]心跳指令男主他疯了[快穿]庶子权臣进击的男神穿越之五行系统系统穿越万界诸天火影之我的哥哥卡卡西反派是个绒毛控[穿书]你怎么这么美[快穿]FateReverse[综英美]我的日常又崩了狐妖小红娘之从相思到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