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封神榜41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126章 封神榜41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山村名医丹宫之主快穿之打脸之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七零年代美滋滋     纣王和哪吒带了陆压回了殷商大营, 姜子牙焦急地等在营前。他看到纣王回来, 赶紧迎了过去。

    “陛下, 您没事吧?”

    纣王摆摆手, “放心吧!寡人无事。”他转身吩咐哪吒, “小伙子!把这个道长带进军帐, 好好打一顿再关起来。记得不要把他蒙头的布摘下来。”

    这活哪吒愿意干,他坏笑着拱手说道:“谨遵陛下旨意!”

    等哪吒走后, 姜子牙问道:“陛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哪吒带回来的这人是谁?”

    纣王说道:“这人叫陆压,他去朝歌将寡人绑到西岐。幸好你反应及时,不然寡人还不知道在西岐待多久呢!”

    姜子牙拱手说道:“陛下谬赞, 还是多亏哪吒勇猛。陛下,您被绑架了, 留在朝歌的各位师兄和道友们知道了吗?”

    纣王无奈地笑了一声, “他们应该还不知道呢!不过这事也不急, 一会儿哪吒送我回去就行了。”

    跟姜子牙聊完了,纣王掀开帘子进了军帐。哪吒正举着火尖枪冲着陆压的屁股使劲戳。他看到纣王来了, 立刻跑了过来。

    “陛下, 你跟姜师叔说完话了?”

    纣王点点头, “你先别玩了,送我回朝歌吧!我失踪了这么久, 再不回去, 大家该担心了。”

    哪吒问:“那这个人也带着吗?陛下, 这人的皮可厚呢!怎么戳都戳不动!”

    纣王低头看了陆压一眼, 为了保险起见,哪吒用混天绫把陆压绑成了一只蚯蚓。他的脑袋蒙着布,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像是一个假人。

    纣王想了想说道:“你一个人带着我们俩实在不方便,先把他关在军营里,等我回去后,让你师父他们过来看看吧!”

    话音刚落,国师局的大爷们就进了军帐。

    玉鼎真人说道:“陛下,你可让我们好找!”

    黄龙真人看到趴在地上的陆压,忍不住问:“这是谁啊?”

    纣王说:“就是他把寡人绑到西岐来的,多亏了玉鼎真人送寡人的玉坠,不然寡人还被关在姬发的银安殿里呢!”

    黄龙真人扯掉陆压头上的布,“让我看看这是谁!”

    纣王和哪吒齐声喊道:“别动!”

    黄龙真人拎着布扭过头,“什么?”

    趴在地上的陆压化作一道虹光,眨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纣王叹了口气,黄龙真人无辜地说:“我看有混天绫捆着,以为他跑不了呢!”

    赵公明嘲笑他,“你以为有什么用!我还以为你这么蠢,肯定不是十二金仙呢!”

    黄龙真人炸毛了,“你说什么?你想打架吗?”

    纣王喊了一声,“行了!都别吵了!大爷们,干点正事行吗?你们有谁认识陆压?”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谁都不说话了。

    纣王:“呵呵。”你们这群只会种菜,打麻将的人啊!

    “大家不要在这里堵着了,都回去吧!不是什么大事,那绑人的陆压以后也不敢来了。”

    众人走后,玉鼎真人又偷偷返回来了。

    纣王请他坐下,玉鼎真人问道:“那个陆压不简单,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纣王说道:“师父不来,我也要找师父说的。这陆压很擅长推算天命,他说姬发才是天下圣主,还算出伯邑考应该阳寿已尽,不该存活于世。师父,会演算的人多了,为什么只有他跟我说这些呢?您觉得天意站在哪一边?”

    玉鼎真人皱起了眉头,“姬发是圣主?这不可能啊!我敢保证,国师局没有一个人推算出这样一个结果。”

    纣王趴在玉鼎真人耳边小声问:“师父,二大爷,三大爷,还有另外几个人之间的肮脏交易,现在都有谁知道?”

    玉鼎真人在他脑袋上轻拍了一下,“你可真敢说啊!咳咳,那个肮脏的交易,阐教和截教里地位比较重要的弟子都略知一二。哎?等等,也许那个陆压推演之术极其高明,只是他不知道那个……交易,所以他推算的结果才南辕北辙。”

    纣王不信,“推演不就是摘几片叶子,摘几朵花,放在手心里晃一晃,洒下来就行了吗?他难道不是在推演的时候就发现了那个……交易?”

    玉鼎真人摇头叹道:“不懂就别瞎说,推演就像是算术,你少了一个数,能算出正确的结果吗?况且各位圣人出手,难道还不足以改变天意?”

    他又问:“那咱们算不算是逆天改命,会不会遭天谴?”

    玉鼎真人摇头,“没那么严重。天意是让众仙封神,怎么封的,封的是谁,天意才不管那么多。只要封神之事了结,别的东西差不离就行了。”

    纣王又问:“师父,难道没有命中注定这回事吗?”

    “命中注定是有的,不过与其说是注定,不如说是选择。就好比赵公明等人,如果他们拼了命也要跟你作对,那他们的魂魄只怕就上了封神榜了。当然,除了选择,机遇也很重要,如果没有遇见你,他们也早就死了。”

    纣王懵懵懂懂地点点头,他还是不太懂。

    玉鼎真人笑了笑,“听不懂就不听了,你抓紧时间好好悟道,将来会有用的。”

    纣王认真的答应了,玉鼎真人拍拍他的肩膀离开了。

    在边关住了一夜,也不知道是夜里冻着了,还是怎么回事,第二天早上,纣王全身发起热来。

    这个年代缺医少药的,纣王赶紧把自己捂在了厚棉被里,又让士兵烧了热水过来。

    哪吒端着早膳过来看他,“陛下,听说你病了,我特意跟师父讨了药来。我师父的药都可灵了,保准你吃完了病就好了。”

    纣王就着热水把药吃了,哪吒趴在他身边看了一会儿,“咦?陛下,你怎么还没退烧?”

    “那么大一颗丸药刚咽到嗓子眼,病痛哪有那么快就好了的?”

    哪吒皱眉,“不对,一定是哪里出错了,我去找师父!”

    哪吒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纣王叹了口气,继续窝在被子里捂汗。

    过了一会儿,太乙真人和哪吒又来了。

    纣王笑道:“真人别听哪吒大惊小怪的,吃药也没有好的那么快的。”

    太乙真人的表情却并不轻松,他坐在床边仔细观察着纣王的脸色,最后面色凝重地对哪吒说:“去将你的各位师伯和师叔请来。”

    哪吒领命去了,纣王小心翼翼地问:“真人,我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吧?”

    太乙真人摇摇头,“陛下多虑了,只是药不对症而已。”

    不大一会儿,十二金仙都来了,他们像是专家会诊一样,轮番给纣王诊病。

    纣王看他们聚在一起嘁嘁喳喳,忍不住问道:“各位道长,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啊?”

    太乙真人面容严峻地说道:“陛下,你可能是染上了痘疹。”

    纣王懵了,他挠挠脖子,“好端端的,我怎么会染上痘疹呢?”

    太乙真人摇头,“这个还要再查。陛下,你的身上可能会麻痒难耐,你千万不要抓挠。”

    纣王点点头,“我知道了,多谢真人提醒。”

    想到痘疹可能会传染,纣王立刻不淡定了。这里是军营,所有人同吃同住,如果痘疹传染,那军营里的将士全部都要遭殃。

    纣王问:“诸位,假如我这病症传染,你们会染上病吗?”

    “我等修为精深自然没事,只是像哪吒他们这些小辈可能就危险了。”

    纣王立刻说道:“劳烦诸位替我传个话,凡是跟我有过接触的人立刻关起来,不要让他们再接触别人。还有营地里的士兵要大扫除,把不干净的地方全部清理掉。最后,所有入口的东西必须煮沸煮熟,餐具也要分开,不能混着使。”

    十二金仙都明白他的顾虑,他们离开军帐,把纣王交代的事给吩咐下去。

    过了一会儿,赵公明、三霄、十天君和四圣过来看望纣王。金光圣母还是一如既往地犀利,“脸上起了小红疙瘩,看着越发丑了。”

    纣王有气无力地点点头,“对不起……伤了娘娘的眼。”

    大家都安慰纣王,“一点小病,过几天就好了。”

    只有四圣脸上有些担忧的神色。王魔说:“陛下,你染上这病症只怕不是偶然,而是有人要害你。”

    纣王挑眉,“王道长如何知道?”

    “我们四个认得一个道友,名叫吕岳。他心高气傲,自认截教门下,教主第一,他就是第二。他极擅长散播瘟疫,我看陛下这痘疹,可能就是他的手笔。”

    纣王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散播瘟疫的速度有多快?”

    王魔摇了摇头,“陛下虽然将接触过你的人都关了起来,但是用不了多久,整个军营的士兵都会发烧,出痘,然后死去。说白了,如果是吕岳出手,这片军营里没人能活着。”

    纣王掀开被子,套上了衣服。

    “烦劳各位陪我走一趟,我要找那个吕岳要解药!”

    纣王蒙着脸,猫着腰,一点一点地往前蹭。

    碧霄颇为嫌弃地说:“让你别跟来,你非不听!你走的这么慢,过来就是添乱的!”

    纣王羞的脸通红,幸好他蒙着脸被布料挡住了。他强撑着说:“碧霄娘娘,我是咱们这些人里的智慧担当。”

    碧霄不耐烦地抓起他的领子,“还是我带你走吧!等你找到吕岳,只怕你的尸体都要凉了!”

    十二金仙和截教门人分成几组在姬发的宫城里找人,纣王正好和碧霄分到了一组。两人在宫城里四处走着,不多时,天空出现一道金光。

    碧霄拎着纣王便往那边去了,“看来他们找到吕岳了。”

    又是上次的银安殿,这回住在大殿里面的是吕岳和他的四个徒弟。

    其他人已经都到了,赵公明堵在吕岳前面说道:“师弟,麻烦你把解药拿出来。”

    吕岳冷哼一声,“师兄,你可越混越能耐了,居然和阐教门人混在一起。你也不怕教主知道了伤心!”

    赵公明淡淡地说:“教主知道这件事,况且我和谁走得近轮不到师弟来管。快点把解药拿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吕岳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师兄不必逼我,我没解药,我的几个徒弟也没有解药。”

    云霄拿出金蛟剪,“师弟,我们是同门,你一定要撕破脸吗?”

    吕岳叹了一声,“你们人多势众,我打不过,只能认栽。不过师姐也别吓唬我,金蛟剪确实厉害,但是我已经在城外摆下了瘟癀阵。你们放我们师徒离开则还罢了,若是不肯,那殷商的士兵和将领都要给我们陪葬!”

    王魔劝道:“师兄,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何苦欠下这么多因果?你回洞府做你的逍遥神仙不好吗?”

    吕岳骂道:“王魔,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你当时不也帮着姬发攻打殷商了吗?你还打伤了闻仲,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吗?”

    纣王听了半天实在听不下去了,他现在发着烧,身上的痘痘又涨又痒,实在没心情跟这耗着。他走到吕岳面前问道:“吕道长,你就是不肯救人是不是?”

    “对!你们有本事就把我杀了,反正杀了我,这瘟疫还是会继续蔓延。”

    纣王冲着他大声咳嗽两声,“那好吧!我只要做完一件事,我就放你们师徒离开。”

    “你要做什么?”吕岳问。

    纣王捧着吕岳的脸,使劲冲他喷口水,“放你离开前,我一定要让你染上病!噗噗噗噗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