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封神榜40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125章 封神榜40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丹宫之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死亡万花筒     纣王被扣进麻袋里, 全身上下动弹不得,只有嘴巴还能说话。

    “大哥!你为什么要抓我?”

    “大哥!你怎么不吱声?”

    “大哥!你想吃丸子也不需要用这么暴力的办法啊!”

    “大哥,你……”

    红衣道人刷地一下把袋子扯掉,“闭嘴!”

    纣王眨巴眨巴眼睛听话的闭上了嘴。

    好不容易从麻袋里出来了, 纣王仔细打量着周围环境。这里是个繁华的城池, 街上人来人往,但是街上并没有什么人声。大家都很安静, 脸上的神情都很麻木。

    纣王问那红衣道人, “道长如何称呼?”

    “你不必知道!”

    纣王又问:“道长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红衣道人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纣王,“我还有很多事情不甚明了,我要带你去见姬发。”

    说完了这句话, 红衣道人继续往前走。纣王皱皱眉, 他觉得自己跑不掉, 于是快走了两步跟上了那个道长。

    有这红衣道长带着,两人轻轻松松地进了西岐宫城。

    宫内有侍卫通报, 姬发亲自出来迎接那位红衣道长。

    “道长辛苦,请进去休息。”

    姬发看到了纣王,他刚想说话, 纣王就笑道:“罢了, 免礼平身吧!”说完也不去看姬发,直接进了大殿, 坐在了主位。

    姬发进殿后, 看到纣王坐在上首, 脸色立刻就变了。他身边的内侍喊道:“大胆!快下来!那岂是你坐的地方。”

    纣王冷哼一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大胆刁奴,按例当诛!”

    内侍还要说话,姬发拦住了他,“退下吧!”

    纣王后背挺直,气势威严地坐在那里,好像这里是他的寿仙宫一样。

    纣王问红衣道人,“道长,你说你还有许多事不甚明了,需要寡人见了姬发才能明白。现在……道长可看得分明了吗?”

    那道长的右手一直掩在袖中不听掐算,他皱着眉慢慢摇摇头,“我竟算不出你们俩谁是天下之主。”

    纣王笑了,“道长这话说得可笑,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寡人一直都是天下之主,这一点是不会变的。”他看着姬发笑着说,“至于姬发公子,他一直都是西岐的二公子,只是二公子而已,怎么可能是天下之主呢?”

    姬发脸色铁青,他咬牙说道:“纣王,寡人继位名正言顺,寡人现在是武王!”

    纣王冷笑:“二公子,你不要忘了自己的王位是怎么来的。你弑父杀兄,谋朝篡位,自封武王。寡人乃是天子,没有经过寡人封赏的西伯侯就是乱臣贼子!”

    姬发怒道:“你这是诬陷!寡人的王位来得名正言顺!我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亲自下的旨!”

    纣王笑了一声,“你愿意这么自欺欺人,寡人也没有办法。只是你每晚睡前好好想想你的老父亲,再想想你远在朝歌的亲哥哥,看看自己还睡不睡得着。”

    姬昌死前不许姬发攻打朝歌,不然泉下有知,死不瞑目。姬发还派人杀过伯邑考,所以一听纣王的话,姬发心里先慌了。

    那红衣道长面有所思,纣王对他说道:“道长,谁是天下之主你可看明白了?若是看明白了,咱们就回朝歌吧!”

    姬发拦在红衣道长身前,“道长,您可是答应过国师和寡人,要把纣王带来,交给我们处置!”

    红衣道长皱眉,“我只说过把纣王带来,并没答应随你处置。”

    纣王得意地笑了,“姬发二公子,看来你有些自作多情了呢!寡人还有许多公务要处理,二公子,咱们后会有期。”

    红衣道长又把纣王拦住,“我还没把事情搞清楚,你还不能走。”

    纣王快要被气死,这人怎么跟木头似的,他到底想干嘛!

    道长对姬发说道:“请陛下给我准备一个清净的地方住,我有些事情要好好想想。”

    这种能人异士姬发得罪不起,他立刻殷勤地说道:“道长的住处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银安殿。”

    道长点点头,“多谢陛下,我先把纣王带走了。”说完径自带着纣王离开了。

    进了银安殿,纣王直接霸占了主位,他对殿中的内侍说道:“寡人饿了,去准备膳食。”

    内侍冷哼一声,并不听纣王的话,红衣道人说道:“去准备午膳吧!”

    内侍不服气地瞪了纣王一点,冲着红衣道人行了一礼,退出了宫殿。

    红衣道长刚刚坐下就掏出龟壳,他看着龟壳上面的纹路不断掐算着,纣王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趣就四处溜达起来。

    银安殿不算太大,伺候的人却不少,纣王在殿内转了一圈,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监视着。

    纣王坐在红衣道长身边,按住了龟壳,“道长,你到底是谁?到底为何抓寡人过来?”

    红衣道长想了想,把殿内的内侍都赶了出去。

    “吾乃陆压散人,你应该没听说过。”

    纣王笑了,“原来是陆压散人,寡人还真的知道一点您的事。寡人觉得,您是哪里有好处往哪边走。这明眼人都看得出,天意在寡人这边,您怎么非要帮助姬发呢?”

    陆压皱眉说道:“我正是要顺应天意才来到西岐!只是……来到西岐后,我发现事情很不对劲。按理说,凤鸣岐山,周室当兴。可是,为什么姜子牙还在殷商,没有投奔西岐呢?还有伯邑考,按理说他寿元已尽,为何他还活得好好的?”

    纣王挑挑眉,“道长,您师承何处?拜在哪个门下?”

    陆压垂下头,把龟壳塞进袖中,“这不是你该问的。”

    纣王叹了口气,双手环胸靠在柱子上,“好吧!寡人不问您的来历,我们今日只谈天命。看您一直在掐算,想来您很擅长顺应天意,探究命理吧!”

    陆压点头,“正是,我很擅长,这也是我的爱好!”

    纣王又说道:“按照天意来说,寡人应该是无道昏君,姬发是西岐圣主。可是现实并不是这样的,你为什么不能顺应现实呢?”

    陆压皱眉思索了一番,“天命不会错的!只有顺应天意才能天地之间来去自如。”

    纣王根本不懂什么天命,跟陆压说也说不明白。他耸了耸肩膀,“那您继续忙吧!寡人饿了,让人摆膳吧!”

    内侍们摆上午膳,陆压便让他们下去了,他可不喜欢让别人围观他吃饭。午膳的菜肴很精致,只是味道实在一般。陆压和纣王随便尝了两口就不吃了。

    陆压叹道:“要是还能吃上炸丸子就好了。”

    纣王想了想,“道长,你去把食材准备好,寡人来给你做。”

    “在哪里做?”

    纣王笑道:“当然是在这里做啊!”

    陆压有些犹豫,“武王已经准备好了饭菜,我们再偷偷准备饭食,这样做太没礼貌了。”

    纣王一脚把菜盘子蹬到了桌子底下,“他来抢老子的江山,老子还跟他讲什么礼貌!快去挖野菜,我不想吃姬发准备的猪食。”

    陆压也嫌弃饭菜味道不好,想了一下,他的身影化作一道长虹飞出了宫殿。

    趁着殿里没人,纣王快速脱掉外袍,把里衣下摆撕了下来。屋内没有笔墨,纣王咬破手指在上面写道:寡人被陆压抓到西岐城内银安殿,姜部长速来救我!

    他把布叠成小块,用一根细一点的布条捆好。他从腰间摘下一块雕着大雁的玉佩,玉佩闪了两下,大雁从玉佩中间飞了出来,它叼着布条,飞到屋顶。这玉佩是玉鼎真人送给他的小玩意儿,用来送信非常方便。

    纣王深吸两口气,顺着柱子爬到横梁上弄掉一块瓦片。小巧的玉质大雁钻出屋顶往东飞去。

    把瓦片恢复原位,纣王顺着柱子爬下来。他把身上的灰拍掉,把外袍穿好。

    门外的内侍估计午膳差不多用完了,于是敲了敲门问道:“道长,您用完膳了吗?要不要收拾碗筷?”

    纣王懒洋洋地喊了一声,“进来收拾吧!”

    内侍进来一看,殿内只有纣王一个人,他问道:“道长去哪里了?”

    纣王躺在软榻上冷笑,“他又不是寡人的儿子,谁管他去哪儿了?”

    内侍冲着纣王哼了一声,“不过是被俘的昏君,你别得意!”

    纣王不理会内侍的挑衅,宫人们收拾了残羹剩饭就出去了。内侍又特意派了几个人,进屋看着纣王。

    纣王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过了一会儿,陆压回来了。他看到屋内有人就把他们都赶出去了,“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不要随意进殿。”

    刚刚讥讽纣王的内侍在门外皱了皱眉,他趴在门缝,竖起耳朵听着门内的动静。

    “东西弄来了吗?”纣王问。

    “都弄来了,你看还差什么?”

    纣王翻看了一遍,“该有的都有了,你做的很好。没有被姬发的人发现吧?”

    “他们怎么可能发现?”

    内侍听了他们的对话,心中一凛。糟了,这道人估计和纣王是一伙儿的。他们来到西岐就是为了找东西的。

    内侍怕耽误了姬发的正事,急急忙忙地跑去禀告姬发,这个新来的道长跟纣王是一伙儿的!

    宫殿里,纣王指示陆压切菜剁肉,自己在一边叉腰看着。

    切好了菜和肉,纣王往里面倒面粉,倒调料。陆压却突然沉声说道:“武王来了。”他把东西都收拾起来,姬发带着人气势汹汹地冲进殿里。

    “道长!你刚刚拿了什么?请你立刻交出来!”

    陆压皱眉,“我知道这么做不太礼貌,但你也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就大动肝火。”

    姬发气极反笑,“小事?寡人自认待你不薄,你却和昏君合起伙来骗寡人!”

    陆压叹了一声,把肉馅和面粉之类的东西又拿了出来。

    “武王陛下,你们的午膳实在太难吃,我吃不下,纣王也吃不下,所以我们俩商量着自己弄点东西吃。我去弄些食材,纣王做菜。”

    姬发冷笑,“纣王从小锦衣玉食,他会做菜?道长可真会开玩笑!”

    纣王长叹了一声,“道长,既然已经被发现了,你还弄出这么假的借口,实在是不够坦荡。姬发,我们俩确实是串通好了,既然被你发现,寡人也没什么不好承认。毕竟窃国者是你,不是寡人!”

    这回陆压明白了,他被纣王给坑了。他也知道无论他怎么解释,姬发也不会相信他了。

    姬发挥挥手,“来人!将纣王和这妖道杀了!”

    正在此时,哪吒手持火尖枪从天而降,“谁敢伤我家大王!”

    哪吒护在纣王身前,他问道:“陛下,您不是发的求救信号吗?这位道长跟咱们是一伙儿的吗?”

    纣王拍拍哪吒的肩膀,“他跟我们不是一伙的,他只是想再吃一顿炸丸子而已。不必管他,我们走。”

    哪吒银枪一挑,银安殿铺地的青石都翻了出来,把姬发和他的护卫砸倒一片。陆压想到自己得罪了纣王,现在又失去了武王的信任,留在这里也是无趣,于是他趁乱往殿外走去。

    纣王眼疾手快,他抽出怀里的布,一下子就盖在了陆压身上。哪吒摘下乾坤圈,一圈把他打倒在地。

    纣王冲哪吒竖起大拇指,哪吒挑眉一笑,把布打成死结。他用枪尖挑起陆压,拉着纣王一路土遁回了军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