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封神榜37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122章 封神榜37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山村名医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纣王拿着药油搓着小腿, 国师局的种地活动给各位道长提供了春游的机会, 也给西边和北边提供了数目可观的军粮。算来算去, 只有纣王最可怜,天天下地干活, 手都磨出泡了,腿也累肿了。再对比一下劳动成果,人家一天最少能收一茬粮食, 纣王种下的种子才刚刚发芽……

    “陛下!陛下!”哪吒风风火火地闯进了纣王的寝殿。

    纣王训斥道:“伯邑考是怎么教你的,这么快就忘了?进别人屋子前先敲门!”

    哪吒撇撇嘴,“陛下,咱们这么深的交情,哪有那么多的讲究啊?这次我闯你的寝殿, 下次你来闯我的卧房!”

    纣王满脸嫌弃, “我闯你的卧房做什么?看你换衣服露出小鸡鸡吗?我是陛下, 是大王!你闯我寝殿有损于我的威严!”

    哪吒走过来坐在他身边敷衍地说道:“知道了, 知道了,下次我会敲门的!”

    纣王把裤腿放下来,把药油瓶子盖好。“我看战报上说, 你们已经去攻打西岐城了, 你不在那边守着,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哪吒说道:“自从陛下把赵公明和十天君带走, 姜师叔就带着我们把西岐大军赶回了西岐城内。本来一切都很顺利, 但是最近出了一件怪事, 我们军中的好多士兵和将领都无故失踪了。”

    “失踪?”

    哪吒点头, “是!最开始的时候是几个普通士兵,姜师叔还以为他们是当了逃兵,特意派人严查呢!再后来,每天夜里都有一个将领离奇失踪。姜师叔怎么查都没查到原因,只能嘱咐大家夜里不要落单。结果就在昨晚,同住在军帐里的三个人全都不见了!”

    纣王:“……怎么听着那么像鬼故事呢?”

    哪吒嚣张地说:“怎么可能是鬼?哪个鬼见了小爷不得退避三舍?”

    “也对,你是鬼见愁嘛!”

    哪吒非常肯定地说:“所以,我推断,一定是西岐请来了什么能人异士,把咱们军营里的人给偷走了!”

    “偷人?”什么能人异士会去偷人?纣王问道:“姜部长是怎么想的?”

    哪吒说道:“姜师叔也觉得是西岐搞的鬼,只是手中没有把柄,没法找西岐算账!”

    纣王点点头,“我知道了。走吧!去找你杨师兄,我们一起去军营里看看。”

    此时,杨戬正跟在师父身边鞍前马后。

    十二金仙的辈分和能力都摆在那里,结果来到朝歌,居然让一个小辈当了国师局局长!换个局长当然是不可能的了,杨戬想退位让贤,纣王也不肯啊!十二金仙也没脾气了,谁让元始天尊把他们撵到朝歌了呢!只能忍了!

    玉鼎真人也是十二金仙之一,他的心情就更复杂一些。听到师兄弟夸杨戬能干,他当然是骄傲的,我的徒弟自然是比你们的徒弟强。

    可有的时候他心里又有点不忿,他心里的想法类似于:你个臭小子,居然敢爬到师父头上来,看我怎么折腾你!

    于是玉鼎真人时不时地叫杨戬过来陪着他,让他捏捏肩膀,或者帮着种地,反正不能让他悠闲地去找纣王谈情说爱。

    纣王和哪吒过去的时候,杨戬又在给玉鼎真人捏肩膀。

    哪吒跑过去给玉鼎真人行礼,“师叔好。”

    玉鼎真人点点头,“哪吒回来啦!”

    纣王也给玉鼎真人行礼,“真人。”

    玉鼎真人问:“出什么事了吗?”

    哪吒把军营里总是有人失踪的事又讲了一遍,玉鼎真人听了点点头,“原来是这样,走吧!我也跟你们去看看。”

    几人借着土遁到了军营,正巧赶上西岐有人出城挑衅。

    姜子牙和邓九公出城迎战,纣王看了半天都没找到西岐的主将。他撞撞杨戬的肩膀小声问道:“西岐的主将呢?我怎么没看到啊?”

    杨戬笑了,“这也怪不得你,西岐主将太矮了。”他指了指西岐大军中间偏左的一个位置,“看到了吗?在那呢!”

    杨戬一指,纣王这才看见。那主将身材矮小,身上衣服的颜色与马匹的颜色相近,所以纣王没看见。

    那主将拍马上前喊道:“殷商的邓九公出来答话!”

    邓九公拍马上前,“你是什么人?竟敢如此猖狂!”

    “我是西岐武王麾下威猛将军土行孙是也!邓九公,我劝你早早投降我主!你们军中的将士为何连连失踪,因为他们都是识时务的俊杰,早已经归顺了武王。你不要执迷不悟,最后落得个凄惨下场!”

    邓九公大怒,“姬发小儿乃是乱臣贼子,他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也敢自称武王?他杀兄篡位,大逆不道,猪狗不如!我看你还是速速退回去,好好劝劝他,让他早日投降,不然我们殷商大军一定要踏平西岐,让西岐化为死地!”

    土行孙摇头叹息,“老头,既然你执迷不悟,你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拎着一根铁棍冲邓九公砸了下来,邓九公抬起□□架住土行孙的铁棍。土行孙身材矮小,动作利落得很。他窜到马腹下面,照着邓九公的腿上打了两棍。邓九公收枪打他,他又钻到地底从邓九公后面钻出,照着邓九公的后背打了一棒。

    土行孙这边窜一下,那边又钻出来,邓九公前后左右,来回动作,可惜不但抓不到土行孙,反而被他打了好几棍。

    土行孙戏耍够了,冲着邓九公扔出一条金晃晃的绳子。那绳子扭动几下,把邓九公捆了个结结实实。土行孙重新上马,抓着邓九公就往回跑。

    邓九公的女儿邓婵玉看见父亲被抓心急如焚,她骑着快马追赶过去,“站住!放我父亲下来!”

    土行孙回头一看,来追他的居然是个漂亮姑娘!

    如果来追的是个大老爷们儿,他绝对不会停下,但是漂亮姑娘来追,那待遇就不一样了。

    土行孙调转马头,冲着邓婵玉笑道:“这位小姐该怎么称呼?”

    邓婵玉冷着一张俏脸,“废话少说,快放了我父亲!”

    土行孙认真地摇摇头,“邓小姐,你是闺阁中的柔弱小姐,我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我不想打你,你还是回去吧!”

    邓婵玉骂道:“无耻之徒!吃我一刀!”

    说完邓婵玉拎着大刀向土行孙砍过去,土行孙身手灵活,邓婵玉怎么也砍不到他。

    邓婵玉累的气喘吁吁,勒着马头转身败走,土行孙嬉皮笑脸地追了过去,“邓小姐,咱们再过几招好不好?”

    邓婵玉见他追了过来,嘴角挂起一丝冷笑。她抽冷子冲土行孙扔出一块五彩石头,土行孙没有防备,一下子被石头打在脸上,从马上摔了下去。

    杨戬和哪吒看邓婵玉得手了,连忙飞了过去,一个救起捆在马上的邓九公,一个去抓摔在地上的土行孙。

    土行孙被那块石头打得满脸青紫,他捂着脸颊,看到杨戬和哪吒过来了,叹了一声钻进了土里,一下子就消失不见。

    这一次两军交手,算是不输不赢,打成了平手。

    邓婵玉扶着邓九公回营,她抽出腰间的大刀,想弄断绳子给父亲松绑。

    杨戬拦住了她,“别动!这是捆仙绳,用刀剑是割不断的,反而会让绳子勒进肉里。”

    邓婵玉对杨戬行了一礼,“多谢杨局长提醒,您可有办法解开这捆仙绳?”

    杨戬摇了摇头,“我也解不开这绳子,邓将军且等一等,我去请了能解绳子的人过来。”

    邓九公算是因公受伤,纣王来了自然要去慰问一番。进了帐篷里,邓九公和邓婵玉行礼,纣王好生安慰了他们几句。

    慰问完了邓九公,纣王和杨戬就去了另一个军帐。玉鼎真人,姜子牙还有哪吒都在里面。

    纣王问杨戬,“我记得你当时捆九尾狐用的就是捆仙绳吧?这个捆仙绳你解不开吗?”

    杨戬摇摇头,“邓九公身上的捆仙绳是惧留孙师伯的宝物,我的捆仙绳是照着炼制的仿品。法宝怎么使用,只有持有法宝的主人最清楚。”

    姜子牙问:“杨戬师侄,这捆仙绳是惧留孙师兄的,那个土行孙怎么会用呢?”

    杨戬解释道:“师叔,土行孙是惧留孙师伯的徒弟。”

    姜子牙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玉鼎真人说道:“我看土行孙遁地术使得不错,想来最近军营里总是有人失踪,应该就是他干的。目的就是让军营里人心惶惶,众人寝食难安。徒弟私自下山,还拿了师父的宝物。看来这事还得是惧留孙师兄出面才行。”

    姜子牙连连点头,“师兄说的极是。”

    哪吒站起来说道:“二位师叔,既然如此,我便再跑一趟朝歌,把惧留孙师叔请过来。”

    玉鼎真人点点头,“好孩子,那你早去早回。”

    哪吒答应了,掀开军帐出门去,眨眼间就跑没影了。

    玉鼎真人看了看天色,“时候不早了,今日土行孙第一次出战没有大获全胜,心中一定会觉得没有面子。姜师弟,他今晚可能会为了展示自己的能耐,夜袭军营火烧粮草,你可要提前准备啊!”

    姜子牙郑重点头,“多谢师兄提醒,我这就去准备。”

    姜子牙出门后,帐篷里只剩下纣王和杨戬。这里都是自己人,纣王赶紧抓住机会,拍玉鼎真人的马屁。

    “师父真聪明,别人才想了一步,师父已经想到十几步后面啦!”

    玉鼎真人高兴得哈哈大笑,“还行,还行,我就是心思比别人细腻一些。”

    纣王认真地摇头,“不啊!师父就是比别人聪明!做事还有规划!你看杨戬,他只是听说过捆仙绳,自己就能炼制出来一个。他这么聪明,还不是师父熏陶的吗?”

    玉鼎真人连连点头,“恩恩,言之有理,言之有理!你不知道,他小时候可倔呢!一条路走到黑,要不是我教他做人要变通,他一定会长成一个傻大个,怎么会像现在这么有出息?”

    纣王心有戚戚地点头,“唉!师父真的好辛苦啊!”

    玉鼎真人:“可不是嘛!”

    杨戬:“……”真是受够了!我的刀呢?

    玉鼎真人所料不错,土行孙第一次替西岐出战,自然想立下大功,在军中立威。首战不利,按照常理来说,他是想偷袭殷商大营的。不过世事无常,他觉得自己陷入了爱河,除了邓小姐,他对别的事情都不感兴趣了。

    没错!他对邓婵玉一见钟情了!

    姬发从南宫适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都青了,这是在打仗,邓婵玉穿得那么朴素他都能一见钟情,他没见过女人吗?

    “他简直是……简直是……”姬发气得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好了。

    南宫适也很无奈,“陛下,土行孙确实有本事,他出入殷商大营如入无人之境。咱们现在不好得罪了他。”

    姬发深吸几口气,压住心中的怒火,“来人!去找几个美貌乖巧的宫女给土行孙送去!西岐美人多得是,让那个土包子长长见识!”

    南宫适叹道:“陛下,微臣早就送过美人了,可他说……他就要邓小姐。”

    姬发按住额头用力揉了揉,这些能人异士的脾气一个比一个古怪,但他现在有求于人只能百依百顺。听说朝歌有个国师局,那里有几十个本领高强的能人异士,也不知道纣王是怎么让他们乖乖听令的。

    散宜生在心里盘算了一会儿,对姬发说道:“陛下,微臣有个计策,不知能不能行。”

    姬发说道:“爱卿速速讲来!”

    “土行孙既然想娶邓九公的女儿,那咱们就让他娶。婚姻嫁娶,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陛下派一个媒人去商营,带着土行孙提亲。西岐与殷商乃是敌对势力,邓九公必然不肯将爱女嫁给土行孙。到时候土行孙只管抢了邓小姐回来,如果邓九公怜爱女儿,也许会归顺西岐。若他不怜惜女儿,土行孙已经得到了邓小姐,想来他会对陛下感恩戴德,打仗的时候也会更加尽心尽力。”

    散宜生的主意让姬发很心动,不过他还是有些顾虑,“如果邓九公利用他的女儿劝土行孙归顺殷商,我们又该如何?”

    散宜生笑道:“陛下,这绝不可能!邓小姐貌美如花,武艺不凡,邓九公怎么可能将女儿嫁给身材矮小的土行孙呢?”

    姬发和南宫适也不厚道地笑了起来,“说的也是。”

    姬发说道:“这主意不错,可是这媒人该派谁去呢?去了商营,可能就回不来了……”

    散宜生笑着说道:“陛下,主意是微臣出的,这媒人自来是微臣来当。”

    姬发还是犹豫,“这……此去凶险,还是换个人吧!”

    散宜生安抚姬发,“陛下放心,两国交兵不斩来使。陛下请在城中安坐,微臣去去就回!”

    南宫适带着散宜生去见了土行孙,土行孙本来还沉浸在爱情的甜蜜和酸涩中,一听散宜生说要带着自己去提亲,他乐不得地跟他出了城。

    出城的路上,散宜生对土行孙说道:“将军,一会儿如果邓九公不同意,你便抢了邓小姐,咱们直接回西岐。”

    土行孙有些犹豫,“这不好吧!那我岂不是成了掳走妇女的土匪了?”

    散宜生问:“将军觉得邓九公可能把心爱的女儿嫁给敌军吗?若不抢来邓小姐,你如何能与她双宿双飞?”

    土行孙想了想,狠狠地点了点头,“好!我都听您的!”

    出了城,南宫适也要跟着,土行孙把他推了回去。

    “南宫将军,我和散大人去就行了。咱们这边带的人越少越好,万一打起来了,人少一些,我才方便带着散大人逃跑。”

    南宫适点点头,“去了殷商大营,二位务必要小心。”

    土行孙咧嘴笑道:“南宫大人静候佳音就是了!”

    散宜生和土行孙没带随从,径直来到了商营门前。

    散宜生对商营门口的士兵们说道:“烦劳各位通报一声,西岐上大夫散宜生替威猛将军土行孙来此提亲。”

    士兵们面面相觑,“提亲?军营里都是男的,你们要向谁提亲?”

    散宜生笑道:“自然是邓将军的爱女,邓小姐咯!”

    守门的士兵做不了主,立刻进营跟邓九公通报。

    纣王也在,邓九公赶紧过来问纣王的意见,“陛下,您看,土行孙来向小女提亲,这该如何是好?”

    惧留孙还没过来,邓九公还被绑着呢!纣王想了想说道:“可以请他们进来,一会儿你让土行孙给你松绑。你现在是长辈,哪有过来提亲还让长辈被捆着的?”

    士兵行了一礼,转身出去请散宜生和土行孙进来。纣王又喊道:“等等,你先回来,你再说一遍,土行孙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士兵说道:“只有散宜生和土行孙过来,再没别人了。”

    纣王问:“他们拎东西了吗?”

    士兵不明所以,“东西?什么东西?”

    纣王笑骂道:“傻小子!你没看过别人娶亲吗?谁家来提亲,不带礼物过来?”

    士兵恍然,“他们两手空空就过来了,什么东西都没拿!”

    纣王说道:“你让他们回去,提亲不拿礼物,实在没有诚意。”

    士兵领命出去了,纣王又对邓九公解释道:“寡人看他们没有诚意,只怕不是提亲,而是另有所图。邓元帅再忍耐一阵,哪吒已经去朝歌请惧留孙道长过来了。”

    邓九公点头,“多谢陛下关心,只是被捆一阵子而已,老臣能受得了。”

    散宜生和土行孙来意不明,纣王请玉鼎真人,杨戬还有姜子牙过来商量事情。

    玉鼎真人皱眉说道:“居然不是偷袭,而是提亲?我哪里搞错了吗?”

    师父当然是不会错的,错的一定是这个世界!

    纣王赶紧劝慰玉鼎真人,“真人肯定没有搞错,在寡人看来,这土行孙和散宜生打着提亲的名头,一定另有所图。”

    玉鼎真人点点头,“恩,极有可能。”

    过了一会儿,土行孙和散宜生又来了,他们身后跟着许多随从,每个人身上都捧着红绸包着的礼物。

    纣王对邓九公说道:“走吧!寡人陪你一起去看看。”

    进了中军帐,纣王坐在主位,邓九公坐在次席。玉鼎真人,姜子牙还有杨戬躲在了暗处保护他们。

    散宜生进来后看到纣王愣了一下,而土行孙并不认得纣王。最后还是邓九公提醒他们这是纣王陛下,散宜生和土行孙才行了礼。

    纣王问道:“寡人听说,二位是来提亲的?”

    散宜生笑道:“正是,土行孙将军年少有为,他对邓元帅的亲女一见钟情,所以特来提亲。”

    纣王指了指邓九公,“既然来提亲,长辈身上的绳子得解开吧?”

    土行孙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

    土行孙收回捆仙绳,纣王问他:“土行孙,你父母是做什么的?家中有多少田产和房产?来提亲能拿出多少聘礼?”

    纣王的问题一下子把土行孙给问懵了。

    纣王坏心眼地在心里唱起了歌:我的女儿不能嫁给你啊!你没有房子,没有人民币啊!我的女儿啊!决不能嫁给你,气死你个小东西!

    散宜生赶紧给土行孙助阵,“土行孙将军家里没有别的长辈,只有一个师父,人口非常简单。武王陛下已经下令给土行孙将军建造将军府了,将军的田产和俸禄也很丰厚。这点陛下和邓元帅可以放心。”

    纣王给邓九公使了个颜色,邓九公会意,扭头问道:“我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一直想招赘一个女婿。不知道土将军能不能入赘我们邓家呢?”

    散宜生叹道:“看来陛下和邓元帅并没什么诚意呢!我们将军前程远大,怎么能做上门女婿?”

    纣王不乐意听了,“邓小姐是寡人亲封的将军,将来还要接任邓元帅,出任三山关总兵!论前程,怎么也比西岐一个不出名的小将军好吧?俗话说得好,妇女能顶半边天,散大夫没听过吗?”

    散宜生:“……”对不起,我还真没听说过这句俗话。

    土行孙非常真诚地说道:“陛下,我是真心爱慕邓小姐的。我知道陛下和邓元帅看不起我,但我还是想见邓小姐一面。不管我们俩的婚事能不能成,我想把自己的心意告诉她。”

    纣王冷酷地拒绝了他,“既然婚事不能成,你还是别见邓小姐了,免得给她添堵。”

    土行孙哽住了,他心想,我不知道邓小姐见了我堵不堵,反正我看见你心里头特别堵。

    邓婵玉一直在后面听着,她听到土行孙的话从后面冲了出来。

    “土行孙,我们两个是敌人,我永远都不可能嫁给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邓婵玉本来只是想彻底掐灭土行孙的念头,但是她不知道,土行孙就等着这一刻呢!

    只见土行孙扑到邓婵玉身上,一下子把她扑倒在地。土行孙擅长遁地之术,一碰到地面,两个人就消失了。这变故发生的太快,玉鼎真人和杨戬还没反应过来,土行孙已经劫了邓婵玉跑掉了。

    散宜生张大了嘴巴,这土行孙太讲义气了吧?就这么把自己扔在这了?

    纣王气极反笑,他们一直以为土行孙有别的打算,没想到人家真的只是想谈个恋爱。看看吧!求而不得,把人家女孩儿都绑架了!

    纣王看着散宜生的傻样,假装同情地问道:“散大人,你和土行孙有仇吧?”

    散宜生苦笑,“陛下说笑了。”

    纣王叫人过来,“好生招待散大人。”散宜生感激地笑了笑,纣王接着说:“别把他打死了!”

    散宜生:“……”

    女儿被绑架了,邓九公心急如焚。玉鼎真人和杨戬安慰他,“元帅别急,我们这就去西岐军营救人!”

    刚刚出了中军帐,杨戬和玉鼎真人就站住不动了。纣王跟在他们后面问:“怎么了?为什么不走了?”

    杨戬往旁边退了一步,纣王过去一看,隶属于国师局的所有大佬都过来了。

    纣王问:“诸位道长怎么都过来了?”

    赵公明不客气地说道:“能看惧留孙的笑话,我们为什么不来?”

    纣王:你好烦哦!

    金光圣母实力嘲讽,“杨戬和玉鼎真人都在啊!我怎么听说,一个姓邓的女将军被惧留孙的徒弟掳走了?你们是没拦着还是没拦住啊?”

    纣王皱眉,“好了!大家不要看热闹!”

    他走到惧留孙面前,“道长,土行孙是您的徒弟吧?他不知道为了什么居然投奔了西岐,还掳走了邓将军,麻烦道长出面,把邓将军救回来。”

    惧留孙觉得很没有面子,当着截教和阐教道友的面,他这个徒弟一点都不给师父长脸。

    他给纣王保证:“陛下放心!我现在就去把那个逆徒给抓回来!”

    惧留孙用了土遁之法,转眼间就到了西岐军营。他找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土行孙的军帐。

    “邓小姐,你别挣扎了,这捆仙绳越挣越紧。”

    邓婵玉骂道:“无耻小人!我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土行孙觉得有些委屈,“可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啊!”

    邓婵玉:“谁稀罕你的喜欢!”

    “邓小姐别气了,武王陛下已经下旨,今夜就是你我的新婚之夜。你是新娘子,一直生气就不好看了!”

    邓婵玉一听简直要被气疯了,“什么?不行!我不同意!我才不要嫁给你!”

    土行孙郁闷极了,“邓小姐,我到底哪里不好?你这样看不上我……”

    邓婵玉冷酷地答道:“因为你太矮了!”

    土行孙捂着胸口,“你……你太伤我心了!”

    惧留孙闯进军帐,“孽徒!你就没想过会伤了为师的心吗?”

    土行孙见了师父就怕了,他行了个大礼,拜倒在地,“师父。”

    “我不在洞府,你居然敢带着宝物偷偷下山!你还敢来到西岐帮助姬发伐纣!你是要气死为师吗?”

    土行孙赶紧认错,“师父,我错了。那日山里来了一个咱们阐教的师叔,他说徒儿仙途难成,只能享受人间富贵,徒儿一时鬼迷心窍就来了西岐……”

    惧留孙叹气,“孽徒!跟我回去,给纣王道歉!”

    土行孙老老实实地答应了,惧留孙又给邓婵玉松了绑,“邓小姐,是我教徒无方,让你受了委屈。请闭上眼睛,我们马上就能回去了。”

    邓婵玉揉揉手腕,将信将疑地闭上了眼。春日的暖风吹了过来,不过几息之间,惧留孙就让她睁开了眼睛。

    邓婵玉睁眼一看,她爹就站在眼前。邓婵玉跑了过去,娇滴滴地喊了一声,“爹爹!女儿回来了!”

    邓九公把她护在身后,拉着她仔细打量。

    赵公明等人把土行孙围了起来,他们截教的几个人贱兮兮地嘲讽道:“哎呦!惧留孙道友,你这徒弟有点矮啊!”

    “矮算什么?长得也有点黑呢!”

    金光圣母一锤定音,“长得矮粗胖!”

    惧留孙和土行孙都快气死了,这群人怎么这么讨厌呢!

    纣王咳嗽两声,“咳咳,行了!诸位道长别围着了,这是人家的家事,咱们不能插手。”

    纣王把截教和阐教的大爷们都赶走了,然后对惧留孙说道:“道长,孩子在深山老林里待久了,太单纯,比较好骗。您不用太自责,这不是你们师徒的错。”

    惧留孙知道纣王这是在为他开脱,“多谢陛下好意,不过这孽徒胆大包天,不打不行!”

    土行孙跪在地上仰头看着纣王和自己师傅,“师傅,陛下,你们怎么打我都成。但是我和邓小姐的婚事可不能算了啊!”

    惧留孙要被气死,他在土行孙的脑袋上狠狠地拍了两下,“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娶媳妇!你就这点出息!”

    邓婵玉可还没走呢!她听到了土行孙的话,气得满脸通红,“我早就说了!我不要嫁给你!我不喜欢你!你别再胡搅蛮缠了!”

    邓九公对惧留孙说道:“道长啊!不是我们家瞧不起您徒弟,实在是我女儿不喜欢他。”

    这把惧留孙臊得啊!他低着头摆摆手,“我都明白,都明白!”

    土行孙为了爱情也是非常执着了,他对邓九公说道:“岳父!在西岐城里,我和邓小姐已经拜堂了,我们现在就是夫妻!”

    邓婵玉一下子被气哭了,她从没见过这么赖皮的人。

    纣王叹了一声,对土行孙说道:“婚姻之事,不可儿戏。你们拜堂的时候你师父在吗?邓元帅在吗?双方的长辈都不在,你们结的什么亲?小伙子,强扭的瓜不甜,你应该学会放手了。”

    土行孙也很委屈,“我是真的很喜欢邓小姐的呀!再说了,殷商军营里的人都知道她被我掳走了。西岐军营的人都知道她跟我拜堂了,她不嫁给我,名声就毁了,她还能嫁给谁?”

    纣王在心里摇头,啧啧啧,小伙子,你的思想很危险啊!要知道我是很讨厌你这种言论的!

    纣王非常认真的问土行孙,“你是真的很喜欢邓小姐是不是?”

    土行孙狠狠地点点头,“是!我非她不娶!”

    纣王使劲儿拍拍他的肩膀,“好小子!既然如此,邓婵玉接旨!”

    邓婵玉一边擦泪一边跪在了地上。惧留孙以为纣王要给自己徒弟赐婚,他冲纣王摆摆手,表示这么做不好。

    纣王没管他们,直接下了旨意,“邓婵玉,寡人今日将土行孙赐给你做妾。他实在很喜欢你,你要对他好一点,以后娶了正室也不要亏待他。”

    邓婵玉惊呆了,她刚刚都绝望了,没想到事情居然出现了这样的反转。她一个没忍住,打了一个响亮的嗝。

    土行孙也没想到纣王会下这样的旨意,“陛下!天底下只有男人能有三妻四妾,女的怎么能娶好几个丈夫呢?”

    “怎么不可以?寡人不是说过吗?邓小姐前途无量,也许下一个三山关的总兵就是她了!邓家传宗接代的重任就交在她身上了,多娶几个丈夫算什么?”

    土行孙急了,“这、这怎么可以?再说了,我跟邓小姐的缘分在先,不管怎么论,我也应该是正室啊?我怎么能是小妾呢?”

    纣王叹气,“土行孙,认清你的身份,你现在是敌国的俘虏,要不是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你现在已经被斩首示众了,哪里还有命跟寡人讨价还价?”

    土行孙转身保住惧留孙的大腿,“师父,师父你要为我做主啊!”

    惧留孙叹了口气,“徒儿,是你吵着闹着要跟邓小姐结为夫妻的,现在如愿以偿了,我还怎么给你做主?”他爱怜地摸摸土行孙的头,“乖,以后好好学学三从四德,好好照顾妻子和未来的正室。”

    土行孙绝望了,师父,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纣王站在一边憋笑憋得辛苦,他心血来潮问邓婵玉:“邓将军,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要不寡人再给你牵个红线?”

    邓婵玉这个女将罕见地羞涩起来,她红晕的脸颊像是三月里盛开的桃花。

    “多谢陛下,我……我……我喜欢杨局长那样的男子!”

    纣王脸上的笑快要挂不住了,好巧,我也喜欢杨局长那样的男孩子!

    他收起脸上的笑容,非常强硬地说道:“你换个人喜欢吧!杨局长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邓婵玉明亮的眼中难掩失意,她轻轻叹了口气,小声说道:“多谢陛下好意,您不必再替我牵红线了。”

    土行孙被纣王许给邓婵玉做妾,那群八卦的神仙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情。等土行孙出来了,他们嘻嘻哈哈地开始嘲笑他,连惧留孙都转过身去,不帮自己的徒弟。

    土行孙快要委屈死了,他只是想娶个媳妇啊!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当天晚上,纣王举办篝火宴会,庆祝邓婵玉纳了一个‘温柔体贴’的小妾。

    军营里杀牛杀羊,一个个巨大的锅都被架起来,锅里煮着奶白色的羊汤。牛肉都被切成大块,谁想吃,拿一块肉,撒一点盐巴就可以放在火上烤。

    不管是截教的人还是阐教的人都围坐在篝火旁,你递给我一块肉,我递给你一把盐,气氛非常和谐。

    纣王喝了一碗汤就不吃了,他独自回了军帐里面。不大一会儿杨戬就端着一盘烤牛肉过来了。

    “怎么不高兴了?”杨戬问。

    纣王粗声粗气地说:“哼!我才没有不高兴呢!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不高兴了?”

    杨戬一条一条地给他数,“你今天吃得太少了,放在以前,你喝羊汤一定会吵着要配烧饼。”

    纣王:“……我、我不是那种吃货!你看错我了!”

    杨戬冲他晃了晃装牛肉的盘子,“我亲手烤的,我师父都没吃到,你要不要尝尝?”

    纣王没出息地伸手接盘子,“要吃!”

    杨戬摇头,他用筷子夹起一片肉递到纣王嘴边,“我来喂你!”

    纣王不好意思地张嘴吃了,“我这么大的人了,喂什么喂啊!”

    杨戬笑着说道:“还没看出来吗?我在哄你开心啊!现在还生气吗?”

    纣王扑到杨戬怀里,“啊啊啊!不气了,不气了!大兄弟,你真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