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封神榜22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107章 封神榜22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盛世医香带着传承穿六零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啪嗒!’

    一个精致的绣球掉进了角落里, 九尾狐慢慢走过去,把绣球叼回来, 塞进杨戬手里。

    杨戬摸摸九尾狐的脑袋瓜, 又把绣球扔了出去。九尾狐不情不愿地站在原地, 杨戬咳了两声,它还是跑过去把绣球叼了回来。

    伯邑考看不下去了,他偷瞄杨戬一眼,冲着九尾狐拍拍手,“来!过来到我这里来!”

    九尾狐赶紧跑过去跳进伯邑考怀里。

    杨戬似笑非笑地说:“伯邑考公子, 在下劝你离这九尾狐远一点, 小心哪天被它吸干了阳气。”

    伯邑考低下头非常坚定的说道:“不会的!小九对我很好。”

    杨戬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哦……对你好就行!”

    伯邑考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对杨戬说:“杨局长,在下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宫里?”他实在不想和杨戬继续呆在一起了, 他总是欺负九尾狐。

    杨戬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案几上敲了两下, “等陛下和哪吒回来了, 你就能走了。”

    伯邑考又低下头, 摸着九尾狐后背的皮毛,九尾狐依恋地靠着伯邑考的肩膀。

    杨戬伸手摸摸下巴, 此情此景很有意思, 伯邑考和九尾狐好像是分隔两地的情侣,而自己就是那个棒打鸳鸯的坏人。

    门外突然传来哪吒的声音, “我还是小孩子呢!你这样对我不觉得很过分吗?”

    “不觉得啊!如果不是因为你力气大, 你以为我会带着你这个小屁孩儿一起玩吗?”纣王说。

    杨戬听到纣王回来了, 立刻起身给纣王开门。

    “一切还顺利吗?”杨戬问纣王。

    纣王对他灿然一笑,“当然顺利!”

    哪吒挤到他们俩中间去,“杨大哥,我早就说过了,有我在不会出事的!”

    杨戬摸摸他的小髽鬏,笑着说:“哪吒越来越能干了!”

    纣王偷偷瞄着这个小矮子,小孩儿,有种你将来别谈恋爱!

    在杨戬面前刷了一波存在感,哪吒又蹦蹦跳跳地跑到伯邑考身边。

    “先生,我和陛下给你带回来一个人,你看看你认不认识。”

    哪吒跑出去拖着一个大男人又跑回屋里。

    伯邑考蹲下来仔细看了半天,这人鼻青脸肿的,不过好生熟悉。“这!这是徐岩!”

    哪吒给伯邑考告状,“先生,他过来要杀你呢!幸好我扮作了你的样子,如果先生没有入宫,只怕已经被这恶贼给害了!”

    伯邑考皱起眉头,好像不太相信。纣王走过去坐在了上座,“伯邑考,你不相信寡人,总要相信哪吒吧?”

    哪吒连连点头,“先生,我跟你是一伙儿的!我不会骗你的!这人潜入你的府邸,然后拿出一瓶断肠散,骗我说这是假死神药,吃了还能活过来。我看穿了他的奸计,他又拿出淬了毒的匕首来杀我呢!”

    伯邑考按住他的肩膀,颇为紧张地问:“你没事吧?”

    哪吒骄傲地仰起头,“我的本事大着呢!当然没事啦!”

    伯邑考转身看着躺在地上的徐岩,神色颇为复杂。哪吒说道:“他刚刚说漏了嘴,说他是奉了姬发二公子的命令,来到朝歌城杀你的。”

    伯邑考点点头,“徐岩是我二弟的贴身侍卫,跟我二弟一起长大,情分非比寻常。”

    哪吒说:“先生,我看你二弟不是个好人!你回到西岐可不要放过他!”

    伯邑考苦涩地笑了笑,他问纣王:“陛下,微臣可还有回到故土的一日?”

    纣王讥讽地说道:“伯邑考公子,你已经老大不小的了。我没有哄哪吒的耐心来哄你。能不能回到西岐,决定权不在我手里,要问你就问问你的父亲和你的兄弟愿不愿意让你回去!”

    他走到伯邑考面前冷冷地看着他,“你应该好好学学你的弟弟姬发!派人暗杀你真是一个绝妙的主意。如果你死在了朝歌,你的弟弟便可以顺理成章地继承王位,然后他就可以打着为兄报仇的名号,带着西岐的士兵来攻打朝歌。他心狠手辣的样子已经表明了他将来会是一个合格的大王。而你呢?如果你是姬发,你能狠得下心,把他杀了吗?”

    纣王的一席话让伯邑考冷汗涟涟。

    纣王又问道:“伯邑考,朝歌不缺粮食,你如果想平平淡淡的生活,那就留在朝歌,继续做右学的音律先生,寡人还养得起你。如果你想回到西岐继任王位,寡人可以派人将徐岩送回西岐,算是回复你弟弟的战帖。”

    伯邑考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抱着九尾狐,用力的揉了两下。

    过了一会儿,他对纣王说道:“陛下,我想单独跟徐岩说几句话。”

    纣王拉着杨戬和哪吒离开了,出门后,哪吒忧虑地问:“先生和刺客单独呆在一起,不会出事吧!”

    杨戬笑着说:“别担心,刺客都被你打残了,你还担心什么?”

    哪吒乖乖的点头,三人在殿外等了很久。伯邑考不知道跟徐岩聊了什么,只是等他出来后,神情变得坚毅了许多。

    “陛下。”伯邑考对纣王行礼,“烦劳陛下派人送徐岩回西岐。”

    “想好了?”纣王问。

    伯邑考点头,“是,微臣已经想清楚了,多谢陛下这段日子的照拂。”

    纣王笑了笑,“伯邑考公子言重了,你是未来的西伯侯,寡人为你做这些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伯邑考选好了将来的路,纣王立刻安排人马,让他们带着自己的旨意,带着徐岩去西岐走一趟。

    从那天以后,伯邑考就变了许多,他在右学里广交好友,结交了不少朝歌城中的贵族。言谈举止也变了许多,以前他是自有风骨的谦谦君子,现在他就是八面玲珑的贵族子弟。

    伯邑考身份敏感,朝中不少大臣都在偷偷注意他。他的改变自然逃不过那些大臣们的眼睛。已经有人提醒纣王注意伯邑考了,不过纣王并没有太在意,因为伯邑考待九尾狐和哪吒还是从前的样子,这让纣王放心不少。

    西伯侯姬昌年事已高,眼见着天气越来越凉,他一下子就病倒了。

    西伯侯总共有九十九个亲生儿子,还有一个认下的义子,名叫雷震子,是当时他去朝歌的路上捡来的孩子。

    姬昌病了,除了雷震子在外学艺,剩下的九十九子轮流侍疾。尤其是姬发,日日伺候汤药,夜里还在姬昌床边打了地铺,方便照顾姬昌。

    西岐朝臣纷纷交口称赞,夸赞姬发真是古今第一孝子。

    儿子这般孝顺,姬昌自然满心欢喜,不过他心中的欢喜在见到徐岩的时候全都变成了愤怒。

    朝歌来人了,姬昌即使身体不佳,也强撑着上朝去接见了使臣。

    使臣进殿后也不寒暄,只说他传纣王旨意,给二公子姬发送来一个人。一个罩着黑布的牢笼被推上殿来,使臣揭去黑布,露出了口中塞着白条的徐岩。

    徐岩看到姬发和大王赶紧往后躲,可是牢笼狭小,他又被哪吒打伤,他能躲到哪里去呢!

    姬昌看到徐岩立刻质问姬发,“姬发!这是怎么回事?徐岩怎么会去朝歌!”

    姬发攥紧拳头对姬昌解释道:“父王容禀,徐岩对孩儿说,他老母重病,他要回家照顾母亲。孩儿念他一片孝心,便让他回去了。”

    使臣站在一旁凉凉地说道:“徐岩是姬发公子的侍卫吧?他来到朝歌刺杀伯邑考公子。陛下本想将他杀了以正国法,不过这人是西岐的人,还是姬发公子的侍卫,陛下不好处置,所以拍我等将人送回西岐,请西伯侯处置。”

    西伯侯紧张地问道:“使者,我儿伯邑考可有受伤?”

    使者笑着说道:“西伯侯殿下尽管放心,伯邑考公子吉人天相,没有受到一点伤。”

    姬昌放心了,他喃喃地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使者问:“西伯侯殿下,这刺客……您看该如何处置啊?”

    姬昌立刻说道:“刺杀我儿,其心可诛!来人!拖出去斩了!”

    使者阻拦,“等等!殿下,您还没审过刺客呢!这么轻易地就杀掉他,未免有些草率了吧?”

    姬昌藏在袖子里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使者言之有理。”他挥挥手,让人把牢笼打开,把徐岩嘴里的布条摘下去。

    徐岩趴在地上咬牙说道:“老大王不必审了,我与伯邑考素有旧怨,不杀他,难解我心头只恨!为了此事,我已经策划了许久,这次不成,我做鬼也要做成此事。”说完这些话,徐岩用尽全身力气,脖子撞在殿内侍卫的佩剑上。鲜红的血液喷射在地上,徐岩睁大了眼睛看着地面,即使是死也没有看姬发一眼。

    殿外侍卫怕徐岩反抗,所以一直持剑站在徐岩旁边,防止他突然暴起伤人。他们没想到徐岩这样血性,竟然如此突然地撞了过来,持剑的侍卫以为他要害人,所以没有思量太多,一剑便把徐岩刺死了。

    姬发的拳头微微松开,姬昌的手却抖得更厉害了。

    使者一看徐岩死了,也不跟西伯侯废话,直接带人离开了西岐。

    散了朝后,姬昌带着姬发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把侍候的宫人都赶了出去,姬昌拔出挂在墙上的佩剑,指着姬发怒道:“逆子!你竟然要杀了你的亲哥哥!伯邑考是你大哥啊,你怎么下得去手!”

    姬发赶紧跪下谢罪,“父亲错怪孩儿了!孩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派人去刺杀大哥啊!何况孩儿还没有那么愚蠢,就算是我要害大哥,我怎么会派自己的贴身侍卫去呢?”

    姬昌怒道:“别装了!我现在眼神不好使了,可我的心还没瞎!你以为自己的小伎俩能瞒过我么?你以为满朝文武看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吗?”

    姬发站起来顶撞道:“父亲,既然你都看明白了!那孩儿就说实话好了!徐岩是我派去的,只要大哥死了,我们西岐就有理由出兵朝歌了!我们已经在西岐龟缩了太久,既然成汤的天下是从夏那里抢来的,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把成汤的天下变成我们西岐的呢?”

    姬昌气的手直哆嗦,“别说得那么好听,你只是想要当西岐之主,你嫌弃你大哥是绊脚石了!”

    姬发怒气冲冲地说道:“大哥心肠太软,根本不适合做一个合格的君主。论才能我不比他差,为什么我就不能成为西岐的世子!”

    姬昌气的面如金纸,他按着胸口什么都说不出来。姬发被吓到了,他扶住父亲,焦急地喊道:“父亲,孩儿错了。父亲,孩儿真的知错了!您没事吧?我去叫医官过来。”

    姬昌指着姬发,吐出一口鲜血,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