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封神榜21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106章 封神榜21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盛世医香快穿之教你做人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西岐, 端明殿, 散宜生呈上邸报,西伯侯姬昌展开竹简, 眯着眼睛看邸报。

    姬昌年纪大了, 眼神不是很好,散宜生跪坐在下面给姬昌描述邸报的内容。

    “大王,闻太师和姜部长出兵后,东南两地频频传来捷报。照这个势头下去……陛下很快就能平息东南两地的叛乱。”

    姬昌放下邸报, 闭上眼睛叹息一声, “这是好事啊!陛下贤明乃是天下百姓之福。”

    散宜生有些急切地说道:“大王!如果陛下收复了东南两地, 西岐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姬昌睁开眼睛平静的看着散宜生,“当陛下不再被妲己所迷惑的时候, 西岐就已经没有机会了。”

    散宜生眼睛里的光变得黯淡,姬昌继续说道:“今日殿内只有你我二人, 你说的话, 孤就当没听见。以后不要再说类似的话了,我们都是对陛下忠心耿耿的臣子,这些话不该出于我们口中, 免得被有心人利用了。”

    散宜生躬身行礼,“是……谨遵大王旨意。”他慢慢退出殿外, 却看到姬发站在大殿门口。

    散宜生行礼问好, “见过二公子。”

    姬发笑着点点头, “上大夫, 我来给父王问安, 你看父王精神如何?”

    散宜生笑道:“大王身体康健,精神很好。”

    两人寒暄两句便分开了,姬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这才推开殿门走了进去。

    姬昌手里拿着一块玉佩正在仔细端详,他看到姬发进来了,就把玉佩仔细地收了起来。“宫人们越发没有规矩了,我儿来了怎么无人通报一声?”

    姬发笑道:“殿外没有宫人随侍,孩儿担心父王,所以擅自推门进来,还请父王不要怪罪。”

    姬昌笑道:“原来如此,不过是些许小事,不必请罪。”

    姬发看看案几上的锦盒,好奇地问道:“父王,您刚才把玩的可是大哥的玉佩?”

    姬昌点点头,又把玉佩从锦盒中拿了出来。姬发也凑过去看,“孩儿记得,大哥最喜欢这块暖玉了,触手生温,没有一点杂质。”

    姬昌笑着点点头,“是啊!是啊!”

    姬发问:“父王,大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姬昌高兴的说道:“估计快了!等东南两地战事平定了,你大哥就可以平安无事的还朝。”

    说到伯邑考,姬昌的眼睛好像都亮了起来。姬发跟着笑了笑,又关心了一下姬昌的身体便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寝宫,姬发面色阴沉地跪坐在软榻上。

    父王老了,身体也越来越差,他已经没有心思去开疆拓土了。但是自己不一样,他不仅想成为西岐的君主,他还想成为整个天下的君王!

    父王现在只想等东南两地战事平定后,把大哥接回来一家团圆。可大哥回来了,他又算什么呢?

    思来想去,姬发在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

    大哥,你能为了父亲不顾性命前往朝歌,那么,就请你再为西岐,为我,做最后一件事吧!

    “来人!宣徐岩来见我!”

    徐岩乃是姬发的贴身侍卫,从小跟姬发一起长大,对姬发忠心耿耿。

    姬发叫来徐岩秘密商谈了许久。第二天徐岩告了假,众人只知道他老母亲病了,他回家侍疾,却不知道他已经离开了西岐。

    朝歌城,伯邑考的府邸里。

    伯邑考岔着腿坐在床上啃酥饼,床的里侧还放着自己心爱的古琴。

    “你说,这个酥饼为什么这么好吃?面皮一层一层的,又酥又香,我觉得不放馅料都好吃。”伯邑考问站在身边的黑衣男子。

    黑衣男满脸冷漠地说:“回公子的话,这酥饼的面皮在和面的时候加了肉油,然后多次反复擀压面皮,这样做出来的酥饼自然层层叠叠,满口生香。”

    伯邑考点点头,“哦,这样啊!不过我没做过饭,还是不明白这酥饼是怎么做的。”

    黑衣人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地说道:“公子既然不明白,那就不要再多问了!”

    伯邑考拍拍手上的酥饼渣,“好的,我不问了!你再去厨房给我端一盘酥饼过来。”

    黑衣人端起盘子,偷偷白了伯邑考一眼。“公子,属下劝你整理整理仪表。想想你里面穿的是什么,岔开着腿坐,小心被别人看到不该看的。”

    黑衣人推门出去了,伯邑考站在地上拍掉身上的酥饼渣。他小声嘀咕道:“我才不怕被看呢!”

    黑衣人走后,伯邑考洗手焚香,把琴放在琴案上,轻轻拨弄。

    琴声清雅淡然,有淡泊名利之意。徐岩翻过围墙,蹲在窗下静静的听了一会儿,他不通音律,但他记得大公子在西岐的时候总弹这支曲子。

    徐岩敲了敲门,伯邑考在屋内问道:“谁啊?”

    “大公子,属下徐岩。”

    伯邑考淡淡地说:“门没锁,进来吧!”

    徐岩心里有一丝违和感,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劲。但是他已经来到了这里,时间也不够充裕,他没工夫思考太多。

    推门进去后,徐岩跪在伯邑考面前,“大公子,您受苦了!”

    伯邑考忧心忡忡地问道:“父王怎么样?他身体还好吗?你这次过来是来救我回去的吗?”

    徐岩叹道:“大公子,大王被关在朝歌的时候落下了病根,现在只能卧床休息,姬发公子日日在床前侍疾,但……但大王的身体还是越来越差。”

    伯邑考抬起袖子掩面哭泣,“父王卧病在床,可恨我被困在朝歌,不能常伴左右。”

    伯邑考哭个不停,徐岩看看门外焦急地说:“大王重病,但这不是大公子的过错。要怪就怪那昏君,使得大王和公子骨肉分离,不能团圆。今日我奉命救公子离开,还请公子配合。”

    伯邑考放下袖子眨巴眨巴眼睛,“怎么配合?”

    徐岩从怀中掏出一个棕色的小木瓶,“大公子,这里面装着假死神药,乃是蓬莱岛的仙人所赠,珍贵非常。只要公子服下此药,待公子假死后,大王上书请您回乡,到时候,您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西岐故土。”

    伯邑考将信将疑地把木瓶接了过来,他拔掉瓶塞,凑过去闻了闻,“你敢骗我!这明明是断肠散!”

    徐岩心中大惊,他没想到伯邑考居然还认识瓶中的□□。他扑过去掐住伯邑考的脖子,“大公子果然见多识广!但是你今天不想死也得死!”

    伯邑考轻轻一推,徐岩便摔倒在地。伯邑考看看自己的双手,糟糕!力气好像用的太大了!

    他装作柔弱惊恐的样子喊道:“来人啊!来人啊!有人要杀我!”

    徐岩惊了一下,但伯邑考喊了半天也没人进来,他又放下心来。想来昏君不会对这个质子太好,没有侍卫保护,这可方便了自己行事。

    伯邑考指着徐岩质问,“你根本不是父王派来的!父王绝对不会杀我的!说!是谁派你来的?”

    徐岩扭曲着脸,按着自己的后腰,扶着墙站了起来。他满脸嘲讽地笑道:“呵,大公子还没傻到家嘛!我是姬发公子的侍卫,你说是谁派我过来的?老大王心里一直念着你,只要我把你杀了,姬发公子就能名正言顺地继任大王!”

    徐岩发了狠,他从牛皮靴子里抽出两把淬了毒的匕首狠狠地往伯邑考身上扎过去。

    伯邑考不屑地撇撇嘴,抬起胳膊从手腕上取下一个金黄色的圈子,轻轻的扔了出去。徐岩只感觉到一阵大力传来,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两个匕首断掉了。黄金圈在空中转了一圈又冲徐岩打去,徐岩反射性地平推出双手,想挡住圈子。那圈子哪是肉身能抗住的,徐岩手掌骨头立刻被打的粉碎。整个人撞到了身后的白墙,连腰也摔断了。

    ‘伯邑考’抽出一条帕子,把乾坤圈召回来擦干净,他冷哼道:“西岐怎么就派你这么个废物过来了?一点都不禁打!我还以为可以痛痛快快地打一架呢!”

    徐岩心中暗恨,他真是太大意了,竟然没发现这是个假的伯邑考!伯邑考哪里有这黄澄澄的宝贝!如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他就算是以死谢罪也对不住姬发公子啊!

    这时,刚刚去厨房里端点心的黑衣男子回来了。他一只手端着盘子,另一只手拿着一块酥饼慢慢啃着。

    “居然这么快就把主子给卖了,真是……太没用了!看来有寡人坐镇,来到朝歌城的刺客都会变傻!寡人真是个英明的君主!”

    徐岩心中暗恨,狠狠吐了口吐沫,“呸!昏君!”

    ‘伯邑考’变回哪吒的样子,蹦蹦跳跳的过来拿酥饼吃。“听到了吗?人家骂你是昏君呢!”

    纣王抬起头骄傲地说:“寡人就算昏庸,也不会被你这个演技极差的小孩子给骗到!”

    哪吒不服气,“我的演技怎么差了?我都是按你教的演的!”

    纣王说道:“你演的就是不行!刚开始哭的时候多浮夸,万一刺客觉得你性情大变怎么办?”

    哪吒脑子转的挺快,“我可以说,我在朝歌过得胆战心惊,日子颇为清苦,这才性情大变的!”

    徐岩躺在地上,腰疼,手也疼,想死都死不了。他听了哪吒的话心里冷哼,满脸的饼渣子,这是什么狗屁的清苦日子!

    “行!算你脑筋转得快!那我再问你。”纣王放下酥饼盘子,伸出食指,“假如说,我这根手指就是一把匕首,我现在戳到了你,你来表现一下。”

    纣王伸手戳在哪吒腰间,哪吒张大嘴巴捂住腰部左侧。“啊!好疼!我流血啦!”

    纣王激烈地摆手,“不对不对不对!卡卡卡!你都被扎了一刀了,手里怎么还拿着酥饼?”

    哪吒三口两口把酥饼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说:“总不能把饼扔了啊!多可惜!”

    纣王叹气,“算了,我给你示范一下。”纣王捂住腰侧,眼睛里闪过了讶异,闪过了一丝悲痛,还有一点点绝望,最后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哪吒擦掉脸上的饼渣,“你怎么都不说话啊?”

    纣王从地上爬起来,“真正的悲痛是难以言喻的!你的表演要展现出发自灵魂的痛苦!这个你要慢慢琢磨,表演不是随便说两句台词就能打动人心的。”

    哪吒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纣王继续说道:“当然了,这个也怨不得你。毕竟你年级还小,没有什么阅历。”

    哪吒恍然,“那我就不着急了,等我以后长大了,也能像你一样会演。”

    “可你要珍惜这次机会啊!要知道遇见这样的傻刺客可是很难的!”

    徐岩受不了了,他骂道:“你们闭嘴!你们到底还要怎样羞辱我?要杀要剐给老子一个痛快的,别在这里磨磨唧唧!”

    纣王假笑了一下,“你放心,很快的,等寡人给学生教完了表演课,你就可以放心的去死了。唉!强留下你也不是我所愿意的,谁让你这样的笨刺客越来越少了呢!”

    徐岩涨红了脸,喷出一口鲜血。他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昏过去之前,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欺人太!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