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封神榜8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93章 封神榜8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带着传承穿六零破道[修真]爷就是这样的兔兔山村名医[综]真昼很忙哒     听到九尾狐的声音,纣王面无表情地把它从地上拽了起来。昨晚纣王给它缝了一个虎皮连帽衫, 九尾狐今天就穿上了。

    小小的长着银白色尾巴的动物, 身上却是虎皮的花纹。吴大人仔细一看, 原来它身上穿着虎皮衣裳,脑袋上还戴着虎皮帽子,帽子有两个窟窿,两只雪白的耳朵从洞里钻出来, 非常可爱。

    九尾狐每天换一个颜色,今天还穿了虎皮衣裳,吴大人看了半天才认出来,他讶异地惊呼,“这……这不是那只千年狐妖吗?”

    “是啊!”

    吴大人劝道:“陛下, 您怎么还把它带在身边, 万一……”

    纣王笑了笑, “放心吧!寡人不会再被它迷惑了。”他掀开九尾狐的虎皮帽, 在它斑秃的脑壳上又薅了一把, 九尾狐缩着爪子敢怒不敢言。

    纣王给吴大人展示了一下,“看, 它现在不是很听话吗?”

    吴大人:“……”大王还蛮有童趣的哈……

    纣王随手把九尾狐扔在一边,拍掉手上的毛毛, “留下伯邑考也是无奈之举, 西伯侯有九十九个儿子, 放弃一个伯邑考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寡人担心他不顾念父子之情, 回到西岐还是会反。”

    吴大人劝慰道:“陛下不必太过忧心。伯邑考是西伯侯嫡长子, 西伯侯一直把他当做继承人来培养。他在伯邑考身上费了不少心血,怎么会轻易舍弃这个继承人呢?就算他舍得把伯邑考当做弃子,他想再培养一个继承人,那也是需要时间的啊!”

    纣王点点头,“不错,现在我们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只要他不是回到西岐就反,寡人就不担心了。想要留下伯邑考,需要找一个好借口。吴爱卿,你有什么建议?”

    吴云想了想,“陛下,微臣听闻伯邑考精通音律,尤其擅长抚琴,不如把他留下来做个琴师?”

    “不可!他是西岐的世子,把他留在朝歌做琴师这像话吗?别说西伯侯,就连朝中大臣都不会答应!”

    吴云也知道自己失言了,他连忙起身谢罪,“陛下圣明,微臣想的不够周全。”

    纣王伸手敲了敲桌子,“你先回去吧!这事寡人再想想。”

    吴云离开了,纣王看着空荡的大殿淡淡地说道:“妲己,别以为杨戬离开了,这里就没人能管得了你。”他扭头看着趴在地上的九尾狐,眼底像凝着千年不化的寒霜,“别挑战我的耐心,想要为我读奏折的人多了,你并没什么特殊的。如果哪天你消失了,想来女娲娘娘也不会怪罪于我。”

    纣王独自离开了,九尾狐趴在地上,眼里闪过一丝红色流光。

    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个假纣王……

    纣王回到寝宫在大殿里走来走去。其实按照他的意思,他想把姬昌的九十九个儿子都给弄到朝歌来,看他敢不敢轻举妄动!不就是多添九十九副碗筷吗?咱现在是大王了,是全天下最有钱有势的男人!难道还舍不得那么一点粮食吗?

    不过做大王也不能为所欲为,他必须要想出一个合理的借口把伯邑考留下。不然不用姬昌开口,比干和黄飞虎等人就不会同意。

    纣王把自己关在寝宫想了许久,眼看着快天黑了,他喊来了贴身内侍,“来人!宣丞相比干进宫!”

    比干很快就来了,纣王已经派人准备好了晚饭,他让比干入座,两人边吃边聊。

    纣王坐在上首,比干坐在下面,两人虽然分开坐着,但是桌上的菜品都是一样的。

    “王叔,这道炙鹿肉味道不错,风味绝佳,你尝尝。”

    比干坐直身体,冲纣王点点头,“谢陛下。”他夹了一块鹿肉吃了,连连夸赞鹿肉的软嫩鲜美。

    纣王看起来很高兴,又让他尝了尝别的菜肴,比干吃了都说好。

    比干入宫前就猜到,陛下突然找他,肯定不是吃顿饭那么简单。不过这饭都快吃完了,陛下还没提起话头,这让比干有些糊涂。

    吃过了饭,纣王让宫女给比干倒了一杯桃子汁。比干轻轻抿了一口,桃子汁甜丝丝,冰凉凉的,口齿间还有丝丝缕缕的果肉,非常清甜爽口。

    纣王说道:“王叔,寡人打算让伯邑考留在朝歌,王叔以为如何?”

    比干放下杯子皱了皱眉,“陛下,您是打算让伯邑考留下做质子吗?您的顾虑微臣能够明白,但是您之前无缘无故就关了西伯侯,如今刚把他放出来就扣下伯邑考做质子,这……这有些说不过去吧?”

    纣王笑了笑,“所以寡人想了一个法子,想和王叔商议一下。”

    “陛下请讲。”

    纣王说道:“听闻伯邑考精通音律,就让他在右学做个博士,教授学子学习音律吧!”

    比干并不赞成,“陛下,右学的学子都是贵族子弟,将来十有**都会入仕。伯邑考做了右学博士,必定会与学子们交往过密,从长远来看,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现在是右学的博士,等西伯侯走了,他就是左学的博士了。丞相能明白吗?”

    比干心中恍然,假如伯邑考能在右学授课,姬昌肯定乐意让儿子留在朝歌的。对于他们这种诸侯,能结识朝歌贵族的机会可不多,即使姬昌知道纣王的旨意有诈,他也乐意试一试。

    右学是大学,左学是小学,在左学念书的都是小孩子,伯邑考结交他们也没什么用,等他们长大了,估计早就忘记这个教授琴艺的老师了。

    比干这会儿想明白了纣王的用意,忍不住笑了出来,“陛下圣明,等明日您下了旨意,西伯侯必定会感念陛下恩德。”

    纣王笑了笑,“希望如此。”

    谈完了事比干就回去了,纣王回到寝宫,站在大殿门口看着天上的星星出神。

    不知道小二郎那边顺不顺利,不知道传说中连大王都敢凶的闻太师有没有凶他……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的纣王在担心着自己的小情人,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小情人回来的时候,给他带来了一个巨大的麻烦。

    次日早朝,纣王下了旨意,封伯邑考为右学博士,教授学生音律。比干带头恭贺西伯侯和伯邑考,满朝文武纷纷跟着道贺。

    西伯侯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他拉着儿子立刻领旨谢恩了。

    朝堂上一派和睦气氛,纣王看了心里却没滋没味的。如果昨天他没有跟比干打招呼,今□□堂上肯定不会这般和睦。比干的权利还是太大了,若是以后事事都要跟他打声招呼才能做成,这要耽误多少功夫?

    下了早朝,西伯侯把儿子留下来,打算嘱咐他几句话,“你来的不是时候啊!陛下已经答应放我回去了,你很没有必要过来。”

    伯邑考说道:“父亲,您在朝歌受苦,孩儿在西岐怎么可能待得安心呢?”

    西伯侯叹气,“你是好孩子,为父走了,你却要留下做质子,这可如何是好?”

    伯邑考倒是很乐观,“父亲放心,我们西岐一直以来对陛下忠心耿耿,想来陛下不会为难于我。孩儿也想留在朝歌城结交些人脉,父亲只管放心回去,等时机到了,孩儿便能回家了。”

    西伯侯点点头,“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啊!你一个人留在朝歌,万事都要谨慎小心。来朝歌之前,为父曾卜了一卦,卦象上显示,为父要在朝歌待满七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时间还没到,陛下就要放我回去了。这几日,我又卜了几卦,可惜……为父什么都算不出来,根本算不出你的吉凶。”

    伯邑考笑了笑,“父亲,命数自有天定。若是孩儿一条命能换回父亲平安,粉身碎骨又有何妨?”

    西伯侯看着伯邑考眼圈都红了。这是他第一个儿子啊!为了把他培养成出色的继承人,他不知费了多少心血。而他现在为了回到西岐,居然要把这个最受器重的儿子留在这里做质子。

    西伯侯连连摆手,“不行!不行!我不能把你留下,我这就去求大王,求他让你回去,为父老了,就算死在朝歌也无所谓的!”

    伯邑考拉住西伯侯,“父亲!西岐可以没有我,但是不能没有你!父亲回去后,好好培养姬发,他比我果断有担当。”

    西伯侯伤心地像个孩子,他紧紧握住伯邑考的手,“你放心,为父一定会接你回家的!”

    过了两日,收拾好东西的西伯侯很快就离开了朝歌,生怕纣王留下他似的。伯邑考把他送到城外,又过了几日他便去右学教书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纣王的威胁起了作用,妲己最近也老实了很多,不用别人催,每天都帮着批奏折。

    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除了杨戬。三个月时限已到,而杨戬还没有回来。

    下了早朝,纣王翻出朱砂笔在丝帛上写写画画。九尾狐跑过来问道:“陛下,您这是干什么呢?”

    纣王瞟了它一眼,“不该问的别问。”

    九尾狐还穿着那件虎皮连帽衫,它抖抖耳朵趴在纣王脚边殷勤地说:“陛下,杨道长还不回来,恐怕是出事了!妾身愿意为您分忧,去北海接应杨道长。”

    纣王拎起一块丝帛拍在九尾狐的后背上,“什么感觉?”

    九尾狐老老实实地说:“动不了了……”

    纣王:“本大王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老老实实地做本大王的爱宠,不然你就等着秃吧!”

    九尾狐蔫蔫地去批奏折了,纣王趴在桌上继续画神行符。

    从朝歌到北海,不知道有多远,除了多带神行符,还应该多备几双鞋子。纣王苦恼地挠挠头发,都修炼了几世了,他怎么就没点进步呢?除了借助于符篆的力量,他连个土遁都学不会!现在好了吧?想去北海找二郎神都不行!

    “启禀陛下,国师求见!”

    纣王立刻扔下朱砂笔,笔头把画好的神行符都弄脏了。他急急忙忙跑到门口,拉开殿门,“你说什么?国师求见?”

    门外的内侍吓了一跳,陛下双眼晶亮,好像很激动的样子。

    “是,陛下,国师已经在寿仙宫候着了。”

    纣王高兴地说道:“好好好,寡人这就去寿仙宫!”

    不等内侍准备步辇,纣王快步向寿仙宫走去。进了殿里,顾忌着有内侍在,纣王只是问道:“说好了三个月,国师怎么现在才回来?”

    杨戬拱手行礼,“启禀陛下,路上遇见一个熟人,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

    “熟人?谁啊?”

    杨戬指了指身边的一个小孩儿,“陈塘关李靖之子,哪吒。”

    纣王刚才光顾着看情郎了,杨戬一说,他才注意到杨戬身边还站着一个白白嫩嫩的可爱小孩儿。

    哪吒上下打量着纣王,过了半天,他扭过头去说了一句,“还好意思当大王!竟然这么弱!”

    纣王抬头看看杨戬,这么讨厌的熊孩子,请你从哪儿领回来的,就送回哪里去!不然你也别回来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