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封神榜7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92章 封神榜7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红楼之公主无双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把纣王扔在朝歌, 让他一个人对付朝中各怀心思的大臣,杨戬怎么想都觉得不放心。

    再加上宫里有个爱作妖的九尾狐,没有自己压着,杨戬觉得它不做坏事就不错了,根本不能指望它帮纣王处理政务。

    朝中局势, 杨戬看得分明。比干现在是丞相, 他倒是不会反商, 但是他想和纣王争权!自古以来, 皇帝和丞相之间都有这样的问题, 如果纣王是普通的帝王,完全可以慢慢磨, 总有一天会把权利集中在自己手中。

    但是纣王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封神大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打起来,他们现在一点准备都没有。

    现在国库空虚,全国各地旱灾水灾频发,朝中的大臣们又不齐心,纣王来到这,手底下没有可用的人才,一个大王想吩咐几件事都不知道该找谁。

    想到这里, 杨戬只好答应纣王, “我这就去找闻太师,但是北海战事拖延了许久, 就算我去帮忙, 这场仗也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

    纣王说道:“没关系, 你只管去。咱们以三个月作为期限,到时候不管闻太师能不能回来,你都先回宫来。”

    纣王找了一卷空白的丝帛递给杨戬,“你带上一份寡人的手谕,免得闻太师以为你假传旨意。喏,小哥哥,你自己写吧!”

    九尾狐趴在地上玩着大尾巴,它贱次次地挑拨离间,“杨道长,看看你选的好道侣,连字都不会写,他还能干什么啊?”

    纣王把墙上挂着的青铜宝剑拿下来,对着九尾狐比比划划,“你再说!你再说!再说把你尾巴割掉!”

    九尾狐谄媚地笑了笑,“陛下息怒,妲己知错了,求陛下饶了妲己吧!”毛茸茸的狐狸眯着眼睛,两只前爪合在一起拜了拜,看起来非常可爱。

    把宝剑挂回去,纣王冷笑,“哼!算你识相,下次再敢嘚瑟,我就把你的九条尾巴都割掉!”

    杨戬叹气,自己喜欢小动物,纣王也不遑多让。纣王只是口头吓唬两句,这九尾狐才不会怕他。他得想个办法,让纣王舍得打九尾狐……

    “陛下,武成王求见。”

    纣王看看杨戬,“黄飞虎找我作甚?”他吩咐外面的内侍,“请武成王在九德殿等候,寡人这就过去。”

    杨戬劝他,“黄飞虎是一员猛将,你可以拉拢他。毕竟他的妹妹是你的妃子,有这一层关系在,他会向着你的。”

    纣王整整衣领,嘚瑟地说:“哎!你说的这些,寡人当然明白了!咱现在也是有外戚的人了呢!自然要好好利用这个资源啊!”他挑起杨戬的下巴,“杨爱妃,你家里有什么厉害的亲戚啊?跟寡人说说?”

    杨戬淡淡地笑道:“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是我师父。”

    “咳咳,这个太大牌了,寡人现在还用不到。失敬失敬!”纣王不敢再皮,脚底抹油赶紧溜了。

    杨戬看看趴在脚边的狐狸,嘴角挑起一个阴冷的笑容,“妲己,接下来……我们该好好谈谈了。”

    黄飞虎等在九德殿,他跪坐在榻上似乎在想心事,听到内侍通报,他赶紧站起来给纣王行礼。

    纣王温和地笑着,亲自扶他起来,“武成王不必多礼,今日入宫,可有要事?”

    武成王说道:“陛下……可否屏退左右?”

    纣王点点头,他挥挥手,内侍和宫女都退了出去。纣王跪坐在武成王身边,给他倒了杯水,“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了,武成王可以畅所欲言。”

    大王亲自给自己倒水,武成王有些诚惶诚恐。也许是大王温和的态度给了武成王勇气,他坐直身体,诚恳地说道:“陛下,您近日来的改变,满朝文武都看得到。看到大王励精图治,微臣心中也颇为感动……”

    “好了!”纣王打断他,“武成王,你既是寡人的臣子,亦是寡人的姻亲,有什么话你直说便是。”

    武成王正色说道:“陛下,微臣觉得,您对丞相好像有些误解。前一段日子里,您整日待在后宫与妲己饮酒作乐,多亏了丞相安抚众臣,兢兢业业,不然时局恐怕会更加糟糕。”

    纣王明白了,武成王这是来说情了。“武成王,你觉得今日窥伺宫闱一事,是谁把寡人的决定给传出去的?”

    武成王觉得那不是什么大事,“陛下,西伯侯本就是要回归西岐的,您昨晚也答应了,就算这事传出去了也算不得什么。”

    纣王真是服气了,他发现武成王的脑回路非常简单,他认定的好人做什么事都是对的。

    纣王有些心灰意懒,他说道:“今日早朝,寡人问是谁走漏的消息,那人偷看了一眼丞相,你还看不出是谁把昨晚宴会上的话传出去的吗?武成王,都说闻太师和你,一文一武□□定国。既然你武可□□定国,那你说说,如果西岐也跟着反了,你怎么保护朝歌?”

    武成王低下头,“陛下,您的顾虑微臣明白了。西伯侯的事暂且不论,丞相却是您的王叔啊!如果您过河拆桥,朝中难免会有流言蜚语。”

    纣王扭过头去,用力揉揉眼眶,把眼睛揉的通红。他发挥毕生的演技,声音沙哑地说道:“寡人何尝不想君臣和睦?但是寡人只觉得一觉醒来,君臣离心离德。即使寡人尽力去弥补,但君臣间的裂痕也无法抹去。如今丞相和两位王兄已经不相信寡人了,今日寡人不过依照律法惩处大臣,丞相就以为寡人又要动用炮烙之刑似的。”

    武成王低头一想,自己不也是这样吗?虽然口口声声地说着陛下圣明,但心里还是不信陛下一下子就学好了。

    武成王伏在地上,恭敬地道歉,“陛下,不能全然信任陛下是臣等失职。”

    纣王把他扶起来,继续卖惨,“唉!也怪不得你们。这几天,寡人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突然清醒过来,发现寡人下旨杀了原配,还要杀了自己的孩子,寡人心中……真是……”他捂住嘴巴扭过头去,假装不让武成王看到自己的泪水。

    过了一会儿,纣王好像平复了心绪。他继续说道:“寡人愧对丞相商容,愧对上书死谏的大臣们。失去了原配妻子和孩子,也许就是上天对寡人的惩罚。”

    武成王也颇为唏嘘,他安慰纣王,“陛下,您的两位王子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纣王苦笑,“嗯!寡人也相信他们会回来的。”

    卖了一波惨,又假哭了两声,哄走了黄飞虎,纣王默默地回了寝宫。不知道武成王会不会站在自己这边,希望自己的戏没有白演。纣王真心觉得拉拢黄飞虎只能靠骗的,他怎么觉得这种心思单纯的武夫好像没有什么拉拢的价值呢?

    回到寝宫,纣王没看到杨戬,也没看到九尾狐。他四处找了找,在床头找到一张丝绢,上面有杨戬的字迹。

    ‘我去北海找闻太师了,万事不要强出头,保护好自己最重要。’落款是杨戬。

    “九尾狐?妲己?你哪去了?杨戬走了,你别想偷懒,快点出来帮我批奏折!”

    寝宫里没动静,纣王威胁道:“再不出来,我就砍你尾巴了!”

    九尾狐嘤嘤地哭了出来,“你砍!你砍!你赶紧砍死老娘!老娘不想活了!呜呜呜呜呜——”

    纣王听到声音是从叠好的被子里传出来的,他抖开被子,拖着九尾狐的尾巴,把它拽了出来。

    “你怎么藏我被窝里了?我不要跟你这个狐狸精睡!”起初纣王还有点不乐意,但是看到九尾狐的样子,他立刻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的毛是怎么了?才这么一会儿没见,你怎么斑秃了?哈哈哈!”

    九尾狐伸爪子抱住脑袋,“你别笑了!还不都是那个杨戬干的!”

    纣王笑得瘫在地上,九尾狐头上和身上的毛好像被人给揪掉了,一撮一撮的,揪得还特别不均匀,只有四肢和尾巴上的毛还是完整的。看起来可不就是斑秃了!

    “哎呀我的天哪!噗——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笑得肚子疼。”

    九尾狐幽怨地说道:“趁现在,你就尽情地笑吧!我可是很记仇的,现在我动不了你,但是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把你的头发薅光!”

    纣王无赖地说:“来啊!来啊!我怕你啊!这是纣王的身体,你随便薅啊!”

    九尾狐生无可恋地趴在床上,纣王看它小样儿也挺可怜,于是建议道:“哎!看你可怜,咱们俩做一个交易吧!”

    “除非你能让我长毛,不然我对别的交易没兴趣。”

    “生发这种技术太高端了,我做不到。不过嘛……我有另外一门手艺,我会缝衣服!”

    九尾狐不感兴趣,“那又怎样?”

    纣王说道:“你给我批奏折,我给你缝衣裳,这样就可以挡住你的斑秃了。”

    九尾狐将信将疑,纣王说道:“去!去库房里偷些布料和皮草,我给你缝衣裳。”

    九尾狐点点头,颠颠地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叼着一大张虎皮递给纣王。

    纣王揉揉它的斑秃脑壳,“去批奏折吧!好好干活,要是敢糊弄我,我就把你尾巴和四条腿也薅成斑秃!”

    为了仅剩的皮毛,再加上杨戬走前给她下的咒,九尾狐叼着竹笔,认命地去批改奏折了。

    纣王非常贤惠地穿针引线,以前家里穷,只有他和董父两个人,那个时候,他便开始学着做衣裳了。他打算做一件连体衣,带帽子那种。正好九尾狐拿回来的是张虎皮,等它戴上了虎皮帽,它就可以真的狐假虎威了。

    杨戬离开的第一夜,纣王和九尾狐各干各的,彼此相安无事。

    第二天早朝,纣王带着九尾狐上朝,他还没把椅子坐热乎呢!比干就出来禀报,“陛下,西伯侯姬昌之子伯邑考觐见。”

    纣王朗声道:“宣!”

    伯邑考上殿,伏在地上行了大礼,“犯臣之子伯邑考觐见。”

    纣王温和地说:“起来吧!你刚从西岐来,可能还不知道。寡人已经赦免了你父亲的罪,以后不要说自己是犯臣之子了。”

    伯邑考说了些感谢天恩的话,纣王玩味地笑了笑,儿子跟老子真是一副德行。

    “陛下。”伯邑考说,“臣从西岐来,带来先祖留下的镇国之宝献给陛下,望陛下笑纳。”

    纣王有一点点好奇,“哦?你带了什么?”

    “有祖父传下来的七香车一辆,此车不用推引,乘坐此车,来往东西全凭车内之人做主。还有一张醒酒毡,醉酒之人躺在上面,不过片刻便能醒酒。另外还有白面猿猴,此物虽是牲畜,但它擅长三千小曲,八百大曲,宴会歌舞时,可以助兴。”

    纣王对醒酒毡很感兴趣,一听就是两杯倒人士居家旅行的必备良品。不过作为一个学好了的大王,他不能接受这种使人玩物丧志的东西。

    “东西都带回去吧!既是先祖留下的东西,就该好好留着。”纣王吩咐比干,“把伯邑考公子安排在西伯侯的偏殿住下,也让他们父子两个好好叙叙离别之情。”

    比干答应了,请伯邑考离开了寿仙宫。纣王拿起桌上的一个竹简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他记得九尾狐昨天说游魂关战事吃紧,前线的将领又要军饷了。

    纣王给九尾狐传音,“小狐狸,你昨天提到的要军饷的奏折放哪里了?”

    九尾狐幽怨地说:“伯邑考长得真俊俏,风姿秀雅,眉清目秀,言语温柔,比纣王强多了!要是我能跟他春宵一度就好了……你看他的腰,一看就知道,他在床上肯定比纣王猛多了!”

    纣王差点被口水呛死,“大姐,你思慕少年郎也得考虑考虑场合啊!上朝呢!你快点帮我干正事!”

    九尾狐得寸进尺,“你把伯邑考送给我,我肯定会好好帮你的!”

    纣王冷漠脸,“你前几天还说自己喜欢纣王呢!怎么今天就变卦了?伯邑考又不是我儿子,我凭什么说送就送?你有本事就去勾引他,看他喜不喜欢你这种斑秃狐狸!”

    纣王在桌上翻了一通,找到了想要的奏折,他没理九尾狐,开始处理那些琐碎的,好像永远都处理不完的政务。

    退朝后,纣王把上卿吴云留了下来,吴云跟他汇报了一下窥伺宫闱一案的进展,他说那个官员招了,说透露消息的是丞相比干。

    纣王想了想说道:“把此事压下去吧!至于被关在牢中的官员……先关着吧!不要虐待他。”不管是流放还是斩首,纣王现在都不想下这种命令。手握生杀大权的感觉太可怕,他很怕控制不住自己,成为一个心狠手辣的帝王,成了一个每天只想着巩固王权,高高在上的帝王。

    吴云以为纣王对那个官员还有别的打算,对纣王的这个命令也没有太在意。他想了想还是劝谏道:“陛下,臣还是觉得,放走姬昌不是一个好主意!”

    “可是不放姬昌,朝中几位重臣会对寡人不满。到时候不用姬昌打过来,寡人的朝歌城就先乱了。”

    吴云问:“陛下,难道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吗?”

    “倒是还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姬昌可以回去,伯邑考必须留下。”

    吴云眼睛一亮,“对啊!伯邑考来得太是时候!陛下圣明!”

    九尾狐给纣王传音,它哼哼唧唧地说:“怪不得不肯把伯邑考送给我,原来是你想给自己留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