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白蛇传23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80章 白蛇传23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快穿之教你做人盛世医香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丹宫之主     俗话说得好, 小别胜新婚。不过为了建设和谐社会,本文将略过二郎神与许仙的夜生活, 直接将时间跳到第二天早上。

    清晨,阳光透过窗纱洒进房间, 二郎神抬起胳膊挡住光。

    伸手摸摸旁边, 铺盖已经凉了, 二郎神从床上坐起来, 看到一个身穿宝石蓝底子绣金色大牡丹锦衣的男子撅着屁股在镜子前面捣鼓着什么。

    “许仙?”二郎神的语气中有些不确定。

    看背影, 这人确实是许仙,但许仙平时不会穿这种图案浮夸的衣裳。

    “你醒啦!”许仙从桌上拿起一枝红色月季花,斜斜的插在了髻上。他转过身,手里拿着一把扇子刷拉一下展开,金色的扇面上还着艳丽的牡丹花。“你看看我这身行头怎么样?”

    二郎神靠着枕头把头扭过去, “挺好看的。”

    许仙把他的脸掰过来, “你真诚一点, 看着我说。”

    “只要你换一件外袍, 把腰间的荷包, 香囊,玉佩都摘掉, 脑袋上别着的花还有手里的扇子的都扔掉, 你还是好看的。”

    许仙有些苦恼, “这些可不能扔, 这些是我为了出门办事特意准备的行头。”

    “你今天要干什么去?”

    许仙纠正他, “不是我要干什么, 而是我们要干什么。”

    二郎神无奈,“好吧……我们要干什么去?”

    许仙做出一个凶狠的表情,“我们要抓住法海,让他知道得罪谁也不能得罪我!”

    二郎神觉得许仙这种表情还挺可爱的,不过……“你找法海算账而已,没必要穿成这样吧?”

    “不!我和姐夫花钱在郊外买了一大片水田,从今往后我就是许大官人了,必须要穿的富贵一点。再说了,我去找别人麻烦,怎么也得装扮的坏一点!不然我不好意思下手!”

    二郎神叹气,“你开心就行……”

    二郎神换过衣服,洗漱过后,逆天鹰推开窗户,小脑袋瓜搭在窗框上说道:“主人,我找到法海在哪里了。”

    二郎神把毛巾搭在架子上,“昨天不是跑了吗?今天这么有胆子,还敢过来。”

    逆天鹰小声地说:“主人我错了,我愿意将功补过。”

    二郎神冷哼一声,“前面带路。”

    许仙眼睛一亮,“先等等!小逆啊~过来~”

    逆天鹰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二郎神,可惜它的主人对它没有丝毫怜惜。

    逆天鹰用非常无辜的声音说:“对不起,许仙,都是我的错。”它甚至举起翅膀挡住了眼睛,发出了嘤嘤的哭泣声,可以说它非常的有心机了。

    许仙搂住它,“好啦!小逆,我原谅你啦!来,我送给你一份礼物!”

    逆天鹰把翅膀挪开一点点,露出一只眼睛“什么礼物?”

    过了一会儿,逆天鹰穿上了一件宝石蓝的小马甲,脑袋上顶着一个小小的花环,看衣裳的样式应该跟许仙身上是一套的。许仙捧脸说道:“恩恩,我就知道这身衣服会很配你的!”

    逆天鹰生无可恋地挥挥翅膀,“走吧!我带你们去找法海……”

    许仙以为法海会逃得很远,没想到他一直待在钱塘江畔,根本没走多远。

    “你这些日子一直待在这里吗?”许仙问。

    法海点点头,他看着江水静静地说:“是的。”

    许仙找了块大石头,翘着腿坐在了石头上,他把扇子斜插在领口里,吊儿郎当地问:“大师天天在这参禅,可悟出了什么重要的佛理?”

    法海安安静静地看着江水不说话。哮天犬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冲着法海说道:“许仙问你话呢!快点回话!”

    哮天犬凑到许仙身边表功,用狗狗脸生动地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许仙,我一直守在这里看着他呢!寸步不离的!”

    许仙揉揉它的脸蛋,“乖仔!正好我也有礼物送给你。”

    他从怀里拿出一件大红撒花的小衣裳给哮天犬套上了,“哮哮,你喜不喜欢这个颜色?自古红蓝出cp,你和逆天鹰是一对儿哦!”

    哮天犬和逆天鹰对视一眼,它们非常默契地扭过头去,“呸!谁和秃毛鸡(蠢狗)是一对儿!”

    许仙玩闹够了,把逆天鹰和哮天犬赶到一边去。

    他对法海说道:“你要在这里站多久?你绑架了我,难道连一句道歉的话都不肯说吗?”

    法海转过身来,恭恭敬敬地对许仙行了个大礼,“许施主,对不起。因为我的私仇,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许仙问:“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

    “金山寺的名声因我毁于一旦,我无颜再回金山寺,也没有办法给大家一个交代。我罪孽深重,只能以死明志了。”说完法海就跳进了波涛翻滚的钱塘江。

    许仙从石头上跳下来,“喂!你回来!”

    哮天犬跳进江中叼着法海的领子把他从江水里捞了出来。

    钱塘江的大潮快到了,江涛汹涌,江水浑浊,法海被捞出来,秃脑壳上挂了几根水草,僧衣上都是泥沙。

    许仙把脑袋上的花拔下来,拎着那朵月季冲着法海指指点点,“你看看你那么点出息!不就是金山寺被传几句闲话吗?你这就受不了了?你有本事跳江,你没本事承认是不是?别整的那么委屈,当时就是你绑架了我,你们金山寺的僧人都是帮凶!”

    法海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说:“阿弥陀佛,许施主,我知道很对不起你,但是这跟我们寺里的僧人没有任何关系,请您不要迁怒。”

    “你别冤枉好人啊!我可没迁怒。你们寺里的玄宁小和尚还看押过我呢!”许仙把月季花又别在发髻上,“你们寺里的和尚都被信众给宠坏了,打着斩妖除魔的名头,净干些违法乱纪的事,而且一点悔过之心都没有!”

    法海听了许仙的话,满脸愧色,“许施主,贫僧自觉罪孽深重,欠您的……贫僧来世再还。”

    许仙不同意,“不行!有什么账今生今世就给我算明白了!我下辈子还有别的事呢!没工夫跟你掰扯这点破事!这样吧!我最近刚买了一块田,这眼看着到了秋收的季节,可是我还没找到人给我收稻子。如果你想补偿我,就来给我当长工吧!”

    他招手叫来哮天犬和逆天鹰,“来,两个小宝贝!把法海看管好了,不要让他跑掉!”

    许大官人牵狗架鹰,带着相好的出门溜一圈,没费几句口舌就收获了一个免费的长工。回来的路上,二郎神把云头停在了金山寺上空。

    许仙对法海说道:“下去跟寺里的僧人们道个别吧!他们那么崇拜你,你好歹给他们一个交代。”

    法海看了许仙一眼,他沉默地行了个礼,飞回了金山寺。

    二郎神把哮天犬和逆天鹰打发回灌江口,他和许仙没有等法海,直接回家去了。

    许仙敲敲门,李公甫问:“谁啊?”

    许仙说:“姐夫,是我,开门!”

    李公甫拉开大门,看到许仙的打扮半天说不出话来,“你、你、你怎么……怎么这副打扮?娘子!娘子!”

    许娇容扶着后腰从屋里走出来,“你喊什么!汉文回来了,又不是来了外人,你喊我出来干什么?”

    李公甫无辜地说:“你自己看嘛!”

    许娇容看到许仙的打扮立刻就炸了,“许汉文!你这是什么打扮?快把脑袋上那朵花给我摘掉!”

    许仙怏怏地把月季摘下来,许娇容训他,“一个大男人插花戴朵的多难看!还有你这身衣裳立刻换掉,穿的清清爽爽的不好吗?”

    “姐,我错了……我这就把衣裳换了。”

    许娇容满意地点头,“这还差不多。正好我做了一件新衣裳,你今天就把新的给换上吧!”

    许仙跟着许娇容回卧房拿新衣服,李公甫请二郎神去前厅坐下。

    “杨先生,你最近有时间吗?”李公甫问。

    二郎神点点头,“姐夫有什么事吗?”

    李公甫叹气,“最近钱塘县出了一桩奇案,好多小女孩被杀,死状异常凄惨啊!据目击的小孩儿说,凶手是一个长长的,多手多足的怪兽。县太爷要求捕快在十日之内破案,可破案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以前的几个兄弟求到了我这里,我本不想往身上揽事,可是我刚离开衙门没多久,若是拒绝了,显得我太绝情。杨先生……你看,能不能帮我,把这案子查清楚?这神神鬼鬼的事,我觉得找您肯定没问题。”

    二郎神想了想,笑着点点头,“姐夫放心,这事容易得很,根本不用我出面。许仙给家里找了个长工,我看这件事交给他刚刚好。”

    李公甫摸摸下巴,“汉文又找长工了?这回雇来的长工不会干着干着又跑掉吧?”

    二郎神笑了笑,“这个嘛……也说不准。”

    许仙回屋换了新衣裳,许娇容看着清隽俊秀的弟弟,心里高兴极了。“真好!一转眼你都这么大了。”

    许仙扶着许娇容坐下,指了指她的肚子,“我是长大了,可姐姐就辛苦了,这还有个小的等着你养呢!”

    “我和你姐夫盼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盼来这么一个孩子,怎么会嫌养孩子累呢?”

    许仙感慨地说:“我这些年让姐姐费心了。”

    “才没有呢!你从小就听话,长大了更是不用我们操心。不大点就天南海北的跟着杨先生跑,还经常往家里拿钱。我和你姐夫没有长辈扶持,能把日子过得这么红火,你可是没少出力。”

    许仙拉着姐姐的手,“姐,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咱们不提了啊!”

    许娇容点点头,说起了另外一件事,“你姐夫以前的同僚过来求他,请他帮忙破案子。”

    “破案?”许仙皱眉,“姐夫已经不在衙门里了,他们还找姐夫干什么?”

    许娇容拍拍心口,“说起这件事就让人害怕,最近钱塘县出了一件怪事,丢了好几个小孩儿,等找到的时候孩子已经被杀了。你姐夫的同僚破不了案,所以过来请他帮忙。”

    “姐夫答应了?”

    许娇容没好气地说:“你姐夫那么好面子,他能不答应吗?我想了一下,这事……十有**是妖魔鬼怪干的。”

    “姐,你不用担心,这事交给我就行了。”

    许娇容说:“本来我是想让你出手的,可是昨天我遇见了白姑娘和青姑娘,她们俩说这事她们会帮忙解决的。我不想麻烦她们,所以没答应。”

    “你说……小青和白素贞?”

    “对啊!”

    许仙托着下巴想了想,“她们出手也行,正好白素贞还欠我人情呢!姐姐你有事随便使唤她没关系的。”

    许娇容说道:“什么使唤啊?说的这么难听!既然如此,我下午就去告诉白姑娘一声,请她们出手帮忙。”

    晚上的时候,许娇容和李公甫躺在床上聊天。

    许娇容说:“汉文说了,破案那件事,交给白姑娘就行了。”

    李公甫想了想,“我记得汉文好像提过,白姑娘算是咱们家的长工是吧?”

    “玩笑话而已,当不得真的。”

    李公甫闭上嘴在心里想,白姑娘等于长工,那这么说杨先生提到的长工就是白姑娘喽!原来汉文和杨先生提的都是一个人呀!那我就放心了。

    安然睡去的李公甫并不知道,除了白长工,他们家还有一个法长工。

    法长工处理好金山寺的事情就来找许仙了,不过他没有住在许仙家,而是被二郎神安排在了稻田边的小茅草屋里。二郎神吩咐他调查一下城中小女孩失踪一事,法海恭恭敬敬地答应了。等黑夜来临,他就向城中走去。

    夜深了,城里的人都睡了。平常时候,城里的夜应该是祥和宁静的。但是法海刚进城里就感觉一股阴气袭来,让人浑身战栗。

    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阴冷的感觉瞬间消散。法海跟着那股阴冷的气息往城西走,他来到一处破败的庭院,慢慢走了进去。

    一个白衣女子抱着一个小女孩,好像伏在她身上吸她的阴气。法海冲那白衣女子拍出一掌,一个青色的身影挡在了白衣女子前面。

    “法海!你做什么!”

    法海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白素贞,小青,放下那个孩子!”

    小青骂道:“你这个贼和尚!你看清楚一点,我们是在救人,不是在害人!”

    法海说:“真君已经将此事交给了我,你们俩离开吧!把那孩子给我!”

    谁救人都无所谓,不过白素贞看到法海就来气,“许仙是我的恩人,他既然把事情交给了我和小青,我们就不能半途而废。法海,我劝你还是回去做你的得道高僧吧!这里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法海不肯走,白素贞也不肯走,一言不合两人就打了起来,小青还在一旁呐喊助威,“姐姐!他现在手中没有趁手的法宝,你打他,下狠手!”

    “都住手!你们闹够了没有!”

    法海和白素贞退开,许仙和二郎神站在了他们中间。

    二郎神抱住地上的小女孩,看她还有一口气,喂给她一粒丹药,小孩儿的脸色便红润起来。

    许仙问:“凶手呢?被你们放跑了吧?”

    白素贞和法海面带愧色,没有说话。

    许仙怒道:“你们都多大岁数了!能不能成熟一点?既然上辈子的仇总是忘不了,那你们干脆成亲好了!法海,你以后天天使唤白素贞洗衣做饭,抱了当年的仇!白素贞,你体会体会凡间的七情六欲,赶紧看破红尘成仙去!你们俩开开心心地做一对相互折磨的怨侣好不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