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白蛇传11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68章 白蛇传11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破道[修真]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快穿之教你做人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不死佣兵带着空间闯六零     “大师, 你听说过安利吗?”

    法海摇摇头, “安利?是某种教派吗?”

    许仙托着下巴想了想, “差不多吧!”

    法海老老实实地说:“闻所未闻,还请施主指教。”

    许仙拎着包子说道:“既然你没听过,那我就给你讲一讲。**是我的信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我的行事准则。我不讲因果,也不讲前世和来生。我只为了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而奋斗。大师, 我说了这么多,你听懂了吗?”

    法海老实地摇头,“没听懂, 什么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又是什么呢?还请施主为我解惑。”

    许仙大手一挥, “这些你都没有必要知道,总之,谁也不能改变我社会主义接班人的身份, 要知道不管是入少先队还是入共青团, 我都是第一批呢!我的脖子上永远系着一条鲜艳的红领巾!大师,我还有事, 就此告辞。”

    法海追着问:“可是施主, 还有很多事情你没有给我讲清楚呢!”

    许仙不耐烦地说:“讲那么清楚做什么?我没时间啊!而且我们社会主义接班人不是谁都能做的。我说句实话, 大师你不要太伤心, 您都古稀了, 年纪太大了, 做不了接班人了。”

    法海都被许仙绕晕了, “施主, 你说了半天也没说明白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而且你不了解佛法,怎么就知道佛法不如社会主义呢?”

    “大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都是哲学,你就不能用平等的眼光对待吗?为什么非要分出个优劣?就你这种瞧不起其他信仰的行为,我就觉得你不是一个好和尚。我真的不能跟你说下去了,我的包子都凉了。”

    法海跑到他前面站住,“施主,最后一个问题,我想问,你说的这些跟安利有什么关系?”

    许仙想了想,“嗯……并没什么关系,我就是提一个话头,不提起安利我怎么开始我的表演呢?大师再见,祝你身体健康,每天都能吃到小馄饨。”

    许仙害怕法海再问东问西,他拎着包子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跑到县衙,离得老远,许仙就看到二郎神躺在县衙房顶上晒太阳。

    “你最喜欢的香菇馅和南瓜馅。”

    二郎神变出一张躺椅和一张小桌,屋顶是斜的,但是躺椅和小桌却稳稳当当地立在半空。

    “你吃早点了吗?头晕不晕,还难受吗?”

    躺椅上铺了软垫,许仙躺在上面,椅子在半空晃了两下,像是坐在了巨大的气球上。

    “我吃过饭了,这个是给你带的。你知道我刚才买包子看见谁了吗?”

    二郎神神色一凛,“你遇见白蛇了?”

    “不是!我遇见法海了!”

    只要不是白素贞就行,二郎神的神色缓和了许多,他问:“法海又是谁?”

    “这个就是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了。在白蛇传的故事里,有一个大反派,他一直叫嚣着人妖殊途,破坏许仙和白素贞的感情。白素贞生了一个孩子,她舍不得孩子和相公,不肯成仙了。这个反派,也就是法海,他把白素贞抓了起来,压在了雷峰塔底。哦!对了,法海是个和尚!”

    二郎神听了满意地点点头,“看来这法海是个得道高僧。”

    许仙不满地说:“哪有得道高僧喜欢吃小馄饨的?而且他刚才一直劝我出家当和尚!我才不出家呢!”

    二郎神的态度立刻变了,居然敢挖他的墙角,“果然和尚没一个好东西。”跟白素贞一个德行。

    许仙捏了一个香菇包子慢慢吃了,“县太爷有没有找人来除妖?”

    “找了,刚才来了好几个道士。不过都是些江湖骗子,我只是刮了几下风,他们就被吓跑了。”

    许仙听着二郎神说话,捏着包子一口接一口地把香菇包子都吃光了。

    二郎神甩甩空空的纸包,“你不是说你吃过饭了吗?”

    许仙无辜地说:“你早上也吃过饭了啊!我买这个过来就是当点心的。”

    “这么大个的包子当点心?”

    许仙坚定地点头,“是!一个是甜点心,一个是咸味点心。”

    二郎神揉揉太阳穴,许仙戳戳他,“你怎么了?”

    二郎神叹道:“我算一下自己还有多少家底,够不够你吃的。”

    许仙不高兴了,“小气!钱不够了我就把你卖掉换包子!”

    “禅师,您快帮我们看一看。库银被盗,一直不能破案,本县无法向上面交代啊!”

    听到了县太爷的声音,许仙从软椅上站起来,走到房檐边上往下看。

    “大人不必忧虑,还请您带贫僧去库房看一看。”

    许仙冲二郎神招招手,“县太爷刚刚又找来一个和尚。”

    二郎神兴趣缺缺,“和尚不会比道士强的,放心,他们抓不住那两个蛇妖。”

    许仙走回来,扯扯他的袖子,“不是啊!来的人正是法海,他还是有点本事的。”

    “谁来了?”

    “就是刚刚劝我出家的法海和尚啊!”

    二郎神从躺椅上跳下来,站在房檐上往下看。县太爷身边站了一个年轻英俊的和尚,他气质和善,说话也斯文有礼。

    二郎神在心里冷哼一声,原来这就是那个劝许仙出家的和尚。

    县太爷带着法海去了库房,法海在库房附近溜达几圈,他点点头,“这里确实有股妖气。”他吸吸鼻子,“感觉是蛇妖。”

    县太爷大为赞叹,“禅师,您果然是得道高僧。我找了好几个道士,可他们都是来骗钱的江湖骗子!”

    许仙跟二郎神赞叹道:“法海禅师果然有些门道,一下子就看出偷东西的是蛇妖。我跟你学了那么久,还是不如他厉害!”

    二郎神面无表情地说:“有什么厉害的?他不过是长了一个好鼻子。我随便找个狗都比他强。”

    许仙奇怪地看着他,“你好像超级讨厌他啊!”

    二郎神扭头,“没有,我没有特意去讨厌谁。”

    二郎神设了结界,法海法力高深,不过他到底是个凡人,并没有察觉到后面有两个人在对他评头论足。他在银库里转了几圈,摸了摸放库银的箱盖,又摸了摸库房的门锁。

    检查完所有的细节,法海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阿弥陀佛,大人,该去哪里捉贼,贫僧心中已经有了些想法。请在府衙内稍等,贫僧去去就回。”

    县太爷连连拱手,“多谢法海禅师,本官就静候佳音了!”

    县太爷一直把法海送到大门外,许仙看了心里不服气,“这个县太爷就是欠收拾,我姐夫好好干活,他不感谢,对着一个和尚,他却毕恭毕敬的。”

    二郎神拍拍他的肩膀,“别担心,一会儿那个和尚若是没找到青蛇她们就罢了,如果找到了,我会阻止他捉妖的。”

    许仙说:“咱们先跟去看看,见机行事吧!”

    法海不坐船也不雇马车,他手中拖着一个非常普通的钵盂,一步一步地往杭州城走。他的步子不大,走路的样子也很悠闲,但是许仙仔细观察发现,他的脚根本没有踩在地上,身体却快速地往前移动。现在已经是正午,太阳非常毒辣,法海走在路上一点汗都没流。

    二郎神心里升起一丝赞赏,这和尚有些能耐,应该是一直刻苦修行,从未懈怠。他对许仙说,“你很该向这和尚学一学,他基础不错,一看就是从小刻苦修行。”

    许仙知道二郎神天赋好,严于律己,所以他非常欣赏刻苦努力的人。他不高兴地说:“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很努力啊!”

    二郎神捏捏他腰上的软肉,“你摸摸肚子上的肉再说这句话,让你辟谷,你就是不肯。”

    许仙心虚地说:“我又不能飞升,辟谷又有什么用。我看你就是看够了我这张老脸了,故意找我的茬!”

    二郎神:“……你今天好像才十八。”

    许仙白了他一眼,“反正你就是厌倦我了,你这个负心汉!”

    两人偷偷跟着法海,路上打情骂俏也不觉得无聊。

    三人来到了双茶巷,白素贞和小青正坐在屋里,无聊地摘花玩。二郎神不让她们报恩,她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法海站在仇王府门口,刚想开口说几句捉妖前的行话,许仙却突然跳到他身边,阻止了他,“大师,我有一事相求,麻烦您借一步说话。”

    法海笑呵呵地说:“施主,你想好了吗?打算出家了?”

    “没有,我不出家。我忘不了社会主义,也忘不了安利纽崔莱。事情是这样的,住在这里的两只蛇妖与我有些过节,您可不可以不要把她们俩捉走。”

    法海为难地说:“这恐怕不行,贫僧已经答应了杨大人。做人不可言而无信啊!”

    许仙想了想,“大师,算我求您,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一定会尽力满足您。”

    法海笑着说:“若是施主能跟贫僧回金山寺,贫僧什么都答应您。”

    二郎神忍不住了,臭和尚!又来挖墙脚!“他是我的人,他不能出家。”

    法海看着二郎神皱了皱眉,这人看起来就是个普通凡人,但是法海却从心底里畏惧他,这是怎么回事?

    二郎神说道:“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提,但是许仙绝对不会出家跟你去当和尚。”

    法海想了想,“贫僧并不需要什么。许施主不想出家,贫僧也不会勉强,不过偷库银的蛇妖,贫僧还是要收的。”

    外面吵吵嚷嚷,白素贞和小青已经偷听了半天了。听到法海说要收妖,小青不忿地跳出来说道:“臭和尚,我不过是拿了几锭银子,你凭什么多管闲事来收我!再说了,我偷的银子已经交给二郎神了。”

    许仙惊讶地看着二郎神。白素贞点点头,“许相公,仙君昨夜过来确实把库银拿走了。”

    许仙没想到二郎神还有小秘密瞒着他呢!二郎神的事可以回家以后再说,在外人面前可不能让人笑话,他仰着脖子装作不在意地说:“呃……他、他拿回去就对了啊!你们拿得是不义之财,不能把库银放在你这里!”

    许仙转过头来对法海说道:“大师。我姐夫是衙门的捕头,库银被盗,我姐夫兢兢业业地捉贼,杨大人不但不体谅他的辛苦还肆意辱骂,打他板子。我不能眼看着我姐夫受辱,所以杨大人若想捉贼,他必须要给我姐夫道歉。”

    小青不高兴地说:“喂!许仙你至于这样子吗?我是偷了些银子,你也不用把他交给那个糊涂县官吧?”

    许仙叹气,“二郎神只是拿走了库银,没弄死你们就代表他要放你们一马。只要我帮你把库银还回去,你和白素贞是不会有事的。”

    法海说道:“许相公,冤冤相报何时了?你姐夫在杨大人手下做事,没有保护好库银,说明他命中注定有此劫难。您还是放平心态,让贫僧把这两只妖带走吧!”

    法海的话激怒了许仙,他骂道:“法海,别他娘的跟我说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县太爷把我姐夫打了,我若是一个怂包蛋,便忍气吞声,一个屁都不会放!但是我现在既然有这个能力替我姐夫出气,我就不能让我姐夫白挨一顿打!我好声好气地求你,你不肯答应,有本事,你就从我和二郎神的手底下把青蛇和白蛇带走!”

    许仙挡在白素贞身前,白素贞感动地说:“许相公,多谢你保护我,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救我了。”

    二郎神眯起眼睛,神色不善地看着白素贞,许仙自觉地往旁边挪了挪,“这位大姐,不要太感动,我做的这一切都不是为了你。”

    白素贞:“……”

    法海其实没有万全的把握能收服白素贞,再加上有二郎神阻拦,法海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捉妖。“许施主,既然你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贫僧技不如人,捉妖之事只能作罢。不过这两位蛇妖在红尘中行走,只怕会生出更多祸患,许施主可有对策?”

    许仙说:“她们两个你不用操心,我会让她们俩在我家做长工的。”

    小青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满地嚷道:“长工?你让我们两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做长工?”

    许仙冷漠脸,“做长工,给我养猪,被法海捉走,这三条路你选一个!食物链上最低端的人没有资格说话。”

    事情变成这个样子,法海觉得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有许施主和神君看着两只蛇妖,贫僧也就放心了,贫僧告辞。”

    捧着那个钵盂,法海慢慢走远了。许仙对白素贞和小青说,“明天早上,去钱塘县衙等着,如果敢逃跑,你们就去养猪!”

    安抚好法海和两只蛇妖,许仙招呼着二郎神离开,他小声说道:“敢偷偷跑来找蛇妖,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