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白蛇传10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67章 白蛇传10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二郎神抓着许仙的手把蜘蛛吞了下去, 许仙吓得扑过去掰他的嘴, “你吃它干什么?我从地上捡起来的, 多脏啊!”

    二郎神摊开手, 黑蜘蛛老老实实地待在他手心里。“放心, 我根本就没吃。”

    许仙把黑蜘蛛放在地上,抓着二郎神的袖子擦擦手,“你说说你,怎么那么调皮?”

    二郎神也在许仙的衣服上擦两下手, “我的这件外袍不要了,你记得给我做新衣裳。”

    “你要是信得过我,我就给你缝。”

    二郎神环顾四周,牢房里潮湿肮脏,虫子老鼠满地乱跑。“你这是何必呢?为了和县太爷置气, 你住到这里来。”

    许仙不在意地躺在稻草堆上,“姐夫这几年在他手下不知道受了多少气, 县太爷必须亲自给姐夫道歉,不然这事不算完。”

    他抬起一只手撑着脑袋,“县太爷肯定不会轻易就范,我已经打算好了,不管县太爷请了谁来捉妖,我一定要把事情搅黄!让他库房里的银子都被偷光光!”

    二郎神掐掐他的脸, “那也不用住在这里, 我舍不得。”

    许仙去摸他的手, 还冲他抛媚眼, “小哥哥既然舍不得我,过来跟我一起住呀!”

    二郎神看到脚边爬过的蟑螂,抓着许仙的手瞬移出牢房,把他扔进热水池子里。

    许仙从水里钻出来,甩甩头。这池子里的水是引过来的温泉水,底部和周边是用青色大石块围起来的。此处绿植掩映,遮挡住了温泉池子,是个泡澡消遣的好地方。

    “这是哪儿啊?”许仙问。

    二郎神递给他一个托盘,上面有一壶米酒,还有一盘樱桃。“这里是我刚建好的温泉山庄,本打算过些日子带你过来玩,没想到今天就用上了。好好洗干净,不许把牢里的虱子带出来。”

    许仙把湿衣服脱掉,吃了一颗樱桃,没敢碰米酒,他的岁数一直涨,不过酒量一直是老样子。

    许仙一口气往嘴里塞了好多颗樱桃,腮帮子像仓鼠一样鼓起来,“今天那个偷银子的妖精,我觉得他有点熟悉。”

    二郎神倚在池子边,手里握着酒杯潇洒极了,他问道:“你见过他?”

    许仙把樱桃核吐出去,皱眉摇了摇头,“没见过他,就是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很熟悉。一身青衣的蛇妖……他不会是白素贞的丫鬟小青吧!”

    二郎神笑笑,“不必管他是谁,我只帮着你把姐夫的事情办好就是了。至于白素贞……你也别理她,为了帮忙,难道你要娶她?”

    许仙趴在池子边笑,“你别担心,要帮白素贞看破红尘有好多办法呢!大不了让她跟七公主一样,学着去养猪啊!一切情情爱爱的念头在小花面前都是纸老虎。”

    “纸老虎?怎么讲?”

    “猪猪那么可爱,养猪当然比谈情说爱有前途啊!”

    许仙洗完香香跟二郎神回家了,许娇容正在指着李公甫的鼻子骂,嫌弃他连累了自己的弟弟。许仙费了好大功夫才把姐姐哄好。

    李公甫以前单知道杨先生和小舅子有能耐,但他没想到小舅子居然会捉妖。趁着许娇容进厨房了,没功夫骂他,李公甫凑到许仙身边问:“汉文,你真的打不过那个妖精吗?”

    许仙点点头,“人家练了几百年,我才练了十几年,怎么可能打得过嘛!我师父是可以收了他的,不过我看县太爷不尊重你,所以故意放跑了妖精。什么时候县太爷亲自给你道歉,我就什么时候去收妖!”

    李公甫感动极了,他眨眨眼,把眼里的潮气都压下去。“唉!是姐夫没能耐,连累了你。”

    “一家人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而且我也没受什么委屈啊!牢房关不住我的,县太爷没说放了我,我不是也从牢房里出来了?”

    李公甫感动地拍拍许仙的肩膀,“好弟弟!来,陪姐夫喝两杯!”

    许仙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喝酒……就……不用了吧?不年不节的喝什么酒?”

    二郎神笑着说:“难得你姐夫高兴,你就喝几杯吧!姐夫,我也陪你喝。”

    李公甫高兴极了,“好啊!好啊!娇容!多炒几个菜,我们三个喝两杯!”

    李公甫说了喝两杯,许仙真的只喝了两杯,第三杯刚倒好,许仙就倒在了二郎神的怀里醉倒了。

    二郎神笑着说:“看来许仙酒量不行,我先送他回房,一会儿咱们接着喝。”

    把许仙放在床上盖好被子,二郎神陪着李公甫喝了一会儿,大家就散了。

    二郎神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他化成一道流光飞去了双茶巷。

    双茶巷,财神庙对面的仇王府里,白素贞正在训斥小青,“小青,你怎么这样鲁莽?若是伤了许相公可怎么办?”

    小青不以为然,“那个许相公才不是什么柔弱书生呢!他的灵符可厉害了!姐姐,我心里有数,我怎么会伤到你的恩人?”

    白素贞又问:“那许相公有没有认出你?”

    “应该不会的!我远远看到了许相公,特意变幻成男人的模样出现,他应该不会认出我的。”

    白素贞焦急地说:“一切还是小心为上,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报恩之事有了变故。”

    小青噘嘴,“姐姐,你心里的感觉先放在一边。还是考虑考虑报恩的事吧!许相公是个修道之人,他肯定像那些臭道士一样,天天嚷着斩妖除魔。你若是想报恩,他怎么肯娶你嘛!”

    白素贞颓然地坐在椅子上,“你说得有理,这样一来,我成仙之日岂不是遥遥无期了?”

    小青把垂在胸前的头发缠在手指上玩,“要不……我去把许相公杀了,等他转世投胎了,姐姐再找他报恩。”

    白素贞戳戳她的额头,“说什么呢?你这是报恩还是结仇啊?”

    “那姐姐你说应该怎么办嘛!”

    白素贞把挂在墙上的那柄伞拿下来,愁眉不展,“许相公把伞留下来,我日日等,天天等,可是总不见他来取伞。他应该对我没那个意思吧!”

    小青看不得白素贞消沉的样子,她说道:“姐姐未免想得太多,山不来就你,你便去就山喽!许相公不肯来,那咱们就去找他啊!我听凡人们说了,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姐姐主动一点,不怕许仙不肯娶你。”

    白素贞刚要说话,一道巨大的威压把她和小青压在地上。

    二郎神在门口站了很久了,听到小青的话,他再也忍不住了,从门外飞进了仇王府。

    撩起袍子后摆,二郎神冷着一张脸坐在上首,白素贞和小青跪在下面。

    “你们两只小妖胆子不小,居然在这里有商有量地算计许仙。”

    白素贞没认出二郎神是谁,但她明白,眼前的男子绝对不是凡间的妖怪。

    她勉强跪直身体,“不知是哪位仙君驾临?白素贞这厢有礼。我和妹妹小青都是一心向道的好妖,并不曾害人,还望仙君明察。”

    小青道行低微,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被二郎神的压得喘不上气来,样子狼狈极了。

    二郎神问:“既然是好妖,为何要算计许仙?”

    “仙君容秉,许仙与我有救命之恩,我受观音菩萨点化,奉菩萨之命来杭州寻他。只是为了了却这段尘缘,早日修成正果。并没有设计要害他!”

    “报恩的方式有许多种,你可以给许仙钱,可以给许仙名,为什么非要自己嫁给他?”

    白素贞抬头说道:“回禀仙君,观音大士的意思是这段救命之恩,唯有以身相许才能报答。”

    二郎神冷笑,“而你在报恩的过程中能体会凡人的七情六欲,若是能看破红尘,斩断尘缘,你就可以安安心心的上天做神仙了对吧?那你有没有想过,你会为许仙带来什么样的痛苦?”

    白素贞一脸茫然,“我会成为他的妻子,照顾他,保护他,我还会为他生一个孩子,延续他的血脉。仙君,我爱他还来不及,怎么会害他!”

    二郎神听了她的话更不开心了,他冷哼一声,“你一走了之,留下许仙一个人养孩子,这就是对他好吗?恩爱的妻子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你觉得他会开心吗?”

    白素贞张口结舌,她自认能说会道,但是仙君问的问题,她却答不出来。

    “你们偷盗钱塘县库银,连累他的姐夫挨打,害得他坐牢。你若是嫁给了他,是不是要害死他才甘心?”

    白素贞惊讶地问:“什么?许相公被关进牢里?”

    二郎神冲着后院伸手,一个小箱子从后院飞进二郎神手里。

    “库银我先带走了。记住!许仙不是你成仙的道具,而且他也不喜欢你。想要成仙就把心思放在正途上!别总想着那些邪门歪道!”二郎神把白素贞手里的伞收了回来,“这把伞也不是你的,不要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

    拿回了库银和许仙的伞,二郎神转身离开,白素贞追出来喊道:“还请仙君留下名号!”

    二郎神冷笑了一下,“说起来,咱们两个倒是邻居。我是灌江口二郎神,以后离许仙远一点,不然观音菩萨也护不住你!”

    白素贞心中一震,她还想解释,但二郎神已经飘然离开,消失在夜色中。白素贞转回去,把小青扶了起来,“小青,你没事吧?”

    小青从地上爬起来,理理裙摆,“姐姐,我没事。二郎神好可怕,他比观音菩萨还厉害吗?”

    白素贞叹气,“谁更厉害一些我也不清楚,不过有二郎神护着许仙,报恩的事还是别想了。”

    小青怏怏地说:“姐姐,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二郎神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留下许仙一个人在凡间带孩子,确实不太好。而且小孩子生来就没有娘,想想也是蛮可怜的。”

    白素贞捂脸,“我也觉得有点。这么一想,我们不是去报恩,倒像是结仇去了。”

    许仙并不知道二郎神故意把他灌醉,连夜去会情敌。一个神仙,连一把伞都不给情敌留下。许仙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早上起来后,洗了把脸就去了前厅。

    许娇容把灶上温着的早饭给他端来,嘴里抱怨道:“你说说你,不会喝酒就不要喝啊!两杯就倒了,真是好酒量!”

    许仙摸摸头傻笑,“昨天姐夫高兴嘛!哎?姐夫和师父都哪去了?”

    “谁跟你似的,一觉睡到晌午。你姐夫早就去衙门里上工去了,杨先生怕他吃亏,也跟着去了。”

    “那我吃完了饭就去找他们。”许仙捧着粥碗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倒,许娇容赶紧拦住,“你急什么?杨先生已经说了,有他在,你不用着急。慢点吃,吃得太快伤身体呢!”

    许仙喝了两碗粥,帮姐姐收拾完碗筷就要走。

    许娇容说道:“怎么就吃这么点东西?一会儿你会饿肚子的!”

    许仙窜到门口笑嘻嘻地说:“姐姐做的包子不好吃,我要去吃鲁大叔家的素馅包子!”

    许娇容把抹布冲他扔过去,“臭小子!有本事以后都别回来吃饭!”

    鲁大叔信佛,他们家的小饭馆只做素食,很多善男信女都喜欢去他家吃饭。他家的素馅包子是一绝,上次他给二郎神买过,二郎神都说好吃。

    许仙叫来伙计,“劳烦你给来一笼屉香菇胡萝卜馅的包子,再来一屉南瓜桂花馅的甜包子,都要打包带走。”

    许仙是常客,伙计认识他,伙计说道:“许相公,香菇的包子有现成的,不过南瓜的包子还没蒸熟,您要不要换成豆沙馅的?反正都是甜的。”

    许仙说道:“不必换,你们慢慢来,我不急的。”

    伙计说道:“好嘞!您放心,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就能行了。”

    伙计忙着准备去了,许仙无聊地四处看。现在不是饭点,店里没有几个客人,但是坐在门口的一个客人吸引住了许仙的目光。

    这人是个和尚,他穿着湛蓝色的僧衣,脖子上挂着一串紫檀佛珠。他的面前放着一碗馄饨,那和尚小口小口的吃着,吃一口就眯眯眼,笑一笑,好像这馄饨是世间最好吃的食物。看他吃饭,吃饱了的人也会觉得香甜。

    可能是许仙看他看得太久了,和尚又吃了几颗馄饨,抬起头看了许仙一眼。

    许仙若无其事地扭过头去,极力表现出我没有在看你,我才不稀罕看你的冷傲模样。

    那和尚笑了一下,端着馄饨碗站在了许仙面前。

    “阿弥陀佛,施主,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大师请坐。”许仙刚才只注意到和尚吃饭很香,没注意到这和尚的样貌。这下仔细一看,许仙暗暗赞了一声。

    这和尚非常年轻,也就二十多岁的模样。他眼里常常含着笑意,嘴角时时刻刻都在微微上挑。杏仁眼,高鼻梁,唇红齿白,看起来很乖,很无害的样子。估计女施主们会很喜欢他。

    和尚问:“施主很喜欢这家饭馆吗?”

    许仙点点头,“恩,鲁大叔家的饭菜好吃。”

    和尚找到了同好,笑得眼睛弯起来,“贫僧也特别喜欢他家的馄饨,每次吃完都会很开心。不过嘛……我们佛门弟子讲究四大皆空,贫僧总来这里吃馄饨,别人会说我太重口腹之欲了。”

    “我不知道四大皆空是什么意思,不过我觉得你都四大皆空了,别人说的闲话也是空了呗!何必在意那么多?”

    和尚笑眯眯地说:“施主有慧根。”

    许仙摆手,“我哪里有什么慧根?我就是脸皮厚而已,我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喜欢吃包子就吃包子。我就算一个人养活了一整条街的包子铺,那也是我乐意,谁都管不着!”

    和尚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今日能在这里遇见施主,聆听施主一番话,贫僧觉得佛法上的许多滞涩之处都豁然开朗。施主,你与佛有缘,要不要出家,随贫僧修行?”

    “哇!你们和尚发展信徒都这么不讲究吗?大街上随便认识一个人就要拐回去做和尚,你们寺里是不是缺壮劳力干活啊?”

    和尚哈哈大笑,“哈哈哈,施主真是风趣幽默。贫僧法海,您如果信不过我,可以去金山寺打听打听,贫僧可不是骗子,我们寺里也不缺壮劳力。”

    许仙仔细打量着法海,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懂爱的法海吗?“我听人说过,法海禅师是个老头子吧?”

    “贫僧今年七十岁整,只不过是长得年轻一些而已。”

    许仙觉得神奇,和尚也有驻颜术吗?

    “我信了你是法海禅师,不过我不出家,我六根不净,也做不到四大皆空。”

    和尚问:“施主,皈依我佛,能普度众生,功德无量。你为什么不乐意呢?”

    “不乐意就是不乐意,我的脾气就是这么驴,谁也不能逼着我做不喜欢的事情。您也不必再劝了!”

    伙计这时过来了,两屉包子用油纸包着,“许相公,您的包子。”

    许仙付了钱,拎起包子就走。法海从店里追了出来,“施主!施主留步!您确实有佛门有缘,贫僧并不曾骗你,你不要跑啊!”

    许仙被他缠得不耐烦了,他转过身来对法海说道:“大师,既然你要跟我探讨人生观,价值观还有世界观,我不禁要问你一个问题。大师,您听说过安利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