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白蛇传9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66章 白蛇传9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许仙趴在床上浑身无力,“虚伪好色的小二郎!在我姐姐家里就敢做这种事, 丧心病狂, 衣冠禽兽, 不可饶恕!”

    二郎神在他后脖颈的软肉上轻轻咬了一下,“放心,昨天我变出两个假人扮作咱们俩的样子去吃晚饭,你姐姐不会怀疑的。”

    许仙不可思议地指着他, “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你还有心思想得那么周全!丧心病狂!衣冠禽兽!不可饶恕!”

    二郎神:“……好吧!咱们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想别的了。”

    “别别别!哥,你饶了我吧!我腰不行了, 肾也不行了。再这么下去,我就变成人干了。”

    二郎神捏捏他腰上的软肉, “快起来吧!你姐姐和姐夫都起来了。”

    穿好衣服, 洗漱干净, 许仙又是一枚清清爽爽的小帅哥。

    许娇容把早点都摆好, 李公甫招呼着二郎神和许仙过来吃早饭。

    吃饭的时候, 李公甫凑到二郎神身边讨好地说:“杨先生, 您的本事我是知道的。我们县衙库房最近招了贼,我们天天在县衙蹲守,可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抓到。您……能不能帮帮我?”

    许仙不乐意了,“姐夫, 一事不烦二主, 我都给你灵符了, 你干嘛还找我师父?”

    李公甫说:“你给我的灵符也不管用啊!”

    “你们最近丢库银了吗?”

    李公甫摇头,“那倒是没有。”

    “你没丢银子我抓谁去啊!”

    李公甫讪讪地说:“那倒也是。”

    二郎神笑道:“姐夫不必担心,许仙现在学有所成,抓几个毛贼还是可以的。”

    “杨先生能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

    许仙说:“姐夫,破案子抓贼你肯定比我厉害。你都抓不到的贼,说明他不是凡人,一定是哪个深山老林里跑出来的妖魔鬼怪。他们犯案可没有线索让你查!咱们只管耐心等待,如果他再敢犯案,有我和师父在呢!他插翅也难逃!”

    李公甫开心地说:“好好好!你的这句话,就是一颗定心丸了!杨先生,你们慢慢吃,我去衙门了。”

    许娇容把他送到门口,转身回来对许仙抱怨道:“县太爷抓不到贼,就拿你姐夫出气。我看啊!你姐夫今天晚上又要在库房里守一夜了。”

    许仙给她盛了碗粥,柔声劝道:“姐姐别上火。一会儿我熬点汤给姐夫送去,让他好好补一补。”

    买了点枸杞,许仙炖了一大锅山药排骨汤。他取出一排小瓦罐,把汤分装在瓦罐里封好,拎着两个巨大的食盒去了衙门。

    县衙里的衙役和捕快都认识许仙,知道他是李捕头的内弟。看门的衙役没有通禀,直接带他去了衙皂房。

    李公甫听说小舅子来了,他急匆匆地跑进来问:“汉文啊!你怎么过来了?”

    许仙站起来给李公甫行礼,“姐夫,姐姐说你们最近辛苦了,让我给你们送点汤过来补一补。”

    李公甫用袖子擦擦额头的汗,“嗨!有什么可补的,抓不到贼,我就一天不得安生。什么时候能抓到贼了,我就跟吃了大补丸似的,比什么灵丹妙药都好使!”

    许仙把食盒打开,把瓦罐捧出来,“姐夫,我都带来了,你和各位兄弟就喝一点吧!”

    李公甫一看,那么多汤,不喝也是浪费,大家伙为了抓贼已经熬了好几天了,确实该补一补。他想了想,吩咐手下把兄弟们都叫来,“招呼大家,让他们轮班过来喝汤。那小贼一般都是晚上来偷东西,白天他们是不会过来的。”

    李公甫的手下高高兴兴地去叫人了,不大一会儿,衙皂房里挤满了人,每人手里都捧着一罐汤,美滋滋地喝了起来。

    汤一入口,李公甫就知道这是许仙的手艺了。

    自家小舅子做的一手好菜,排骨汤面上没有多少浮油,喝进嘴里一点都不腻。夹一块排骨,肉炖的软烂,轻轻一咬,骨头自动脱落。再吃一块山药,软软糯糯,沾满了排骨的肉香。

    抱着瓦罐,唏哩呼噜把一罐汤喝干。李公甫满足地叹了口气,疲惫的时候,能喝上这么一碗热乎乎的汤真是美啊!

    许仙带来的汤都被分没了,捕快们三三两两地围在一起,一边喝汤,一边聊天,“看看咱们班头多会娶媳妇,做的汤这么好喝,小舅子也这么听话,真是羡慕。”

    一个岁数大点的捕快说道:“你们知道吗?当年班头娶媳妇,好多人都笑话他呢!”

    “哦?怎么说?”

    “班头的媳妇过门,把弟弟也带过来了。大家都等着看班头的笑话,这姓许的和姓李的终究不是一家人,等他把小舅子养大了,有了自己的家,谁还记得姐夫的好?”

    一个年轻捕快说道:“真是胡扯!我看班头的小舅子对他毕恭毕敬的,跟亲爹一样亲,他才不会忘恩负义呢!”

    老捕快不赞同地说:“哎!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许仙听力好,捕快们的闲话他听了一耳朵也没放在心上。天天说闲话的人多了,比这更难听的闲话他也听过,若是全都计较,那可真要把自己气死了。

    他对李公甫说:“姐夫,你的手下大部分都在这里没关系吗?”

    “没事,那小贼只有晚上来,白天是不会过来的。”

    许仙点点头,心里却突然一动,他站起来拍桌吼道:“都别喝了!快去库房,那个贼来了!”

    众人还在发愣呢!只见许仙一脚踏在桌上,腾空而起,往库房那边飞去。

    李公甫抓起腰刀,紧跟着往外冲,“都快点!一队人守住大门口,一队人跟着我去库房!”

    许仙刚到库房的时候,守门的捕快们还没反应过来呢!

    “许相公?你不在衙皂房待着,上这里来做什么?这里是衙门重地,不许外人随便过来的。”

    许仙说道:“守住门口,偷银子的贼来了!”

    许仙走到库房门口,看到自己交给李公甫的灵符已经烧了一大半了。他趴在客房门口听了一下,里面传出开箱盖的声音。

    “快把门打开,他们已经把箱盖打开了!”

    看门的捕快根本不信,“怎么可能呢?我们兄弟几个一直守在这里,你拿了汤过来,我们都没过去吃。这库房里连只苍蝇都没有飞进去,怎么会进去人呢?许相公,你不是衙门里的人,为了避嫌,你还是不要呆在这里了。”

    许仙叹了口气,他从怀里拿出几张灵符递给几个捕快,“一会儿如果害怕就把灵符贴在身上。”

    许仙后退了几步,手掐法诀站在了库房门口。

    李公甫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汉文,那小贼呢?”

    许仙聚精会神的盯着大门,“在里面,还没出来呢!”

    李公甫吩咐别人,“快打开门,我们进去捉贼!”

    许仙阻止了他,“不必了,进去也晚了。”

    许仙话音刚落,一个接一个的银元宝从朱红色的大门穿了出来,在场众人吓得呆住了。这银元宝怎么能穿门而出呢?这可真是怪了!

    刚才阻止许仙进门的捕快连忙把灵符贴在身上,他凑到许仙身边问道:“许相公,这是怎么回事?”

    “有妖孽作祟,你退开一些,我要施法了!”

    许仙从怀里掏出一大把灵符,迎风撒了出去,黄褐色的符纸定在半空中,把库房外面围的密不透风。

    银锭子往左飞一飞,又往右飞一飞,怎么飞都飞不出去。

    李公甫凑到许仙身边小声说道:“你的符还真灵,库银都飞不出去了。”

    许仙的神色不见放松,他在李公甫的肩上拍了一张符咒,“那个东西要来了,你离我远一点,保护好自己。”

    许仙走上前,把乱飞的银子收起来,塞进一个布袋子里。“这些库银一会儿放回去。”

    捕快们看到许仙身后突然出现一个绿色的影子,他们吓得面如土色,纷纷大喊道:“许相公,小心!”

    许仙拎着袋子用力往后砸过去,十个大银锭颇有些分量,那人被许仙一砸,显出的身形。这人身穿绿衣,样貌英俊,他嘴角含笑说道:“小相公好本事。”

    说完,他平推出一掌往许仙肩头拍去。

    许仙不避不躲,食指中指间夹着一张符,冲着那人的掌心戳去。

    那人好像害怕灵符,收回手掌,侧着身体,脚步一滑,躲开了许仙那一指,还把许仙另一只手里的钱袋给顺走了。

    一个回合,胜负已分。那人晃晃手里的钱袋,对许仙笑道:“小相公,银子我就拿走喽!技不如人可别哭鼻子。”

    他伸手一指,东边的灵符全都被烧毁,他这个偷库银的小贼也消失不见了。许仙问道:“县衙东边是什么地方,他往那边飞去了。”

    李公甫说:“糟了!东边是大人住的地方!大家快去保护大人!”

    许仙跳到墙上,飞过去追,李公甫带着人在地上跑。

    钱塘县的县太爷杨大人正在和最喜爱的三姨太喝酒取乐,听到屋顶有脚步声和呼喝声,三姨太娇弱地倚在县太爷的怀里,“老爷,这是出什么事了?我好怕啊!”

    县太爷胡子花白,脸上的褶子像狗不理包子似的。他跟三姨太坐在一起就像爷孙二人。他搂着如花似玉的三姨太乐呵呵地说:“别怕,别怕。老爷保护你!”

    他拿腔拿调地喊来随从,“怎么回事?谁在房顶上作怪?”

    随从惊惶地说:“偷库房银子的贼又出现了,李捕头还有他的小舅子正在抓人。”

    “什么?”县太爷匆匆跑出去往房顶上看。

    许仙和青衣男子站在房顶上,相对而立。青衣男子笑道:“小相公,你是赢不了我的,不如放我离开,大家各自方便。”

    许仙冷笑:“你活了好几百年,别的不长,只长脸皮了吧?看你修行不易的份上,你把银子还回来,这事就算到此为止。如果你不肯还银子,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废了你的道行!”

    青衣男子还没说什么,站在房子下面的县太爷喊道:“不能就这么算了!把这个小贼拿住!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县太爷又转头对李公甫说道:“李捕头,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抓人!抓不到贼人,我打你们板子!”

    许仙听了县太爷的话非常生气,姐夫这十几年来任劳任怨,兢兢业业。这大人好不讲道理,动不动就要打人板子,把我姐夫当什么了!

    他对县太爷解释道:“杨大人,他乃是修炼了几百年的蛇妖,法力高强!他会使妖法,在场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县太爷不满地说:“你刚说过要废了他的道行!怎么?你竟敢欺骗本官?”

    许仙抓狂地说:“大人,谁打架不说一些场面话啊?杨大人!我是真的打不过他!他若是变回原形,一口就能把我们所有人都吞了,这么几个人对他来说不过是个饭前小点心。”

    青衣男子笑着说:“小兄弟真是长了一双慧眼。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的银子我不要了。”他把银子扔进许仙怀里,身体化成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许仙从房顶上飘下来,把那包银子递给县太爷。“杨大人,库银收好吧!”

    杨大人接过银子,怒气冲冲地质问:“你是李公甫的什么人?”

    李公甫挤过来挡在许仙面前,“大人,这是属下的内弟。”

    “县衙乃是办公重地,你内弟不是县衙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许仙拱手说道:“回禀大人,我来给姐夫送点东西。正好碰见那小贼,于是跑过来帮忙。”

    杨大人打量着许仙,一个瘦弱的小白脸,能有什么本事。他非常嫌弃地说:“说得好听!你是来帮倒忙的吧!”

    三姨太见偷银子的贼人已经走了,从屋里妖妖娆娆地走出来,“老爷,这是妨碍公务呢!你可不能不管。”

    杨大人说:“正是!来人啊!把这个妨碍公务,私闯县衙的贼人给我抓起来,押进大牢听候发落!”

    众人纷纷求情,“大人,许相公帮了大忙,不然那贼人早就把库银拿走了,属下等根本追不上他啊!”

    杨大人不为所动,“你们就是一群废物!连个毛贼都抓不到,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许仙心里腻烦得很,他冷着脸召来一道雷电,正好劈在杨大人和他的三姨太中间。

    雷光像灵蛇一样在地上窜了两下,而后消失不见。杨大人和三姨太低头看看地上被雷电劈出来的坑,吓得面如土色。

    许仙伸出手腕,“诸位,听杨大人的吩咐,把我抓起来吧!把镣铐都拿出来吧!”

    杨大人小心地说:“不!不用了!许先生大人大量,请不要跟本官计较。”

    “杨大人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吧?您说我妨碍公务,还说我姐夫和他的手下是废物。”许仙扭头对李公甫说道,“姐夫,您干脆引咎辞职吧!杨大人多有能耐啊!那个小毛贼杨大人和他的三姨太就能对付的了,他也用不着你们。我去蹲班房去了,告诉姐姐别担心我。”

    许仙说完这番话,自己跑去牢房里蹲着了。县太爷的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李公甫叹气,许仙进了牢房,他可怎么跟娇容交代呢!

    “姐夫不必担心,许仙这里我会照应。”

    李公甫听出这是杨先生的声音,他扭头四处看看,虽然没看到杨先生的人,但是他莫名地安心了许多。

    牢头知道许仙是李公甫的亲戚,所以很照顾他,特意给他安排了一个单人间。

    许仙撩起袍子坐在稻草堆上,下巴微抬,腰板挺直,不像是蹲大牢的,倒像是来做客的。

    二郎神看附近没人了,在牢房中现身,“跟那个糊涂县太爷置什么气?最后遭罪的不还是你?”

    许仙咧开嘴笑了起来,“我得让县太爷亲自来道歉,八抬大轿抬我出去。哎!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二郎神信了他的鬼话,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看什么?”

    许仙抓着一只黑色的大蜘蛛凑到二郎神眼前,“哈!我就问你怕不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