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天仙配28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52章 天仙配28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山村名医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二郎神捂住董永的嘴, 把他拖到身边,“我才离开多长时间, 没人看着, 你说话愈发没轻没重。”

    董永把他的手掰开, 擦了擦嘴,“谁要你管?你捂嘴之前洗手了吗?”

    二郎神在他后腰上掐了一把,董永捂住后腰皱眉。这个臭流氓,光天化日,居然敢动手动脚。

    二郎神对七公主说道:“去董家是不可能的, 我可以带你去真君神殿养伤。你考虑一下,答应就跟我走, 不答应你就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七公主点点头,二郎神召来梅山老大,让他把七公主接走。

    等七公主离开了, 二郎神对董永说:“你跟我来。”

    董永抱住自己, “你想干嘛?难道想占我便宜?”

    二郎神:“……你脑子里装得都是什么脏东西?”

    董永讪讪地站好,二郎神带他往后面走。七拐八拐,拐到了库房那里。刚刚七公主大战张巧嘴把库房的房顶都掀飞了,但是墙壁和门锁还好好的。

    二郎神手指一点,铜锁掉在地上, 库房的门打开。

    “去吧!把你的彩礼拿回来。”

    董永抿起嘴,强忍住笑意。哎呀!真是不好意思, 自己这样子会不会显得太贪财了。

    董永低着头, 在库房门口踌躇。二郎神搓搓手指, 想去捏董永的腮帮子。跟他还有什么好装的?憋笑都快在脸蛋上憋出酒窝了。

    二郎神问:“怎么?不想要了?如果你不想要了,我可就拿走了。记得在京城的时候,你还欠我一锭金子呢!这些彩礼就当是还钱了吧!”

    董永冲进库房里,“不给!不给!这都是我家的东西!”

    拿出基佬紫的乾坤袋,董永一点一点地往里装东西。

    “我爹这个败家老头,准备了这么多彩礼,这是要把家底给搬空吗?”

    二郎神帮他往乾坤袋里塞东西,“如果你肯接受我,我可以给你更多的彩礼。”

    董永抓起一匹缎子冲他砸过去,“我是那种用钱就能被收买的人吗?哼!小瞧我!”

    收拾完了东西,董永跑到七公主的院子里,把碎掉的笔洗恢复原样。

    二郎神问:“这也是你的吗?”

    董永叹气,“不是我的,这是傅官保那个傻蛋送给张巧嘴的。起码值五百两银子呢!要是碰着冤大头,卖一千两银子也是有可能的。”把笔洗包好,董永对二郎神说道,“我去找傅官保,把笔洗还给他,再给他和周先生,还有我爹留几张护身符。你先回灌江口吧!我办完了事就去真君神殿找你。”

    二郎神点头答应,“一会儿我把哮天犬和逆天鹰派过去,他们会保护你父亲还有周先生他们的。”

    要是以前,董永一定拍着二郎神的肩膀,说一声好兄弟,够意思。但是他们都亲过了,再说好兄弟就有点奇怪了,董永刚想抬手拍二郎神的肩膀,后来硬生生的拐个弯,拍在了自己身上。“那个……多谢了!”

    二郎神看着董永笑了笑,“不客气。”

    董永捂住心口,娘咧!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咋这么好看!

    董永磕磕巴巴地说:“我、我先走了,走了哈!回见!”说完抱着笔洗,一溜烟跑没影了。

    董永把笔洗还给傅官保,又挨个嘱咐董父和周先生他们,让他们把护身符随身带着,看到张巧嘴一定要躲远远的。

    正好哮天犬和逆天鹰来了,董永拿出肉干招待它们,自己撕了一张神行符,直接去了真君神殿。

    二郎神等在门口接他,董永见了他就问道:“七公主和她的小姐妹是怎么回事?”

    二郎神摇头,“她不肯说。”

    “矫情样儿吧!好像咱们乐意问似的。”

    “董公子来了?”梅山老大远远地打招呼道。

    董永笑呵呵地点头,“嗯呐!我来啦!你最近挺好的吧?”

    梅山老大说:“挺好的,挺好的。董公子,正好你来了,我们正在熬皮冻,可是怎么熬都不成形,你快来帮我们看看好吗?”

    “好啊!好啊!”董永跟着梅山老大跑去了厨房。

    二郎神看他们跑远的背影忍不住叹气,刚来就去厨房,也不知道跟自己好好说会儿话。

    董永刚进厨房就惊了一下。这大锅!跟他们家熬猪食的锅差不多大!再看看猪皮,好家伙,摞成一座小山。

    董永问:“你这是要熬多少啊?”

    梅山老大说:“草头军的兄弟们多着呢!怎么也要多做一些。”

    董永从怀里掏出一张小小的硬纸板,上面有他的名字和家庭地址。他双手握着纸板,恭恭敬敬地递给梅山老大,“这位大佬,下次如果有什么需要,请务必支持一下兄弟的产业。董氏养猪场,期待您的光临。”

    梅山老大:“……”

    梅山兄弟不能把猪皮冻熬成形,主要是因为猪皮上的油脂太多,放的水也太多了。董永指点了两句,梅山兄弟又做了一遍,皮冻果然成形了。

    皮冻上面是透明的,下面是沉淀的猪皮丝。用刀把皮冻切成小拇指宽的厚片,只蘸一点酱油,就很好吃了。皮冻透明的部分滑溜溜的,再咬一口下面带猪皮丝的地方,滑嫩中又带着一点软糯和嚼劲。

    董永捧着盘子,坐在厨房的小板凳上一口接一口地吃着。

    二郎神走过来蹲在他眼前,“七公主的伤已经处理好了。她现在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你去劝劝她吧!我觉得你的话,她应该能听。”

    董永叼着筷子,“恩……行!我去劝劝她早点回天上去,总是赖在你这,不是给你添麻烦吗?”

    二郎神送他到客房门口,董永端着一盘干净皮冻进了屋。二郎神背过身去,静静地在门外等待。董永对七公主一点意思都没有,他们俩独处,二郎神不担心。

    七公主躺在床上定定地看着床帐,听到开门的声音,她的眼睛转了转。看到来的人是董永,七公主勉强从床上坐了起来。

    董永把皮冻放在她床前的小几上,“吃点皮冻吧!俗话说,以形补形,你吃点猪皮补一补吧!”

    董永说话很气人,但是七公主却笑了笑,拿起盘子,吃了一片皮冻。

    “谢谢,挺好吃的。”

    董永拽过来一把椅子,坐在床前,“改脾气了?怎么说话都客气起来了呢!”

    七公主用筷子戳着皮冻,“我现在才发现,你之前说的都对,我根本就不了解你。我从来不知道你说话这么难听。”

    董永冷哼一声,“我也不是对谁说话都这么难听的。”

    七公主把盘子放下,郑重地向董永低头道歉,“我给你道歉,之前给你和二郎神还有你的家人、朋友添了不少麻烦,对不起。”

    董永叹气,“你能想明白就行。我看你还能走,收拾收拾东西赶紧回瑶池吧!跟你母亲好好道歉。咱们俩又没成亲,也没生娃,你就不算思凡,顶多算是偷跑出来玩两天。你母亲也就骂你两句,不会为难你的。”

    七公主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母亲不会为难我?”

    “能把你教成这副熊孩子样儿,你娘能有多严厉?你身上还带着伤,回去认真道歉,再哭两声,你娘只顾得上心疼你了,哪里还会骂你呢?”

    七公主扭过头去,“你说得对,可我还是不想回去。”

    董永无奈,“刚想夸你懂事一点了,你就轴上了是吧?为什么不想回去?”

    七公主低下头,不让董永看见她通红的眼眶,“我对不起母亲和姐姐,我不敢回去面对她们。”

    董永说道:“你思考问题的方式没比三岁小孩儿强多少。打碎一只杯子,怕娘亲骂你,赶紧找个树洞躲起来,让你娘和你姐姐着急。你完全没想过,你娘是更心疼那只碎了的杯子,还是更心疼走丢的你。”

    董永站起来把椅子放回原位,“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好好休息,好好养伤。什么时候想走了,告诉二郎神一声。”

    董永离开后,七公主坐在床上默默流泪。好姐妹与自己翻脸了,喜欢的人从头到尾都不喜欢自己,一时间七公主觉得前途黯淡,不敢再往前迈一步。

    瑶池里,王母娘娘的朝会好不容易散了,大公主快步往瑶池外走去。四公主追上她,把她堵在瑶池门口。

    “大姐,匆匆忙忙的你要去哪里?”

    大公主笑道:“我有点急事,出去一趟,马上就回来。”

    四公主不让她走,“不对!你有事瞒着我!刚才我就觉得你神色不对,你还说七妹闭关了。七妹若是肯闭关好好修炼,你一定大张旗鼓地嚷嚷得整个瑶池都知道,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她要闭关?”

    大公主急着下界去找七公主和张巧嘴,可四公主缠着她。大公主没办法,只好拉着四公主找了个僻静的角落,把实话告诉了她。“七妹私自下凡,我要下凡去找她!”

    四公主焦急地说:“大姐,你好糊涂!七妹下凡,你怎么不拦着点?”

    大公主欲哭无泪,“我拦了,没拦住,她留下一封书信就走了。她看上了凡间的一个书生,说是等那书生阳寿尽了,她便重返天庭。我也是心存侥幸,觉得母亲不会那么快出关,没想到七妹刚下界没多久,母亲就出关了……”

    四公主气得直咬牙,“七妹胆子太大了!私配凡人可比私自下凡严重多了,都是大姐你惯得!”

    大公主无奈,“好像你没惯着她似的……”

    “咱们别互相埋怨了,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大姐,你亲自下凡,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七妹抓回来!瑶池这里我盯着,万一母亲找你,我会替你搪塞的。”

    大公主紧紧握着四公主的手,“一切拜托你了,我先走了。”

    大公主虽然人在天上,却一直关注着凡间的七公主,她从天上飞下来,直奔灌江口。到了张府,大公主看着断壁残垣心里一凉,难道七妹被别人抓走了?

    大公主在地上跺跺脚,一个矮小的老头从地底冒了出来,“参见大公主。”

    “我问你,住在这里的七公主呢?她被谁抓走了?”

    土地说道:“回大公主,七公主与一个叫张巧嘴的姑娘打了起来,后来二郎神和董永董公子来了。张巧嘴逃走了,七公主被二郎神接到了真君神殿。”

    大公主提着的心稍稍放下来一点,顾不上土地,大公主急忙往真君神殿飞去。

    二郎神正在和董永喝茶聊天,他感觉到大公主过来了,于是对董永说道:“你在屋里坐着,想吃什么,想玩什么找老大。大公主来了,应该是来接七公主的,我去送一送。”

    董永点点头,“去吧!去吧!赶紧把她送回去吧!小姑娘就是欠管教。”

    二郎神去门口迎接大公主,顾不上寒暄,大公主急急忙忙地说:“真君,失礼了,请问我七妹可是在你这里。”

    二郎神带她去客房,“七公主受了点伤,正在我这里养伤。大公主请随我来。”

    大公主进了客房,赶紧拉住了七公主的手,“七妹,快随我回去!母亲出关了!我骗母亲说你在闭关,你回去后,在寝殿好好修炼,等过一阵子你再出来。”

    七公主看到了亲人,忍不住哭了出来,“大姐,对不起,都是我任性。”

    大公主搂住她,“好了,好了,别哭了。大姐在这里。”

    七公主换了身素色衣裳,发髻上只插了王母娘娘送给她的金簪。

    大公主拉着七公主的手,给二郎神行了个大礼,“真君,给您添麻烦了。”

    二郎神避开大公主这一礼,“大公主不必客气,您快回去吧!等你们离开真君神殿,我便什么都忘记了,二位公主也从来没有来过灌江口。”

    大公主满脸感激,“多谢真君,您的恩德,我记住了。”

    “大姐!大姐不好了!”四公主从天而降,匆忙中还崴了一下脚。

    大公主心里咯噔一下,“四妹,不是让你在天上守着吗?你怎么下来了?”

    四公主焦急地说:“张巧嘴背叛了七妹,她跑到凌霄宝殿,跟玉帝状告七妹私配凡人!”

    大公主怒道:“什么?这个张巧嘴,当真是狼心狗肺!”

    七公主拉着大公主的手哭道:“大姐,怎么办?事情闹大了,母亲会怎么处置我?”

    大公主和四公主面面相觑,事情闹到了玉帝那里,她们也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结果。

    二郎神在一旁说道:“你们是娘娘的女儿,陛下要考虑娘娘的意见。最后应该还是会把七公主的事当做家事,交给娘娘处理。”

    大公主和四公主听了放心许多,王母娘娘最是护短,她们这些当女儿的还能不知道吗?

    七公主却还是害怕,她死活不肯离开灌江口,“我不要回去,我不敢面对母亲,母亲一定对我失望极了。我不要回去!”

    四公主搂着她的肩膀温声细语地劝,“你别怕,母亲总会护着你的。我们也会替你求情。”

    二郎神也说道:“你在凡间没有嫁人,这就不算私配凡人了。大公主和四公主求情的时候可以抓住这一点。”

    七公主还是摇头,“张巧嘴一定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我……说我这个公主没皮没脸地追着凡人跑,人家还看不上我。我不要回去,我如果回去了,就算母亲不处罚我,我也没脸见人了!”

    董永一直趴在门口偷偷听着,眼看着七公主这个公主病就要走了,没想到四公主一来,她又犯了倔。

    董永对七公主的耐心已经被耗尽,他从二郎神的衣柜里翻出一件玄色宽袍套上。

    七公主这丫头简直是疯了,自己爱搞事,搞了个乱七八糟还不知道收拾。留在灌江口她想干什么,想让二郎神帮她解决麻烦,还是想让玉帝派天兵天将来真君神殿抓人?最后再给二郎神扣一顶包庇罪犯的罪名?

    看看大公主和四公主的样子吧!这么作的妹妹,一根手指头都不肯动,还在那轻声细语地劝呢!

    董永决定了,他们都不行,那就自己上。开门出去前,董永找了一个黑乎乎的面具戴上。这面具是二郎神送的,戴上以后,除非是大罗金仙,不然谁都看不透他是谁。

    打开殿门,董永冲过去,冲着七公主的后背踹了一脚。本来想踹屁股,但七公主毕竟是个女人,董永没好意思。

    董永这一脚把七公主踹进了大公主的怀里,大公主怒道:“大胆!放肆!”

    董永身后有二郎神,他才不惧大公主呢!他说道:“你知道你妹妹为什么这么能闯祸吗?都是你们给惯的!都什么时候了,还不早早上天认错,争取宽大处理!你们留在这磨叽什么呢?等着玉帝派天兵天将围住真君神殿,把二郎神也抓天上去,治他一个包庇之罪?拍拍你们的良心想一想!人家二郎神这么帮你们,你们就这么对他,你们太自私了吧!”

    三位公主被董永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七公主吸吸鼻子,对大公主和四公主说:“大姐,四姐,我这就上天认罪。”她看着董永问道:“你是董永吗?”

    董永摇头,“我办事光明磊落,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二郎神手下的草头军,你要来报仇尽管来找我!”

    七公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擦干眼角的眼泪,拉着两位姐姐飞走了。

    二郎神笑着把董永的面具摘下来,“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什么时候加入了我的草头军?”

    董永把面具抢回来,“我这是战略!我这么脆弱,我怕七公主她们报复我。”

    二郎神的衣裳套在董永身上大了许多,平时二郎神穿着,只觉得精干,董永一穿,衣摆都拖地了。

    董永把外套脱下来,叠一下,递给二郎神。“喏,没经过你的允许就拿了你的衣服,你不要介意。”

    二郎神把衣裳接过来抖开,董永喊道:“喂!我刚叠好!唔……”

    二郎神把衣服抖开盖在董永和自己的头上,他低下头吻住董永的唇瓣。衣服里面黑乎乎的,董永和二郎神离得好近,但他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感受到嘴唇上,软软的,凉凉的,还有点甜丝丝。

    亲完这一下,二郎神把衣服掀开。董永眨眨眼,看到二郎神的耳朵红红的。

    董永歪着脖子问:“你……你怎么又亲啊?我同意了吗?”

    二郎神笑着说:“你总是不答应,等你同意,我什么时候才能亲到你?再说,你刚才那么护着我,我准备以身相许了!”

    董永叹气,他觉得自己都弯成电炉丝了,那也别挣扎了。“好吧!我准许你以身相许了,记得给自己备点嫁妆。”

    二郎神满心欢喜,又在董永的脸上亲了一口。“你在灌江口待几天,我去天上看看。”

    董永不许他去,“那是王母娘娘和她女儿的家事,你去干什么?显示你有善心啊?”

    二郎神说:“张巧嘴面甜心苦,我怕她在玉帝面前胡言乱语,把你攀扯出来。”

    只要不是为了七公主上天就行,董永点点头,“那好吧!去了少说话,不关咱们的事,你就别出声。”

    “知道了,你放心吧!”

    二郎神拉着董永依依不舍,董永把他推出去,“赶紧走吧!磨磨唧唧的。”

    二郎神刚要走,董永又把他叫回来。“你等等!”

    “怎么了?舍不得我?”二郎神笑着问。

    董永嫌弃脸,“谁舍不得你。我是说……既然咱们那个……那个什么了。你得答应我,我是攻!”

    二郎神问:“攻是什么?”

    “你别管那么多!你就说你答不答应?”

    二郎神无奈,“好吧!都答应你。”

    董永满意地点点头,“你走吧!我等你回来。”

    二郎神笑着离开了,董永撇撇嘴,虽然知道攻这种事情,嘴上说说是不管用的,但是能过过嘴瘾也挺好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