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天仙配18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42章 天仙配18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变身路人女主破道[修真]带着空间闯六零六十年代农家女     灌江口, 槐树精一大早就出门遛弯,他最近爱上了一家小摊子的蒸饺。饺子是豌豆馅的, 里面掺了一点点蔬菜,别人都觉得怪异,只有他觉得馅料绵软,咸鲜适口,蘸点醋和酱油,那滋味真是美。

    看摊子的老板是个非常和善的大娘, 说话细声细语的,“老先生,您来啦,今儿还是豌豆的蒸饺?”

    槐树精笑着说:“是啊!是啊!”

    “你请等一下, 饺子还没蒸好。”

    槐树精去隔壁摊子买了碗粥, 端着粥碗,坐在蒸饺摊子前等饺子。

    远处, 七公主扯了扯张巧嘴的袖子,“你看, 那不是个槐树精吗?”

    张巧嘴看了看, “还真的是, 看他的样子像是来这里……吃早餐?”

    七公主捂着嘴咯咯直笑, “一个槐树精, 还要吃凡人的早饭?”

    张巧嘴也跟着笑, “可能是个贪吃的槐树精吧!”

    七公主想了想说道:“巧嘴姐姐, 你说……让他来假扮我们的父亲如何?”

    “啊?这不合适吧?”

    七公主说:“你想啊!父母之命, 媒妁之言,没有父母,难道咱们直接跑到董永家里,自己跟董父提亲吗?”

    张巧嘴心想,这事要是让你母亲知道了,那可有热闹瞧了。她点点头,“妹妹说的有理,咱们这就过去吧!”

    两人坐在槐树精对面,张巧嘴用手支着下巴,轻声说道:“老先生,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吃饭啊?你的儿女呢?”

    听到声音,槐树精抬头一看,这女子旁边不就是七公主吗?

    他筷子上的饺子掉在了粥碗里,崩了自己一脸米粒。他扔下筷子就跑,一转眼就跑没影了,老板娘喊道:“老先生,你还没给钱呢!”

    七公主拿出一锭银子,“老板娘,他的饭钱我们付了。”

    老板娘说:“这……用不了这么多的。”

    七公主说:“多余的先放在你这里,以后他再来吃饭,你别要他的钱就是了。”

    槐树精一路狂奔,奔出去二三十里地,这才敢停下喘了口气。二郎神早就给他传过信,里面有七公主的影像,让他发现了七公主的踪迹就立刻禀告。

    槐树精拿出一个纸鹤,这是二郎神给他留下的。他把消息传进去,纸鹤散出一点荧光,它扇了扇翅膀,往天上飞去。

    “你怎么不跑了?”

    槐树精吓得一哆嗦,他一转身,七公主和张巧嘴就站在他身后。

    她们俩不会发现自己报信了吧?槐树精赶紧拱手行礼,勉强镇定地说:“二位仙子,小老儿确实是妖,可从没有做过坏事,还请二位仙子大人大量,放过小老儿吧!”

    七公主和气地说:“你周身清气围绕,还有功德金光,我当然知道你没做过坏事了!你别怕,我们拦下你,却是有事相求。”

    槐树精恭恭敬敬地说:“仙子有事尽管吩咐,可别说求这个字,小老儿当不起。”

    张巧嘴不耐烦了,她跟七公主说:“干嘛对他这么客气!”她扭头对槐树精说道,“我们要在凡间住一段时间,为了方便一点,你来假扮我们的爹!给我们打掩护!”

    槐树精以为自己听错了,“假扮什么?”

    “假扮我们的爹!”

    槐树精赶紧摇头,“可使不得!使不得!小老儿何德何能,我要是当了你们的爹,那我不是和……”和王母娘娘是一对儿了……

    张巧嘴:“和什么?”

    槐树精知道自己差点说漏嘴了,他捂着嘴说:“没什么,小老儿实在是不敢啊!”

    张巧嘴抬起手威胁道:“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怎么这么婆妈!再敢推脱,我就把你打回原形!”

    七公主拉住她,“姐姐……别这样。”

    张巧嘴甩开她的手,“这种不识相的妖精,就该给他点颜色看看!”她指着槐树精问,“快说,你到底答不答应!”

    槐树精赶忙说道:“答应,答应!小老儿什么都答应。”

    张巧嘴:“算你识相,现在带我们去你家。”

    槐树精惊讶地说:“去我家?”

    张巧嘴理所当然地说:“不然呢?难道我们要睡在大街上吗?快点带路!”

    槐树精愁容满面地带着两个仙女回家了,她们俩住进家里来,他可怎么给二郎神传信呢?

    收到槐树精消息的时候,二郎神和董永正在买道袍和拂尘。

    二郎神说:“你先挑着,我去去就回。”

    董永点点头,“您忙您的。”

    二郎神找了个僻静地方,槐树精的声音从纸鹤里面传了出来。

    “真君大人,七公主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女仙来灌江口了。”

    二郎神把纸鹤揉成一团,心里有些堵得慌。王母娘娘在闭关,他见不到。大公主管不住七公主,别的公主更管不住她了。若是直接告诉玉帝?不行,那就有些过分了。

    二郎神有些心烦意乱,七公主真是像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脱!

    二郎神皱着眉回到了裁缝铺里,董永拍拍手里的包袱,“东西都置办齐了,我们走吧!”

    “好,我们回去!”

    董永看他脸色不太好,他拎着包袱问:“灌江口有事吗?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装神弄鬼这种事我自己就能行的,毕竟我天资这么聪颖,该学会的法术我都学会了,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去找文昌帝君帮忙嘛!”

    二郎神说:“是,你天资确实很聪颖,就是摸不到大道的门槛。”

    董永:“你为什么总在我的伤口上撒盐,这么做你很开心吗?”

    二郎神点头微笑,“开心。”

    董永抱着大包袱,生气地往前冲,二郎神追上他解释道:“槐树精给我传信,七公主去灌江口了。”

    董永更生气了,“她到底想干什么?天上那么大,就搁不下她了是吗?我记得上辈子她不这样啊!她是不是假的七公主啊?”

    二郎神也叹气,“我也不知道几百年前的她是这个样子的。”

    董永说:“咱们赶紧把事情了结了回家吧!我得想办法让她赶紧回到天上去,老待在下面算什么事啊?”

    放金榜这天,董永一直睡到天大亮。他可是神仙内定的状元,谁稀罕去金榜前面挤着看榜去?

    董永觉得现在的科举制度没有他上辈子时候完善。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朝廷有两种选拔人才的方式,一种是举荐,另一种就是科举。

    按理说,举荐是指举荐任意阶层的读书人,但是现在举荐这种方式已经被牢牢地掌握在某几个士族手中,被举荐上来的人都是他们的党羽。

    皇帝不能容忍朝堂最后变成几家士族的发言场合,所以他就要用科举来改变这种现状。不过想要改变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事,他只能慢慢来。

    新科进士有一次面见皇帝的机会,几天后他们会去吏部参加考试,如果考试通过,可以谋个官职,如果考试没通过,他就只是个进士而已,吏部不会为他安排职位。

    面见圣上之前,礼部有专门的人给新科进士们教导礼仪。董永早早的去了,他在人群中看见两个老熟人,一个是在城门口召集举子们联名上书的那个领头人,还有一个就是住在同一个客栈,老是找他茬的那个讨厌鬼。

    “这位兄台,恭喜恭喜,咱们又见面了。”

    要联名上书的举子转头一看,确实个老熟人,“同喜,同喜,还未请教兄台名讳。”

    董永淡笑着说:“我叫董永。”

    那举子大惊失色,“啊!原来你是新科状元!”

    董永只是笑笑没说话,举子歉然地说:“前些日子唐突兄台了,我回去想了想,实在是对不住。”

    董永不在意地笑笑,“你好心邀请我一起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并没有什么对不住的。说话难听的是别人,又不是你。对了,兄台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钱宁安。”他叹了口气,“那天,跟你在一起的兄台,他说的话真是字字珠玑。我进城后去寻找那些流民,跑了好几个衙门,都没有找到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可能已经遇害了……”

    董永看到他眼角有丝晶莹,钱宁安不好意思让董永看见,赶紧低下头遮住眼角的泪花。

    董永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静静地陪他待一会儿。钱宁安可能觉得董永是个很好的倾诉对象,于是嘀嘀咕咕地说了起来,“我读了十几年的书,到现在才发现自己一点用都没有。本来我都不想考试了,但是我又一想如果考上了,我也许能面见圣上……于是我又去考了。等我进了金銮殿,见到了皇上,到时候我就可以跟圣上求情,请他彻查流民之事。”

    董永叹气,“你的想法虽然是好的,但是你这么做很危险,你……”

    “呦!这不是跟我住在同一个客栈的那位公子吗?怎么?就你这种水平还能考中进士啊!”

    董永非常不爽地回头,又是那个骚包爱找事的公子哥。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一会儿礼部的官员就要过来教他们演礼,他可没时间跟这个公子哥在这逗咳嗽。

    董永走到富家公子跟前,搂住他的肩膀给他肚子狠狠地捶了一拳,“你找麻烦没完是吗?我告诉你,老老实实,消消停停地待着,不然我浑起来,谁tm都别想拦住!”

    那个公子哥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搅成一团,他被董永发红的眼睛和凶狠的神情给吓住了。董永松开他的领子,他软软地跌坐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

    这边的动静已经引得很多人往这边看了,董永站在钱宁安的身边,也不看着他,嘴唇尽量不动,小声说道:“面圣那天,你不要轻举妄动。你只要为流民说话,皇上就一定会杀你。这件事我自有主张,你别出头就是帮了我大忙。”

    此时,礼部的官员刚好过来,新科进士们按照排名站好队。董永去最前面站好,他也不管钱宁安会不会听他的话,反正该说的他都说了,若是钱宁实在不听劝,那他也没有办法。

    到了面圣那日,新科进士全都身穿暗红色圆领罗袍,头戴梁冠,手持木笏排着队等待皇帝召见。

    董永站在第一个,暗红色的罗衫衬的他皮肤雪白如玉,面容俊朗无双。董永长得好看,但是平时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他的容貌。因为他喜欢穿暗色的麻布衣裳,衣服总是带着褶子。加上他总跟二郎神混在一起,二郎神的俊朗具有攻击性,别人看到他们二人组合,一般都会注意到二郎神的样貌,很少会注意到董永。

    守在门口的侍卫得到示意,站在汉白玉栏杆前喊道:“宣新科进士觐见!”

    董永等人整整齐齐地迈步走进大殿,恭恭敬敬地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皇帝看着跪在地上的新科进士们觉得胸中突然溢满了豪情。这是从全国各地收罗的最顶级的人才,他们都会为朕所用,都要臣服在朕的脚下!朕的江山一定能够绵延千千万万年!

    “众卿平身!你们都是……”

    “陛下!臣有本奏!”

    皇帝的发言被人打断,他很不高兴,“谁在殿上大声喧哗?”

    钱宁安出列说道:“陛下,臣是新科进士钱宁安,臣有本奏!去年河东道遭灾,百姓颗粒无收,流离失所。今年,朝廷迟迟不发春耕种子,流民们没有办法,纷纷离开河东道,赶来京城。可惜朝廷不准他们进城,甚至还将他们抓了起来。还请陛下为这些流民做主,给他们发下春耕种子,放他们回乡耕种。”

    董永往后偷偷瞄了一眼,钱宁安满头大汗,说话的声音很大声也很镇定。董永明白,他已经豁出去了。

    钱宁安这样的行为可以被判为御前失仪,大臣们谁都不说话。董永往上看了一眼,果然皇帝的脸色也很不好看。

    殿内一时寂静下来,董永想了想,迈步上前,跪在了中间的空地上。

    皇帝没好气地说:“怎么?新科状元也有本奏?”

    董永笑着说道:“臣确实有本要奏,不过臣却是能帮助陛下,解决河东道的流民问题。”

    皇帝的脸藏在冠冕的珠帘后面,董永看不清他的表情。皇帝沉默了一会儿,开口为自己辩解道:“朕前些日子病得厉害,一直卧床休养。河东道有流民进京,这事,朕在病中也听说了。只可惜朕有心无力,只好把事情全都交给了丞相。丞相,你是如何处理流民之事的?”

    丞相上前禀报,“回陛下,去年赈灾加上西北打仗,国库空虚,已经没有银子给流民们发春耕粮食了。臣等商量了一下,把流民安排去修路,他们有活干,也有饭吃,解决了流民的困顿。”

    钱宁安说道:“陛下,丞相大人的办法虽好,但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原本住在河东道的居民离开了,河东道就会出现大片大片的荒地。河东道是产粮的要地,河东道没有了人,朝廷每年都会流失一大笔税银!何况流民本来有房有地,现在没有办法才流落他乡。没钱没粮,他们只能卖身为奴,这岂不是让他们心中怨愤。”

    站在右侧最前面的一个年轻人站出来说道:“父皇,钱宁安的话虽然还有许多疏漏之处,但是还是有些道理的。”

    皇帝冷哼了一声,“年轻气盛!国库空虚,你有法子能凭空变出春耕种子吗?”

    董永插嘴说道:“陛下,微臣可以。”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董永身上,皇帝问:“你说什么?”

    董永微笑着说:“陛下,微臣刚才就说过了,臣可以解决流民之事。”

    皇帝有了些兴趣,“把你的法子说来听听。”

    董永说道:“陛下,请先饶恕臣不敬之罪,臣要换一身衣裳。”

    “这有什么!来人,带状元郎去偏殿换衣服。”

    董永从地上站了起来,“不用,不用,臣在这里换就行了。”

    董永的两只手拇指和中指合在一起,两只手的指间都对上,他嘴里轻轻念了一句,“变!”

    话音刚落,他身上的罗衣变成了道袍,手在旁边一放,一道金光闪过,一柄象牙柄的拂尘出现在手中。

    “无量寿福,贫道稽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