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天仙配15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39章 天仙配15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变身路人女主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山村名医六十年代农家女     瑶池, 大公主站在七公主寝殿外轻轻敲门。

    “七妹,七妹?七妹你在吗?”

    敲了好久都不见人回应, 大公主疑惑地说:“怎么没人应,睡着了吗?”

    她莲步轻移,去了张巧嘴的房间里。

    “巧嘴,张巧嘴?”大公主敲门,张巧嘴也是不应。

    大公主这才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她推开张巧嘴的房门, 屋内根本没有人。

    她慌慌张张地跑回七公主的寝殿里,推开殿门,大殿里也是空空荡荡的,地上还有一只摔碎的碗, 还有一滩污浊的汤汁。

    大公主急得跳脚, 这可怎么办,七妹肯定又去凡间了, 这回还带着张巧嘴一起走的。

    焦急慌乱之间,大公主看到梳妆台上有一封书信。她绕过地上的碎碗, 拿起那封书信。

    ‘大姐, 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我明白大姐说的话都是对的, 但我心中一直惦念着董永, 不能忘却。

    大姐, 瑶池太冷清, 太压抑, 我已经忍耐了太久, 我不想再继续这样的生活。请大姐原谅我的自私。

    我下凡与董永成亲,等董永寿数一到,我便会重返天庭。大姐放心,母亲正在闭关参悟,没有半年的时间,母亲不会出关。只要我小心谨慎,母亲不会发现。

    还请大姐多多担待,七妹拜别。’

    看完了七公主的信,大公主气得手抖。七妹何时变成了这样,做事不顾后果,简直就是被迷了心智!

    事到如今,大公主再怎么生气也没有用。她把书信塞进自己的乾坤袋里,又亲自把地上的汤汁和碎碗处理掉。

    离开前,大公主召集了七公主殿里的所有宫娥,告诉她们七公主灵光一现,对修炼有了些新的感悟。她正在闭关参悟,在闭关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许打扰。

    处理完善后的事,大公主直奔天河而去,她站在天河边上焦急地往下看。

    她看着凡间,愁眉紧锁。这董永到底是何人?能把七妹迷得神魂颠倒,为了他,七妹连瑶池都不想待了。

    驻守天河的天兵过来行礼,“大公主,您有什么吩咐吗?”

    大公主勉强笑道:“我就是有些憋闷,出来透透气。”她指了指凡间问道,“你给我讲讲,最近凡间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

    天兵回答道:“凡间还是老样子,并没什么稀奇的。不过春闱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公主若是有兴趣,可有看看谁能考中状元。”

    大公主笑了笑,“这可没什么好看的,凡是能考上状元的,都是老头子了。”

    天兵也笑了起来,“公主说的极是,不过今年有个凡人叫董永,他年纪轻轻才华横溢,七公主来天河的时候还说过,这个董永没准能中状元呢!”

    大公主激动地问:“那人叫什么?”

    “回公主的话,那个凡人叫董永。”

    大公主心里一喜,真是瞌睡的时候有人送枕头。她又回头往凡间看了一眼,匆忙回了瑶池。

    天兵行礼,“恭送大公主。”

    七公主留下书信不辞而别,她和张巧嘴下凡,直接落在了同福客栈外面。

    同福客栈外面是条繁华的街道,七公主和张巧嘴衣着华贵,气质不凡,身姿婉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人能看清她们的面容,她们两个就像是藏在一团烟雾中。

    张巧嘴拉着七公主的手往客栈里面张望,“他住在哪个房间,我们去找他啊!”

    七公主赶紧拉住她,“别去!二郎神一直跟他在一起。”

    “二郎神?他怎么会跟董永扯上关系。”

    七公主不高兴地说:“具体因为什么我也不清楚,反正二郎神和他是好朋友。幸好母亲闭关了,不然二郎神就该把我私自下凡的事捅到母亲那里了。”

    张巧嘴听了义愤填膺地说:“真是多管闲事!如果她娘没有思凡,哪里会生下他?现在他有本事了,反倒见不得别人找如意郎君了。”

    七公主也是这么觉得的,她看着高耸的院墙,幽幽地叹了口气,“只要走到后院就能见到他了,没想到我违背了母亲和姐姐下凡来,却连他的面都见不到。”

    张巧嘴给她出主意,“咱们已经下来了,今后你们见面的机会多的是。我听说,凡间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董永上面不是还有个爹爹吗?趁着二郎神在京城,我们先去灌江口去找他父亲,让他把你们俩的婚事定下来。二郎神不过是他的朋友,他可不能插手董永的婚事。”

    七公主听了很心动,不过她还有一点疑虑,“要是二郎神回到逛江口,发现了我,他还会上天告状的吧!”

    “这也不用怕,等董永回乡了,你避着二郎神,先把董永给笼络住,让他舍不得放开你。对了,二郎神和董永的关系有多好?”

    七公主想了想,“他们关系应该很好。二郎神总去找董永,但是他们之间相处的样子,我在天河却是看不到的。”

    张巧嘴点点头,“应该是二郎神施了法术,他是神仙,不愿意别人看到他,这也正常。既然他们关系好,那对我们就更有利了。只要董永离不开你,二郎神就不敢上天高发你,不然,他不就是害了自己的朋友吗?”

    七公主笑着点点头,“巧嘴姐姐,幸好你来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那我们现在就去灌江口吧!”

    张巧嘴拦住她,“你怎么听风就是雨,你的心上人就要考试了,你不留下看看吗?”

    七公主是有点舍不得,“当然是想看的,可是为了以后,我也只能先离开京城了。”

    张巧嘴说:“我教你个法子,你要不要听?”

    七公主现在对张巧嘴很信服,觉得她说的法子一定管用。“快说,快说,你有什么好办法?”

    张巧嘴问:“你能肯定董永一定能考上状元吗?”

    “这……考上进士是没问题的,状元嘛……就有些难了。毕竟举子那么多,还有很多举子在朝中有人。”

    张巧嘴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去找文昌帝君,让他保佑董永中状元?”

    七公主有些犹豫,“这不太好吧!他是读书人,读书人都清高傲气的,我这样插手,不太妥当。”

    张巧嘴不在意地说:“好妹子,你好好想想,寒窗苦读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中状元,做高官,光耀门楣?在凡间,咱们俩可比那皇帝老儿还厉害!董永娶了你,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你好歹给他一点甜头,不然他怎么知道你的好?”

    “你说的有些道理,但你想想,我们是偷跑下来的。若是咱们去找文昌帝君,不就泄露了踪迹?”

    张巧嘴说道:“你怕什么?咱们马上就去灌江口了,咱们扮成凡人样子,混进人群里,谁能抓到咱们?”

    七公主还是犹犹豫豫的,张巧嘴激她,“小七,你要是怕了,那咱们就赶紧回瑶池,现在应该没人发现,你想反悔还来得及。”

    七公主孩子气地摇摇头,“我不!我才不回去呢!咱们这就去找文昌帝君。”

    张巧嘴笑着说:“我听说,京郊正好有个文昌帝君的庙。咱们这就过去吧!”

    两人使了个障眼法,白雾飘过,两人就消失在繁华的街道。大街上突然少了两个人,来来往往的行人也没觉得奇怪。

    七公主她们两个刚离开,董永和二郎神就从客栈里走了出来。

    董永抱怨,“咱们今天中午去哪吃啊?我真是受不了住在客栈里那几个书生了,太小心眼了吧!天天在饭厅里堵我,要跟我比作诗?我不就炫富了一次嘛!至于这么记恨我吗?”

    二郎神说:“他们要比,你就跟他们比比,让他们输得心服口服。就因为那几个小人,你连饭厅都不去了,看你那点出息。”

    “他让我跟他比,我就要比吗?凭什么?我的出场费很贵的!没有百八十两的金子,我能上场吗?”

    二郎神鄙视他,“你是怕输吧!那人虽然讨厌,但也小有才名,据说写诗写的极好。周先生可是跟我说过,你写诗毫无灵气,就知道溜须拍马。”

    董永倔强地说:“我怎么不会写诗了?现在李白杜甫还没出生呢!我做不出诗,难道我还不会抄?反正我肯定是不会输的。”

    “说抄袭都能这么理智气壮,你的脸呢?”

    董永说:“脸?脸能卖几文钱一斤?别说我啦!快跟我走,我带你去吃烧鹅去。”

    董永领着二郎神来了一家酒楼,这里的烧鹅还有各种卤货都特别有名。

    点了一桌油腻腻的荤菜,董永又贴心地点了一壶苦丁茶准备给自己败火。

    “咱们一会儿赶紧回客栈,我抓紧时间好好看看书。”

    二郎神说:“你算算你离开家到现在已经多久了,几个月了你一个字都没看过,明天要考试了,你却来劲了。”

    董永咬了一口鹅腿,“那又怎样?小哥哥,你没听过临时抱佛脚吗?”

    “我建议你不要临时抱佛脚。”

    董永问:“那要抱谁的脚,你的吗?”

    二郎神说:“一会儿我带你去拜一拜文昌帝君,你今天下午也不用看书了。”

    董永满脸谄媚地给二郎神倒了杯茶,“小哥哥,你果然对我最好啦!我感觉我的待遇都赶得上哮天犬了。”

    二郎神说:“哮天犬很爱读书,如果它来参加春闱,它一定不会让我去求文昌帝君的。”

    董永:所以说,我不如狗喽?

    董永很生气,他叫来小二,“来人啊!把你们招牌菜都给我再来一份,再拎几坛好酒,我要带走!”

    小二欢天喜地的应了。

    二郎神问:“你吃的了那么多吗?”

    董永冷峻地说道:“去求人家文昌帝君,不带点礼物多难看。”

    二郎神无奈地捂住额头,“你真有礼貌……”

    京郊有文昌帝君的庙,最近要春闱了,庙里香火鼎盛。

    董永进了庙里,小声跟二郎神说:“有点蛋蛋的羡慕文昌帝君,每年春天都能捞一大笔。”

    “是啊!是啊!我春闱的时候能挣一笔,其他时候生意就不太好了。比不得二郎真君,常年香火鼎盛。”

    董永和二郎神同时回头,一个身穿蟒袍,腰系玉带的文弱男子笑着走了过来。

    “二郎真君,有失远迎。”

    二郎神拱手回礼,“帝君。”

    文昌帝君捋捋下颌的美髯,“真君,这位小兄弟是?”

    二郎神把董永拉过来,“这位是我的好朋友,董永。”

    文昌帝君听到董永这个名字愣了一下。

    董永走上前拱手行礼,“帝君好。”他让二郎神把东西拿出来,“我们带了几坛女儿红,还有一些下酒菜。”

    文昌帝君笑了起来,他温和有礼地说:“小兄弟果然是知音啊!来来往往的书生那么多,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要给我送点好酒,一个个都是榆木脑袋。”

    他招呼二郎神和董永,“快随我来,咱们边吃边聊。”

    文昌帝君招呼他们拐到了神像后面。

    神像后并不是董永想象中的小厅,他们像是穿过了一个异次元的通道,眼前是一个小巧精致的花园。

    雪白的汉白玉铺地,铺成一条蜿蜒的小路,沿着小路挤挤挨挨地种了好多翠竹。穿过一个拱门,前面是一个小小的湖泊,湖心建了一个八角亭子,琉璃瓦的顶子,木头柱子上刷着红漆。

    湖水清澈见底,几尾金鱼在湖中游动。鱼儿们见生人来了也不怕,反而好奇地围过来看看。微风温暖和煦,空气中还夹带着花园里的花香。

    “来来来,快请坐,咱们在这里好好喝一杯。”

    董永把酒菜都拿出来,把盘盏摆好。

    文昌帝君举杯说道:“今日来了好朋友,我当痛饮三大杯!”

    说完举起杯子敦敦敦连喝了三杯酒,董永举着小酒杯愣神,帝君,不是应该先给好朋友劝劝酒吗?

    二郎神看董永呆愣愣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他笑着对文昌帝君说道:“帝君还是如此贪杯,好朋友来了,你不应该先给我们劝酒吗?”

    文昌帝君嫌弃杯子小,他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白玉小碗,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咱们都是好朋友了,哪里还用劝,想喝酒你自己倒嘛!”

    二郎神按住他的手,“你先等我说完正事再喝。”他指了指董永,“他是我的好朋友,明天也要参加春闱考试,你记得保佑他考试顺利。”

    文昌帝君说道:“啧!董公子来了又带酒,又带菜的,我怎么着也得给他安排个榜眼,探花什么的。我比皇帝还好使,我说让你中什么,你就能中什么。”

    董永拎起一个鸭掌横咬在嘴里,这样才能挡住他惊喜的笑容。

    二郎神太好了,给他找了这么牛x的一个门路,简直不能更棒!乖巧吃鸭手手.jpg

    文昌帝君歉然地对董永说:“不是我不舍得把状元给你,只是有人提前打过招呼了,我已经把状元的位置留给了别人。哎?说起来凑巧,那人也叫董永。”

    二郎神心里一提,他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那个董永多大了?哪里人士?”

    “十九还是二十来着?我没仔细听。”他看着董永大大咧咧地笑了笑,“不过肯定不是这位董小友,你是二郎神的朋友,一定是在灌江口长大,那个董永是孝昌人士,离灌江口大老远呢!”

    二郎神咬牙切齿地问:“告诉我,是谁提前跟你打的招呼?”

    文昌帝君被二郎神的冷脸吓了一跳,刚才还好好的,他怎么突然翻脸凶了起来。

    “就……就是瑶池的七公主啊!”

    二郎神一章拍碎了桌子,“这个女人,胆子倒是不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