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天仙配9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33章 天仙配9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变身路人女主六十年代农家女不死佣兵带着空间闯六零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     傅官保在董永家住了下来, 晚上和董永睡在一张床上。

    要睡觉了, 傅官保穿着丝绸里衣坐在床上, 这摸摸,那看看,一点都没有要睡觉的意思。

    董永无奈地裹紧身上的被子, “宝宝啊!你不困吗?”

    傅官保有些兴奋地说:“我不困。我从来没住过这样的屋子呢!墙没刷白,床上没有帐幔, 屋里也不熏香。”他摸摸床尾挨着墙边的木头箱子,“还有这两个木头箱子,里面是你的衣裳吗?你衣裳好少啊!”

    董永闭着眼睛哼了一声,“说出来吓坏你, 那两个箱子只有一个装的是衣服, 另外一个装得都是破烂。”

    傅官保同情的说:“啊?你的衣服这么少啊?这么小的箱子, 才能装几件衣裳。”

    董永戳戳他腰间的软肉,“这里虽然不是北方, 不会下雪,但是也挺冷的了。你赶紧躺下吧!别冻出病来。”

    傅官保笑嘻嘻地躲开董永的手指,“知道啦!知道啦!快别闹!”

    他钻进被子里问:“我们明天干什么去?”

    董永说:“明天赶集买年货去!”

    “我也要去,我还没买过年货呢!年货都要买什么?”

    董永抓起他的被子,把他的脑袋捂住, “快睡觉!再说话我就不带你去了!”

    傅官保把被子扯下来, 搭在自己的下巴底下, 他的眼睛闪亮亮的, 就是不肯睡。

    董永没管他, 自己背过身去呼呼大睡。明天他还得早点起来做早饭呢!

    第二天早上,董永醒来发现自己趴在傅官保身上,还抢了傅官保的被子。

    傅官保一半的身体露在外面,没有被子盖,他皱着眉头平躺在床上,双手抱着胳膊,好像很冷的样子。董永把被子扯过来盖在他身上,然后闭上眼又紧紧地抱了傅官保一下。

    真是软啊!还暖和!像是席梦思……

    抱着傅官保蹭了蹭,董永依依不舍地起床做早饭。

    傅官保被他吵醒了,他睁开眼睛嘟嘟囔囔地说:“现在就去赶集吗?我也要去。”

    “你再睡一会儿,起床的时候我叫你。”

    董永煮了粥,灶上的水也烧热了。他把董父和傅官保叫起来,让他们洗漱吃饭。

    今天早上真没什么可吃的,就是粥和咸菜。傅官保依然吃得很香,董永看着他百思不得其解。

    吃完了饭,董父和董永背上背篓,带着傅官保去了集市。

    大集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只有在初一和十五的时候有。平时走街串巷的小贩特意早早地来集市上占位置。集市上卖什么的都有,有卖牲口的,有卖家禽的,还有卖粮食布匹的。

    眼看着快过年了,集市里的人特别多,叫卖声,讲价钱的声音,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董永紧紧搂着傅官保的胳膊,这小胖子头一次赶集,对什么都好奇,董永真怕他走丢了。

    傅官保拍拍董永的胳膊,“董永,董永!你快看,这是什么?”

    董永看了一眼那布袋子里的东西,回答道:“这是小米。”

    “啊!那边那个袋子里卖的是什么?为什么和小米分开卖?”

    董永无奈地说:“那是黄米。”

    “可是它们长得一样啊!”

    董永说:“黄米跟江米一样,是粘的,小米不是。”

    “哦哦。哎呦!”傅官保指着远处卖艺的人喊道,“董永,董永,我们快去看看!集市不是买东西的地方吗?怎么还有搞杂耍的?”

    董永无奈地说:“你别一惊一乍的,这里人多,卖艺的当然要过来了。这才算什么?有的时候集市里还有卖儿卖女,卖奴婢的呢!”

    傅官保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董永的话听进心里,他拉着董永往那边挤,“董永,咱们去看看吧!”

    董永喊道:“你慢点!咱们别离我爹太远了!”

    傅官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练的好身手,他拉着董永直接挤进了最前面。

    看热闹的人把卖艺的给围了起来,卖艺的人耍了一套拳法,然后又给大家伙变了几个小戏法。

    这些表演还很粗糙,串场也磕磕绊绊的,董永看了兴致缺缺。只是傅官保没赶过集,现在兴致高昂。加上现场气氛热烈,他很捧场地跟着围观人群叫好。

    表演完了,卖艺的人拿出小锣,背面冲上,在人群中走一圈,跟大家讨赏钱。只可惜来这里赶集的一般都是农民,很少有人乐意拿钱出来。围观的人群一哄而散,该干嘛干嘛去了。

    董永拉着傅官保打算离开,但是傅官保看人家表演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于是他从怀里翻了翻,翻出几个铜板放在小锣里。

    卖艺的人一看,忍不住撇了撇嘴,他脸上挂起谄媚地笑:“这位少爷真正善良,您行行好,再给几个赏钱吧!”

    傅官保说:“我真没钱了,出来的时候,我爹没给我钱。”

    卖艺的人看他白白胖胖,衣着华贵,旁边还跟着一个瘦成干的小子,一看就是跟班的。他笑嘻嘻地说道:“小少爷,我看您腰间挂的玉佩不错,要不您赏给小的吧!”说完就要去拽傅官保的玉佩。

    傅官保哪里是好脾气的小少爷,他一看这人要抢他的玉佩,一个大巴掌就冲着那人脸上糊过去了。

    “做梦!本少爷给你几个铜板已经是给你脸了,你居然还敢抢本少爷的白玉佩!”

    对于傅官保来说,饭可不是白吃的,他一巴掌糊过去,卖艺的脑子懵了一下。他清醒过来大怒:“好你个臭胖子,叫你声少爷你就真以为自己是爷了?我弄死你!”

    董永看见傅官保动手的时候就知道事情要糟。他看到卖艺的家伙事里有一杆红缨枪,他趁卖艺的和他的同伙没注意到这边,跑去把红缨枪□□,冲着卖艺人的屁股扎了一枪。

    卖艺的刚刚放完狠话就被董永扎了一枪,他趴在地上骂道:“臭小子,你敢偷袭我!”

    董永又使劲扎了一下,“呦呵!还有力气骂我,你还觉得不疼是不是?”

    卖艺人的同伙抄着家伙冲了过来,董永拿着枪喝道:“我看谁敢过来,谁要是敢过来我就爆他菊花,把他肠子戳出来!”

    那红缨枪是为了表演用的,根本没开刃。董永居然用这把枪把卖艺人的屁股戳出了血,卖艺人的同伙看了都不敢上前了。

    卖艺人感觉到枪尖扎着他不可描述的位置,他趴在地上痛苦地说道:“小兄弟,咱们好说好商量,你别冲动。”

    董永戳戳他的屁股,“我是个脾气挺好的人,我本来也不冲动的。但是你们这么做就不地道了吧!没人愿意给你们钱,都散去了。我兄弟才看了多大一会儿,他乐意给你钱,别管多少,你只管接着!还敢直接上手抢他的玉佩,你找死啊!”

    傅官保抱臂说道:“我兄弟说得对,小爷我就是太给你们脸了!”

    董永说:“我警告你们,踏踏实实地做人,少做点缺德事。”

    他把枪立起来,招呼着傅官保,“兄弟,咱们走!”他又用枪头指着那几个卖艺的人说,“别打歪主意,不然小爷给你们来个对穿!”

    他扛着枪拉着傅官保扬长而去,围观的人冲着卖艺的人指指点点。这下名声坏了,还有一人屁股负伤了,集市上已经待不下去,卖艺人只能收拾东西灰溜溜地离开。

    傅官保拉着董永兴奋地说:“董永,你太厉害,太牛了。”他学着董永的样子,手里假装握着一根□□,“你知道吗?你拿着枪这么一站,谁要是过来,我给他个对穿!我的天呐!这真是……真是……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好了!”

    董永歪嘴一笑:“你可以说我帅气,英俊,阳刚,什么都行。回去好好读读书,任何褒义的词汇都可以用在我身上!”

    傅官保说道:“恩恩,我回去就翻书,一定多学几个夸你的词。”

    董永带着他越走越偏,一直走出了市集,傅官保疑惑地问:“咱们这是去哪里?年货不是还没买吗?”

    董永说道:“傻小子,那些卖艺的有五六个人呢!如果咱们现在还在集市里乱逛,万一他们盯上了咱们,那咱们还有安生日子吗?”

    傅官保扯了扯玉佩上的流苏,“董永,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这叫什么麻烦?是他们先搞事情的,这种人你不给他们一个教训,他能当街把你衣服都扒光了拿去卖喽!”

    傅官保震惊了,“集市上那么多人呢!他们敢吗?”

    董永摇头,“有什么不敢的?大部分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谁会因为你一个陌生人去得罪几个彪形大汉?”

    傅官保闷闷不乐地说:“那咱们现在回去了,董伯伯怎么办?他都不知道咱们回家了。还有那些人有没有追上来?如果追上来了我们怎么办?”

    董永安慰他,“你放心!会有人通知我爹的,咱们先回家去,我爹买完东西自己就会回去了。那些人也不敢追来,他们还得着急给同伴治屁股呢!”

    傅官保听了大笑,“对的,对的,他身上还有伤呢!哈哈哈哈哈!”

    董永和傅官保回到家里,董永趁着傅官保不注意,把槐树精找来了。

    “董公子,您有何吩咐?”

    董永趴在柴门上对门外的槐树精说道:“老大爷,您去集市上找到我爹,告诉他一声,不用担心我和傅官保,我们已经到家了。”

    槐树精奇怪地问:“公子,我记得今日是大集啊!您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也不多玩一会儿。”

    董永无奈地说:“嗨!碰见几个烦人精!”他把卖艺人的事给槐树精讲了一遍,“这不,我怕他们报复,拉着傅官保赶紧躲回来了。”

    槐树精爽快地答应道:“公子放心,小老儿一定把话给董老爷带到。”

    “好嘞!多谢您,闲着没事来家吃饭哈!”

    槐树精一路土遁来到集市找到了董父。董父此时正在集市上心急火燎地找孩子呢!

    他走过去乐呵呵地说:“董老爷,董永公子让我传个话,他和傅官保已经回家了,让你不要着急。”

    董父长长地舒了口气,“哎呦!这孩子真是不让我省心,我这还到处找他们呢!这位老先生,我怎么没见过你?”

    槐树精笑呵呵地说:“我是别的村的,您不认得我,我却认得您。您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种田高手啊!”

    董父被夸得很高兴,他说道:“老先生,您真会说话。多谢您替犬子传话,改日来家里喝酒,我跟您好好喝几杯。”

    “您客气了。您忙您的,咱们下次再聊。”

    董父转身买东西去了,槐树精看此处热闹,忍不住逛了起来。他看到有捏泥人的,忍不住挤过去看,一看就忍不住啧啧称奇。这凡人就是厉害,拿着一团泥巴居然能捏出一个栩栩如生的泥人来,真是好看。

    “槐树精何在?”

    槐树精听到耳边有人传唤,赶紧挤出人群,往偏僻的地方跑。

    他对着空地拱手行礼,口中喊道:“真君大人。小老儿有失远迎,望真君大人见谅。”

    二郎神穿着宝蓝色的劲装出现在槐树精眼前,“董永最近怎么样?”

    槐树精一五一十地跟二郎神禀报,“董公子今天赶集的时候受了点惊吓,有几个卖艺的人跟傅官保发生了争执,董公子为了帮助傅官保跟他们打了起来。”

    二郎神皱眉,“你去,把那几个卖艺人找到,该怎么做你自己心里清楚。”

    “是,小老儿明白。”

    二郎神又问:“董永怎么会跟傅官保在一起?他们相约出来玩的?”

    槐树精诧异地看着二郎神,“真君大人不知道吗?傅官保住进了董家。”

    “什么?他怎么会住进董家?”

    槐树精说:“具体是什么缘故……小老儿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傅官保现在住在董家,和董公子睡在一个屋子里。”

    二郎神皱眉,董永家里只有两间卧房,一间在东面,一间在西面,中间夹着一个待客的小厅。厨房盖在院子里,跟房子分开。

    二郎神想想董永的房间,好像只有一张床,那董永和傅官保住在一个屋子里……

    所以他们是睡在一张床上?

    想到这里二郎神就不太淡定了,他什么都没说,匆匆地走了。

    出现在董永家门口的时候,二郎神就看到董永和傅官保腻在一起劈柴。

    董永拿着斧子教傅官保,“你从来没劈过柴,手上没准,你看着我是怎么做的。”

    他把木头立起来,用一小节柴压在木头上面,“你这样拿一小块劈好的柴压着木头,别让它倒下,然后用斧子往下劈就行了。这样不会砍到手。明白了吗?”

    傅官保跃跃欲试,“恩恩,我看明白了,我来试试。”

    董永把斧子递给傅官保,他抬头看见二郎神飘在门口,于是对傅官保说道:“你先玩着,别弄伤自己。我出去一趟。”

    他走出去老远,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叫二郎神出来。

    一见到二郎神董永就抱怨道:“我说哥哥,您怎么飘在我家门口啊?幸好我胆子大,胆子小点的得被你吓一跳!”

    二郎神直接问道:“你和傅官保睡在一张床上?”

    董永不明所以地眨眨眼,“是啊!不然呢?小伙伴来了,我不能让他跟我爹睡在一个屋子里吧?我爹睡觉打呼噜,也就我能受得了他。我觉得跟傅官保睡一起还挺好,他身上可软了,肉肉的,暖呼呼的。”

    二郎神深吸一口气,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如果他要董永把傅官保送出去,董永也不会听他的。

    他突然有点后悔,他一直没把董永的生活状况当回事,觉得给了他钱,董永就能照顾好自己。现在他很后悔很后悔,当初就应该给董永家里买间大房子,最好是五进的大宅院!

    让傅官保来董府一趟都见不到董永的人!

    二郎神心想,现在只能从源头解决问题,他问道:“傅官保为什么住在你家里?”

    “傅官保他家里生意不太顺利,傅老爷要去蜀都,托我们照顾照顾傅官保。”

    二郎神随口抹黑傅官保,“傅官保性情骄纵,你不要和他走得太近,赶紧让他回家去住。”

    董永扣扣鼻子,“我觉得傅官保人还不错。而且我们也答应傅老爷了,要好好照顾傅官保,怎么好半路反悔?说起来傅老爷也挺拼的,这都快过年了,他还跑到蜀都去。如果我们现在把傅官保送回家,他一个小胖子自己过年,那得多可怜啊!”

    二郎神叹气,看来他是劝不动董永了。他说道:“你先忙吧!记得离傅官保远一点。”说完他就消失不见了。

    “喂!”董永没拦住二郎神,他忍不住嘟囔道:“怎么跑这么快?穿那么利落不是来教我修仙的吗?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教我修炼啊?我也很想成仙的好不好?”

    二郎神撇下董永不是回到灌江口,而是去了蜀都。

    如果傅官保的父亲能赶在年前回来,那么傅官保就可以离开董永家了。董永也就不会和他睡在一张床上。

    二郎神找来蜀都的土地,让他尽快找到傅老爷,把他手里的货都买下来,尽快送他离开蜀都。

    土地也是非常有才华的,他装作商人样子,找到了外地过来的傅老爷,声称自己的生丝被人一把火烧了,不管花多少钱,傅老爷的生丝他全包了。

    傅老爷听了大喜,赶紧跟土地签了协议。土地收好协议问傅老爷何时启程,傅老爷说道:“本来我以为这次生意要拖很久,没想到如此顺利,刚到了蜀都您就买下我所有的生丝。可是做生意不能只看眼前,我想在这边转一转,为接下来的生意找找门路。”

    二郎神此时隐去身形待在房里,他听了傅老爷的话冷哼一声,“让这姓傅的赶紧滚回去。”

    二郎神虽然凶了点,但是什么时候说过脏话?土地听到二郎神的话,吓得身上一激灵,他赶紧劝傅老爷,“傅老爷,您这么想可就不对了。这眼看着就要过年了,一定要和家人团团圆圆的才像话嘛!”

    傅老爷叹气,“我何尝不想和家人团圆,无奈孩子不争气啊!我把他寄宿在别人家,过年也不打算回去了,让他好好磨练磨练。”

    土地说道:“傅老爷,过年要高高兴兴,团团圆圆的,接下来一年才会有好运气。再说,过年的时候谁家不是赶紧拢账,准备过年,谁会在这个时候谈生意。您留下也是白费力气。”

    傅老爷有些犹豫,土地又加了把劲,“孩子放在别人家,过年的时候就他是外人,孩子心里得多难过啊?”

    傅老爷脑海里浮现出傅官保委屈大哭的样子,立刻就忍不住了,“您说得对,说得对!我得赶紧回去才是。”

    土地离开后,傅老爷立刻招呼伙计收拾行李。

    二郎神对土地的表现很满意,特意送了土地一枚仙丹。土地捏着仙丹,激动得手都哆嗦了。

    董永并不知道二郎神跑去了蜀都,也不知道傅老爷要回来了。他往家里走,刚到门口就发现傅官保身边已经堆了一小堆柴火了。

    “哎呦喂!傅宝宝,你很厉害嘛!这么快就劈了这么多柴火。”

    傅官保擦擦额头的汗,“我觉得我还可以更快一点。”

    董永拍拍他肩膀,“你歇一会吧!把斧子给我,我来劈柴。”

    傅官保往后躲了躲,“不用,我来劈。”

    “你从来没干过活,一下子劈这么多柴,你的胳膊会疼的。”

    傅官保淡淡地说:“现在受不了,将来总要受着的。”

    他拿起斧子一下一下地劈着柴,“我爹去蜀都之前跟我说,家里的生意要做不下去了。我问能不能回孝昌去,我爹说回孝昌就是坐吃山空,也不行。你以前跟我说过,靠山山倒,靠河河干,我虽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听完了就算,心里也没什么感觉。现在我明白了,我爹那么凶的人,他都没办法赚到钱了,我们家是真的不行了。”

    董永安慰他,“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想想你身上的衣服还有你的小物件,再不济你家还有大房子呢!”

    傅官保抬起袖子擦擦脸上的汗,“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还是得尽快适应这样的生活。万一我家没钱了,我得挣钱养我爹。我可以劈柴火,还可以跟董伯伯学种地。”

    董永一脸慈祥地微笑,“真懂事!真乖巧!那从明天开始就跟我学习怎么刨茅厕吧!”

    傅官保喊道:“啊?那我什么都不学了,我要回家!”

    离开了蜀都的傅老爷一路快马加鞭地往回赶,刚回到灌江口,他就让车夫把他送到董永家里,他要去看儿子。

    傅官保此时正看着董永拔鸡毛,这只鸡是刚杀的,董永用开水把鸡毛烫掉,然后点燃一碗烈酒,用火把鸡皮上的小绒毛燎掉。

    傅老爷老远就看见自家儿子了,他掀开车帘,站在马车门口喊道:“官保!官保!”

    傅官保听到他爹的声音,抬头一看就看到了自家马车,他跑出院门,冲马车招手,“爹,爹!你回来啦!”

    傅老爷好几天没见过儿子了,心里想念得紧。他跳下马车紧紧地抱住儿子,此时他完全忘了要锻炼儿子的想法,直接说道:“乖宝,你受苦了。爹爹这次把生丝都卖出去了,爹爹挣了大钱了,以后咱们再也不吃苦了哈!”

    董永听到了傅老爷的话,无奈地说:“傅伯伯,瞧您说的,好像我们家不给官保吃饭,让他受苦了似的。”

    傅老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这才想起了走之前,把傅官保寄养在董家的原因。

    他讪讪地说:“贤侄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董永笑着说:“您就惯着官保吧!您这次生意还顺利吗?”

    傅老爷说道:“顺利,特别顺利。一进了蜀都就有人把我的生丝全买走了。”

    “那就好,这是您时来运转,要交好运啦!”

    傅老爷笑呵呵地说:“借你吉言,借你吉言。”他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塞进了董永的手里,“这是压岁钱,你拿着。”

    董永推拒,“这不行,压岁钱也太多了。”

    傅老爷拉下脸说道:“长者赐不可辞,你要是不要,我可就生气了。”傅官保也劝他,“你快拿着吧!不然我也生气了!”

    董永只好把钱收了下来,“谢谢伯父。”

    傅老爷笑着说:“别客气,别客气。”

    车夫把傅官保的东西都收好,放进马车里,傅官保依依不舍地跟小伙伴告别,跟他爹回家去了。董永站在家门口,目送他们离开。

    “人都走远了,你还看什么呢?”

    董永回头一看,竟然是二郎神,他不禁问道:“我发现你最近好像很闲啊!怎么总来找我?我看你的神庙里信众很多,你平时不理会信众的心愿吗?”

    二郎神垂下眼睛镇定地说:“庙里的事梅山兄弟会处理的。”

    董永说道:“那你也不要总是压榨他们的劳动力,好歹自己干点活。”

    二郎神看他一眼,若不是为了见他,他几乎任何事都亲力亲为。

    二郎神说道:“傅官保以后还会来吗?”

    董永怅然地说:“应该不会来了吧!你别说,他这一走,我还挺舍不得。”他跟二郎神疯狂地安利傅官保的肉体,“你不知道,他身上的肉肉可软了,而且他身上暖和极了。晚上抱着他,就像抱着一个小暖炉,在这寒冷的冬日里,真是温暖啊!”

    二郎神掩在袖子里的手握成了拳头,他说道:“你等我一会儿。”

    他瞬间消失在原地,董永蹲下来,拿着小棍在地上随意划拉着。过了一小会儿,二郎神的脚出现在他眼前。

    “你回来啦!”董永站起来拍拍手上的灰尘。“你干嘛去了?”

    “给你一样东西。”二郎神把手里的毛团塞进董永怀里。

    董永看着怀里的小竹熊,忍不住长大了嘴巴,“这、这这、这是熊猫!”

    “是,我记得你喜欢竹熊,以后你抱着它睡觉吧!”

    小竹熊眨眨眼睛,董永的血条瞬间见底,“啊——怎么会这么可爱!胖达果然是治愈系的,我爱你小竹熊!”

    董永抱着小竹熊亲亲蹭蹭,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忍不住抬头问二郎神:“晚上我搂着它睡觉,它会不会在我被窝里偷偷拉屎?”

    二郎神无语地说:“你放心,就算你尿床他都不会尿床的。”

    董永:“……那这个宠物还真是让人放心啊!”

    在董永家住了几天,傅老爷发现傅官保真的懂事了很多。他每天早早起床读书,偶尔还会去铺子里跟着掌柜们学着做生意。傅老爷对儿子的转变欣喜若狂,他坚定地认为这都是董父和董永的功劳。过年的时候忍不住又送去两只羊,两只鸡,还有好多牛肉。

    董永把傅老爷给的银票交给了董父。

    董父把银票放进陶罐里,坐在床上一宿没睡。第二天,他决定年后多买几只猪仔,他觉得好好养猪,总有一天能发财。

    转眼间七年的时间过去了,董永已经十九岁了。这些年董永家里的日子越过越好,养猪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十里八乡都知道他家猪肉好吃,别人也照着董父的方法养猪,但是猪肉的味道好像总是差些什么。

    去年秋天的时候,董永通过了乡试,今年春天他就可以进京参加春闱了。

    过完了年,不等过完上元节,董永就收拾好行囊准备进京。

    董父,冯先生,傅老爷还有傅官保在十里长亭送他离开。

    董父嘱咐道:“此去京城,路途遥远,你要千万小心,宁可少赶路,也不要住在荒山野岭。”

    傅老爷说:“住店的时候也要注意,钱财不能离身,千万别让人把银子给偷走了。”

    冯先生说:“考试的时候不要紧张,你的水平不错,考中的可能性很大。你年纪这么小,考的还是最难的进士科,这次考不中也没什么。都说五十少进士,你不要有太大的压力。我已经给京城的熟人打过招呼了,他会照顾你,也会为你向主考官举荐。”

    傅官保说:“话都让他们说完了,我就祝你考试顺利,一路平安吧!”

    董永心里颇为感动,他笑着对他们说道:“你们不用替我担心,我现在打架很厉害的,十个八个近不了身。谁要是敢打我的主意,那才是自找麻烦呢!”

    众人都笑了起来,董永也不知道拜了哪个师父,现在是文武双全还会算命。他离家在外,确实让人省心。

    董永又问傅官保,“你现在也是举人了,真的不要进京试一试吗?”

    傅官保长大了,身材也变瘦了,脸上的肉没了,眼睛好像也变大了。现在长得浓眉大眼,还挺好看。他眨着大眼睛,笑着说:“我可不是读书的料,能中个举人已经是祖上烧高香了。我就不去找罪受了,现在家里有我这个举人老爷坐镇,做起生意来也顺当许多。我就不求别的了。”

    董永点点头,“那好吧!我还一直以为你能陪我一起进京,你不去,我这一路上可就无聊了。”

    傅老爷看时辰不早了,催促他赶快上路,“别再耽误了,回来有多少话说不得呢?赶紧上路吧!别错过了住宿的地方。”

    董永背上包袱,牵着自己的小毛驴一步三回头的走了,董父他们一直站在后面看着他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官道尽头。

    董永坐在毛驴上回头看,一直到他看不到董父等人了,他才对着空气说道:“现在没有别人了,你快出来吧!”

    二郎神的身影出现在官道上,他不高兴地说:“你还想让傅官保陪你去考试?”

    “不是陪我考试,是跟我一起考试,考个进士回来嘛!”

    二郎神冷哼道:“就凭他?他的那个脑子能考上举人都是奇迹了。”

    董永叹气,二郎神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好像一直看不惯傅官保。

    “举人是靠他努力考来的嘛!你不要对傅官保抱着那么大的成见,他对自己人还是很软萌的。”

    二郎神非常傲(傲)气(骄)地扭过头去,他就是听不得董永夸傅官保。

    董永识相地转移话题,“你在灌江口没有事情要处理吗?干嘛非要送我去京城?”

    二郎神冷哼一声,随口编了一个理由,“我怕你把修炼放下,你必须得亲自看着才行。”

    董永无奈地说:“哎呦!你不要强人所难好不好?我已经很努力地修炼了,可我就是摸不到大道的门槛啊!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二郎神说:“我们还可以试试别的方法。”

    董永疯狂摇头,“不不不!我不想试了,这些年泡药澡,嗑仙丹,什么方法我没试过?可是都不管用,泡药澡跟洗温泉似的,仙丹吃到嘴里就跟嚼花生米没两样,一点用都没有!我可不想继续糟践东西了。我求求你了,大哥!我现在会算命,会法术,您就让我这么老老实实地过完这一生吧!”

    二郎神这些年攒下的好东西都在董永身上试了个遍,可是董永用了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不疼,也不痒的,弄得二郎神心中焦燥。他想和董永长长久久地待在一起,可是这个愿望似乎无法实现。

    “或许,我可以去找王母娘娘要个仙桃。”

    董永赶紧拦住他,“别介!求您放过那个仙桃吧!”

    二郎神和董永一路游山玩水,好不自在。他们也不急着去京城,反正二郎神的速度堪比战斗机,随便飞一下就能到达目的地。

    两人欣赏了沿途的名山大川,吃遍了当地美食。在荒山野岭遇到打家劫舍的土匪,他们也会惩恶扬善,把土匪给打劫了。

    这样一路吃吃玩玩,算着日子差不多了,二郎神带着董永直接落在京郊,慢慢地往京城里赶路。

    京城不愧是天子脚下,董永远远地就看见了高耸的城墙,还有巨大的城门。只是护城河的吊桥不知因为什么一直吊着没放下来。

    董永和二郎神走近了一看,原来城外面堵着一群流民,看城门的士兵不敢放他们进去,只好把吊桥升起来。

    董永和二郎神对视一眼,两人换了几个城门,发现都是这样的状况。二郎神召来京城的土地,问他京城外流民聚集,到底是怎么回事。

    土地把二郎神和董永请到了自己的庙里,摆上一桌精致酒菜,这才细细道来。

    “去年春天河东道大旱,紧接着又是蝗灾,到了秋天,百姓们颗粒无收啊!朝廷倒是给了赈灾银子,但是你拿一点,我扒一层,经过的大大小小的官员都要拿一点,到了百姓手里还能剩下什么?”

    董永问:“这都是去年的事了,那些百姓不会从去年一直待到现在吧?”

    “那倒没有。不管去年的年头好不好,他们到底是熬过来了。只是按照以往的惯例,今年朝廷会发下春耕种子,让他们耕种。可是这都过完年了,种子还没发下来,再过一阵子就该春耕了,百姓们哪里等得起,这不就挤到京城来了?反正在家也是挨饿,在京城没准还能讨到饭吃。卖儿卖女也行,还能把价钱卖的高一点。”

    二郎神问:“皇帝不管吗?”

    土地回答道:“流民围住京城的事,皇帝估计还不知道呢!来早了的举人们不担心,来晚了的举人们现在愁坏了,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进城考试了。”

    董永和二郎神对视了一眼,这样的闲事……好像管一管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