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天仙配8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32章 天仙配8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不死佣兵六十年代农家女变身路人女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韩娱之张三     二郎神揉揉额头,眨眨干涩的眼睛。昨晚董永喝醉了以后, 他和梅山兄弟几个多喝了几杯。

    很久没有这种兴致了, 好像只要有董永在, 连吃饭这种小事都变得有意思起来。

    躺在床上,二郎神突然觉得不太对, 床上好像多了一个人。他扭头一看,董永乖巧地侧卧在他身边, 他心里一惊, 赶紧从床上坐起来。

    二郎神想下地喝杯水冷静一下,但是董永压住了他的袖子。二郎神轻轻拽了拽袖子, 没有拽动。他坐在床上叹气, 若是他现在把袖子割断, 他们俩就成真断袖了。

    二郎神把身上的宽袍脱下来盖在董永身上,衣服上还带着温暖的体温,董永扒着衣服,轻轻地蹭了蹭。

    二郎神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董永睡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成为了朋友,有些话他不愿意跟三妹讲, 不愿意跟梅山兄弟讲,却愿意跟董永讲。

    董永看似怕他,其实都是装的。二郎神挺喜欢逗他,看他装作害怕的样子真的很有趣。跟董永在一起的时候是二郎神最放松的时候。他觉得董永是最普通不过的一个凡人,也是最不普通的一个凡人。

    偷偷伸出手, 二郎神碰了一下董永白皙的脸颊。刚刚摸到他的脸, 二郎神赶紧把手抽回来。

    捻捻手指, 二郎神换了身衣服,他走出大殿,打算给董永弄一点解酒药。

    “二爷,您醒了啊!”

    二郎神问:“老大,你怎么在我门口?”

    梅山老大把手里的一瓶解酒药递给二郎神,“昨晚大家都喝醉了,我给二爷和董公子送点解酒药。”

    二郎神把解酒药接过来,他垂下眼帘,低头问道:“董永……怎么会在我房里?”

    梅山老大以为二郎神生气了,他赶紧解释道:“昨晚在二爷的殿里喝酒,我图方便就把董公子放在二爷的床上了,本打算吃完饭把董先生扶到客房去,没想到后来喝多了,我就把这事给忘了。望二爷能原谅属下失职之罪。”

    二郎神摇摇头,“不是什么大事,别说那么严重。你去休息吧!以后董永来真君神殿,让他睡在我那里就行了。”

    二郎神回到殿里,关上殿门,留下一脸茫然的梅山老大。“二爷什么时候这么随和了?居然没有嫌弃别人睡了他的床?”

    董永睡得小脸粉扑扑,二郎神把他扶起来,小心地捏开嘴巴,把解酒药喂进去。

    药汁有点甜,又有点薄荷的冰凉,董永喝完了还吧嗒吧嗒嘴,似乎对解酒药的味道表示满意。

    董永红润饱满的嘴唇边还残留着一点褐色药汁,二郎神看着那滴药汁忍不住想低下头……

    “头晕……”董永喃喃地说道。

    二郎神一惊,忍不住松开抱着董永的手臂,快速地后退了两步。

    董永嘭地一下摔在了床上,这下彻底被摔醒了。

    他揉揉后脑勺,迷蒙地睁开眼睛,“我的天,这是地震了?”

    二郎神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淡和矜持,“你该起来了。”

    董永擦擦眼睛,“我这是睡在哪儿了?”

    二郎神淡淡地说:“我的寝殿。”

    “啊?我昨晚没回家吗?不行!我得赶紧回去,要不然我爹该着急了。”

    二郎神说:“我昨晚已经派人通知你爹了,你别着急。”

    董永爬到床边,把鞋子套上,“那我也得赶紧回去,我不回家,我爹会一直担心的。”

    他把身上盖着的袍子扯掉,根本没注意到那件衣服是二郎神的。

    “你快送我回去吧!”董永站在二郎神面前,仰着头认真地看着他。

    二郎神看看随便扔在床上的衣服,袍袖一挥,好似扯过来一片白雾把他们俩包裹住。白雾转眼消散,他们又出现在了村口。

    董永跟二郎神招手告别,转身往村子里跑。

    二郎神突然喊道:“等等!你要不要跟我修炼,学习法术?”

    董永听到他的话又跑了回来,“我也可以修炼吗?”

    “当然,任何人都能修炼,只是天分不同,修炼的方法也不一样。”

    董永狐疑地问:“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我认识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可从来没说过修炼的事。”

    二郎神说道:“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以为你上辈子吃的都是什么?那些谷物和食材都是蕴含灵气的。若是天资好,你上辈子已经迈入大道的门槛了。还有我给你的小糖丸,你真的以为那只是糖丸吗?”

    董永抱怨道:“你不早说,我哪里知道自己吃过那么多好东西?再说了,你那些东西是不是假冒伪劣产品啊?我怎么吃了一点感觉都没有?”

    二郎神皱着眉摇头,“我也不太清楚,起初我以为是你天资太差,与修道无缘。后来发现你学法术还是挺快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修炼却一直不能踏入正途。”

    董永想了想自己的战斗力,忍不住答应下来,“那好,我就跟你学学修炼,有一技之长防身总是好的。”

    二郎神没说什么,他的本意可不是防身而已。

    董永又问:“我跟你学习修道,需不需要我拜你为师啊?”

    二郎神赶紧摇头,“不必了。”他可不想和董永差了辈分。

    “好吧!不拜师可是你说的,将来可别反悔,我不会给你束脩的。”

    二郎神笑着说:“快回家去吧!你那点钱留着自己用吧!”

    “成!那我回家啦!”

    董永笑着跑远了,二郎神看着他的背影一点一点的变小。他现在对董永有些微妙的想法,虽然他还想不清楚这到底是对还是错,但是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先把董永留在身边。凡人的生命太过短暂,他要尽量延续董永的寿命,不能让他离开自己。

    一年想不清楚,就用十年,十年想不清楚就用一百年,他总会明白应该怎么做。只是董永身上的秘密他还没有查清楚,他不知道董永这辈子会不会突然出事,也不知道董永投胎后还会不会带着记忆。

    董永不知道二郎神的想法,他飞快地跑回家里,董父正在扫院子。

    “儿子!你回来啦!”董父开心地说道。

    “爹,看你这高兴的表情……你今天出门捡到钱啦?”

    董父说:“什么捡到钱!我是今天挣钱啦!”

    “挣什么钱?”

    董父把儿子拉进屋里,他从床底下抱出一个陶罐,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在床上。董永一看,罐子里竟然装了好几吊钱,还有两个碎银锭。

    “爹,你什么时候攒了这么多私房钱?”

    董父笑着说道:“不是捡的,也不是攒的,这是我把小花卖了,挣来的钱!”

    董永不太信,“小花这么值钱?”

    董父开心地说:“昨天晚上你不在家,我就没炖肉。屠户倒是舍得,他把猪肉拿回去就炖了,结果咱们家猪肉香的啊!邻里街坊都闻到味儿了!今天一大早,他们就堵上门来买肉,肉卖得可快了,最后还抢上了呢!”

    董永说:“你把肉都卖了?一点没留?”

    董父一拍大腿,遗憾地说:“哎呦!我挣钱挣得高兴,就……就忘了给咱们自己留肉了。”

    董永叹气,“好吧!等下次赶集的时候我去买点羊肉。过年嘛!家里怎么也得备点肉。”

    董父也跟着叹气,“这下好了,这些钱还得分出去一点买年货。”他推推床上的钱,“儿子,这些钱你先拿着。平时买书,买纸笔都要钱的。还有跟同窗之间不要太吝啬,出去玩的时候要请大家吃饭。”

    董永把钱推过去,“爹,我的钱还够呢!你不用管我。”

    董父说道:“我也知道,你这孩子有事瞒着我。既然你有办法弄到钱,爹也就不管你了。你要是钱不凑手了,就来这罐子里拿。还有,你要记住,你的钱一定要来路正当,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啊!”

    董永干干地笑了笑,他一直以为,自己拿钱偷偷补贴家用的事把父亲瞒得好好的。没想到父亲只是懒得计较而已,他其实什么都知道。

    “董永董公子在家吗?”门外有人喊道。

    来人正好给董永解了围,他像是一只扑棱蛾子,一下子就飞到了院子里。

    “在的,在的,谁啊?”

    来人穿着灰色短衫,头上戴着帽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家丁。他彬彬有礼地说:“董公子,我家老爷请董老爷和董公子吃饭。酒席就摆在和顺楼里,请董老爷和董公子务必赏脸。”

    他又递上一张拜帖,“这是拜帖,请董公子过目。”

    董永接过拜帖看了看,措辞非常有礼,没有什么异常。他合上帖子问了一嘴,“你家老爷是……?”

    “我们家老爷是傅官保少爷的父亲。”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董永点点头,“我知道了,请等我们一会儿,我和父亲换身衣裳就去。”

    董永拿着拜帖回到屋里,董父问:“是谁啊?”

    董永把拜帖递给董父,“傅官保他爹请咱们俩去和顺楼吃饭。”

    董父惊讶地说:“他们也搬来灌江口这边了?”

    “是啊!傅官保又变成了我的同窗,我们现在关系还不错呢!爹,我没跟你说过吗?”

    董父无奈,“你只说你们学堂来了个败家子,我又没仔细听。我哪想到是傅官保啊!”

    “爹,你的心也太大了!”

    “别说我了!这傅老爷请咱们是什么意思?这不是鸿门宴吧?你打傅官保的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傅老爷不会到现在才找咱们算账吧?”

    董永安慰他,“爹,你别自己吓唬自己,我看傅老爷没那个功夫跟咱们计较小孩子打架的事。他到底想干什么,咱们去吃饭的时候不就知道了?和顺楼里人来人往的,傅老爷不敢怎么样!就算是鸿门宴,那宴席上不也是有好吃的吗?咱们先去白吃一顿再说。”

    董父觉得儿子的话有道理,他和董永换上为过年准备的新衣裳,坐上了傅府的马车,去了和顺楼。

    傅老爷在和顺楼二楼定了一间包房,董父和董永进屋的时候,傅老爷热情地站起来拱手欢迎。

    “董兄和孩子来了啊!快请坐,请坐。”

    董父扯扯身上的布衣,举手投足间还是有点拘谨。“傅老爷。”

    傅老爷非常自来熟地说:“哎?叫傅老爷多生分,咱们俩的儿子是同窗,董兄叫我一声老弟就行了。”

    董父摆摆手,“这……这怎么好意思。”

    傅老爷拉着董父坐下,亲自倒了杯茶递给董父,“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董永这孩子在学堂里非常照顾官保,官保现在比以前好学多了,也懂事多了,这都是董永的功劳!我今日请你们过来,就是为了要感谢你们啊!”

    董父拘谨地点点头,“这……这都没什么的,都是小事。”他想起儿子还打过傅官保,他忍不住赶紧认错,“我儿子也有不好的地方,之前……之前和令郎有些小摩擦,实在是抱歉,抱歉。”

    傅老爷无所谓地笑笑,“这有什么的,小孩子之间的打打闹闹嘛!说起来也是官保不争气,是他先惹得事。咱们俩的儿子,就叫不打不相识,这事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还希望董兄不要放在心上。”

    董父跟着笑:“对,对,都是小孩子淘气。”

    傅老爷点的菜上来了,他和董父边吃边聊,时不时还要照顾董永的感受,不要让他感觉到自己被冷落了。傅老爷这个人很圆滑,很会说话,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生意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傅老爷和董父都有点喝高了。傅老爷大着舌头说道:“我!我十三岁的时候就背着箩筐走街串巷地卖杂货,到现在,我有大房子住,出门有马车,家里有仆从,这……这都是我一点一点挣来的。”

    董父抱着杯子,脸上带着酒醉后的红晕,“傅老爷有本事,肯吃苦,我佩服您!咱们再干一杯。”

    “干!”

    傅老爷见时机差不多了,开始透露自己请客的目的,“董兄,你说我这些年辛辛苦苦置办下这么大一份家业,可我不开心。我家官保,烂泥扶不上墙!天天就知道惹麻烦,这么大了,不好好读书,也不跟我学学打理生意。都到了快定亲的年纪了,还一天到晚的玩,除了玩和吃,什么都不想。”

    董父笑呵呵地劝:“老弟,你别想那么多,儿孙自有儿孙福!孩子还小,你别急,等他大一点了,就懂得你的苦心了。”

    傅老爷哭着说道:“我哪里还有时间等他长大?董兄,我跟你说实话,我在孝昌虽然有房有地,但是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我听说灌江口这边喜爱孝昌出产的生丝,所以打算过来做生丝的生意。刚开始还挺好,我就把一家老小都带过来了,没想到好景不长,现在生意越来越难做,我在灌江口的生意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董父忧心地问:“怎么会这样?”

    “世事无常啊!家里生意不顺,孩子又不听话。等年后,我打算去蜀都试一试,那里的丝绸精美无比,我看看有没有人愿意买下我的生丝。只是我在家的时候,官保还算老实,若是我走了,他不得把房顶掀了?”

    董父已经喝晕了,“老弟,你别怕!把孩子送我家里来,他跟我家儿子是好朋友,让他们俩一起读书。有我给你看着,孩子错不了!”

    傅老爷大喜,“多谢董兄!董兄能教出董永这样好的孩子,有您看着官保,我是一百个放心啊!”

    董父嘟囔着:“放心……放心……”说完这两句话就醉的睡过去了。

    傅老爷轻轻推推董父,“董兄,董兄?”

    董永淡淡地说道:“父亲酒量不好,是真的醉了。”

    傅老爷尴尬地笑了笑,“是我不好,不应该劝这么多酒的。”

    董永问道:“傅老爷想把官保送到我家,为何不直说?”

    傅老爷没想到自己的心思被一个小孩儿给戳穿了,他苦笑道:“官保被我惯坏了,如果贸然提出这个请求,你们也不愿意收留他啊!”

    董永点点头,“也是。一个富家少爷,到了我们家,我们都不知道怎么伺候才好。”

    傅老爷满脸愁苦地说:“我的生意确实很不顺利,一想到我离开家,官保不一定跟谁去鬼混,我这心里就不踏实。算我求求你,你和他是同窗,关系也不错,你能帮我照顾照顾他吗?”

    董永赶紧摆摆手,“傅伯伯,你言重了。官保来我家住算不得什么事,您别这样。”

    傅老爷看董永答应了,高兴地跟他拉关系,套近乎。“贤侄肯帮忙,我就放心了。明日我就把官保和他的行李送来。对了,我这里有几百两银子,你拿去买书看。”

    董永并不肯收,“伯父,不过是住几天,吃几顿饭而已,您不用给钱。”他想了想还是劝道,“官保在蜜罐子里长大,生活奢侈,从不知道什么叫穷苦困顿。若是伯父能狠得下心,我给伯父出个主意,让官保能体会到伯父的良苦用心。”

    “贤侄请说,只要能让官保好好念书,什么主意我都肯试。”

    董永说道:“您这次去蜀都,提前告诉官保家里要破产了。把官保送来我家,不要给他一文钱,官保必需的东西,我会给他买。我家里一日三餐都是粗茶淡饭,让官保吃几顿粗粮,干几天粗活,他就明白伯父赚钱的不易了。”

    傅老爷想了想,狠狠地点点头,“行!就照你说的办!小兔崽子,我在外面辛辛苦苦挣钱,他天天吃香的喝辣的,我这次……一定下狠心!嗯!”

    董永看他的样子就想起了一个词:色厉内荏。看来傅老爷嘴上说的厉害,心里还是舍不得。

    傅老爷派车把董父和董永送回家,等董父酒醒了,他忍不住捶胸顿足地骂:“我就是个蠢蛋!大蠢蛋!怎么像没喝过酒一样,怎么就答应让傅官保住进来。”

    董永说道:“傅官保来了就来了呗!就是吃饭的时候多一双筷子嘛!”

    董父骂道:“你这孩子,你昨天也不知道拦着我点!那是一双筷子的事吗?人家是富贵人家的少爷,来家里住着,跟咱们一起吃野菜和窝窝啊?”

    董永把晾干的衣服叠起来,他无奈地说:“爹!咱们家什么情况,傅老爷又不是不知道,他能把傅官保送过来,肯定不在乎咱们吃得好还是吃的坏。人家主要是让孩子学懂事一点。你就放轻松,把傅官保当成隔壁的二胖就行了。正好他长得还挺胖!”

    董父还是有些忧心,更让他忧心的是,傅老爷在三天后就把傅官保送来了。

    傅官保很礼貌地跟董父打了声招呼,董永拉着他进屋放行李。

    董父慌乱地拉着傅老爷的袖子,“傅老爷,这不对啊!你不是说要年后才出发吗?怎么今天就把孩子送来了?”

    傅老爷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跟孩子说家里没钱了,我想明天就出发去蜀都。”

    董父大惊,“怎么这么急?你就不能等到过完年吗?”

    傅老爷说:“我觉得不一起过年更逼真一点,他肯定会觉得家里确实很穷很穷了。”

    董父叹气,“可怜你一片慈父心肠……”

    傅老爷连连拱手感谢:“多谢董兄担待。这有几百两银子,算是我给孩子的压岁钱。”

    董父坚决不肯收,“别介,别介。就是吃几顿饭而已,不用给钱。你出门在外多带些钱吧!俗话说穷家富路嘛!你不用管我们。”

    傅老爷转身擦擦眼角的泪,“多谢董兄了。等我赚了钱回来再感谢你。”说完上车就走了。

    傅官保一整天都闷闷不乐的,他知道父亲去外地给生意找出路去了,他头一次感觉到,父亲也不是万能的。他有些茫然,现在家里没钱了,他要怎么做才能帮到父亲。

    晚上还是董永做饭,他做了一锅非常朴素的打卤面。做卤子用的就是山上采来的黄花菜,面条是用高粱面和白面掺在一起,擀成的面条。再切一碟咸菜,这就是今晚的晚饭了。

    把面条和卤子端上桌,董永给傅官保捞一碗面条,浇上一勺卤子,“家里没什么好吃的,你凑合着吃吧!”

    傅官保吸溜一口面条,忍不住竖起大拇指,“你做的饭真好吃。”

    他吃一口面条,夹一块咸菜,再喝一口汤,味浓汤鲜,咸淡正好。吃完了一碗,董永又给他盛了一碗。这一碗吃完,傅官保自己又捞了一碗。傅官保吃得香极了,额头上都是亮晶晶的汗珠。

    董永食不知味咬了口咸菜,他为什么吃得那么香?这不和逻辑!这剧本不对!他设计的明明是古代版变形记,怎么到了傅官保这里就变成乡村农家乐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