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天仙配3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27章 天仙配3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门青云路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变身路人女主带着空间闯六零六十年代农家女     “啊……快停下,好疼……”董永带着哭腔说。

    二郎神也是满头的汗, “你再忍一忍。”

    “不行……啊……我的腿要断了……”

    二郎神松开董永的肩膀, “怎么这点痛都忍不了, 不就是压两下腿吗?”

    董永揉着大腿根从地上站起来,他龇牙咧嘴地说:“你说的轻巧, 我让你帮我揍人, 你不肯帮忙就算了,你居然让我在这练劈叉!劈叉有什么用?我一脚劈在傅宝宝的脑门上啊?”

    二郎神淡淡地说:“别那么不讲理,不是你说的吗?亲手报仇比较痛快,让我教你武艺。”

    “我想让你教我一点速成的办法!你就是骗我!学武艺也应该从蹲马步开始, 谁学武艺从劈叉开始的?你让我抱着一棵大树练亢龙有悔也比这有诚意吧!”

    二郎神叹气,“你现在才十二岁, 力量本来就弱,想要打得过人家, 你就必须要注重速度和柔韧度。”

    董永捶捶腿,“得了,我不学了。就算今天学会了劈叉, 明天该挨揍还是得挨揍。”

    董永抬头看看天边,东边的天空已经微微发亮, 空气清凉潮湿,再过一小会儿他爹就该醒了。

    “我得回家做早饭了,我爹一会儿还得下地干活。您走之前给我刷个buff, 我这一宿没睡, 腰酸腿疼的。”

    二郎神拿出一颗白色药丸递给董永, 董永接过来塞进嘴里,药丸立刻化作甜水顺着喉咙滑进食道。

    神仙出品一个顶俩,董永顿时觉得神志清明,身轻如燕,比喝了红牛还清醒,比吃了士力架还来劲。

    “多谢!我先走了,您忙您的去吧!”

    一溜小跑回到家里,换下沾土的衣服。董永手脚麻利的点火,烧水,做饭。

    等他爹醒来的时候,早饭已经摆在了桌上。

    董父擦了把脸,拿起筷子吃饭。董永趴在他爹身边,用一种玄而又玄地语气说:“爹!你猜我昨晚梦到谁了?”

    “梦到你娘了?”

    “不是!我梦到二郎神了!”

    董父提起了一点兴趣,“二郎神说什么了?”

    “他说,我上辈子是个大好人,能感天动地的那种。而且我还是他虔诚的信徒,虔诚到……到了为二郎神可以不娶媳妇的地步。二郎神给我托梦,说让我搬家,去灌江口住,他可以保佑咱们家富贵荣华。”

    董父听了觉得很扯淡,“别说话了,赶紧吃饭,吃完饭早点去书院。”

    “爹,你听没听我说话啊?”

    董父说道:“听见啦!这就是个梦而已!你还真想搬到灌江口去啊?咱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俗话说故土难离,就为了你一个梦,我们就搬到几千里以外?”

    董永想了想,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唉!也对,不能因为一个梦就搬家。不过在梦里二郎神还说,灌江口有很多名家大师,以我的天资,大师们一定会收我为徒的。”

    让儿子读书做官,是董父的执念。听了董永的话,他心里有些嘀咕。难道这真的是神仙的提示?

    “别想那么多了,赶紧收拾东西去念书!晚上爹给你做好吃的。”

    董永抓起一个豆面窝窝,“好吃的还是等我回来做吧!你可别糟践东西了。”

    离开了家,董永咬着豆面窝窝叹气。他的那个傻爹爹啊!二郎神昨天破天荒的好说话,他居然不领情!过了这个村未必有那个店了。

    进了学堂,傅宝宝抱着胳膊,带着一群熊孩子冲他冷笑。

    情况非常不妙,董永故作镇定,笑眯眯地说:“大家学习热情都很高嘛!这么早就来上课啦!”

    今天的傅宝宝话很少,他胖胳膊一挥,非常冷酷地说:“都给我上!”

    董永撒腿往外跑,刚跑到大门口他又跑了回来。

    妈的,傅宝宝这个恶毒小胖子,居然在门口堵了一群家丁!

    前有狼后有虎,董永被一群人围住了,再风骚的走位也没有地方施展。

    “大家都是读书人,这样过分了啊!傅宝宝我告诉你,夫子来了不会放过你的!”

    小胖子大怒,“我叫傅官保,不叫傅宝宝!连我的名号都没听过,你还敢来书院混!给我打他!”

    一群少年加上好几个成年家丁扑过来,董永没办法只好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打就打吧!别把他打傻了就行。

    刚蹲下,董永就觉得不对。直到很久以后,董永都记得那一瞬间的神奇感觉。他的身体里充满了奇妙的力量,他好像明白了日月星辰的奥秘,明白了世间万物的规律。这一刻,他可以点石成金,可以移山倒海。

    以前的时候,他想凿穿一堵墙,他很清楚自己做不到。但是现在这一刻,他相信自己能击穿长城!

    在那些人围上来的那一刻,董永瞬间弹起,飞向半空。他的身边有一股狂暴的气流,瞬间把所有人都掀翻。

    一招制敌!非常酷炫!

    董永用自认为最帅气的方式轻轻落在地上。他抬手抿一抿额头掉下来的碎发,慢慢说到:“说话客气一点,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傅官保吓坏了,“你!你是妖怪!”

    董永:“呵,看来你还是没有做好觉悟啊!”

    他走过去抓住傅官保的领子冲他一顿踹!

    “就你能耐是吧!就你能耐是吧!还敢说我是妖怪!”

    傅官保不敢回手,气的呜呜哭,搞得董永都不好意思下手了。

    “行啦!哭一会就收吧!鼻涕都流出来了,你恶不恶心?”

    董永捡起自己的花布书包突然觉得意兴阑珊,他加起来活了快六十岁了,还跟着小孩打群架有什么意思。

    “别哭啦!好像我踹的有多疼似的!你摸摸良心,你屁股上都是肉,能有多疼?”

    傅官保委委屈屈地抽噎,“我也想停下,但是我控制不了。”

    董永不耐烦地说:“以后可长点心吧!那么多肉都白长了?别那么莽撞,见谁打谁。”

    说完这些董永就走了,留下躺在院子里痛苦□□的人们,还有控制不住抽噎的傅官保。

    离开了书院,董永七拐八拐,走到一个小巷子里。

    他觉得自己能以一当十,一定是二郎神给他的白色小药丸的功效!感谢二郎真君,妈妈,我要成为神仙啦!一剑西来,天外飞仙说的就是我呀!

    面对着墙壁,气沉丹田,手攥成拳头贴在腰侧,扎一个稳稳当当的马步,董永快速出拳,击在墙面上,并大喝一声:“哈!”

    然后……墙没啥事,他的手抽抽了。

    “我的天哪!靠靠靠!疼……”

    “你在干什么?”一个清冷的声音问。

    董永把手伸到二郎神跟前,“快快快,快给我疗伤!”

    二郎神冲他的手吹了口气,还在流血的伤口立刻愈合。“你怎么开始自残了?”

    董永揉揉手指,似乎想把二郎神吹的热气给擦掉。他随口说道:“我刚刚一个人把十几个小伙子都打趴下,我觉得我可能有神力了,或者要飞升了。”

    二郎神大笑:“你想再试一试那种感觉,于是跑来这里用手砸墙?”

    “难道我没有神力吗?那你给我的小药丸是干什么的?”

    “那不是仙丹是糖豆,吃了神清气爽。”二郎神一边说,一边笑。董永都快被他气疯了!

    “那我刚才为什么能以一当十?”

    二郎神笑道:“还能因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在啊!”

    董永气呼呼地说道:“你……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啦!”恨不得谢八辈祖宗那种。

    二郎神问:“你和你爹说了吗?你们什么时候搬去灌江口?”

    董永没好气地说:“我当然说了,我说你给我托梦,说我是虔诚的信徒,去了灌江口包读书,包食宿。我爹不信。”

    “……”二郎神叹气,“只要你爹还有点理智,他就不会相信你这个小孩子的梦话。”

    董永反问:“要不然我怎么说?说我上辈子帮了二郎神,这辈子他想要扶贫,要接济我?”

    二郎神叹气,“算了,我会想办法说服你爹。你今天不读书了吗?这么早回家,你爹不会骂你?”

    董永摇摇头,“不念了。那个傅宝宝是孝昌一霸,我今天打了他,明天傅老爷可能会来打我。正好我可以借着这个由头,劝我爹搬家。”

    二郎神点点头,“也好。”

    董永和二郎神分开,拎着小花布包回了家里。他把昨天弄脏的衣服洗干净,又把屋子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洗手和面,准备给他爹做点午饭送到田里。

    一点豆面,加一点高粱面,因为这两种面不像白面一样有粘性,他必须有技巧的反复按揉,才能把两种面揉成团。和好了面,他去后院摘一把芹菜,洗干净切成小丁。

    用擀面杖把面擀成薄薄的面饼,他拿着菜刀利落地把面饼切成面条。烧水煮面,把面煮熟以后捞出放在凉水里。在往锅里倒一点点油,把芹菜炒一下,添汤,做成卤子。

    眼看着到中午了,董永加快速度,把面条和卤子放进陶罐里,拎着一个竹篮去地里找他爹。

    现在正是除草的时候,也是天热的时候。董永走到地头已经感觉自己要晒化了,他爹此时还在地里弯腰忙碌。

    “爹!我给你送饭来了!快歇歇吧!”

    董父慢慢站直身体,长时间的弯腰让他腰酸背痛。

    那毛巾擦擦红通通的脸,董父说道:“哎呀!你怎么来了?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书院读书嘛?”

    董永把篮子里的凉白开递给董父,“等吃完饭再说。”

    董父坐在田埂上,喝干了碗里的水。井水清甜甘冽,他忍不住痛快地叹了口气,天实在太热了,热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董永把面条捞进碗里,添上卤子。董父放下装水的瓷碗就要吃,董永不给他饭碗,“先歇一会儿,刚干完活,喝了水,您歇一会儿再吃饭。”

    “呀!你这娃那么多穷讲究!我得赶紧干活,咱们家的地就靠着我一个人,不快点干活,啥时候能除完草?”他抬头指指天空,“今年热的反常,老天爷就是不下雨,除完草,我还得抓紧时间浇地呢!”

    董永说:“要不我们搬走吧!”

    董父训斥道:“净说孩子话!咱们董家的根在这里,怎么能轻易搬走?”

    “董家就剩下咱们俩了,咱们俩在哪,董家就在哪。”

    董父疑惑地问:“你这孩子有点不对劲,今天早上就撺掇着我搬家,今天还没去书院,你快告诉我,你是不是惹事了?”

    董永喊冤,“我惹事?你讲点道理,我从小到大不知道多乖!村里的人谁不说我省心?”

    董父不被他的言语所迷惑,“我就问你,你今天为什么不去读书?”

    董永叹气,“您知道傅大官人家的公子傅官保吗?我跟傅官保打架了。他带着人堵我,我没跑掉,所以就打了起来。”

    董父搂着他焦急地问:“你有没有受伤?他为什么打你?”

    董永扭扭身体推开董父,“我没什么事,我跑掉了。他打我可能是看我不顺眼吧!”

    董父气得牙关紧咬,“这还有没有王法了,我得去傅大官人家,让他评评理。我儿子才十二岁,他们怎么下得了狠手?”

    董永赶紧拉住他爹,他的小身板根本拽不住董父,只能跟着往前呲溜。

    董永快速地说道:“别介别介别介!你放心夫子舍不得放过我这个好苗子,明天一定会把我请回去的!再说傅大官人是孝昌的大户,你连人家大门都进不去,还讲什么道理。咱们穷苦人家,能忍的时候一定不要介意装孙子!”

    董父回身拍他的脑袋,“什么装不装孙子的?读书人要有骨气。”

    董永揉揉脑袋,“得了吧您那!您大字不识一个,还知道读书人的骨气呢!”

    董父萎靡地坐回田埂上,“都是当爹的没有用……”

    “您别这么说,您能生出我这么聪明的儿子就是大大的有用。”

    董父要被他气笑了,“行了,别贫嘴了!赶紧把饭拿来给我吃。”

    “得令!”董永把面条递给他爹,自己也盛了一碗,高粱面的面条没有白面的劲道,但是入口有一种谷物的清香,越嚼越有味。面是沁凉的,卤子还带着热乎乎的温度,两下调和,正好入口还不刺激胃。

    董父笑着说:“我儿子就是厉害,咱家的饭在村里是最好吃的。你说得对,咱们就等着夫子带着傅官保上门道歉,不然,那个破书院咱们还不稀罕去了呢!”

    “就是的!爹你这么想就对了!”

    又吃了两口面条,董父问:“儿子,你确定夫子会过来求你的是吧?”

    “……”刚刚说的豪气,原来您还是不放心啊!

    吃完午饭,董永没有回家,跟着董父在地里除草。搬去灌江口的事还八字没一撇呢!该干的活还是得干。

    二郎神承诺要说服董父,但他又能怎么做呢?直接面见董父,说他会保佑他们?这一定会被董父给当成骗子!

    也不知道二郎神能有什么好办法,贫穷的董永非常向往着能跟二郎神混,即使是做宠物也行!他觉得二郎神还是挺喜欢猫或者胖达的。

    听说儿子在书院被欺负了,董父一下午都心不在焉的。他又是担心,又是心疼。他担心儿子的前途会被断送,又心疼儿子不仅读书辛苦,那么小的年纪还受人欺负。

    晚饭是董永凉拌的豌豆苗,简单的用盐拌一下,放点芝麻油。现在家里穷得很,酱油和醋根本不舍得买,芝麻油还是董永自己种的芝麻,自己琢磨着榨的油。

    董父晚饭吃的很少,即使是最喜欢的豌豆苗,董父看起来依旧兴致缺缺。

    吃完饭,董父很快就去睡了,董永以为他会睡不着,没想到他刚沾上枕头就开始打呼噜。

    董永摇摇头,他还以为老头今晚得失眠了呢!没想到这么快就睡了,估计他没去书院,老头也不是很急。

    董永并不知道,董父确实心事重重,但二郎神再次使用了入梦之法,董父就算不想睡也得睡。

    在梦里,董父推开一扇巨大的朱红色大门,上面的门钉都像是镀着黄金。走进门内,是一个巨大的广场,黑色的,同样大小的石砖铺着地,非常平整大气。正对着大门是一个巍峨庄严的神殿,红色砖墙,黄色的琉璃瓦,墙上,房檐上还镶嵌着宝石,阳光一照,神殿闪闪发光。

    董父走进正殿,殿内神像手持三尖两刃枪,身穿黄金铠甲,非常勇武。神像前面的桌上还供着鲜花灵果,不用靠近就能闻到扑鼻香气。他不认得那个神像是谁,也不知道神殿门口的牌匾写的什么。他只觉得应该赶紧跪倒伏拜,以示虔诚。

    “信徒董大,给神仙老爷磕头。”

    一个庄严的声音在殿内回荡,“既然是信徒,为何还不动身,前往灌江口?”

    董父抬头疑惑地问:“啥?”

    二郎神心里叹气,董大现在的傻样可能是跟董永学的。

    “我已经给你儿子托梦,你为何不信?”

    董父大惊,“请神仙老爷宽恕,信徒以为我儿子是编瞎话逗我呢!既然神仙老爷说搬家,那我明日就搬!”

    “你儿子今日的灾祸,都是因为你执意不肯搬家招来的。明日一早,快快准备动身,不得有误!记住,此事缘由不可讲给别人听,若是泄露了天机,我也保不了你!”

    “是是是,神仙老爷放心,我什么都听您的!”

    一阵狂风卷过来,董大往后摔倒,地上裂了一个大缝,像是要把他吞进去。他大叫一声从床上惊醒,董永还没刷完碗,他拿着刷碗抹布从灶房跑回屋里。

    “爹!你怎么了?”

    董父惊魂未定,他喘着粗气大声说道:“我们搬,明天就搬!”

    董永:“爹,你梦到什么了?”

    董父欲言又止,犹豫了半天,他只说道:“你别管那么多了,明天早起收拾东西,搬家!”

    董永也不知道二郎神给老董头灌了什么迷魂汤,第二天他在家收拾行李。董父出门转了一圈就把家里的地都给卖了,下午去县衙门过了户。

    董永好奇地抓心挠肝,但是二郎神不出现,他爹又不肯说,没人能满足他的好奇心。

    夫子第二天果然来了,一进门发现屋里的东西都打包好了,堆得满满当当。他问:“董永,你们家这是……”

    “夫子,学生正要向夫子告别,没想到夫子就来了。感谢夫子对学生的照顾,学生要搬家了。”

    夫子很诧异,“搬家?搬去哪里?你这两日不来上课,我以为你被傅官保给打伤了,我今日本想来劝慰你,不想你却要搬走。搬家后,你还来书院念书吗?你放心,我去找傅大官人理论过了,也骂过了傅官保,他今后不敢再为难你。”

    董永装作惆怅地说:“他们都欺负我年幼,我是不敢去上学了。”

    夫子无语,傅官保屁股上都青了,其他帮凶也摔得浑身青紫。董永在干活,此时就穿了一件小背心,脸上,胳膊上白白嫩嫩的,没有一点伤痕。

    夫子叹气,“你啊!我看是你把傅官保给打了,还敢装委屈!亏得我特意休馆一天,出城来找你!”

    董永感念夫子的心意,“夫子,我刚刚是说着玩的。我家在蜀中有亲戚,现在很有钱,我们父子俩打算去投奔他。”

    夫子恍然,“原来是这样,投奔亲戚也是好事。你天资聪颖,要时时刻刻记得努力读书,这才不枉费了你的天赋。”

    董永恭恭敬敬地拱手行礼,“董永谨记夫子教诲。”

    搬家的事很快就弄完了,爷俩跟亲戚朋友道别后离开了孝昌。正好孝昌有一个商队要去蜀中买茶叶,于是董永和他爹跟着商队一起搭伴,踏上了旅途。

    一路顺顺利利地来到了灌江口,董父用卖地和卖房的钱置办了两亩旱田,一间青砖瓦房。

    他们居住的村子离县城不远,民风淳朴,大家对刚搬来的陌生父子也很友善。

    等他们差不多安顿好了,二郎神幻化做少年模样,来村子里找董永,不巧被董父给看见了。

    “儿子,这位少爷是?”

    董永介绍道:“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爹你叫他小二郎就是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