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宝莲灯24

【书名: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 第24章 宝莲灯24 作者:霸道小妖精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门青云路不死佣兵带着空间闯六零韩娱之张三变身路人女主     刘彦昌觉得自己冤,巨冤!无良作者给他安排的是什么死法?死的这么……这么没有美感!

    他曾幻想过,他邂逅了一个美丽善良的姑娘。她的眼中充满了惊慌失措,像是一头无辜的小鹿,一看就让人心生怜惜。她肩负着国仇家恨,为了她,自己奋不顾身地替她挡住了敌人的利剑。最后慢慢倒在姑娘的怀里,口吐鲜血,告诉她要好好活下去!

    这种死法虽然略显狗血,可!是!再怎么狗血也比啃羊排被卡住要好几百倍!

    还有!为什么他死在了二郎神的怀里,好像他们俩是一对基佬似的!他就算死也要妹子抱着他!

    气管里好像还有骨头在卡着,憋得他胸腔火辣辣地疼。刘彦昌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死了还有意识。

    过了一小会儿,他感觉一阵松快,他咳了两声,张嘴大喊,‘可憋坏老子了’。但是话没说出来,他只发出了一声啼哭。

    “恭喜恭喜,是个大胖小子。”

    “真的啊!太好啦!我们董家有后啦!”

    一个女人虚弱地说:“孩子怎么一直在哭啊?他是不是饿了?”

    “刚出生,应该没饿。哭得越大声,说明孩子越健康。来,董家娘子,你来抱抱他。”

    刘彦昌感觉到自己被一个女人温柔的搂住,她的大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干燥而温暖。这种情况刘彦昌已经体验过一次了,他又重生了,变成了小婴儿,又要度过一段生活不能自理的日子了。

    想到这里刘彦昌哭得更大声了,他不想让别人给自己喂奶换尿布啊!

    此时的灌江口气氛沉默诡异,二郎神把刘彦昌的尸体平放在地上。

    卡住刘彦昌的是一小块骨头渣子,二郎神捡起刘彦昌啃过的羊排。这块羊排只有一根骨头,按理说这种肉多的排骨,吃起来很方便,即使是小孩子也不会被卡住。

    三圣母问道:“二哥,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二郎神摇摇头,“他能被骨头渣子卡住,这事本身就很蹊跷。更奇怪的是我已经把骨头给逼出来了,他怎么突然就没气了?”

    哮天犬说道:“会不会是李靖搞的鬼?他今天被罚了,所以迁怒于刘彦昌?”

    二郎神摇头,“不太可能。他先是与瑶池侍女有染,而后抗旨不遵,意图谋害神仙,这样的罪名玉帝只判他闭门思过,他还有什么不满的。”

    敖听心也跟着分析,“红衣和橙衣也不可能,她们这个时候只怕已经投胎转世了。七公主?也不可能,我看七公主挺喜欢刘彦昌的,应该不会去害他。”

    梅山老大身上还穿着刘彦昌送的黑色貂皮大衣,“那块羊排上没有施过法的痕迹,没有被下过毒,就是块普通排骨,看起来像是意外却处处蹊跷。”

    二郎神抬手阻止道:“行了,都别说了,我去地府走一遭,看看能不能把刘彦昌的魂魄带回来。”

    二郎神出了灌江口直奔地府,判官见他来了,赶紧一溜小跑过去行礼。

    “真君大人安好,您今日来地府有何贵干?”

    二郎神说道:“带我去见秦广王。”

    “是,真君大人请随我来。”

    到了秦广王的大殿,秦广王正在案前忙碌,他看到二郎神来了,随口招呼道:“真君这样悠闲,来我这串门吗?”

    二郎神也不废话,“我来你这里找一个凡人的魂魄。”

    “什么时候死的?”

    “不到一刻钟的时候。他叫刘彦昌,青州人士。”

    秦广王想了想,“一刻钟之内……我这里并没有来过叫刘彦昌的魂魄,他是怎么死的?”

    二郎神犹豫了一下,慢吞吞地说:“他啃羊排的时候被骨头卡死的。”

    “哈哈哈哈哈哈!”秦广王听了大笑,“判官何在?快快翻看生死簿,看看这个姓刘的是怎么回事?”

    判官拿起生死簿快速翻阅,他照着生死簿念道:“刘彦昌,男,青州人士,阳寿……”

    秦广王问:“阳寿多少?”

    判官讶异地说:“阳寿六十八岁,生死簿显示,他现在还活着呢!并没有死啊!”

    二郎神皱眉说道:“不可能!他的尸体还在灌江口放着。”

    秦广王说道:“二郎真君,生死簿是不会出错的。”

    “既然生死簿不会出错,那他的尸体为什么都凉了?秦广王可曾遇到过这种情况?”

    秦广王捏着竹笔,支着下巴想了想,“可能因为……他不是真的刘彦昌?”

    “不会,我查过他的身世,他就是刘彦昌。”

    秦广王说:“也是,天底下没人能瞒过你的第三只眼。要不你把他的尸体送过来吧!我翻阅一下过去的记录,试试能不能找出原因。”

    “麻烦您了。”

    二郎神派人把刘彦昌的尸体送来,秦广王让二郎神先回去,一时半会儿的,他也不能得出结论。

    回到灌江口,二郎神去了刘彦昌住的屋子里。

    博古架上还放着泥人和七巧板,和旁边古拙的青铜器一点都不搭。墙上的刺绣应该是丁大的女儿们送给他的,针脚歪歪扭扭,亏得刘彦昌好意思把它们挂在名家字画旁边。

    “二哥,刘彦昌的魂魄呢?”

    二郎神摇摇头,“三妹,秦广王说地狱里没有刘彦昌的魂魄,生死簿上显示他还没死。”

    “那他的魂魄去了哪里?要不我们试试招魂?”

    二郎神说道:“刚刚在地府里,秦广王已经试过了,没有用。”

    秦广王是十殿阎罗之一,专管鬼魂之事,他都招不到魂魄,三圣母就更不可能做到了。

    二郎神拍拍妹妹的肩膀,“别急,我们回去翻翻古籍,看看能不能想出办法来。”

    三圣母闷闷不乐地离开,二郎神却留在了刘彦昌的房里。

    他从博古架上把七巧板拿下来,放在桌上摆弄。

    刚开始他很讨厌刘彦昌,一个妄图接近他三妹的混蛋。把他接到灌江口,二郎神也有自己的私心。不过在后来的相处中,二郎神渐渐看清了刘彦昌的为人——他只是一个天天傻笑的笨蛋罢了。一个笨蛋,居然能惹得这么多神仙挂念,他也算有本事。

    把七巧板拼成规规矩矩的正方形,又把它变成菱形,二郎神觉得心烦意乱,又把菱形打乱。

    刘彦昌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突然死亡?他的魂魄去了哪里?他到底有没有死?

    突然间,二郎神心里一阵慌乱,他站起身来,走出房门。天上日月西升东落,白天黑夜飞速轮换,满天星辰不断变动。

    二郎神从未见过如此景象,他掐指一算,发现天机晦涩,变动太快,什么都算不出来。

    真君神殿像是空了一样,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却不见三圣母和哮天犬他们出现。

    二郎神在真君神殿里寻找,但是除了不断流转变动的星辰,这个世界像是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过了不知多久,星辰转动得越来越慢,最后太阳停在东方,哮天犬跑过来说道:“主人,你怎么在这里?我们该出发了。”

    “出发去哪里?”

    哮天犬觉得奇怪,“不是去羽宿山给三圣母找一只仙鹤陪她吗?”

    二郎神清楚地记得,这件事应该发生在几百年前,当时他觉得三圣母在华山寂寞,于是动了心思,想去羽宿山找只仙鹤陪她。后来仙鹤抓到了,三圣母也很喜欢,可她把仙鹤养得越来越瘦,最后没有办法,二郎神又把仙鹤送回了羽宿山。

    “我们不去羽宿山了,三妹她不会养仙鹤,抓了也是白抓。”不去管哮天犬诧异的神情,他推开哮天犬偏殿的大门,博古架上的泥人和七巧板都不见了,墙上只剩下几副古画,针脚粗糙的刺绣也没了踪影。

    哮天犬跑过来问:“主人,出了什么事吗?”

    二郎神掩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没事,我们现在去华山。”

    ……………………………………

    三圣母心里难过,刘彦昌的死,让她觉得猝不及防。她去二郎神的书房里,不停地翻看着各种关于魂魄的古籍,希望能找到救活刘彦昌的方法。

    殿内的夜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三圣母眼皮越来越沉,她不由自主地趴在桌上睡着了。

    三圣母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上一次做梦还是很小的时候,那时候母亲还没有被压在桃山下,他们一家人也没有骨肉分离。

    她在圣母宫里转悠,她知道这里是梦境,但是她醒不过来。

    “三圣母,这是我亲手雕刻的沉香茶盘,你觉得好看吗?”

    三圣母看着自己冲着那个面容模糊的男子笑了笑,他们两个甜甜蜜蜜地抱在一起,看着沉香茶盘,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后来她怀孕了,生下一个男孩儿起名叫沉香。他们一家三口过着平淡快乐的日子,但是好景不长,她思凡的事被玉帝和王母知道了。玉帝大怒,立刻就要派人除去她的仙骨,让她变成凡人,永受轮回之苦。

    二郎神提前得知了玉帝的决定,他赶往华山劝她立即上天请罪,与夫君和孩子分开。此时她正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哪里肯听二郎神的话。无奈之下,二郎神将她压在华山下面,把刘彦昌和孩子远远送走。

    玉帝念在二郎神大义灭亲的份上,让三圣母一直待在华山底下,除非有他的旨意,不然不得离开。

    华山底下漆黑和冰冷,她被关在这逼仄黑暗的空间里,没有一丝光,没有一点声音。黑暗和孤独几乎要让她发疯,她每天都在祈求有人能放她出去。

    不知道过了多少岁月,她的孩子满身伤痕地劈开华山将她救了出来。

    沉香告诉她,二郎神偷偷给他找了师父,教他法术和本领。二郎神还上天找玉帝求情,求玉帝看在瑶姬和他的面子上,放任沉香劈山救母。她的二哥,那样骄傲的一个人,为了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颜面丢尽。最后他答应玉帝上天为官,受他驱使,玉帝才答应放过三圣母和沉香。

    她被压在华山下的第一个年头里,刘彦昌便另娶他人。二郎神上天为官,再也不得自由。沉香半人半仙,即使位列仙班,也遭人嫌弃。

    三圣母在梦里不停地哭泣,她的心全被悔恨淹没。因为她的任性,因为她对爱情的向往,她害了二哥,害了自己的孩子。

    “三妹,三妹,快醒醒。”

    三圣母从梦里清醒过来,这里没有刘彦昌,也没有沉香,她还在华山,还是华岳圣母。

    “二哥?你怎么来了?”

    二郎神递给她一条手帕,“你怎么趴在桌上就睡着了?还哭了,做噩梦了吗?”

    三圣母伸手在脸上一抹,指间上都是泪水。她不好意思地接过手帕,擦干眼睛,“二哥,我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可能做个噩梦就被吓哭?”

    二郎神想问她还记不记得刘彦昌,但是三圣母神色不太好看,他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二哥,你知道吗?我梦到我嫁给一个凡人,还生了儿子。”

    “什么?”神仙轻易不会做梦,他们的梦一般都有预警作用。三圣母做了这样的梦,那她的梦……会变成真的吗?

    三圣母把梦里发生的事讲给二郎神听,她讲完了便扑到二郎神的怀里痛哭。

    “二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因为我,你被人误解,他们都说你为了上天做官,把亲妹妹压在华山下面,以此向玉帝示好。只有我知道,你才是最苦的那一个。”

    二郎神拍着三圣母的后背,轻声安慰她:“别怕,别哭。只是梦而已,那都是假的,不会变成真的。二哥绝不允许那些事变成真的。”

    二郎神想了想问道:“你还记得,你梦里嫁给了谁吗?”

    三圣母抽噎着说:“记得,他叫刘彦昌,生下的孩子叫沉香。”

    “刘彦昌?”二郎神轻声念着这个名字,他心里对刘彦昌的死,对时光倒流,对三圣母的梦境都有了清晰的想法。只是他还不知道,他认识的那个刘彦昌,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几百年后,三圣母果然遇到了一个叫刘彦昌的书生。他长得英俊高大,满身的书卷气,说话文绉绉的。当刘彦昌向她表白的时候,三圣母没有立刻想到那个警示她的梦境。她的脑海中反而浮现出另一个书生的影子,他长得唇红齿白,无论什么时候都笑得开心。

    他还能换上女装,挽起女子发髻,和她在留影石里留下影像。他会站在梅花树下,带着笑容的脸上映着晚霞。

    三圣母恍惚地说道:“不,刘彦昌不是你这个样子的。”

    “可是……三圣母,我就是刘彦昌啊!”

    三圣母想了想释然地笑了,她对刘彦昌说道:“是与不是都无所谓了,你并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那人是我的朋友,是世上最好的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相邻的书:直播之春秋苦旅网游之花丛飞盗流浪在电影世界网游之西游之境奥特曼红包群重生之成为小学生末日夜叉恸一切从剑神开始我的体内有手机网游之扫荡全服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总裁鬼夫,别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