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8章

【书名: 重回六零全能军嫂 第8章 第8章 作者:湖涂

强烈推荐:韩娱之张三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农门青云路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嫡女毒谋豪门汪日常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因为高秀兰的反常行为,林淑红下午上工的时候一直惴惴不安。她虽然很想分家单过,但是这事儿她只敢和她男人说,还不敢和她婆婆说。如果她婆婆知道了,必定是要闹的整个村子,整个生产队都知道的。没准还要去她娘家闹……

    想到那个场景,林淑红就不寒而栗。她娘家从上到下,那都是老实巴交的人,她当初找苏爱国,也是看着他性子老实,和家里人性子一样,所以才处上的。

    如果她婆婆去娘家闹,家里咋招架得住哟。

    于是下工的时候,她偷偷的找她男人苏爱国商量,“爱国,我之前说要单过的事儿,你没和妈说吧。”

    苏爱国一听她还提啥单过的事儿,脸就黑了几分,“你咋还提这事儿呢,我说了不能单过。我是长子。就是单过,妈也是要跟着咱们一起过日子的。淑红,咱当初结婚的时候是说好的,你咋又变了?”

    林淑红心道咱当初结婚之前,我也没想到你妈妈这么糟蹋儿媳妇呢。还想着那么疼闺女,肯定和别的婆婆不一样。

    结果……

    嫁到老苏家之后,林淑红明白了一个道理。婚姻不能只凭着脑袋瓜子乱想。

    乱想的结果就是婆婆会告诉你,那是做白日梦。

    林淑红心中很多感慨,压得她都喘不过气来了,然而她一句也不想和她男人说了。这么多年,她也早就看出来了,她男人脑子不正常。心里除了妈就是妹。

    而前几天她竟然还作白日梦的企图让他分家……她咋这么想不开呢?

    这下子好了,招惹到婆婆了吧。

    苏爱国还在劝着,“你看现在大妹还给家里拿肉,现在整个队里能有几家吃上肉的,人家吃饭都吃不上了。前两天村东头老跛子家的媳妇,不是才抬出去埋了吗,还是偷偷半夜出去埋的,挖坑都挖的深。你说说,咱家这日子是不是别人做梦都想不到的?大妹也不是不干活,咱妈说了,那是娘胎里面带的毛病,一动身子就不舒服。她也才十多岁,从小又没见过咱爸,多可怜啊?大妹这年纪还能在家里待几年?你咋就容不下她呢,她吃多点咋了,以前你们没进门的时候她就吃那么多,咱家啥好吃的都给大妹,咋能等媳妇进门就变了,那是有了媳妇忘了娘,是要被村里的老人们指着鼻子骂的。”

    林淑红听的脑袋晕乎乎的,她听到她男人这么说了之后,竟然觉得自己心思太坏了,竟然容不下小姑子。小姑子以前在家里就是是这样过日子的。她咋能一进门就看不惯呢?嫁过来之后还想着撺掇着男人分家,不管小姑子……家里也不是没给她一口吃的,吃多吃少的,不是也没饿死吗?

    她的孩子也没饿死啊,等等,孩子?林淑红猛然发现,不对劲啊,自己干啥要同情小姑子啊,自己孩子每天还在挨饿,受婆婆整天压着呢。她要分家,那是为了让孩子吃口饱饭!

    看向还在滔滔不绝的说这话的苏爱国,林淑红陡然发现,自己刚刚差点儿就被自己男人给绕进去了。

    林淑红看天,心里觉得有些绝望。她发现自己和一家子不正常的人生活在一起,可能有一天也会变的不正常。

    她想想自己要是有一天变成心里只有小姑子和婆婆的样子,就觉得眼前黑暗。

    “我们大妹多招人喜欢啊,要不然人家大干部也不会认她做闺女了。人家大干部还能眼瞎?所以你要是不喜欢咱大妹,就是你眼瞎……”苏爱国理直气壮的和自己媳妇讲道理。

    林淑红终于撑不住了,她男人平时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说起他妹子的时候总是能说三天三夜不停的,“爱国爱国,咱不说了。我错了行不。我不分家了。我就问问你有没有和咱妈说,我怕妈生气。”

    苏爱国听到林淑红终于被他说服了,心情也轻松了,笑着道,“没说呢,你放心吧,我知道你就是一时糊涂,我和妈说干啥啊?”

    林淑红:“……”不,糊涂的不是我,是你!

    两口子回到家里的时候,高秀兰已经做好了饭菜了。平时除非是她不想动的时候,否则做饭这种事情,她是不会让儿媳妇们做的。

    这年头,谁做饭,就是谁当家。这个家,当然是她当着最好。除了她闺女,她谁也不让。

    林淑红回到家里也不敢歇着,进厨房帮着高秀兰端饭菜。看着高秀兰脸上并没有多少不对劲儿,心里就踏实了。

    看来她婆婆是真的不知道。

    苏青禾并不知道因为自己让她妈高秀兰对孙女们好一点儿,竟然会让她大嫂林淑红虚惊一场。

    因为刚刚升级,她禾直接给自己放了两天假。

    原主是连扫把都不扶起来的人,所以她做了几顿饭又突然不做了,也没人觉得奇怪。

    唯一让人有些难过的是,平时她做饭的时候能多放点肉,等高秀兰吩咐两个媳妇做的时候,那量就控制住了。

    高秀兰也不担心自己闺女吃不上,反正能给闺女开小灶。

    而且现在谁也不能说个不字,有本事别吃肉!

    高秀兰现在自觉有了依靠了,心里底气十足,在家里气势更盛。

    一家人刚刚吃完饭,就听到外面的锣鼓声,这是队里召集开会的信号。

    五月正忙的时候,白天是没时间讲废话的,有事儿都是留着晚上说。

    苏家的一家之主自然是高秀兰了。开会这种大事儿咋能少了她呢,于是安排了两个儿媳妇留在家里看家,自己带着两个儿子一起去开会。

    苏青禾立马跟在后面,也要跟着去。这时候家里连个煤油灯都没有,大半夜的她一个人在家里心慌。总担心苏大根同志真的回家里来了……

    而且她也想去见识一下这个年代的大会咋开的。

    高秀兰本来想让闺女在家睡觉的,听到她要跟着去也没法,就让她抓几块地瓜干带着,无聊的时候吃两块儿。这是把开大会当做看电影似的。

    苏家人到的时候,其他人家也到了很多。夜幕下,四周也只看到模糊的轮廓,就这样大家也都互相认出来谁是说,吆喝着打招呼。

    “哟,青禾出来啦,这都多少天没见着了,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我还以为谁家养的地主小姐呢。”

    苏青禾正到处看着呢,就听到一个破锣嗓子的声音道。

    她回头一看,是一个身材瘦小的中老年妇女。苏青禾眯着眼睛,通过脑袋里面的原主记忆,认出来这是她二姨高秀菊。和高秀兰嫁到同一个生产队,却不是同一个村,高秀菊是在田家村那边。

    平时也少见面,只是这次开大会才会见上一面。当然她和高秀兰的矛盾很大,所以平时见面的时候要掐一掐。

    高秀菊的掐点就是高秀兰的宝贝疙瘩苏青禾,基本上一掐一个准。这不,苏青禾还没说话呢,高秀兰就炸毛了,“咋了,我们家青苗儿有福气,有三个哥哥愿意疼她,有些人家就是没福气,生的闺女只能用来养兄弟。我说老二啊,你家儿媳妇这胎是儿子还是闺女啊,也不怪你儿媳妇,你自己都生了三个闺女才生一个儿子,这是学你的。”

    高秀菊的老脸顿时撑不住了。这黑天瞎火的看不清楚她到了脸色,但是她的愤怒,苏青禾已经感受到了。

    没错,她二姨高秀菊之所以和她妈高秀兰有矛盾,就是因为生孩子的问题。两人也是天生犯冲,高秀兰是高家第三个闺女,和老二高秀菊也就隔了一岁多。两人结婚是在同一年,生孩子都约着一起。每次高秀菊先生一个闺女,高秀兰立马生个儿子,然后高秀菊又生一个闺女,高秀兰又立马生一个儿子……之后还是高秀兰嫌弃儿子生太多了,不想生了,所以歇着了。结果高秀菊立马就生了个宝贝儿子。

    那会儿还没破除封建迷信呢,高秀菊就去找人算了个命,说是高秀兰天生压着她,所以两人一起怀孩子,就会压着她生不出儿子。高秀兰听说之后,觉得这是放屁,自己拉不出屎来,还怪茅坑呢。然而高秀菊信了……

    于是这梁子就结下来了。

    苏青禾试图缓解这段矛盾,于是安慰高秀菊,“二姨,那啥,其实生儿生女都一样,女儿是母亲的贴心小棉袄。也能传后养老。你心里想开点。”

    高秀兰觉得自己闺女是在讽刺高秀菊,于是冷笑,“我们青苗儿说的没错,瞧瞧我多宝贝我们青苗儿。女娃是需要让人疼的。我三个儿子都疼她。你那三个闺女,也该让你儿子这个做兄弟的疼的。你媳妇要生的是闺女,那也是你的福气。”

    苏青禾:“……”

    “……”高秀菊觉得自己的心被这娘两呼呼呼的给当胸刺了好几下。

    “你们这对黑心肝的母女,咋就没下个雷劈死你们?!”

    高秀兰道,“我有三个儿子在前面挡着呢,劈不着。”

    高秀菊顿时被气的连和高秀兰吵架的力气都没了。

    苏青禾担心她气出毛病来,拉着高秀兰,“妈,不是开会吗,咋还没开始啊?”

    高秀兰被打岔,也顾不上高秀菊了,满脸慈爱的看着自己闺女,“还要通知其他两个村子的人过来呢。咱队里人就这点不好,太分散了。别的村子大,一个村子就是一个大队。比咱们省事儿多了。”

    黄河生产队是由三个人不多的村子组成的,苏家村、田家村,孙家村。苏家村因为人最多,地理位置也离着公社近,所以平时开会都在这边。

    苏青禾见她忘了吵架了,心里松了口气。见高秀菊被两个闺女拉着走了。她便和高秀兰聊天,“妈,你说这开会是啥事儿啊?”

    “还能啥事儿,一准儿是为了粮食的事儿。”

    等了一会儿,其他村子的人也赶过来了。看着人到的差不多了,老队长郭长胜敲打着锣鼓,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站在了广场的土堆上面。整个人拔高了,让所有人都能看着他。

    郭长胜五十多岁,并不是本地人,当初是从部队退伍之后,分配来这地方安家的,因为当过兵,所以虽然身材不高,也让人看着很精神,平时说话也中气十足。

    然而今天,他精神看起来有些不好。看了大伙一圈之后,沉默了几秒钟,才艰难的开口,“这次粮食马上要收上来了。按着上面的指示,咱这队里今年的产量肯定不够的。咱这阵子收上来也就收了一万八千斤粮食,去年报上去的是三万二,咱这还是报的最少的了,还是不够。同志们,今年咱们收上来的粮食,没法发了。今天让大伙过来也是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家家户户别看着收粮食就敞开肚皮吃了。今年吃不上新粮了,都把裤腰带勒紧了。最少要挨到秋收的时候。”

    郭长胜的话无异于晴天霹雳一般,一下子就让整个队伍吵哄哄的。

    家里的粮食都要见底了,现在新收上来的还不给发?

    还要挨到秋收?秋收还有几个月啊,这要是熬到那个时候,不都得饿死了?

    “郭队长,这可不行啊,咱家粮食早就没了,没吃的啦。我们一家子都吃了好几天的树皮了,这肠子都熬不住了。我婆娘,我婆娘都撑不住走了啊……”

    说话的是村东头的苏跛子,年轻的时候伤了腿,好不容易讨个媳妇生了几个娃,现在遇着荒年,他媳妇因为省下一口吃的给孩子们吃,自己得了浮肿病,前几天直接走了。

    村里人都知道这事儿,不过也只是唏嘘几句而已,这样的事儿不多,但是这两年也不稀奇了。

    高秀兰小声和她闺女讲了苏跛子家的事情,然后教育道,“青苗儿,听见没,你不吃,就要等着饿死了。家里有啥你就吃。苏跛子他媳妇就是舍不得吃让给别人吃才得了浮肿病死了的。”

    苏青禾此时心情异常沉重。

    原主之前不管外面的事儿,所以记忆中发生的那些事儿,都是听自己家人说的而已,云淡风轻的,感触不大,顶多唏嘘几句。

    可是真的在这儿看着苏跛子哭诉着家里的惨状,心里没法不沉重,不动容。

    郭长胜心里也沉重。

    这都是他的老乡亲啊。当初他从部队回来的时候,都是老乡亲们接纳了他,让他在这里生了根,还让他当上了大队的队长。

    可他这个队长,没让老乡亲过好日子啊。

    然而他也很无奈。这是公社那边的意思。今年公社报上去的量大,分摊下来的时候就变成这么多了。

    “乡亲们,困难总会有的,以前那么多大风大浪的都过来了,现在日子也太平了,咱们再努把力熬一熬,把这荒年熬过去了,咱们好日子就要来了。马上秋收了,咱们争取秋收的时候分粮食。公社那边也承诺了,要是秋收没粮食,就申请救济粮。大伙再熬一熬吧。”

    郭长胜几乎是要哭出来了。

    其他人一句话没说,反正说啥都一样。他们同不同意,收粮队还能不上门收粮食吗?

    散会的时候,所有的人心情都很不好。连高秀兰也唉声叹气的,路上就和两个儿子商量,以后家里就吃一餐算了。

    这离着秋收还有好几个月呢,家里那么多章嘴,粮食肯定不够吃的。而且今天开会之后,只怕树皮都剩不了多少了。以后家里也别想吃口野菜了。

    “青苗儿的不能少,她身体不好,不能饿。我少吃一口都成。”高秀兰道。

    两个儿子自然不会让她少吃一口了,苏爱国道,“妈,瞧你说的,我少吃一口也不能让你少吃一口。大妹的口粮肯定不少,之前咋吃,以后也咋吃。”

    高秀兰满意的点头。

    苏青禾沉默着,她觉得,自己在这种时代偷懒,简直太罪恶了。

    做饭做饭,她要做饭!

    回到家里,高秀兰就下达了以后一天吃一顿的命令。就吃个中餐。

    其他人知道情况,也没意见。只是林淑红看了看自己的孩子们,心里觉得苦。好不容易婆婆开始变了点儿,让孩子们多吃一口了。现在又要变成过去那样了。

    她孩子咋这苦命呢?

    高秀兰可没管其他人的想法,回到房间里面,对着大瓮许愿,“大根啊,你也听到了,现在这么困难,你就多送点粮食回来吧。要不然咱都要饿死了。你这个没良心的,可别眼睁睁的看着啊。对了,还有家里的大铁锅,你也顺便捎口上来啊。陶罐废柴火。你总不能忍心看着我整天为了捡点儿柴火累死累活的吧,你忍心?”

    另外一个房间里面,苏青禾躺在床上,开始查看自己的储物空间。

    空间里面除了之前做任务留的一些位数不多的粮食和肉之外,就只有一口大铁锅了。

    看来下次要多拿点儿东西了 。至少不能让家里人真的只吃一顿。到时候就算饿不死,也要得浮肿病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明天见。

    亲们,男主不会这么早出来,出来的时候你们就知道啦,毕竟他名字已经在配角栏挂着啦。

    另外,本文叫做全能军嫂,所以女主肯定是只会嫁给军人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回六零全能军嫂相邻的书:[重生]另类大清闪开,迪迦开大了[综英美]男神黑化之前[快穿]帅爆全地球[星际]破案,我们是认真的[快穿]朕又回来啦